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田某抢劫、盗窃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临澧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临刑初字第88号
公诉机关临澧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田某,男,湖南省临澧县人。因犯盗窃罪,于2014年7月被本院判处拘役六个月,2014年8月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5年4月7日被深圳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抓获,同月13日被临澧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0日被逮捕。现押于临澧县看守所。
临澧县人民检察院以临检公诉刑诉(2015)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田某犯抢劫罪、盗窃罪,于2015年9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贺家政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李琳、人民陪审员邵国辉参加的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苏鹏担任法庭记录。临澧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柳回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田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临澧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抢劫罪
2011年8月28日,被告人田某因无钱花销,立意抢劫他人钱财。当日19时许,田某携带橡胶锤一把,驾驶摩托车来到临澧县安福镇迎宾路工商银行自动柜员机操作室附近。见被害人邵某某独自一人走进操作室内,遂戴摩托车头盔尾随进入,并站在邵某某旁边的一台自动柜员机前佯装取款。田某发现邵某某手持大量现金,正专注汇款操作,即拿出橡胶锤,朝其头部猛击一锤。但邵某某并未倒地,田某见状,扭头就跑,邵某某当即追赶,二人在操作室外扭打一起,田某的头盔被打掉在地。在扭打的过程中,田某奋力挣脱,尔后驾驶摩托车逃离了现场。经鉴定,伤者邵某某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
二、盗窃罪
2015年2月3日,被告人田某因无钱花销,来到临澧县安福镇朝阳广场”辉煌智能手机城”内,趁手机展柜无人看管,钥匙插在展柜锁内,打开展柜将一台价值1300元的”金立”牌V188S型手机盗走。2015年2月27日,被告人田某又来到临澧县政务中心二楼出入境办证大厅,将”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内被害人谢某某的一个女式钱包盗走,内装有现金3900元及身份证、银行卡、通讯录等物品。尔后,田某搭乘出租车返回陈二乡时,将钱包内的现金取出,对司机陈某谎称在车内拾到一个钱包。后陈某主动联系谢某某,将钱包予以返还。
归案后,被告人田某如实供述了其盗窃作案的事实。
公诉人员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宣读、出示了指控被告人田某犯罪的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临澧县公安局提取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提取物品照片、指认现场笔录、手印鉴定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活期存款明细对账单、案件现场视频监控资料、价格鉴定结论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办案民警出具的书面材料、被告人常住人口信息表及其供述材料等证据。公诉机关以被告人田某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盗窃罪,应当数罪并罚,但具有抢劫犯罪未遂、坦白盗窃犯罪、有犯罪前科等情节为由,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田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盗窃犯罪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但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抢劫罪名和事实当庭提出辩解,其没有抢劫被害人邵某某的主观故意,案发当日他收工后在临澧县安福镇裕民路芷林宾馆对面的茶馆内看人下象棋,经”宏哥”授意,遂对输棋不付款的被害人邵某某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田某的作案事实如下:
一、抢劫
2011年8月28日,被告人田某因无钱花销,遂立意抢劫他人钱财。当日19时许,田某携带一把橡胶锤,驾驶摩托车来到临澧县安福镇迎宾路工商银行南侧一小巷内,随后步行至工商银行自动柜员机操作室外,见被害人邵某某独自一人走进操作室内,遂戴着头盔尾随进入,站在邵某某旁边的一台自动柜员机前佯装取款。田某见邵某某手持大量现金,正专注汇款操作,即拿出橡胶锤,朝其头部猛击一锤,但邵某某并未倒地。田某见状,扭头就跑,邵某某当即追赶,二人在操作室外的人行横道上扭打在一起,田某的头盔被打掉在地。在扭打的过程中,田某奋力挣脱逃离现场。后经法医鉴定,伤者邵某某因被他人用钝器打伤头部,导致:右侧顶枕部挫裂创,现已疤痕愈合,疤痕长度3.0cm。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第5.1.5.c条之规定,其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已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邵某某陈述,2011年8月28日18时许,他从家中出发骑自行车到临澧县安福镇建设银行取款后,去工商银行给女儿汇款。他进入工商银行自动柜员机操作室,选择最里面的一台自动柜员机后整理现金,查看银行账号时,头部被重重地敲了一下,用手一摸,感觉在流血。他扭头一看,看见一个戴红色摩托车头盔的男子往门外跑,他立即抓起自动柜员机上的现金,跟着往外跑。他一把抓住该男子,该男子用东西敲打他手背,他松手后遂用右手肘击打该男子的面部,该男子还击,双方扭打在一起。在扭打过程中,他把该男子的头盔打掉在地上,将其上衣的扣子扯掉了几颗。后他因头部流血较多,前往临澧县中医院进行治疗。另称,其有下象棋的爱好,但仅在网络进行象棋娱乐活动,从未在茶馆下过象棋,也不与人赌棋;
2.证人王某某证言证明,2010年2月至2013年10月,他曾在临澧县安福镇裕民路芷林宾馆对面开过茶馆,现该门面已经转让,经营烧烤,店名叫”520烧烤”。茶馆经营的项目包括打牌和下象棋,平时茶馆来往的人不多,基本上他都认识。这期间,田某偶尔会来茶馆坐,但是从不参与打牌或是下象棋,也未曾与人发生过冲突。另称,其没有听说有人指使田某去报复他人或向他人讨账的事情,亦不认识邵某某,邵也没有在其茶馆下过象棋;
3.临澧县公安局提取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及照片证明,案发后临澧县安福镇派出所办案民警从临澧县安福镇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玻璃门左侧靠门框处的地面上发现一顶红色摩托车头盔,头盔的塑料挡风罩右侧与头盔接合处破裂,办案人员当即将该头盔提取并送至临澧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进行痕迹检验;
4.临澧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临公(刑)鉴(痕)字(2015)14号鉴定文书证明,被送检头盔上显现、提取的指纹系被告人田某的右手拇指所遗留;
5.临澧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临)公(刑)鉴(伤情)字(2015)051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伤者邵某某因故被他人用钝器打伤头部,其所受损伤程度已构成轻微伤;
6.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澧支行活期存款明细对账单证明,2011年8月28日下午18时41分至42分,被害人邵某某曾在临澧县安福镇建设银行自动柜员机上取款;
7.临澧县安福镇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监控视频显示了被告人田某进入自动取款操作室击打被害人邵某某的过程;
8.指认现场笔录证明,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田某在办案人员的陪同下指认临澧县安福镇芷林宾馆对面的”520烧烤”店,就是其与”宏哥”结识的茶馆原址;
9.被告人田某在侦查阶段供述,2011年八九月,他在临澧县安福镇九龙自来水厂附近给人崁地板砖收工后,与工友吃饭时喝了点酒,意欲出去弄点钱。尔后,他骑着摩托车、拿着橡胶锤,带着头盔,来到临澧县安福镇工商银行,将摩托车停放在工商银行旁边的巷子里。他看见一名男子走进了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机操作室内,估计该男子不是取钱就是存钱的。待该男子进去几十秒后,他遂尾随而入,见该男子在最里面的自动柜员机上进行操作。于是,他走到该男子右边的一个取款机上,佯装取款。几秒后,他右手拿着橡胶锤,朝该男子的头部就是一锤,因心理害怕,掉头往外跑,跑了几米后被该男子追上。该男子拉住他的衣领,对着他打了几拳,将头盔和衣服上的扣子打掉在地上。他害怕被抓,用锤子敲击该男子的手背,两人在工商银行外的人行道上扭打了约一分钟。后因该男子头部受伤,未过多纠缠,他趁机逃离现场。
二、盗窃
2015年2月,被告人田某因无钱花销,在临澧县安福镇先后盗窃作案两起,盗得辉煌智能手机城一台价值1300元的”金立”牌V188S型手机和被害人谢某某现金3900元。具体作案事实如下:
(一)2015年2月3日,被告人田某来到临澧县安福镇辉煌智能手机城内,见手机展柜无人看管,钥匙插在展柜锁内,遂打开展柜,将一台”金立”牌V188S型智能手机盗走。经临澧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该手机价值13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已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孙某某、黄某证言证明,2015年2月3日9时30分许,孙某某、黄某工作的临澧县安福镇朝阳广场辉煌智能手机城内,金立手机专卖柜被盗走一台”金立”牌V188S型智能手机,售价1599元;
2.临澧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拍摄的现场照片显示了案发现场的概貌;
3.临澧县安福镇辉煌手机城监控视频显示了案发时被告人田某盗窃手机的过程;
4.临澧县价格认证中心临价认鉴(2015)37号价格鉴定结论书证明了被盗手机的价值;
5.被告人田某供述,案发当日,他看见临澧县安福镇朝阳广场辉煌智能手机城金立手机专卖柜无人看守,且钥匙插在柜门上,遂趁机偷走了一部手机。
(二)2015年2月27日,被告人田某来到临澧县政务中心二楼出入境办证大厅,在”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内,将被害人谢某某的一个女式钱包盗走,钱包内装有现金3900元及身份证、银行卡、通讯录等物品。尔后,田某搭乘出租车返回陈二乡,将钱包内的现金取出,对司机陈某谎称在车内拾到一个钱包。后陈某主动联系谢某某,将钱包予以返还。
上述事实,有下列已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被害人谢某某陈述,2015年2月27日,她放在临澧县政务中心出入境办证大厅的”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内的一个皮质玫瑰色女式钱包被人盗走了,钱包内装有现金4800余元、银行卡、身份证等财物。后她的钱包被一名出租车司机送回,但是钱包里面的现金不见了;
2.证人陈某证言证明,2015年2月27日上午11时许,他驾驶出租车在临澧县安福镇福之源小区门口搭乘了一名去陈二乡的男子。后该男子说在车内拾到一个女式钱包,当面打开钱包,钱包内没有现金,只有一张身份证、几张银行卡和票据等物品。他担心失主会来寻找钱包,遂让该男子将钱包留下。后他在钱包内找到一张订单,通过订单上的手机号码,将钱包交予失主;
3.证人唐某某证言,案发当日,他得知妻子谢某某的钱包被盗了。尔后,他接到一名男性出租车司机的电话,称谢的钱包遗留在其出租车上。后该出租车司机将钱包交还;
4.临澧县政务中心出入境大厅监控视频及截图显示,2015年2月27日上午被告人田某在临澧县政务中心出入境大厅活动的情况;
5.被告人田某的手机通话清单证明案发后田某电话联系唐某某、谢某某的事实;
6.被告人田某供述,案发当日他在临澧县政务中心出入境办证大厅办理身份证,因手续不全无法办理,发现”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内无人,遂进入室内,将办公桌上的女式手提包打开,盗走一个女式钱包。后他取出该钱包内的现金,在乘坐出租车时佯装捡到了一个钱包,并将该钱包交给出租车司机。不久,他电话联系失主,确认出租车司机是否将钱包返还给失主。
全案还有下列综合证据,已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1.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5)精鉴字第39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被鉴定人田某目前诊断为酒精中毒所致精神障碍,实施危害行为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本院(2014)临刑初字的26号刑事判决书证明了被告人田某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和执行刑罚的情况;
3.深圳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临澧县公安局安福派出所出具的书面材料证明了被告人田某的归案情节;
4.被告人田某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证明了其身份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田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田某当庭辩称,其没有抢劫被害人邵某某的主观故意,案发当日他收工后在临澧县安福镇一家茶馆内看人下象棋时,经”宏哥”授意,遂对输棋不付款的被害人邵某某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经查,被害人邵某某陈述,2011年8月28日18时许,他骑自行车从家中出发到临澧县安福镇建设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取款,又径直来到临澧县安福镇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准备向其女儿汇款,其中途没有停留,亦未到茶馆与人下象棋。证人王某某证言证明,其经营临澧县安福镇裕民路芷林宾馆对面的茶馆时,田某虽然偶尔到茶馆内闲坐,但是从未参与打牌或是下象棋,王不认识邵某某,邵未在其茶馆内下过象棋。王亦未听说有人指使田某对他人进行报复或讨账的事情。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澧支行活期存款明细对账单和临澧县安福镇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监控视频资料对被害人邵某某案发当日的行动轨迹予以佐证。被告人田某归案后亦曾如实供述其在银行自动取款操作室实施抢劫作案的具体细节。被告人田某在法庭上的辩解与客观事实不符,与侦查阶段的供述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田某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在抢劫犯罪中,被告人田某有以下量刑情节:1.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2.有犯罪前科,可以酌定从重处罚。在盗窃犯罪中,被告人田某有以下量刑情节:1.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2.有犯罪前科,可以酌定从重处罚。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田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5年4月7日起至2017年4月6日止。所判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贺家政
代理审判员  李 琳
人民陪审员  邵国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苏 鹏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六十三条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的,应当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本法规定有数个量刑幅度的,应当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个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
犯罪分子虽然不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但是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十条抢劫罪的既遂、未遂的认定
抢劫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侵犯财产权利又侵犯人身权利,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两者之一的,均属抢劫既遂;既未劫取财物,又未造成他人人身伤害后果的,属抢劫未遂。据此,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的八种处罚情节中除”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这一结果加重情节之外,其余七种处罚情节同样存在既遂、未遂问题,其中属抢劫未遂的,应当根据刑法关于加重情节的法定刑规定,结合未遂犯的处理原则量刑。
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
在跨地区运行的公共交通工具上盗窃,盗窃地点无法查证的,盗窃数额是否达到”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应当根据受理案件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确定的有关数额标准认定。
盗窃毒品等违禁品,应当按照盗窃罪处理的,根据情节轻重量刑。
第十四条因犯盗窃罪,依法判处罚金刑的,应当在一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没有盗窃数额或者盗窃数额无法计算的,应当在一千元以上十万元以下判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