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55)
    • 公布日期: 2014-06-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判 决 书
(2012)邯市行终字第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廖娅丽,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鸡泽县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贾志光,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武振山。
委托代理人孟凡红。
上诉人廖娅丽因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曲周县人民法院(2012)曲行初字第3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廖秋起是原告的父亲,赵枫枫是原告的母亲,廖苏娅是原告的姐姐。1996年农历1月原告及其父亲廖秋起、姐姐廖苏娅曾被拘于鸡泽县拘留所,原告认为该行为系鸡泽县公安局所实施,于2011年5月25日向鸡泽县公安局提出赔偿申请。鸡泽县公安局审查后认为原告的申请事项不在国家赔偿范围之内,于2011年5月30日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书。原告廖娅丽不服,提起诉讼,致成纠纷。
原审法院认为,在行政赔偿诉讼中,赔偿请求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证明。该案中,原告廖娅丽作为赔偿请求人,首先应当对被告鸡泽县公安局实施拘留其行为的存在予以证明,但综观原告所举证据,虽能证明1996年农历1月原告与其父亲廖秋起、姐姐廖苏娅曾被拘于鸡泽县拘留所,但不能证明该行为系被告所实施,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缺乏事实根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廖娅丽要求被告鸡泽县公安局赔偿损失410000元的赔偿请求。
廖娅丽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提出:一、一审法院在部分事实上认定错误。一审法院认定“虽能证明1996年农历1月原告与其父亲廖秋起、姐姐廖苏娅曾被拘于鸡泽县拘留所”是正确的,但不认定该行为系被上诉人所实施是错误的;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认定鸡泽县公安局对其父女三人实施了拘留行为;并改判给予410000元的赔偿;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鸡泽县公安局答辩称:一、上诉人起诉的四项赔偿均不在《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之列;二、上诉人起诉的赔偿数额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计算标准,无法律依据;三、上诉人的起诉超过了法定期限。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应当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本案中,上诉人廖娅丽请求判决鸡泽县公安局赔偿410000元,但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上述损失存在且系鸡泽县公安局违法行使职权所造成,故廖娅丽的赔偿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驳回其赔偿请求并无不当。廖娅丽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米秉华
审 判 员  刘国贞
代理审判员  李 欣

二〇一二年六月五日
书 记 员  张利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