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马玉林与灌云县公安局、连云港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苏07行终31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玉林,性别××年××月××日出生,××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灌云县公安局,住所地江苏省灌云县东王集镇云台大道1号。
法定代表人张友俊,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曹海波,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魏波、李瑞,该局法制科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连云港市公安局,住所地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朝阳东路9号。
法定代表人王永生,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XX、赵军,该局工作人员。
上诉人马玉林诉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连云港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一案,不服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苏0791行初28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法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自2006年以来,马玉林因反映其计划外生育子女没有得到承包地及其本人的承包地被所在村委会收回、其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被乡村干部揭掉其房屋瓦片无法居住的问题,多次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上访。该信访事项先后经灌云县陡沟乡人民政府处理、经灌云县人民政府复查、经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复核。2011年7月14日,经江苏省联席会议审核,认定马玉林的信访事项符合“三级终结”的要求,决定报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备案。马玉林对该终结意见不服,仍然为此事长期上访。2017年8月4日、8月10日、8月14日、8月16日,马玉林四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登记。经接回本市经有关人员教育后,马玉林于2017年10月31日上午再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后于2017年11月1日被接回送往伊山派出所。灌云县公安局于同日对马玉林违法行为予以立案调查。灌云县公安局经调查查实马玉林涉嫌扰乱单位工作秩序的违法行为后,于2017年11月1日将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了马玉林,马玉林未作陈述、申辩。同日,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灌公(南)行罚决字[2017]2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马玉林在其信访事项已被终结的情况下,仍多次到国家信访局登记上访,扰乱了该单位的正常工作秩序。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给予马玉林行政拘留十日。该处罚决定书同日送达马玉林,马玉林在处罚决定书上签字。同日,马玉林被送往连云港市拘留所执行,灌云县公安局电话通知马玉林的家属。马玉林于2017年11月11日被释放。
2017年12月12日,马玉林向连云港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连云港市公安局经审查其复议申请材料,于2017年12月29日书面告知马玉林进行补正。马玉林对其申请材料进行补正,连云港市公安局于2018年1月19日受理其行政复议申请后,依法通知灌云县公安局提交行政复议答复意见、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证据和法律法规依据,灌云县公安局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意见书、证据及法律依据。连云港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灌云县公安局对马玉林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程序合法,遂于2018年3月13日作出连公复决字[2018]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的灌公(南)行罚决字[2017]2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复议决定书于2018年3月15日由马玉林签收。
原审法院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及《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但是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除外。本案马玉林居住地在江苏省灌云县,故灌云县公安局对马玉林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有管辖权。《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信访人对行政机关作出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不服的,可以……请求上一级行政机关复查。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信访人对复查意见不服的,可以……请求上一级行政机关复核。第三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信访人对复核意见不服,仍然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本案中,马玉林信访事项历经灌云县陡沟乡人民政府处理、经灌云县人民政府复查、经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复核。马玉林的信访事项已经三级处理终结,但其仍然就同一事项向国家信访局登记上访,且在一个月内多次登记,其行为不符合《信访条例》的规定,也扰乱了国家信访局的正常工作秩序,灌云县公安局认定马玉林扰乱单位正常工作秩序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灌云县公安局对马玉林的违法行为依法立案查处,依法传唤其接受调查,并调取了其他有关证据。根据查明的事实,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履行了告知程序,听取马玉林的陈述、申辩。灌云县公安局在法定期限内,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对马玉林行政拘留十日的决定,依法送往拘留所执行并通知马玉林的家属。该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符合法定程序。马玉林要求撤销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连云港市公安局依法受理马玉林的行政复议申请后,通知灌云县公安局提交行政复议意见、作出行政处罚的证据和法律依据,经审查在法定期限内作出维持的行政复议决定并将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马玉林,行政复议符合法定程序。马玉林要求撤销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马玉林上访时随身携带的物品,灌云县公安局已经在马玉林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了清点和登记,并制作了物品清单。马玉林提出遗漏现金2200元,但无证据证实,原审法院对马玉林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灌云县公安局在书面答辩和庭审中,均称已经通知马玉林前往南岗派出所领取,但马玉林拒绝领取。因灌云县公安局并未拒绝返还上述财物,故马玉林要求原审法院判决灌云县公安局返还财物的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上述财物属于马玉林的合法财产,马玉林可以随时到南岗派出所取回,南岗派出所应当予以配合。
综上,马玉林要求撤销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的灌公(南)行罚决字[2017]第2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连云港市公安局作出的连公复决字[2018]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责令灌云县公安局返还财物的诉讼请求均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原审法院根据《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二十三条一款第(一)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马玉林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马玉林已预交),由马玉林负担。
上诉人马玉林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撤销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的灌公(南)行罚决字[2017]第2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责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的财物。3、确认被上诉人行为违法并赔偿精神损失;4、确认灌云县公安局民警滥用职权等行为违法。事实和理由:1、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基本权利,上诉人向本地政府反应问题无果,才到北京信访,并不违法。上诉人依法在江苏省三级政府部门反应后才到北京,不属于扰乱单位秩序。根据《信访条例》等法律规定,越级走访者只要听从被走访的机关的人员指挥,没有实施其他违法行为,也是《信访条例》所允许的,属于依法上访。公安机关应当在信访机关先行处理之后,针对违法行为进行警告等。而且公安机关是指违法行为地公安机关。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是上诉人户籍地公安机关。上诉人进京访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到信访局登记,没有采取过激行为等。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称上诉人非正常上访,却没有搞清楚如何违法。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据严重不足,认定事实颠倒黑白。程序违反法律规定,没有管辖权,传唤上诉人、作出处罚决定都不通知上诉人家属,没有告知上诉人陈述和申辩权利、不向上诉人送达处罚决定,未告知可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权利,没有任何调取收集证据材料的手续。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将上诉人从北京押回来不给人身自由,后直接关到拘留所,这期间应折抵拘留期限。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驻京办无权在北京执法,没有管辖权处罚上诉人是滥用职权,法院应出具司法建议。
被上诉人灌云县公安局辩称,上诉人马玉林扰乱单位秩序违法事实清楚,对其处罚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程序合法。上诉人要求返还的财物,至今仍保存在南岗派出所,上诉人拒绝认领。
被上诉人连云港市公安局辩称,上诉人马玉林针对终结信访事项多次到国家信访局登记上访,扰乱该单位正常工作秩序,灌云县公安局对其作出案涉处罚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连云港市公安局依法维持该决定。请求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供新证据。
本案上诉人马玉林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一审期间的各方证据移送本院。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意见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根据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的规定,灌云县公安局作为马玉林居住地的治安管理负责机关,具有作出案涉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职权。上诉人马玉林主张灌云县公安局没有管辖权,与上述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国务院《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信访人在信访事项终结后,又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故马玉林称其有权继续上访,于法无据。马玉林不听劝阻,针对终结信访事项多次到北京国家信访局非正常上访,扰乱了信访单位的正常工作秩序,灌云县公安局对其处罚依据的上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该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被处罚人不服行政拘留处罚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的,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申请。本案灌云县公安局已在作出案涉处罚决定之前告知马玉林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享有陈述、申辩等权利,已依法向其送达处罚决定和通知其家属等,程序合法。马玉林对此予以否认,与事实不符。且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并非所有被处罚人的权利,并不属于公安机关应当承担的告知义务范围,故马玉林主张灌云县公安局未告知其可以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权利,程序违法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因灌云县公安局对马玉林依法进行传唤询问查证,马玉林主张应将传唤期间折抵行政拘留期限,缺少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另,对于马玉林提出的第三、四项上诉请求,因超出其原审诉讼请求范围,本院二审期间不予审理。
综上,灌云县公安局作出的灌公(南)行罚决字[2017]第2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连云港市公安局作出的连公复决字[2018]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马玉林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马玉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 进
审判员 李 季
审判员 王小姣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苏 洋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六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