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沈阳新宏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正宏电子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3民终120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新宏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万柳塘路56号办公区4楼1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10103594139535K。
法定代表人:刘丹,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XX,辽宁隆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正宏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黄田甲田工业区14栋三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576365838E。
法定代表人:甘清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万池,广东琨珅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沈阳新宏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宏益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正宏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宏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258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新宏益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正宏公司一审的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判决由正宏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新宏益公司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市场惯例和交易习惯,买方一般在收货后方向卖方支付货款是错误的。因为根据庭审中双方所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一审法院的上述认定,而且正宏公司也未举证存在这一市场惯例和交易习惯,该认定只是一审法院的主观臆断,而无证据证明。二、本案中双方之间的合同系多次交易,不能因为存在部分合同、送货单、物流单等证据,就认为正宏公司所提交的全部证据都真实有效。因新宏益公司与正宏公司之间的交易是分次、分批履行的,并且正宏公司所提交的大部分订货合同、送货单、物流单均为复印件或是打印件,而无原件进行比对。根据证据规则的规定,上述证据因无原件可进行比对,而不应被采信。三、新宏益公司所提交的付款凭证,可以证明已经支付相应款项给正宏公司,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证明新宏益公司向正宏公司支付了货款。四、郭龙出具的证明,应视为证人证言,因其未出庭作证,依法不应被采信,而且郭龙即使是公司的股东,在未经新宏益公司授权的情况下,也无权代表公司出具证明进行对账。而且双方订立合同也非一审法院认定的由郭龙以电子邮件形式与正宏公司签订合同。实际上,本案中是所谓交易的大部分发票是新宏益公司以正宏公司的名义代开的,并不存在真实的交易,双方的所谓交易大部分并未实际履行,货物也并未交付给新宏益公司。而且就发票上载明的货物,正宏公司也不能证明全部交付给了新宏益公司。因为新宏益公司与正宏公司的交易是分次、分批交易的,故应对已发生的交易逐笔进行核实,而一审法院在无法对上述交易逐笔核实的情况下,在正宏公司无法证明全部交易已经真实履行的情况下就以偏概全地认定欠款的存在,是错误的。同时,本案一审法院实际上在2017年11月16日才将判决邮寄给新宏益公司,一审法院在第二次开庭当天并未依法判决,因本案适用的是简易程序,一审法院的判决已经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因此应认定为程序违法。据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正宏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或是将本案发回重审。
正宏公司辩称,一、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处理公平合理。二、(一)新宏益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市场管理和交易习惯买方一般在收货后方向卖方支付货款,新宏益公司认为是错误的,但是正宏公司认为交付的货物的时间段是非常清晰的,正宏公司起诉未付款的时间是2016年4月至7月,该期间的货款新宏益公司没有支付,有对方股东证明,且有送货单、对账单、发票及对方股东确认的欠货款的事实。无论是交易习惯,还是从证据材料来看,新宏益公司都是欠付正宏公司货款的。(二)新宏益公司所称本案中双方之间合同系多次交易,不能认为存在部分合同送货单、物流单等证据,正宏公司有结算单及付款的详细凭证和付款的具体日期都有明确的付款节点,并且股东也确认,物流单也证明所欠货款。(三)新宏益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已经支付了2016年4月至7月期间的货款。(四)新宏益公司所称的郭龙出具证明应当视为证人证言并应当出庭作证,对于郭龙的身份,正宏公司在一审时也提交了其身份信息,股东名册也有记载其股东身份,正宏公司交付的货物有物流单、发票,以及新宏益公司也确认了货物,郭龙只是辅助证明此事实,因为郭龙是新宏益公司的股东,所以正宏公司无法让其出庭作证,作证的义务应当由新宏益公司来要求郭龙出庭作证,正宏公司相关的证据都能证明正宏公司提交的货物及对账单证明所欠的款项,新宏益公司所欠的款项是根据双方的订货合同、出库单、物流单、税票都是相对应的,均能证明所欠的金额的事实情况。(五)新宏益公司认为法院的程序有问题,正宏公司认为法院的程序合法,一审不存在偏袒正宏公司。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正宏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新宏益公司支付正宏公司货款145152.07元及利息等经济损失10000元;2.诉讼费由新宏益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宏公司、新宏益公司自2014年10月开始业务往来,正宏公司向新宏益公司出售各种型号的电路板。新宏益公司工作人员郭龙通过电子邮件向正宏公司工作人员发出订购信息,正宏公司根据新宏益公司的要求拟定订货合同发给新宏益公司,新宏益公司盖章确认后发回给正宏公司。后正宏公司通过德邦、顺丰、快益达等物流公司向新宏益公司送货,新宏益公司收货后,由王福幸等工作人员签收。期间,正宏公司、新宏益公司对之前交易多次进行对账,对账后正宏公司向新宏益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2016年10月23日,新宏益公司的自然人股东郭龙向正宏公司出具《证明》,载明:本人在新宏益公司任职期间于2016年4月至7月期间,新宏益公司先后向正宏公司购买电子产品电路板。截至今日,新宏益公司尚欠正宏公司货款145152.07元。本人出具此证明,只作为新宏益公司拖欠正宏公司货款的事实,本人个人不承担两家公司之间债务的任何责任。庭审中,新宏益公司对正宏公司主张的2016年4月至7月的货款不予确认,主张新宏益公司已经支付正宏公司该期间货款,并提供2014年10月20日至2016年6月30日期间的付款票据18张,欲证明已经向正宏公司支付货款401213.19元。正宏公司确认2014年至2015年的货款已经收到,但是对于新宏益公司提交的2016年的票据六张不予确认,主张该期间票据新宏益公司系付款给新宏益公司股东郭龙而非正宏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正宏公司提交的订货合同、送货单、物流单、对账单证明正宏公司、新宏益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正宏公司依约向新宏益公司送货,新宏益公司收货后应及时足额支付货款给正宏公司。新宏益公司抗辩称已经支付全部货款给正宏公司,并提交结算业务申请书及支票票根欲证明其主张。结合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首先,正宏公司主张的货款期间为2016年4月至7月,新宏益公司提交的结算业务申请书及支票票根的付款时间大多在2016年3月18日之前,根据市场惯例和交易习惯,买方一般在收货后方向卖方支付货款,故新宏益公司提交的2014年10月20日至2016年3月18日的付款票据不能证明新宏益公司已经支付2016年4月至7月货款的事实;其次,新宏益公司提交的2016年4月29日至2016年6月30日的三张票据,未能证明收款方为正宏公司,正宏公司亦主张该三张票据的支付对象为新宏益公司股东郭龙,故新宏益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再次,正宏公司提交的送货单、物流快递单、对账单、发票等能一一对应,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正宏公司主张。综上,一审法院对新宏益公司的抗辩不予采信。现新宏益公司未向正宏公司支付2016年4月至7月货款,已经构成违约,正宏公司要求新宏益公司支付货款145152.07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利息以货款本金145152.07元计算,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即2016年10月27日起计至该款实际支付之日止。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新宏益公司在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正宏公司支付货款145152.07元及利息(利息以本金145152.07元计算,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即2016年10月27日起计至该款实际支付之日止)。如果新宏益公司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702元、财产保全费1295元,由新宏益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新宏益公司与正宏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对此双方均予认可。正宏公司主张新宏益公司拖欠货款,有电路板订货合同、送货单、物流单、对账单等证据证实,形成证据链。新宏益公司并未否认双方之间的订购合同关系,只是主张不存在欠款,但未提供相关证据加以证明已付清货款。新宏益公司在一审提供的部分付款凭证中,收款人名称与正宏公司不符,不能证明付款是针对正宏公司。故本院对新宏益公司的主张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新宏益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03元,由上诉人沈阳新宏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程
审判员 翁  艳  玲
审判员 雒  文  佳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书记员 张晓莉(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