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单文富与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9-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三民初字第16号
原告单文富。
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
法定代表人孙伟。
原告单文富与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单文富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单文富诉称,2013年8月7日,原告将72件货物交给被告进行托运,其中包括衣柜、沙发、餐具、电视、电暖气、桌子等等。被告接受托运后,自大连市运至燕郊,2013年8月10日,原告接到运输货物,但发现货物发生部分毁损,造成原告4000元损失。原、被告多次协商未果。原告认为,依据与大连宇轩托运合同第三条的约定,给托运人造成损失的,按照2-3倍赔偿,本次托运费为1500元,但原告只要求4000元。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4000元。
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提交书面答辩状辩称,2013年8月7日,原告委托其公司托运搬家货物,合计72件,运至燕郊,被告雇佣小货车车号辽B×××××及搬运工2名去原告住处提货,装货前原告已经提前自己打好包装,司机清点货物后由被告雇佣装卸工将货物装车,双方签订运输协议,原告在协议中没有标注对货物运输有任何特殊要求,被告委托大连至北京专线神飞亿物流将货物派送至燕郊。在整体运输中货物外包装完好,且运输前签订运输协议中也明确指出货物在外包装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内在货物丢失损坏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在接到货物已在运输合同签名确认,并未注明货物有损坏。原告提出赔偿4000元也没有相关法律依据。综上,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7日,原告为搬家,将家具、家电打包后,交予被告进行托运,托运费为1500元,运输路线为大连市至燕郊。2013年8月10日,被告将原告的货物通过神飞亿物流公司运输至燕郊。在卸货时,原告发现衣柜及沙发出现损坏,原告与其女儿即与被告的货车司机发生争执,并打110报警,110及派出所民警到场协调后,被告的货车司机为原告出具家具损坏的证明。针对上述事实,原告提交如下证据:(一)2013年8月7日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托运单一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二)货物明细表一份,证明原告交付被告公司托运的货物。(三)录音、录像资料,内容为原告及女儿与被告公司经理电话联系关于赔偿的协商过程及损害物品的录像,证明关于损坏的物品有沙发框、衣柜柜门、柜子的抽屉。(四)送货司机的书面证明一份,证明衣柜两个柜板、抽屉损坏,沙发被压坏。(五)收条一份,为被告公司孙某所写,证明2013年8月7日,原告交给被告1500元。(六)三刻派递运单详情一份,发件人为神飞亿物流公司,收件人为原告,证明货物由被告委托神飞亿物流公司给原告送到原告家。
又查明,被告邮寄答辩状时,一并邮寄了大连宇轩物流公司托运单及神飞亿物流货运托运单复印件。经质证,原告对此没有异议,认为与其提交的单据一致。
另外,经原告申请,本院调取了原告女儿报警时110的出警记录,该记录显示,2013年8月10日,经夏某某报案称,因物品损害问题发生纠纷。经质证,原告认可该出警记录的真实性,但认为,该记录中对报警人的姓名登记有误,其女儿名为“单某某”,被误写成“夏某某”,但记载的手机号码是原告的。庭审中,原告提交移动营业厅的通话详单,证明记录上手机号码系原告所有。
本院认为,2013年8月7日,原告将其家具、家电交予被告进行托运,双方成立事实上的运输合同关系。被告作为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提交的托运单、货物明细单、录音、录像资料、被告公司的司机王某某的书面证明、燕郊110的出警记录及原告的通话详单可组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被告在承运原告的家具过程中,原告托运的沙发及衣柜出现损害。被告在书面答辩书中辩称,根据托运单中注明的运输协议第三条规定,货物在外包装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内在货物丢失损坏承运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且原告在接到货物已在运输合同签名确认,并未注明货物有损坏。庭审查明,该条款第二句、第三句、第四句叙明“对有外包装的货物,在外包装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承运人不承担赔偿责任。除上述情况如货物发生的损失或丢失,承运方按此票货物运费的2-3倍赔偿。索赔事宜应在货物到达后当场处理,事后本公司不予受理”。对此,本院认为,原告托运的虽非易碎物品,被告也应尽到小心注意义务,将家具、家电完好无损的运送至目的地,以维护行业信誉。而该条款第二句的规定减轻了被告方作为承运人安全运送货物的基本义务,明显加重了托运方的责任,应属无效条款;运输合同中,承运人所在地和托运人的目的地往往相距较远,出现争端,当场处理的可能性较小,而该条款中第四句“索赔事宜应在货物到达后当场处理,事后本公司不予受理”的规定亦明显排除了托运人索要赔偿的权利,也应属无效条款。综上,被告对于其在承运过程中不慎损坏的原告的货物,理应按照其承诺的“货物发生的损失或丢失,承运方按此票货物运费的2-3倍赔偿”的标准进行赔偿。原告支付运费1500元,庭审中,原告要求4000元的赔偿标准不违反双方的约定,故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赔偿原告单文富人民币4000元。
如果未按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大连宇轩物流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武晓红
代理审判员  刘 颖
人民陪审员  张春良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