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与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9-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沪0112民初18217号
原告: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上海市闵行区。
法定代表人:朱晨,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轶,上海恒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敏,上海恒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注册地上海市闵行区。
法定代表人:刘巧龙。
原告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凯公司)与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氏公司)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27日立案受理后,因无法向被告领氏公司直接或邮寄送达诉讼文书,需公告送达诉讼文书,为此本案于2016年8月1日由简易程序转成普通程序审理,并由代理审判员汤晓音,人民陪审员邢美新、晏晓玫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凌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轶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领氏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凌凯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运杂费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100,662.50元;2、判令被告偿付原告以100,662.50元为本金,自2016年6月27日起至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之间存在长期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由被告将相关货运代理事项委托给原告代理,由原告为其提供订舱、报关、交接的货运代理服务。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期间,原告接受被告的委托为其提供了十八单货物的运输代理服务,双方经过电子邮件对各运单项下的运杂费进行了确认,原告并向其开具了相应发票,但被告至今仍结欠相应运杂费100,662.50元未付。原告认为,被告拖欠运杂费的行为已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涉讼。
原告凌凯公司对其诉称事实提供了以下证据:
1、托书、运单及翻译件、电子邮件(当庭通过手机演示)一组,证明被告就诉请项下的货运代理业务委托原告(共十八单),原告按约履行,被告对应付的运杂费以电子邮件形式予以确认;
2、发票十二份,证明原告就诉请金额已向被告开具发票,要求被告付款,其中有一份金额为500元的是CCA(改运单),有一份金额为100元的为化工鉴定费用,均针对XXXXXXXXXXX号运单(未在邮件中进行确认,而是通过QQ确认),发票总额就是原告诉请金额。
被告领氏公司未作答辩,亦未提供证据。
本院确认原告凌凯公司提供的证据除证据2中金额为500元及金额为100元的发票无法证明与本案之间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外,其余证据均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经对上述证据进行质证、认证,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本案事实如下:
凌凯公司与领氏公司之间存在长期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由凌凯公司接受领氏公司的委托向其提供货物的订舱、报关、交接等货运代理服务。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期间,凌凯公司为领氏公司代办了以下十八单业务,具体如下:
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2月2日,目的地机场JOHANNESBURG;运单号699-WUH-XXXXXXXX,航班日期UWXXXXXXXX年11月26日,目的地机场DHAKA;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2月6日,目的地机场KHARTOUM;运单号157-PVG-XXXXXXXX,航班日期QRXXXXXXX年12月7日,目的地机场AMMAN;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2月9日,目的地机场CAIRO;运单号699-WUH-XXXXXXXX,航班日期UWXXXXXXXX年12月10日,目的地机场DHAKA;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2月9日,目的地机场JOHANNESBURG;运单号157-PVG-XXXXXXXX,航班日期QRXXXXXXX年12月12日,目的地机场TEHRAN;运单号699-WUH-XXXXXXXX,航班日期UWXXXXXXXX年12月13日,目的地机场DHAKA;运单号157-PVG-XXXXXXXX,航班日期QRXXXXXXX年12月20日,目的地机场TEHRAN;运单号157-PVG-XXXXXXXX,航班日期QRXXXXXXX年12月23日,目的地机场BEIRUT;运单号699-WUH-XXXXXXXX,航班日期UWXXXXXXXX年1月7日,目的地机场DHAKA;运单号699-WUH-XXXXXXXX,航班日期UWXXXXXXXX年1月7日,目的地机场DHAKA;运单号235-PVG-XXXXXXXX,航班日期TKXXXXXXXX年1月8日,目的地机场BNTEBBE;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月17日,目的地机场KARACHI;运单号232-PVG-XXXXXXXX,航班日期MH6160/14,目的地机场HYDERABAD;运单号065-PVG-XXXXXXXX,航班日期SVXXXXXXX年1月31日,目的地机场TUNIS;运单号232-PVG-XXXXXXXX,航班日期MH6161/28,目的地机场HYDERABAD。
针对上述业务,除065-PVG-XXXXXXXX号运单之外,凌凯公司(员工陈晓锋,邮件地址为Touch.chen@jjb-link.com)与领氏公司(员工费欢,邮件地址为XXXXXXXXXX@qq.com)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对相应的运杂费进行核对,其中:
运单号065-PVG-XXXXXXXX,运杂费2,612元;运单号699-WUH-XXXXXXXX,运杂费11,477元;运单号065-PVG-XXXXXXXX,运杂费1,706元;运单号157-PVG-XXXXXXXX,运杂费13,220元;运单号065-PVG-XXXXXXXX,运杂费1,735.50元;运单号699-WUH-XXXXXXXX,运杂费3,088元;运单号065-PVG-XXXXXXXX,运杂费4,003元;运单号157-PVG-XXXXXXXX,运杂费11,645元;运单号699-WUH-XXXXXXXX,运杂费3,096元;运单号157-PVG-XXXXXXXX,运杂费4,505元;运单号157-PVG-XXXXXXXX,运杂费8,405元;运单号699-WUH-XXXXXXXX,运杂费1,000元;运单号699-WUH-XXXXXXXX,运杂费2,992元;运单号235-PVG-XXXXXXXX,运杂费8,105元;运单号065-PVG-XXXXXXXX,运杂费3,098.50元;运单号232-PVG-XXXXXXXX,运杂费983元;运单号232-PVG-XXXXXXXX,运杂费1,751元。
2015年12月16日至2016年2月22日期间,凌凯公司向领氏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十二份(除上述已对账金额外,就065-PVG-XXXXXXXX号运单项下开具增值税发票两份,金额分别为3,098.50元及金额13,542元),金额合计100,062.50元。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原、被告之间存在真实合法的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原告依约履行了其合同义务,被告理应支付相应报酬,鉴于被告未能到庭应诉并提供相应反驳证据,在此情况下,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运杂费及相应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本院予以支持。需要说明的是,其中有一笔500元及一笔100元的费用,庭审中原告确认系涉案十八单交易之外的费用,在缺乏相应依据的情况下,原告对该两笔费用的主张本院难以支持。
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自己的抗辩等其他诉讼权利,对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其承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运杂费100,062.50元;
二、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以100,062.50元为本金,自2016年6月27日起至上述运杂费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13.25元,由原告上海凌凯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负担12元,被告上海领氏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301.25元(被告负担之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直接向原告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汤晓音
人民陪审员  邢美新
人民陪审员  晏晓玫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 侃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