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马括亮、赵金侠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行政赔偿赔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豫行赔终236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马括亮,男,汉族,1970年11月5日生,住固始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赵金侠,女,汉族,1962年4月19日生,住固始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顾长英,女,汉族,1935年6月5日生,住固始县。
上诉人(一审原告)蒋中平,女,汉族,1972年7月21日生,住固始县。
上述四名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胡永明,固始县务实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固始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王治学,县长。
委托代理人XX,固始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固始县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XX海,局长。
委托代理人姚文峰,固始县国土资源局股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固始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孟凡杰,局长。
委托代理人邓春龙,固始县城乡建设局法制办主任。
委托代理人焦建国,固始县务实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固始县番城街道办事处。
法定代表人刘俊,主任。
委托代理人丰培勇,河南振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马括亮、赵金侠、蒋中平、顾长英诉固始县人民政府、固始县国土资源局、固始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固始县番城街道办事处强制拆除及国家赔偿一案,不服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豫15行赔初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马括亮及四上诉人委托代理人胡永明,被上诉人固始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XX,被上诉人固始县国土资源局委托代理人姚文峰,被上诉人固始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委托代理人邓春龙、焦建国,被上诉人固始县番城街道办事处委托代理人丰培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0年6月19日原固始县城关镇人民政府公布《蓼城大道与中山大街西南角城中村改造项目征收补偿方案》(以下简称征收补偿方案),2011年12月15日固始县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向顾长英、蒋中平、马括亮、赵金霞(侠)作出《拆迁通知》,2013年固始县人民政府设立的拆迁指挥部分别与马括亮等四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书》,马括亮等四人于2013年、2014年分两次领取了全部拆迁补偿款。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马括亮、赵金侠、蒋中平、顾长英在2013年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书》时已知道被诉拆迁行为,且其已于2014年领取了全部拆迁补偿款,其2017年起诉要求确认固始县人民政府等四单位拆迁行政行为违法并赔偿损失200万元且按安置方案进行安置,已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关于未告知诉权或起诉期限情况下最长2年的起诉期限,其起诉依法应予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定,驳回马括亮等四人起诉。
马括亮等四人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上诉称:(一)四上诉人起诉未超过起诉期限。四上诉人未收到固始县人民政府的《征收补偿决定书》,亦未被告知其救济权利与方式,起诉期限应从收到《征收补偿决定书》时计,且由于涉及不动产,诉讼时效应为20年。(二)《补偿安置协议书》签字是补签的,时间不具体,不是正规达成的补偿协议。(三)四上诉人房屋不在征收补偿方案设定的征收范围内,强制拆除行为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拆迁目的及拆迁依据均违法。(四)原审法院送达传票与上诉状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之内。
综上,请求撤销一审法院裁定,判决确认四被上诉人强拆行政行为违法,赔偿四上诉人损失200万元并安置,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固始县人民政府答辩称,固始县人民政府没有实施拆除行为,上诉人已领取了拆迁补偿款并得知起诉时间,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被上诉人固始县国土资源局答辩称,2013年拆除房屋时,上诉人已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其2017年起诉超过起诉期限。且涉案征地行为合法,有征地审批手续,土地用途也符合合同约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被上诉人固始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答辩称,上诉人起诉超过起诉期限,且没有法律规定的中断事由,一审裁定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被上诉人固始县番城街道办事处答辩称,上诉人房屋拆迁时不属于本办事处辖区,本案与番城街道办事处没有关系,一审裁定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马括亮、赵金侠、蒋中平、顾长英在2013年已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书》并相继领取了全部拆迁补偿款,表明其已知道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其于2017年起诉已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最长2年的起诉期限。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豫15行赔初4号行政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宋炉安
审判员  卢 瑜
审判员  于红涛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书记员  陈知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