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姜叶林、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鲁09行终1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姜叶林,女,1931年8月15日出生,汉族,文盲,住泰安市泰山区。
法定代理人孙立功,男,1956年9月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中共党员,住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大楼。
法定代表人李诚实,主任。
委托代理人郭鹏,山东泰山蓝天(泰安高新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延国,高新区管委拆迁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上诉人姜叶林、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因行政拆迁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年4月2日作出的(2017)鲁0991行初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管委会系具有负责开发区范围内土地、矿产资源、测绘和建设管理职能的政府机构。原告姜叶林系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石灰官庄村村民,在村内有住宅一处。自2008年以来,因项目建设需要,原告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但未就拆迁安置补偿签订有关协议。2013年4月21日,被告管委会在未与原告签订房屋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拆除,但至今并未对原告进行补偿安置。原告房屋原占用的土地现已进行了有关项目建设,土地权利类型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权利性质为出让。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姜叶林作为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石灰官庄村村民,在村内有住宅一处,事实清楚,对该房屋,其合法的所有权受法律保护。被告管委会作为具有负责开发区范围内土地、矿产资源、测绘和建设的管理工作职能的政府机构,在进行有关拆迁工作时应当与被拆迁人进行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后方能实施拆除行为。本案中,被告在未与原告达成相关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擅自实施了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不具有合法性,也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因此,对于被告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应依法认定为违法;对于原告主张的补偿房屋的诉讼请求,原告并未举证证实应补偿的房屋坐落、户型等,故对该请求不予支持;对原告主张的租赁费用及被砸被碾压损坏的财产损失,因无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故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的规定,原告可就因被告的违法行为对其造成的房屋损失另行主张权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于2013年4月21日对原告姜叶林位于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石灰官庄村的房屋予以拆除的行为违法;二、驳回原告姜叶林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负担。
姜叶林上诉称,1、本案是管委会实施的行政行为,应当确认违法并赔偿,赔偿上诉人姜叶林被损家居财产、生活用品22万元,补偿姜叶林搬家补偿8000元,残疾老人慰问金10000元,以上合计238000元。2、管委会还应当承担安置补偿的责任,给予姜叶林被强拆房屋安置同全体村民一样的待遇,在石灰官庄居民社区安置一大一小楼房住房,尽快签协议,从被拆之日起,2013年4月21日补发房屋租赁费,每月1190元至给分到房子为止,不分给房子继续展期,同村民平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管委会上诉称,管委会并未没有实施本案强制拆除行为,也没有委托有关单位拆除,原审推定管委会实施了拆除行为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相一致。
本院认为,管委会按照《泰安高新区房屋拆迁及安置工作实施办法》(泰高管发【2005】29号)的规定,就有关具体问题提出指导性处理意见,可以看出管委会泰高管发【2005】29号文件是处理有关拆迁安置问题的文件依据。《泰安高新区房屋拆迁及安置工作实施办法》(泰高管发【2005】29号)第四条规定,“高新区拆迁管理办公室负责具体的拆迁管理工作”、“拆迁人是指承担拆迁工作的村民委员会”。本案中,有证据证明涉案房屋所在石灰官庄村委会实施了拆除行为,但是村委并没有实施强制拆除的法定职权,该拆除行为应当视为高新区的指令行为,原审认定管委会承担相应的拆除法律后果并无不当。
因姜叶林并未就涉案房屋与有关单位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原审法院没有支持其主张的拆迁房屋租赁费、搬家补偿费并无不当。
关于姜叶林要求管委会就涉案房屋与其签订补偿协议进行安置补偿的问题。管委会并没有与其签订协议的法定职权,原审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没有影响其实际权利。
关于本案争议实质性化解问题。二审查明,姜叶林的法定代理人孙立功名下有自己的房子,于2004年由管委会征收的,已经安置完毕。涉案房屋是其父母的(其母亲姜叶林名下,其父亲2010年病故),有关部门并没有就是否补偿、如何补偿等问题作出结论。涉案房屋已经被强制拆除,姜叶林可以向拆迁管理办公室(管委会)反映有关情况,拆迁管理办公室(管委会)应当就该宅基是否应当补偿、如何补偿等问题作出认定处理,并给予姜叶林回应。
另外,关于姜叶林主张室内物品的损失赔偿问题,姜叶林虽提交了一份其主张是石灰官庄村两委为其出具的损失清单,考虑到本案房屋的实际情况,待姜叶林向有关部门反映补偿事宜时一并反映解决。如未能协商解决,其仍可提起诉讼。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姜叶林、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各负担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魏长青
审判员  王西珍
审判员  李 腾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白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