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刘宇与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01民终1072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宇,男,1987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春江,北京盈科(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丽娜,北京盈科(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住所地沈阳市。
负责人:莱利.斯蒂芬,该分公司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蔺艳丹,辽宁商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宇因与被上诉人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16)辽0191民初43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0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宇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春江,被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蔺艳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宇上诉请求: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上诉人2012年3月1日入职伍尔特(沈阳)五金工具有限公司,2017年1月1日非因本人原因从该公司调入关联公司被上诉人处,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限自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被上诉人2017年3月23日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双方对解除合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5,468.81元无异议,被上诉人已向上诉人支付了失业金,证明被上诉人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一审判决依据的考勤表系被上诉人伪造,上诉人履行了劳动义务。
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辩称,一审判决对上诉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作了合理认定,上诉人所述考勤表系被上诉人伪造没有证据证明。
刘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向刘宇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60,156.91元(5,468.81元/×5.5年×2倍),对应2012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23日区间段;2.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向刘宇支付失业金损失13,923元(1530元×70%×13个月)。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宇于2012年3月1日入职伍尔特(沈阳)五金工具有限公司,先后签订两次劳动合同,期限分别为:2012年3月1日到2015年2月28日;2015年3月1日到2018年2月28日;刘宇于2017年1月1日非因本人原因调转至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双方签订一份劳动合同,劳动期限自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从事销售工作。2017年3月29日,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以刘宇“在2017年1月至2017年3月期间有超过20天没有客户拜访的出勤记录,多次与其进行口头及书面沟通,要求刘宇作出合理解释,但刘宇未提交任何合理说明。依据《行为准则》规定:未经事先批准,连续缺勤3个工作日”与刘宇解除劳动合同。
刘宇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劳动报酬为5,468.81元/月。
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已经向刘宇支付失业金13,923元,庭审中刘宇申请撤回该项诉讼请求。
又查: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公司员工手册》第4.2.1出勤记录规定:ADM的出勤记录应包括但不限于公司要求的微信报告、CRM、GPS以及所有其他销售管控工具。未能用前述销售管控工具记录出勤将被视为旷工。IDM的出勤记录以考勤机记录为准。9.4.3不当行为3类行为规定:一个自然年度内,旷工累计达2个工作日。9.5.3规定:任何3类行为将被处以立即解雇并立即终止劳动合同且公司不支付任何经济补偿。《关于销售团队日常管理的强化》、《销售人员客户拜访数的规定》规定:自2015年8月起,公司将通过GPS系统及手机APP统计销售人员的日均客户拜访数,每月统计一次。如销售人员日均客户拜访数低于4个,公司将视情况采取解聘等措施。
2017年1月23日至2017年3月17日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GPS签到系统记录刘宇拜访客户4次,其余签到地址均为家34次、其他31次。
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的《公司员工手册》、《关于销售团队日常管理的强化》、《销售人员客户拜访数的规定》已向刘宇告知。
另查:2017年6月19日,刘宇向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申请事项: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121,000元;2、支付失业金损失12,852元。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7月28日作出仲裁裁决书,终局裁决: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支付刘宇失业金13,923元;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刘宇不服,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关于刘宇主张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的规章制度经法定程序制定,所规定的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政策,不存在明显不合理的情形,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刘宇存在“一个自然年度内,旷工累计达二个工作日”的事实,其连续旷工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公司的规章制度,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解除与刘宇的劳动合同关系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刘宇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庭审中刘宇申请撤回要求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支付失业金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准予。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刘宇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刘宇负担。
二审中上诉人申请证人王维刚、戴亮出庭作证,两位证人的证言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上诉人提供了2017年1月10日、2010年2月被上诉人销售经理王洋发送给上诉人刘宇的电子邮件,以证明被上诉人蓄意解除上诉人劳动合同,两份邮件的内容分别为要求上诉人将客户转移给其他同事、解除劳动合同协议,该证据仅证明上诉人的工作内容发生调整、双方曾就劳动合同解除进行过协商,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蓄意解除劳动合同。本院对上诉人提供的上述证据不予采信,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解除上诉人劳动合同是否违法。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被上诉人已向上诉人告知了《公司员工手册》、《关于销售团队日常管理的强化》、《销售人员客户拜访数的规定》。被上诉人公司的出勤记录规定:ADM的出勤记录应包括但不限于公司要求的微信报告、CRM、GPS以及所有其他销售管控工具。未能用前述销售管控工具记录出勤将被视为旷工。IDM的出勤记录以考勤机记录为准。不当行为3类行为:一个自然年度内,旷工累计达2个工作日。任何3类行为将被处以立即解雇并立即终止劳动合同且公司不支付任何经济补偿。自2015年8月起,该公司将通过GPS系统及手机APP统计销售人员的日均客户拜访数,每月统计一次。如销售人员日均客户拜访数低于4个,公司将视情况采取解聘等措施。2017年1月23日至2017年3月17日伍尔特(中国)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GPS签到系统记录刘宇拜访客户4次,其余签到地址均为家34次、其他31次。被上诉人以上诉人在2017年1月至2017年3月期间超过20天没有客户拜访的出勤记录,上诉人未作出合理解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上诉人解除劳动合同。上诉人未提供证据证明其考勤记录存在篡改或伪造,上诉人的行为确已严重违反被上诉人公司规章制度,被上诉人解除其劳动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非因上诉人本人意愿中断就业,被上诉人依法为上诉人办理失业金领取手续系履行用人单位法定义务,不能证明被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赔偿金没有事实依据,本院无法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刘宇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刘宇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程 慧
审判员 刘风霞
审判员 周海鹏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滕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