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钱铁生与祝朝军、戴飞民间借贷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苏12民申15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钱铁生,男,1974年8月26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季伟,江苏星月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祝朝军,男,1971年5月27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戴飞,男,1988年11月19日生,汉族,住泰兴市。
再审申请人钱铁生因与被申请人戴飞、祝朝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泰兴市人民法院(2017)苏1283民初716号民事判决和本院(2017)苏12民终26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钱铁生申请再审称:原一、二审判决认定戴飞向本人还本案借款150万元中的89万元,与事实不符,判令戴飞偿还本人61万元、祝朝军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错误的。请求依法再审,予以改判。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原判决查明2014年5月12日,戴飞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钱铁生人民币壹佰伍拾万元整。具借人:戴飞”。2016年11月5日,戴飞、祝朝军去钱铁生处洽谈业务,祝朝军在诉争借条复印件上签字“担保人:祝朝军,2016.11.5”,戴飞在借条复印件上承诺“本人戴飞承诺于2016.11.30日前将此事处理。承诺人:戴飞,2016.11.5”。在原审审理中还查明,案涉借款系案外人李军交付戴飞后,戴飞已向钱铁生出具借条,钱铁生亦已向李军出具借条。原判决基于上述事实,认为戴飞与钱铁生、钱铁生与李军之间各自形成相互独立的民间借贷关系,并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除戴飞与钱铁生另有特别约定,案涉借款的还款应以戴飞与钱铁生之间的往来为准,于法有据。因在原审庭审中双方确认,在上述借条出具后,戴飞向钱铁生转款50万元、向钱铁生之妻唐秀琴转款39万元,唐秀琴亦向戴飞转款46.5万元。对此,因钱铁生主张其系江苏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唐秀琴是公司会计,转款往来均已记入润达公司财务账册中,是工程款往来,与个人债务无关。原判决认为,钱铁生作为润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财务账册中记录和使用其夫妇个人账户,造成个人与公司账目混同,并且根据公司财务制度的要求,应当将其夫妇的资产与公司的财务明确规范起来,避免导致公司与法定代表人个人之间财产、名义、责任混同。对本案中的戴飞转款因在润达公司财务账册中明确记账为“还款”,戴飞亦在原审中明确该转账是用于本案的还款,亦区别于原审查明戴飞给该公司会计刁小琴的汇款记载款项的用途(如投标保证金)。据此,原判决认为戴飞对润达公司享有工程款债权的同时,向钱铁生夫妇的上述转款应认定是案涉借款的还款,与公司的往来无关,并由此产生的公司财务与个人资产混同的法律后果,应由钱铁生自行承担,且释明钱铁生与戴飞之间的其他纠纷,钱铁生可另行主张权利,戴飞与润达公司之间工程款往来尚未结算,若确有纷争,润达公司亦可另行主张权利,对此处理,于法不悖。对于上述转款,虽发生在戴飞和祝朝军在借条复印件上进行承诺和担保的2016年11月5日之前,但是该承诺和担保因并无结账的意思表示,原判决认为应理解为对尚欠借款的还款承诺及担保,而不是对原始借条确定的150万元借款数额进行还款承诺及担保,亦无不当。基于以上,本院对钱铁生的再审申请理由,不予支持。
据上,钱铁生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钱铁生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吴惠林
审判员  孟玉祥
审判员  沈大祥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书记员  高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