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海盐县澉标五金有限公司与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宁波市群安进出口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甬余商初字第426号
原告:海盐县澉标五金有限公司。住所地:海盐县于城镇
黄桥五金标准件工业区通顺路7号。
法定代表人:张瑞英,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朱峰,浙江海威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颖颖,浙江海威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住所地:余姚市大黄桥
南路389、391号。
法定代表人:吴旭萍,该公司执行董事。
被告:宁波市群安进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余姚市梨洲
街道明伟村。
法定代表人:孙建浓,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洪彩珍,浙江姚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鲁丽丹,浙江姚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海盐县澉标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澉标公司)为与
被告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拓公司)、宁波市
群安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群安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于2011年4月2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
成合议庭于2011年8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澉标公司
的委托代理人朱峰和曹颖颖、被告群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洪彩
珍和鲁丽丹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精拓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
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海盐县澉标五金有限公司起诉称:2009年9月25日,原
告与被告精拓公司签订承揽合同1份,约定原告为其加工各种
规格的涨管钉,并就加工数量、表面处理方式、单价、出货时
间以及付款方式等作出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随即组织人
员进行生产,所有加工完成的产品均已分批发送给被告精拓公
司,并根据精拓公司的指示,向被告群安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
票。但群安公司在收取了2009年11月12日、12月24日的发票后
,却以账上无款为由拒收2010年2月3日的发票。被告精拓公司
委托被告群安公司将该合同项下的货物出口并结汇84
020.75美元,但被告群安公司结汇后未能及时向原告支付款项
,被告精拓公司也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定作款。2010年4月6
日,被告精拓公司的投资人陈建林向原告出具了欠条1份,确
认尚欠原告加工款人民币319
038.76元,并承诺在一个月分批付清。但两被告仅支付了
86261.60元,尚欠原告定作款232
777.16元未予支付。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精拓公司之间的承揽合同关系合法有效,被告精拓公司应当及时向原告支付约定
的加工费,被告群安公司接受委托出口货物完成结汇后也未能
及时向原告支付款项,两被告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
益。为此,请求判令:1、两被告立即支付定作加工款232
777.16元,并支付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
从2010年5月6日起算至加工款清偿完毕之日止);2、两被告
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未作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交
证据。
被告宁波市群安进出口有限公司答辩称:原告是与被告精
拓公司签订的承揽合同,本公司并非合同的主体,故该合同对
本被告没有约束力。本公司接受精拓公司的委托代理货物的出
口,并代为办理结汇、退税等相关事务,与被告精拓公司之间
是出口货物委托代理关系。原告也根据精拓公司的指令,开具
增值税专用发票给本公司,然后本公司根据精拓公司的指示将
相关货款代为支付给原告。虽然本公司已结汇,但结汇的款项
基本上都根据精拓公司的指示支付给他人或由精拓公司支取。
因此,原告要求本公司承担支付货款的请求无法律依据,请求
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精拓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放弃其质证权利,
不影响本院对证据的依法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定如下:
1、承揽合同1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精拓公司之间存在加
工承揽合同关系,并在合同中约定了产品名称、数量、价格、
付款期限、违约责任等事项的事实。被告群安公司对合同的真
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本公司并非合同的主体。本院经审核,
对该证据予以认定。
2、欠条、情况说明、结汇付款明细单各1份,拟证明被告
精拓公司尚欠原告加工款232
777.16元及被告群安公司违反代理义务未将结汇款项支付给原
告的事实,被告群安公司认为欠条只能说明原告与被告精拓公
司之间对货款支付的约定,并应该是由精拓公司承担支付责任
,情况说明及明细单只能证明本公司结汇后按照精拓公司的指
令将款项交付给精拓公司或精拓公司指定的第三人。本院经审
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3、浙江增值税专用发票10份(其中3张系销项负数发票)
,拟证明原告向被告群安公司开具部分加工款增值税发票的事
实。被告群安公司认为只收到其中4份增值税发票,票面金额
合计为290
226.50元,其余发票并未收到。本院经审核对上述证据予以认
定。
4、工商登记的公司基本情况表1份,拟证明陈建林系被告精拓公司的投资人,由其代表精拓公司与原告联系业务的事实
。被告群安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经审核对该
证据予以认定。
被告精拓公司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群安公司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基于以上对证据的认定及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
认定的事实如下:
2009年9月25日,原告与被告精拓公司签订承揽合同1份,
约定原告为其加工各种规格的涨管钉,并就规格、数量、表面
处理方式、单价等作出了约定,合同还约定:第一个柜在10月
20日之前出货,第二个柜在10月30日前出货,整单货需在合同
订立后45天内提交到上海港;装运后,需方在收到供方提供的
增值税发票后一个月内支付价款,预付定金10%。被告群安公
司接受精拓公司的委托,代理包括该批货物的出口(共有7个
公司及厂家的产品),并代为办理结汇等相关事务。承揽合同
签订后,原告按约将合同项下的货物出运,货款总金额为493
765.26元,扣除应由原告自行承担的托柜费1
500元,实际货款总额为492
265.26元。在本次出口业务中,被告群安公司共结汇USD84
020.75元,约合人民币572
589.51元。2009年11月至2010年4月,被告群安公司向原告支付了170226.50元的货款。2010年4月6日,在原告同意减免3
000元货款后,被告精拓公司的投资人陈建林出具了欠条,确
认尚欠原告319
038.76元,并承诺在一个月内分批付清。尔后,被告群安公司
又支付了10000元,被告精拓公司支付了76
261.60元,余款232777.16元至今未付。
另查明,原告开具了7张购货单位为群安公司的增值税发票
,其中4张总额为290
226.50元的发票被告群安公司已向浙江省余姚市国家税务局认
证,另外3张总额为176
474.28元的发票由原告开具了3张销项负数发票冲抵。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精拓公司之间的承揽合同关系合法
有效,被告精拓公司应当及时向原告支付约定的加工费,现拖
欠不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群安公司的付款和接受
、抵扣发票是基于被告精拓公司的指示,规范与否不改变行为
的性质,不能据此认定被告群安公司与原告有直接的法律关系
。原告对被告精拓公司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
持。原告对被告群安公司的诉讼请求,由于缺乏相应的证据证
明,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精拓公司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
本案的审理和判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
一百一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海盐县澉标五
金有限公司定作加工款232
777.16元,并支付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
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从2010年5月6日起算至本判决确定的
履行日止),款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海盐县澉标五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
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4
968元,由被告余姚市精拓五金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
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
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
缴纳通知书后七日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
为宁波市财政税务局预算外资金,帐号:81×××01
,开户银行: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
不交,作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高立群
审 判 员  盛 辉
代理审判员  史 慧

二〇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
代书 记员  魏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