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谭某、陈秦、何凯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浙江省玉环县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浙1021刑初687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玉环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男,1980年2月13日出生,汉族,家住浙江省玉环县。系本案被害人。
被告人陈秦,男,1990年4月16日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市,汉族,初中文化,打工,家住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2016年1月13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玉环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9日经玉环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玉环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长辉,浙江榴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何凯,男,1989年8月9日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市,汉族,高中文化,打工,家住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2016年1月13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玉环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9日经玉环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玉环县看守所。
辩护人万兵华,浙江星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玉环县人民检察院以玉检公诉刑诉[2016]68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秦犯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何凯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9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本院于同日立案后,认为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0月9日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在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玉环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陈晓璐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玉环县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辩护人陈长辉、被告人何凯及其辩护人万兵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
一、故意伤害罪
2016年1月11日晚,被告人陈秦受他人纠集伙同刘某、雷某(均另案处理)等人搭乘被告人何凯驾驶的车辆来到本县干江镇垟坑村,后被告人陈秦等人持砍刀、钢叉冲进一赌场内对被害人谭某砍打,被告人何凯则在车内等待,尔后被告人陈秦、何凯一伙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谭某的损伤已达到重伤二级程度。
二、开设赌场罪
2015年9月,被告人陈秦伙同他人在本县清港镇观光国际酒店棋牌室等地开设赌场并从中抽头获利十余天,共计抽头获利2万余元。
公诉机关宣读、出示了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上述指控事实,认为被告人陈秦、何凯结伙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陈秦法制观念淡薄,结伙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并从中抽头获利,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告人陈秦在故意伤害罪当中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何凯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秦、何凯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秦犯有二罪,依法应当实行数罪并罚。据此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诉称要求判令两被告人赔偿其医疗费19049.26元、误工费36778元、护理费1938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20元、交通费3000元、住宿费3000元、营养费2000元、鉴定费2200元、伤残赔偿金87428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以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00741.26元。并提供了原告人身份证、户口簿、病历、医疗费发票、医疗证明书、入院记录、出院记录、住院收费票据、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予以证实。
被告人陈秦、何凯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的诉讼请求表示由本院依法处理。
被告人何凯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何凯是从犯,地位、作用较轻,且有赔偿和如实供述情节,要求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陈秦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人陈秦在开设赌场罪当中应认定为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在故意伤害罪当中,被告人陈秦有赔偿和如实供述情节,要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故意伤害罪
2016年1月11日晚,被告人陈秦受他人纠集伙同何凯、刘某、雷某(均另案处理)等人,携带砍刀、钢叉等凶器搭乘被告人何凯驾驶的车辆来到本县干江镇垟坑村,后被告人陈秦等人持砍刀、钢叉冲进一赌场内对被害人谭某砍打,被告人何凯则在车内等待,尔后被告人陈秦、何凯一伙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谭某的损伤为外伤性肝破裂行开腹手术治疗、全身多处创累计达10cm长、肋软骨骨折、头皮划伤3cm长、右环指皮肤擦伤0.25cm2,其”外伤性肝破裂行开腹手术治疗”已达到重伤二级程度、”肋软骨骨折、全身多处创累计达10cm长”均已达到轻微伤程度。
诉讼期间,被告人陈秦、何凯家属分别赔偿被害人谭某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各人民币22000元,被告人陈秦、何凯取得了被害人谭某的谅解。
另查明因被告人陈秦、何凯等人的行为致被害人谭某受伤,被害人谭某受伤后到玉环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4天,用去医疗费19049.26元。2016年9月22日,经台州华鸿司法鉴定所鉴定,被鉴定人谭某被他人打伤致肝裂伤、腹部贯穿伤、多处软组织裂伤、肋骨骨折,其损伤肝破裂修补术构成人体损伤十级伤残。经评定,被鉴定人谭某的误工期为120日,护理期为60日,营养期为60日。以上期限均包括住院时间在内。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秦、何凯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同案犯刘某、雷某、唐冰峰的供述与辩解、被害人谭某陈述、证人赵某1证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现场勘验笔录、检查笔录、辨认笔录、图、照片、证据保全清单、扣押决定书、照片、收条、谅解书、原告人身份证、户口簿、病历、医疗费发票、医疗证明书、入院记录、出院记录、住院收费票据、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开设赌场罪
2015年9月,被告人陈秦伙同他人在本县清港镇观光国际酒店棋牌室等地开设赌场,供赌博人员林某1、郑某、林某2等人以”打六家通”的形式进行赌博并从中抽头获利十余天,上述期间赌场平均每天抽头获利2000元左右,共计抽头获利2万余元。
2016年1月12日下午,被告人陈秦、何凯在本县楚门镇胡新村被公安民警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秦在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同案犯熊开建、邱某的供述与辩解、证人林某1、郑某、林某2、蒋某证言、照片、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抓获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秦、何凯法制观念淡薄,结伙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陈秦结伙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并从中抽头获利,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均成立,应予以惩处。在故意伤害犯罪中,被告人陈秦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何凯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在开设赌场犯罪中,被告人陈秦与其他同案犯的地位作用虽略有不同,但尚不足以区分主、从犯,故依照其具体犯罪情节和参与程度予以科刑。对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秦在开设赌场罪中是从犯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陈秦、何凯归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秦、何凯当庭认罪,且有部分赔偿情节,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据此提出对被告人陈秦、何凯从、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陈秦犯有二罪,依法应当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陈秦持械伤害他人,应酌情从重处罚。由于被告人陈秦、何凯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谭某受伤,应对被害人合理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诉请的医疗费、营养费、鉴定费,本院予以支持;对其诉请的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合法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对其诉请的交通费可以根据受害人实际支出的交通费用酌情考虑;对其诉请的伤残赔偿金可根据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对其诉请的住宿费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其诉请的后续治疗费待实际费用发生后再另行起诉,现不予支持。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陈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开设
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13日起至2019年7月12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何凯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13日起至2017年7月12日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某的经济损失包括医疗费、误
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共计人民币94479.26元,扣除已支付的赔偿款44000元,剩余款项合计人民币50479.26元,由被告人陈秦、何凯与其他同案犯承担连带责任。此款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郑敏慧
人民陪审员  庄道芳
人民陪审员  李艳红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代理书记员  许秀霞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三百零三条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第一百三十条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