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阎某甲与于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大民一终字第015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阎某甲,系辽宁师范大学教师。
委托代理人:王晓阳,辽宁添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宋文明,辽宁添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于某,无职业。
委托代理人:周敬涛,大连市中山区桂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于萍,系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教师。
原审原告阎某甲诉原审被告于某离婚纠纷一案,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15日作出(2015)沙审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阎某甲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22日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阎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晓阳、宋文明,被上诉人于某的委托代理人周敬涛、于萍到庭参加了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双方于××××年××月登记结婚,婚后矛盾一直不断,2000年我离开大连到北京工作,双方两地生活。我曾两次诉至法院请求离婚,经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关系仍未得到改善,为此再次诉请离婚;婚生子阎某乙随被告生活,我每月负担抚养费1500元;要求被告返还原告《裸女》等9幅本人绘画作品;要求被告返还硬盘2个、工作证、绘画工具、外语资格证、教师资格证及获奖证书10个;要求分割被告以兰园街房屋抵押取得的贷款32万元的一半即16万元。
被告辩称,1.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同意与原告离婚;2.同意婚生子随我生活,因原告承诺过自2009年3月起每月给付孩子生活费6500元,且原告除了有作为辽宁师范大学老师的固定工资收入外,另在北京从事绘画工作,有额外收入,故被告主张应以6500元/月的标准给付子女抚养费;3.双方名下有住房4套,均是婚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购买:科技广场房屋面积160.55平方米,尚欠银行贷款21万元,首付款系被告亲属出资支付,贷款一直由亲属代为偿还,实际由被告母亲居住,应归被告所有;北京房屋面积110.51平方米,尚有贷款约80万元,一直由被告和孩子居住,孩子也在北京上学,该房屋是孩子在北京就学的基础,该房屋应归被告所有;正仁街房屋面积107.82平方米,尚欠银行贷款约34万元,是夫妻双方共同购买原告母亲的二手房,现由原告母亲实际居住,同意归被告;兰园街房屋面积54.53平方米,尚欠贷款约19万元,是双方婚后由辽师分配的福利住房,后由双方共同出资购买,应依法分割;上述房屋贷款离婚后应当各自负责偿还;4.双方有共同债务:由于原告长期不给被告和孩子生活费,被告的家人负担了被告和孩子的生活费、教育费、偿还贷款等共计411636.98元,且原告也书写借条表示认可借款一事,并同意由其偿还,故此笔债务应由原告偿还;双方另欠于某母亲和姐姐于萍共计15万元借款,也应由原告偿还;欠北京房屋的物业费1.9万元,应由原告偿还一半;5.婚姻存续期间,双方共同协商由被告照顾孩子和原告父母,由原告挣钱养家,给付生活费,并书写欠条,按照该欠条基数,截至2015年5月,原告应给付被告的生活费为3万元+6500元/月×74个月=”51.1万元,孩子在北京的入学相关费用4万元,按照双方约定也应原告负担;6.婚姻存续期间原告的公积金89”219.43元是夫妻共同财产,原告私自动用,侵犯被告的合法权益,该款项应由双方各分得一半;7.原告在婚姻存续期间与她人同居、感情出轨,施行家庭暴力,对孩子不管不问,给被告造成精神损失,原告承诺赔偿被告精神抚慰金5万元,请求法庭给予确认;8.鉴于原告在婚姻中的重大过错,从保护妇女儿童角度出发,判令由原告分得共同财产的20%,由被告分得共同财产的80%;9.原告诉请返还的9幅画作以及硬盘、证书等物品均不在被告处,已被原告搬走,无法予以返还;10.被告之所以申请兰园街房屋贷款,就是由于原告自2008年9月起至今没有支付被告、孩子任何生活费用,该款已用于被告和孩子各项生活、教育费用以及偿还贷款等支出,原告始终未偿还过贷款,故不同意原告分割贷款一半的诉请。11.要求原告配合被告办理婚姻期间购买的保险的过户手续。
经审理查明,原告阎某甲与被告于某于1995年经人介绍相识,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婚生一子阎某乙,现就读于北京市花家地小学六年级。婚初双方感情尚可,后因生活琐事及原告与他人关系暧昧等问题,导致双方矛盾日渐加剧。原告曾于2010年10月13日、2012年7月31日两次诉请离婚,经判决不准离婚后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自2010年起,原告从双方在北京的住房中搬离,分居生活至今。
原、被告婚后经原告的工作单位辽宁师范大学分配取得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兰园街54号3-6-3号公有住房使用权房屋一套,建筑面积为54.53平方米。后参加房改支付购房款42802.5元,于2009年9月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房屋登记所有权人阎某甲。2010年3月8日,经原告同意,被告向招商银行申请贷款32万元,授信期间240个月,并以该房屋作为担保物办理了抵押登记,贷款用于被告和孩子等各项生活、教育费用。截至2015年4月30日,尚欠贷款本金187527.69元。庭审中,双方认可该房屋单价9000元/平方米,现市值490770元,房屋现净值303242.31元。该房屋现闲置。
原、被告于2001年9月共同购买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民政街417号15层5号商品房一套,建筑面积160.55平方米,房屋登记所有权人于某。同年9月24日,双方向建设银行申请住房按揭贷款40万元,期限22年。截至2015年4月30日,尚欠贷款本金211308.16元。庭审中,双方认可该房屋单价7500元/平方米,现市值1204125元,房屋现净值992816.84元。该房屋现由被告母亲居住。
原告于2006年5月19日与其母马金花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约定将马金花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正仁街2号3单元2层1号、面积107.82平方米的房屋出售给原告,同日双方签署《二手房交易付款具结声明》,房款以现金一次性付清。房屋登记所有权人阎某甲,并向大连市商业银行(现大连银行)申请住房贷款50万元,期限20年,被告作为房屋共有权人在《个人住房借款合同》签字。根据原告的建设银行(账号:**×××38)账户明细记载,同年8月11日,原告以该笔贷款中的27万元用于支付购买北京房屋的首付款。截至2015年4月30日,尚欠贷款本金335808.29元。庭审中,双方认可该房屋单价14000元/平方米,现市值1509480元,房屋现净值1173671.71元。该房屋现由原告母亲居住。
原、被告于2006年8月11日向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阜荣街8号2号公寓望京新城B区6-10#地B区B-6号楼(3号楼)312层D座15B(项目名称:北京朝庭公寓)的商品房一套,建筑面积110.51平方米,房款总计1014011元,销售合同编号:310826,现尚未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双方支付房屋首付款314011元,向北京银行申请个人购房按揭贷款70万元,期限25年,并由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保证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截至2015年5月,尚欠银行贷款本金570086.63元。因原、被告逾期偿还银行贷款本息,自2010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由保证人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为垫付个人住房贷款本息合计228490.37元。庭审中,双方认可该房屋单价38500元/平方米,现市值4254635元,房屋现净值3684548.37元。该房屋自双方分居后由被告和孩子居住。
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在辽宁师范大学从事教师工作,每月平均工资收入6000余元;被告无工作单位,自2009年起主要负责料理家事,无工资收入。
根据被告的申请,本院前往大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沙河口办事处对原告公积金进行调查。原告于婚姻存续期间多次提取其个人公积金账户内款项,截至2015年5月,原告个人公积金账户余额为7119.45元。
原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被告书写欠条一份,内容为:1.我欠于某和儿子生活费,从2008年9月至2009年2月,每月5000元,共3万元。2009年3月每月6500元。2.我和于某欠于某母亲八万元整。欠于萍一万元整。时间:2009年2月22日。原告又于2009年4月14日为被告书写字条两张,内容分别为:1.赔偿于某精神损失费五万元。2。我和于某感情不和,家庭暴力,只因我感情出轨,欺骗她的感情,我们离婚。同年10月17日,原告又为被告出具借条一份,内容为:于某向家人借款支付房款,以后由阎某甲偿还,直到房款能由自己偿还为止。
双方婚姻存续期间,拖欠未付北京房屋的物业费为18671.50元。另,被告姐姐于萍曾经多次向原、被告银行账户转款,用于帮助归还房屋贷款等支出。
一审法院认为:夫妻关系的存续,应以夫妻感情为基础。原、被告因家庭琐事及原告与他人关系暧昧产生矛盾后,关系淡漠进而导致分居。原告两次起诉要求离婚,经判决不准离婚后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现原告再次起诉离婚,被告亦表同意,本院予以照准。婚生子尚在小学读书,在双方分居期间一直随被告在北京生活,原告主张孩子随被告生活,被告亦表同意,故双方离婚后婚生子应继续随被告共同生活为宜。
关于子女抚养费的数额问题。被告主张原告不仅有固定的工资收入,而且在北京从事绘画工作,有额外的绘画收入,应以两份收入的总和为基数支付抚养费以及原告承诺自2009年3月起每月支付孩子生活费6500元,故应以此标准支付孩子抚养费一节,原告当庭对此均不予认可,并提出欠条的形成就是为了能够离婚并安抚被告,况且原告近年来画作较少,以原告的收入并不足以支付这样高的生活费标准,孩子的生活费应由双方共同负担的抗辩意见。依据《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故原告的承诺虽为当时真实的意思表示,但在离婚案件审理中,对其效力不予认定。故对该份欠条中关于抚养费内容的效力不予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育费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规定,子女抚养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20%至30%的比例给付。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本案中,结合被告现无工资收入,孩子一直随同被告在北京学习、生活等实际状况,本院确定由原告负担婚生子的抚养费以原告月收入6000元的40%即每月2400元为宜。被告主张子女抚养费的支付标准,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原告婚内未尽抚养义务,应给付婚生子生活费51.1万元及教育费用4万元。根据本庭已查明的事实,原告自2008年9月起未支付子女抚养费,孩子一直由被告抚养。原告关于子女抚养费数额的承诺,如前所述,对其效力亦不予认定。依照婚姻法的规定,父母对未成年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考虑被告已于2010年3月以兰园街房屋办理抵押贷款32万元,款项用于支付其与孩子的生活、教育等费用,原告当庭对事实亦表认可,故原告应支付自2008年9月至2010年2月期间的子女抚养费,标准按照每月2400元计算,合计43200元(2400元×18个月)。被告此项诉请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对于超出部分,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及分割问题。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科技广场房屋及北京房屋均系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均无异议。案涉兰园街房屋系双方婚后取得,共同支付房款,应属共同夫妻财产。对于原告主张兰园街房屋由单位福利分配获得且房款由其父亲交纳、应系原告个人财产一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案涉正仁街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还是原告个人财产如何认定的问题。被告主张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通过购买的方式取得该房屋所有权,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与其它房产共同予以分割。原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该房屋原系其母马金花的个人财产,原告为了购买案涉的北京房屋并交纳首付款,才通过签订虚假房屋买卖合同的方式,将房屋过户到原告名下并办理银行抵押贷款,合同约定的购房款也并未实际支付,该房屋实为原告母亲对其的赠与,故应认定为原告的个人财产。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明双方婚后通过购买的方式取得该房屋所有权,且在签订借款合同时,被告已作为该房屋的共有权人签字,以该房屋抵押所取得的借款也确实用于双方购买案涉北京房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退一步而言,即使该房屋具有赠与性质,也应视为原告母亲对于原、被告双方的赠与,而非对原告的单方赠与,故案涉正仁街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提出系个人财产的抗辩意见,依据不足,不予支持。综上,原、被告名下的兰园街房屋、科技广场房屋、北京房屋及正仁街房屋均系夫妻共同财产,上述四套房屋的剩余价值合计6154279.23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的原则判决。因此,综合考虑房屋剩余价值及实际居住状况等因素,应将双方北京的房屋判归被告所有,将兰园街房屋、科技广场房屋及正仁街房屋判归原告所有,房屋剩余贷款由双方各自负责偿还。鉴于北京房屋现净值为3684548.37元,兰园街房屋、科技广场房屋及正仁街房屋现净值合计为2469730.9元,原、被告分别分割共同财产的价值相差1214817.40元,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应由被告给付原告共同财产折价款210955.65元。
关于被告主张原告具有过错,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5万元一节,原告自认确曾感情出轨,当时受被告胁迫同意赔偿其精神损失费5万元,现原告在诉讼中对其承诺的效力予以否认,而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在婚内与他人同居。如前所述,依据《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对原告关于精神损失费承诺的效力不予认定。依据婚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因侵权人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原告与他人存在婚外情,确实对双方夫妻感情造成影响,原告的过错行为尚不足以构成严重过错,故被告关于精神损失费的诉请,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对于婚姻存续期间原告取得的住房公积金89219.43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的问题。原告提出其先后提取的公积金已陆续用于支付房租及其他生活费等项开支,故只同意对该账户的余额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对于原告的抗辩意见,被告虽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供证据加以反驳,原告的抗辩理由,并不违背客观实际情况。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属于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原告公积金账户余额7119.45元系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应予共同分割。被告主张对原告公积金89219.43元进行分割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但对其主张中的合理部分,应予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的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及处理问题。其一,关于双方婚内向被告母亲、姐姐借款合计15万元,原告承诺由其个人偿还一节。诉讼中,原告对其书写的向被告母亲借款8万元、向被告姐姐借款1万元的欠条真实性并无异议,但不同意该借款由原告负责偿还。双方认可借款均用于家庭生活支出,故上述借款合计9万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后由双方共同负责偿还。被告现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另外存在着6万元的共同债务,原告亦对此不予认可,故被告主张的15万元的共同债务,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二,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拖欠案涉北京房屋的物业费18671.50元,原告对于欠费事实不予否认,但认为分居后房屋由被告和孩子居住,物业费应由被告负担。经查,案涉北京房屋为夫妻共有财产,拖欠的物业管理费应为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原、被告共同偿还。原告抗辩其不应负担物业费的理由,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其三,关于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为原、被告垫付贷款本息合计228490.37元。根据本院已查明的事实,案外人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原、被告与北京银行之间借款合同的保证人,当原、被告逾期未履行还款义务时,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代为偿还借款本息义务,由此产生的228490.37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后应由双方共同偿还。关于被告主张双方婚后向其姐姐于萍多次借款合计411636.98元应为双方共同债务,依照约定应由原告负责偿还一节,原告当庭提出对借条和银行转款凭证的真实性虽无异议,但借条内容无具体数额、反映的借贷关系不明确,对此不予认可的抗辩意见,现被告未能提供进一步的证据证明上述款项性质,故本院不予一并处理。案涉之借贷关系,债权人可通过另案告诉主张权利。
关于原告主张返还绘画作品及其个人证书等,被告在庭审中表示上述全部物品均未在被告处无法返还,现原告诉请返还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告另外主张分割兰园街房屋贷款一节,亦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被告诉请原告配合办理保险过户手续一节,原告当庭表示同意协助办理,但截至法庭辩论终结前,被告未能提交其主张的保险及办理过户的相关证据,故本庭无法确认其主张是否成立。若双方在办理相关保险过户手续时发生争议,可另案告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育费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准许原告阎某甲与被告于某离婚;二、婚生子阎某乙由双方共同抚养随被告生活,原告自2015年7月起每月负担子女抚养费2400元直至子女独立生活时止;三、原告阎某甲给付被告于某自2008年9月至2010年2月期间的子女抚养费43200元;四、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兰园街54号3-6-3号房屋一套、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正仁街2号3单元2层1号房屋一套、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民政街417号15层5号房屋一套均归原告阎某甲所有,三套房屋的剩余贷款均由原告负责偿还;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阜荣街8号2号公寓望京新城B区6-10#地B区B-6号楼(3号楼)312层D座15B房屋一套归被告于某居住使用,待取得完全所有权后归被告所有,剩余贷款由被告负责偿还;五、被告于某给付原告阎某甲共同财产折价款210955.65元;六、原告阎某甲给付被告于某住房公积金分割款3559.72元;七、原、被告的共同债务合计337161.87元(包括欠被告母亲、姐姐共计9万元、欠北京市朝阳区阜荣街8号2号公寓望京新城B区6-10#地B区B-6号楼(3号楼)312层D座15B房屋的物业管理费18671.50元、欠北京正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垫付借款本息228490.37元)均由被告负责偿还,由原告给付被告共同债务的一半款项即168580.93元。八、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具有给付内容的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270元、公告费600元,合计10870元(原告预付1050元、被告预付982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5435元。
阎某甲上诉的理由及请求是:一审判决抚养费过高,按照月工资的20%支付1200元抚养费比较合理;判决第三项请求直接取消;兰园街房屋、正仁街房屋、北京房屋应全部归上诉人个人所有;原审判决第六、七项事实认定有错误,没有有共同债务,故要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于某二审答辩认为: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关于抚养费,被上诉人于某没有工作,且身体有病,按照北京的生活消费40%是合理合法的;上诉人阎某甲应该支付2008年9月到2010年2月份的抚养费,因为庭审过程中上诉人也认可在此期间并没有给被上诉人于某支付抚养费;三套房子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该按照婚姻法合理分配;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因为在婚姻存续期间上诉人出具了给被上诉人家属的欠条;公积金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该合理分配。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抚养费过高的问题,一审法院根据被上诉人现无工资收入,孩子一直随同被上诉人在北京学习、生活等案件事实,合理确定由上诉人负担婚生子的抚养费为其月收入6000元的40%即每月2400元属合法;上诉人认为其不应给付被上诉人于某自2008年9月至2010年2月期间的子女抚养费43200元,一审法院鉴于上诉人未在此期间支付子女的抚养费的事实,按照月2400元标准判决上诉人支付抚养费亦属合法,本院不予调整。
上诉人认为兰园街房屋、正仁街房屋、北京房屋全部归自己所有,但该三套房屋均为婚后购买,如夫妻双方无特别约定应属夫妻共同财产,上诉人认为兰园街房屋系由自己婚前支付购房款并无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上诉人认为正仁街房屋系其母亲的赠与,因双方订立《房地产买卖契约》,并约定房款以现金一次性付清,上诉人认为系赠与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认为北京房屋系以正仁街房屋的贷款作为首付款购买,如前所述,正仁街房屋不能认定为赠与,即不能认定为上诉人个人财产,故以正仁街房屋的贷款作为首付款购买的北京房屋亦不能认定为上诉人个人财产,一审法院对案涉房屋的处分并无不当。
上诉人对住房公积金的分割有异议,但根据法律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属于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上诉人公积金账户余额7119.45元系夫妻共同财产,一审予以平均分割并无不当。
关于上诉人提出的对于夫妻共同债务有异议的上诉理由,因一审所认定的共同债务中的9万元上诉人本人已在欠条上签字认可并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物业费及他人代偿的房屋贷款亦均属夫妻共同债务范围,本院对上诉人的此项上诉理由亦不予支持。
上诉人在二审庭审中认为一审在共同财产折价款的分配数额上有误,经本院审查,一审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分别分割共同财产的价值相差1214817.40元,一审判决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共同财产折价款210955.65元不当,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本案中被上诉人无工作且需照顾孩子,应在分配夫妻共同财产时予以照顾,本院酌情判定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共同财产折价款差额的35%,即1214817.40×35%=”425”186.09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育费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15)沙审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六、七、八项;
二、变更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15)沙审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被上诉人于某给付上诉人阎某甲共同财产折价款425186.09元;
三、驳回上诉人阎某甲的其他上诉请求。
上述给付款项,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270元、公告费600元,合计10870元(上诉人预付1050元、被上诉人预付9820元),由上诉人、被上诉人各负担543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270元(上诉人已预交),由上诉人阎某甲负担8270元,由被上诉人于某负担2000元(给付时间均为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彬
审 判 员  王虹
代理审判员  王媛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