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艳丽与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等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朝民初字第10449号
原告李艳丽,女,1983年1月1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丹(原告李艳丽之夫),男,1982年9月11日出生,北京易初莲花连锁超市有限公司主管。
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梆子井村十八号珠江绿洲会所。
负责人顾群,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帅,男,1980年3月2日出生,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科技创业园第十九号至二十号地。
法定代表人顾群,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帅,男,1980年3月2日出生,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原告李艳丽与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以下简称竞时分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XX林独任审判,并于诉讼中依李艳丽申请追加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时公司)作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李艳丽之委托代理人李丹、竞时分公司及竞时公司之共同委托代理人冯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艳丽诉称:2002年12月1日正式入职竞时公司,月平均工资6236元。2006年4月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到竞时分公司任运营经理一职。至2013年10月,我已在竞时公司工作11年,竞时公司从未与我签订劳动合同。我于2013年6月23日怀孕,8月2日至10月7日休病假,10月8日被突然无故单方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且未有任何提前通知。事后我找到竞时公司协商要求继续上班,遭到无理拒绝。我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支付我:1、2009年1月1日至2009年11月30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68596元;2、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37192元;3、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10月21日的工资15590元及25%经济补偿金3898元。上述请求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竞时分公司辩称:不同意李艳丽的诉讼请求。我公司与李艳丽未签订劳动合同,视为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于第二项诉讼请求,李艳丽自2013年8月旷工,店经理将其辞退,辞退日期是8月5日,之后8月至10月李艳丽未再到公司上班,因此无需支付此期间工资。根据考勤记录,李艳丽2013年7月满勤,8月没有打卡记录,8月份均没有上班,最后工作至2013年7月31日。
竞时公司辩称:我公司的答辩意见同竞时分公司的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双方均认可李艳丽于2002年12月1日入职竞时公司,2006年4月调入竞时分公司工作。李艳丽主张在职期间与竞时分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但未提交相关证据;竞时分公司及竞时公司主张从未与李艳丽签订过劳动合同。
庭审中,李艳丽称因怀孕于2013年8月1日向店经理孟洪涛提交诊断证明,请休病假,8月7日去上班,觉得不舒服,之后又休息了几天,8月21日再次去上班,还是觉得不舒服,就明确提出请三个月假,十一之后再上班,10月8日去上班,公司说上班行,但得降职降薪,其不同意,要求原岗位继续上班,遭到公司拒绝。为此,李艳丽提交了期间与店经理电话和短信通讯记录及2013年8月8日和10月16日的病历材料。竞时分公司和竞时公司不认可通讯记录的真实性,称不能证明通讯内容,认可病历材料的真实性,并主张李艳丽未向公司提交过诊断证明,也没有向公司说过怀孕一事,也不知道李艳丽怀孕,其公司于2013年8月5日按旷工三日自动离职处理,为此提交了《员工守则—员工须知》、《辞退通知书》、考勤记录予以佐证。其中《辞退通知书》记载“运营部副经理李艳丽,在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4日期间无故旷工,违反公司管理制度,2013年8月5日经公司管理层决定,根据《员工守则—员工须知》中的规定予以辞退。”考勤记录显示李艳丽8月7日有上班考勤记录,8月21日上下班均有考勤记录。竞时分公司称《辞退通知书》张贴在员工考勤处的公示栏内。李艳丽认可《员工守则—员工须知》上本人签字的真实性,主张未收到也未见过《辞退通知书》,认可考勤记录的真实性,称如果知道8月5日被辞退,不会之后又上了两天班。李艳丽主张因为公司提出降职降薪、加大工作量,其被迫于2013年10月22日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提交了《被迫离职申请书》,称“本人李艳丽于2002年11月份入职至今,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从未请过病事假,只因怀孕后身体不适,遭到公司经理的排斥,对于公司这种拖欠工资,不缴社保的行为感到很失望。相较公司对我做出降职、降薪增加工作量的要求更感到很无奈,一个让我为之工作与付出11年的公司,竟然最后如此的对我,让我感到很不满也不解,无奈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竞时分公司和竞时公司不认可《被迫离职申请书》的真实性,称收到的挂号信内无任何材料,并提交了挂号信封一份。李艳丽认可证据的真实性。
李艳丽2014年4月7日生育一女。李丽艳2012年7月至2013年6月份实发工资分别为5382.21元、7371.21元、4966.41元、8133.14元、6419.91元、4646.23元、7478.63元、3229.68元、7262.31元、9929.14元、6508.11元、3512.63元。
2013年10月21日,李艳丽申诉至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支付2011年8月7日至2013年10月21日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倍工资330508元、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37192元、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10月21日拖欠工资15590元及25%补偿金3898元、2011年11月1日至2013年10月31日工会主席补助费4000元及25%补偿金1000元。仲裁庭审中,李艳丽主张2013年10月8日公司店经理口头告知其不让其继续上班,让其自动离职,如继续上班就给其降职降薪增加工作量,店经理未说要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其要求按原岗原待遇,店经理未同意,其于2013年10月22日被迫提出离职。2014年2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京朝劳仲字(2013)第12978号裁决书,裁决驳回李艳丽的仲裁请求。李艳丽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被迫离职申请书》、京朝劳仲字(2013)第12978号裁决书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李艳丽主张在职期间曾签订过劳动合同,竞时分公司及竞时公司不予认可,主张从未签订过劳动合同,李艳丽未就此举证,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双方建立劳动关系,自2008年起未签订劳动合同已满一年,视为双方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故,李艳丽主张支付2009年1月1日至2009年11月30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68596元,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竞时分公司主张李艳丽旷工予以辞退,但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已将《辞退通知书》送达给李艳丽,且从其提交的考勤记录来看,李艳丽在2013年8月5日之后尚有两天出勤。李艳丽主张竞时分公司在2013年10月8日要求其自动离职,或者降职降薪,其不同意,并主张违法解除,但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李艳丽在仲裁时主张竞时分公司并未说要与其解除劳动关系,且在本案庭审中明确双方劳动关系于2013年10月22日被迫解除。因此,本院对于李艳丽主张竞时分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认定双方劳动关系于2013年10月22日解除。从竞时分公司提交的考勤记录来看,李艳丽在2013年8月7日和8月21日出勤,竞时分公司应当支付该两天的工资573元(6236元/21.75*2天)。2013年9月19日(中秋节)、10月1日至3日为带薪法定节假日,故,竞时分公司还应当支付该四天的工资1147元(6236元/21.75*4天)。竞时公司对上述两项工资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李艳丽主张支付其他期间的工资,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已实际工作,提交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已请休病假,因此本院对于该部分请求不予支持。李艳丽主张支付25%经济补偿金3898元,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竞时分公司确实存在未支付李艳丽上述工资的行为,因此应当支付李艳丽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李艳丽主张的月平均工资6236元不高于根据查明的实发工资数额计算出的月平均工资,竞时分公司应当支付经济补偿37416元(6236元*6个月)。竞时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李艳丽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三万七千四百一十六元。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二、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李艳丽二〇一三年八月七日及二十一日、九月十九日、十月一日至三日工资共计一千七百二十元。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三、驳回原告李艳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元,由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绿洲家园分公司和被告北京竞时天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XX林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