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王明与被上诉人龚艳华、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兴民终字第12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龚艳华。
委托代理人周光华,贵州天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住所地贵州省兴义市瑞金南路57号。
负责人张隆基,该支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王明与被上诉人龚艳华、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2014)黔义民初字第23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审理查明,2013年12月17日,王明驾驶贵EP****号小型轿车由兴仁县经晴兴高速公路往兴义市方向行驶,同日9时许,行驶至晴兴高速公路71KM+250M(小地名:义龙新区万屯)处时,与龚艳华驾驶的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后载:陈金学、郑建芬)相撞,造成龚艳华、陈金学、郑建芬受伤以及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2014年1月3日黔西南州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州高速公交认字(2013)第52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王明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龚艳华无事故责任。龚艳华受伤当日即自行往黔西南州中医院对其伤情进行检查,共产生医疗费601.50元。龚艳华因修理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而产生修理费47455元。王明系本案肇事贵EP****号小型轿车的所有人,该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100000元)和不计免赔险,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
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王明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均未向龚艳华履行赔付义务,龚艳华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受伤所产生的医疗费、车辆修理费和路产赔偿费共计48906.50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王明已就贵EP****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且被告王明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原告先行赔偿。被告王明虽对黔西南州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州高速公交认字(2013)第52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提出异议,但并未在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送达后的法定时限内申请复核,也未提供足以推翻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其他证明力较强的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被告王明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故对于交强险赔偿后的不足部分,本院参照前述事故责任认定结论确定由被告王明承担全部民事责任;又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不具备按照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情形,故被告王明应向原告承担的民事责任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100000元的责任限额内向原告替代赔偿;商业三者险赔偿后仍不足的部分,再由被告王明承担。此外,原告主张的医疗费、路产赔偿费,由于被告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受伤所造成的损失范围计算如下:1、医疗费601.50元;2、路产赔偿费850元;3、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修理费47455元。前述1-3项共计48906.50元。由于原告龚艳华与本院审理的(2014)黔义民初字第2233号案件中的原告陈金学同因本次交通事故同车受伤,且两案医疗费损失总额累计已超过10000元的限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之规定,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的医疗费10000元应由被侵权人陈金学和龚艳华按损失比例进行分配,其中陈金学案的医疗费损失额为193724元,龚艳华案的医疗费损失额为601.50元,两案医疗费损失总额为194325.50元,故原告龚艳华分配交强险医疗费限额10000元的占比为0.3%(601.50元÷194325.50元),进而确定龚艳华分配医疗费30元(10000元×0.3%);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共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2030元(医疗费30元+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
交强险赔偿后的不足部分46876.50元(48906.50元-2030元),该款原应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100000元的责任限额内替代被告王明向原告龚艳华赔偿,但由于本院审理的(2014)黔义民初字第2233号案件中的原告陈金学同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了交强险未赔付完毕的经济损失,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承担的100000元也应按照两案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进行分配。陈金学案交强险未赔付完毕的经济损失额为183754元,龚艳华案交强险未赔付完毕的经济损失额为46876.50元,两案交强险未赔付完毕的经济损失总额为230630.50元(183754元+46876.50元),故原告龚艳华分配商业三者险100000元的占比为20%(46876.50元÷230630.50元),进而确定原告龚艳华的具体分配额为20000元(100000元×20%),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共应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22030元(20000元+2030元);被告人保财险兴义支公司赔偿后的不足部分26876.50元(48906.50元-22030元),由被告王明承担。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了如下判决:1、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义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龚艳华因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受伤所产生的医疗费、路产赔偿费和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修理费共计22030元;2、被告王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龚艳华因发生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医疗费、路产赔偿费和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修理费共计26876.50元。案件受理费1308元,减半收取654元,由被告王明承担。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王明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撤销原判,查清事实后重新判决,其主要理由是: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事故是两车“轻微刮擦”而不是“两车相撞”;2、被上诉人在车辆修理前,并未让上诉人知晓修理的项目是哪些,是否与事故损害有关,一审庭审中,保险公司提出了被上诉人存在扩大修理项目的情形;3、依据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判决上诉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证据不充分。
被上诉人龚艳华二审答辩称,1、答辩人有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受损害的事实;2、答辩人的损害完全是由上诉人的过错行为造成的;3、答辩人在一审中向上诉人主张的医疗费、受损车辆修理费以及路产损失代赔费都提供了充分的证据,且符合法定证据“三要素”。故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无误,请求二审依法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分歧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1、上诉人王明是否应当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2、被上诉人是否存在扩大修理项目的情形。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法工办复字(2005)1号》之规定,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在民事诉讼中,作为一种证据使用,本案的州高速公交认字(2013)第52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根据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车辆技术鉴定、询问笔录、证人证言等,认定:“王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中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是造成此次事故的全部原因;龚艳华驾驶机动车载客超过核定人数,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此违反过错行为与此次交通事故无直接因果关系,……,王明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龚艳华此次事故无责任”。王明对此虽不予认可,但其并未提供足以推翻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其他证明力较强的证据,原审采信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作出责任划分并无不当,王明应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上诉人王明的此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被上诉人龚艳华因交通事故对于其名下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进行了修理,并已实际支出了相关修理费用。虽然作为车主的被上诉人在事故发生后并未与上诉人或者保险公司就修理项目、方式和费用达成一致就自行修车,导致修车费用高于定损,但上诉人并未提出相关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所支出费用存在不合理或扩大损失的内容,同时经原审法院释明,上诉人亦自行放弃了对于被上诉人贵B7****号中型仓栅式货车受损部分及修车费用是否合理的鉴定评估。故上诉人的此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08元,由上诉人王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程浩玲
代理审判员  王秋萍
代理审判员  张基柱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陈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