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3797王兰果与祝新兵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7民终37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祝新兵。
委托诉讼代理人:纪存军,连云港市赣榆区石桥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兰果。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康,江苏瑞里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祝新兵因与被上诉人王兰果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2016)苏0707民初25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祝新兵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王兰果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王兰果等人受雇于房根龙从事劳务,平时上下班均是房根龙车接车送,故上下班途中车辆接送是房根龙的义务。事发当日,因筛石英石的筛子被当地村委会拿走,房根龙去讨要筛子,无法开车送王兰果等人回家,便指示上诉人将王兰果等人顺路捎回家。上诉人拉石英石的车子不便拉客,便予以拒绝,但王兰果等人爬上了车。途中上诉人因躲避车辆以免受到更大的伤害,采取紧急避险行为,王兰果受伤后不但不感激,反而和房根龙串通将上诉人告上法庭。因此,上诉人没有过错,无需担责,本案应当适用雇佣关系,追加房根龙为被告。
被上诉人王兰果辩称,事发当日,上诉人酒后未经雇主房根龙的同意,私自强行带其回家,途中发生单方事故,导致其受伤,不属于雇佣活动范围,而且本案不存在紧急避免的情形,故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兰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祝新兵赔偿其伤残赔偿金、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52993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王兰果受雇于案外人房根龙在连云港市赣榆区厉庄镇陡岭村开采石英石,平时上下班均是房根龙雇车接送,祝新兵驾驶自己的无牌小型自卸车为房根龙运输石英石。2015年12月12日,因其他原因房根龙不在开采工地,当天也未能进行开采工作。下午14时40分左右,祝新兵欲驾驶自卸车回家,并将王兰果及其他开采石英石的工人等八人顺路搭载回家,王兰果等八人均坐在祝新兵的车斗里,祝新兵未向王兰果等人索取乘车费等相关报酬。下午15时许,祝新兵驾驶车辆行驶至金山镇东岭村十字路头东20米处路南处,发生单方责任的翻车事故,造成本案当事人及其他乘车人均不同程度受伤,其中王兰果伤情最为严重。事故发生后,本案当事人及其他乘车人均未报警,王兰果被其他工人立即送往金山中心卫生院、厉庄中心卫生院并进行放射性检查,两次检查花费医疗费用共计875元,并于受伤当日前往赣榆瑞慈医院进行治疗,且办理了住院手续,赣榆瑞慈医院诊断显示王兰果右侧多发肋骨骨折伴积液、双侧创伤性湿肺。王兰果住院9天,于2015年12月21日出院,在瑞慈医院住院期间共花费医疗费5112元,经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报销1487.48元,原告实际支出3625元。出院后,王兰果又分别于2016年2月16日、2016年2月22日至赣榆瑞慈医院复诊过两次,两次共计花费医疗费用1136元。王兰果伤情后经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十级伤残,并评定损伤形成误工期100日,营养期、护理期各50日,王兰果为此花费鉴定费用2100元。诉讼中,祝新兵对王兰果的鉴定结论存有异议,认为王兰果于本次受伤之前曾受伤并导致骨折,王兰果的骨折可能为陈旧性骨折,但经一审法院释明,祝新兵未要求进行重新鉴定。
另查明,王兰果的户口性质为农村户口,2015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257元,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2883元。
再查明,一审诉讼中,祝新兵提出书面申请,主张因房根龙系双方的雇主,祝新兵拉送王兰果等人回家的行为系职务行为,王兰果的损失应由雇主房根龙承担,并申请追加房根龙为本案被告。一审法院认为,通过法庭调查,祝新兵并无证据证明其与房根龙之间存在雇佣关系,即便确实存在雇佣关系,因王兰果的受伤系发生在下班途中,并非在从事雇佣活动期间,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不应当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故对于祝新兵追加房根龙为被告的申请,一审法院依法不予准允,并口头裁定,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祝新兵作为货运车辆驾驶员,明知其驾驶的自卸车系货运车辆,不能用作客运使用,仍然用车斗搭载王兰果,并在行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王兰果的受伤,祝新兵应对王兰果因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王兰果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明知祝新兵的车辆系货运车辆,仍然草率搭乘,对于自身的受伤,也应承担部分责任。祝新兵辩称其拉送王兰果等人回家的行为系职务行为,王兰果的损失应由雇主房根龙承担。一审法院认为,通过法庭调查,祝新兵并无证据证明其与房根龙之间存在雇佣关系,且不论祝新兵与房根龙系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因王兰果的受伤系发生在下班途中,并非在从事开采、运送石英石活动期间,房根龙不应对王兰果的受伤承担责任,故该院对祝新兵的辩解意见依法不予采信。综合本案案情,一审法院酌情认定王兰果对自身受伤承担30%的责任,祝新兵承担70%的责任为宜。王兰果因伤造成的各项损失包括:其因伤害所实际支出的医疗费为5636元(875元+3625元+1136元);其住院9日,故其伙食补助费用应为180元(9天×20元);按照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评定,其因损伤形成休息期100日,营养期50日,护理期为50日,故其误工费为4458.9元(100天×16257÷365)、营养费为882.4元(50天×12883÷365÷2)、护理费为2229元(50天×16257÷365);鉴定费2100元;其因伤构成十级伤残,其残疾赔偿金为32514元(16257×20年×1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综上,王兰果因本次伤害所产生的各项实际损失为53000.3元,祝新兵按承担的比例应赔偿王兰果损失为37100.2元。综上,对王兰果的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一审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一审法院遂判决:一、祝新兵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兰果各项损失37100.2元;二、驳回王兰果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本案中,上诉人祝新兵从事的工作是驾驶货运车辆运送石英石,并非搭载王兰果回家,其主张事发当日受雇主房根龙的指示搭载王兰果回家没有证据证实,而且其所在村委会以及王兰果均证明上诉人未经房根龙的同意而私自开车载王兰果回家。再者,王兰果开采石英石途中均由房根龙雇车接送,上诉人驾驶的自卸车也不能作为客运使用,故上诉人拉送王兰果回家并非履行职务,与履行职务之间也没有内在联系。此外,事故发生后,上诉人与王兰果均未报警,也未保护事故现场,故上诉人翻车是否系紧急避免而造成的无证据证实。综上,祝新兵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430元(祝新兵已预交),由上诉人祝新兵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应庆国
代理审判员  刘井鑫
代理审判员  陈其庆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方洁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