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胡靖与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等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0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朝民初字第36192号
原告胡靖,女,1980年7月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唐士军,河北昌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阳,湖北长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10号楼16层1903。
法定代表人王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红,女,1968年11月7日出生,汉族,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人事总监,住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北里13楼3门201号。
委托代理人刘工,北京市华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鸿普文广告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燕房工业园区26号。
法定代表人符海南,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工,北京市华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胡靖与被告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可维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追加北京鸿普文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普文公司)为本案被告。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胡靖之委托代理人唐士军、李阳,智可维公司之委托代理人李红、刘工,鸿普文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刘工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胡靖诉称:我于2013年11月23日入职智可维公司,担任高级客户经理。双方签订有劳动合同,试用期月薪9200元。在职期间,智可维公司未依法为我缴纳社会保险,未按时足额支付我劳动报酬。2014年5月14日,智可维公司以我在试用期经考核不胜任本职工作,不符合工作岗位要求为由,单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现诉请法院判决:1、智可维公司支付2013年12月23日至2014年5月14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51600元;2、智可维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17200元;3、智可维公司支付2014年4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工资828.6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208元;4、智可维公司为我办理保险转移手续。
智可维公司辩称:同意仲裁裁决,不同意胡靖的诉讼请求。胡靖和我公司没有关系,并且没有看到胡靖的业务体现。胡靖在试用期不过关,在试用期解除了劳动关系,不存在违法解除。工作期间的工资足额支付。为胡靖缴纳了5月份的社保之后才办理的转出。
鸿普文公司辩称:我公司和胡靖签订了劳动合同,没有拖欠工资,也缴纳了社保。胡靖在试用期内不符合录入条件,依法解除了劳动关系。
经审理查明:胡靖主张其于2013年11月23日入职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担任高级客户经理,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智可维公司不认可与胡靖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鸿普文公司主张胡靖于2013年11月23日入职鸿普文公司,担任高级客户经理,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鸿普文公司据此提交了期限为2013年11月20日至2016年11月19日的劳动合同,约定:”试用期为6个月,自2013年11月20日起至2014年5月19日止。胡靖的月工资税前人民币壹万壹千伍佰元整(11500),其中试用期的月工资为税前人民币玖仟贰佰元整(9200)”。胡靖对劳动合同的真实性予以认可。胡靖提交了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网页打印件,以证明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为关联公司。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对此予以认可,主张鸿普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智可维的法定代表人为夫妻关系,两个公司的办公地点均在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10号楼19层1903。
关于劳动关系解除,胡靖主张2014年4月份因其怀孕向智可维公司请假,智可维公司以其不胜任工作为由向其送达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鸿普文公司主张因胡靖试用期不符合录用条件,2014年5月14日,鸿普文公司向胡靖送达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内容为:”员工胡靖(身份证:×××)在销售岗位试用期间,经考核不胜任本职工作,不符合其任职工作岗位的要求,公司决定于2014年5月14日解除与你的劳动合同,请你接到本通知后至公司人事行政部门办理离职手续。”胡靖认签收该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但主张智可维公司和鸿普文公司均向其送达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还提交了确认函,内容为:”本人已收到《鸿普文公司员工手册(2013版)》(以下简称员工手册),并知悉该管理规章制度的各项内容。本人同意严格遵守《员工手册》,并同意该管理制度是劳动合同的有效组成部分,与劳动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确认人胡靖。”胡靖认可确认函为其本人签字。胡靖还提交了海淀区妇幼保健院门诊票据及门诊病历,显示:胡靖第一次就诊时间为2014年4月1日,首次登记日期为2014年4月1日,孕周13周,预产期2014年10月8日。智可维公司对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主张2014年4月1日至4月30日工资是根据考勤发放的,有医院证明的都发了工资,没有医院证明的都按照事假计算了。鸿普文公司主张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关于工资差额,胡靖主张工作期间2014年4月1日至4月30日拖欠了828.6元,其他月份工资均已足额发放。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均主张胡靖工作期间的工资已足额按照考勤情况发放,2014年4月1日至4月30日因胡靖存在1.5天病假和5天事假,故扣除了相应的工资。鸿普文公司和智可维公司据此提交了工资表,显示考勤:工资9200、三险236.98、病/事假2305.29、扣病假1.5天30%、5天100%、应发工资6657.73元、个税210.77元、实发6446.96元。胡靖对工资表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关于社会保险,胡靖提交了北京市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显示2013年12月鸿普文公司为胡靖缴纳1个月社会保险;2014年1月智可维公司为胡靖缴纳了3个月的社会保险。鸿普文公司及智可维公司对北京市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
胡靖就本案诉求以智可维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朝阳仲裁委)申请仲裁。2014年8月7日,朝阳仲裁委作出京朝劳仲字(2014)第07586号裁决书,裁决驳回胡靖的仲裁请求。胡靖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劳动合同、银行明细、工资表、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京朝劳仲字(2014)第07586号裁决书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夫妻关系,且办公地点一致,加之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均认可两公司为关联公司,故本院认定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系关联企业,对胡靖形成混合用工。胡靖亦当庭表示要求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对其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故本院认定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应对胡靖的请求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胡靖与鸿普文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故对胡靖关于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均主张胡靖系因在试用期不符合录用条件而将其辞退,对此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胡靖不符合录用条件,加之胡靖当时正处于孕期,故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应支付胡靖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9200元(9200元×0.5×2倍)。
关于工资差额,胡靖主张其2014年4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存在扣款828.6元。智可维公司与鸿普文公司均主张胡靖因2014年4月1日至4月30日存在1.5天病假及5天事假,工资存在扣除。胡靖对工资扣除及病事假情况均表示说不清,本院对胡靖关于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胡靖要求支付工资的25%经济补偿金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社会保险转移手续,智可维公司和鸿普文公司同意为胡靖办理转移手续,本院不持异议。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胡靖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九千二百元;
二、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为原告胡靖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
三、被告北京鸿普文广告有限公司对上述一、二项内容承担连带责任;
四、驳回原告胡靖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北京智可维广告有限公司、被告北京鸿普文广告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书,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晓娥
人民陪审员  闫月琴
人民陪审员  白 薇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李剑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