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马刚与泗县人民政府行政登记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5-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宿中行终字第00031号
上诉人(一审第三人):马殿英,女,1938年10月1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泗县。
委托代理人:黄玉松,工人。系马殿英之子。
委托代理人:���欣,安徽玉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马刚,男,1966年6月16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泗县。
委托代理人:郑良付,安徽郑良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泗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王法立,该县县长。
上诉人马殿英因被上诉人马刚诉一审被告泗县人民政府土地承包经营权行政登记一案,不服安徽省泗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28日作出的(2015)泗行初字第0000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3月2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潘庆飞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戴宝琴、代理审判员程旭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23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马殿英的委托代理人黄玉松、熊欣,被上诉人马刚及其委托代理人郑良付到庭参加诉讼,一审被告泗县人民政府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已审理终结。
2005年3月15日,泗县人民政府为马殿英���发了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将位于泗县屏山镇大寨路边耕地3.94亩、大洼地1.3亩,共计5.24亩的土地登记为马殿英承包经营。
马刚一审起诉称:1995年10月,泗县进行农村集体土地二轮承包,马刚及妻子陈荣、女儿马莹莹、儿子马帅一家四口作为泗县屏山镇屏山村村民参加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按村组人均承包集体土地面积的规定,马刚户以马刚、陈荣为承包方代表一户四人承包了村集体碱滩地2.69亩、机动地2.7亩,共5.39亩集体土地,并办理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马刚承包土地以后,其姑父即马殿英之夫黄金龙为考虑耕种方便,要求借种马刚位于屏山轧花厂东面承包的2.7亩承包地。马刚因女儿、儿子尚小,家里忙不过来,黄金龙又是亲属,答应了其要求。后,马殿英隐瞒实情登记领取承包经营权证。泗县人民政府在未查明事实的情况下为马殿英颁发集体土地承包��营权证,将马刚承包的2.7亩土地重复登记给马殿英,侵犯了马刚的合法权益。在民事诉讼中马刚方知马殿英持有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经屏山村书记刘运胜核实,马殿英所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登记的土地内容系马殿英之子黄玉松私自篡改,有村民委员会出具证明证实。请求依法撤销泗县人民政府于2005年3月15日为马殿英颁发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泗县人民政府一审答辩称:一、泗县人民政府为马殿英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1995年泗县进行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泗县屏山镇屏山村村民委员会作为发包方依法将集体土地5.24亩发包给马殿英一户4人耕种。2005年3月15日,县政府根据屏山镇屏山村民委员会发包给马殿英的实际地块和面积,以及马殿英的申请,依法为其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颁证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程序正当合法。二、马刚与争议的承包地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诉讼主体不适格。马刚不是发包方,也没有证据证明对该宗土地享有所有权,所以无权要求撤销泗县人民政府颁发给马殿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请求依法驳回马刚的诉讼请求。
马殿英一审陈述称:一、马刚与争议的承包地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诉讼主体不适格。二、土地是屏山镇屏山村村民委员会承包给马殿英家耕种的,泗县人民政府颁证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法应当维持。
一审法院查明:马殿英系马刚姑母。1995年10月,泗县进行农村集体土地二轮承包,马刚及其妻陈荣、女儿马莹莹、儿子马帅一家四口作为泗县屏山镇屏山村村民参加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按村组人均承包集体土地面积的规定,马刚户以马刚、陈荣为承包方代表,承包村集体土地碱滩地2.69亩、机动地2.7亩,共5.39亩集体土地经营,并办理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马殿英一户四人作为泗县屏山镇屏山村村民参加集体土地承包经营,于2005年3月15日领取了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将位于泗县屏山镇大寨路边耕地3.94亩、大洼地1.3亩,共计5.24亩的土地登记在马殿英承包经营权证内。马刚在与马殿英的民事纠纷中获知马殿英持有的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包含其承包的2.7亩的土地,遂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马殿英持有的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泗县人民政府2005年作出颁证行为,在诉讼中没有提举颁证行为发生时的证据和依据,颁证行为没有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发包方应当与承包方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生效后,国家依法确认承包方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法律凭证。泗县人民政府在缺少承包方马殿英同发包方屏山村民委员会书面承包合同的情况下,为马殿英颁发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颁证行为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程序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1、3目之规定,判决撤销被告泗县人民政府2005年3月15日为第三人马殿英颁发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泗县人民政府负担。马殿英不服,提起上诉。
马殿英上诉称:一、马刚与争议的承包地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一)马刚在一审时提供的原始分地账册记载马殿英之夫黄金龙户拥有轧花厂地3.94亩,账册中没有马刚之父马甸臣户在轧花厂土地范围的分地记录。(二)马殿英从未借种过马刚的土地。(三)马刚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出现多种字体且涂改痕迹明显,证上载明的土地承包合同编号与被诉的马殿英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土地承包合同编号相同,证书上对所承包土地表述为“机动地”也不符合已经分配土地的特征,因此不具有法律效力。(四)马刚和马殿英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虽然从记载的土地四至看有交叉,但实际并不存在重合。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中,马殿英和马刚均对马刚提交的原始分地账册不持异议,应当作为认定案件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该分地账册系复印件且有涂改,不具有法律效力属认定事实错误。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马刚的起诉。
马刚答辩称:一、马刚与争议的承包���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一)2013年7月1日,马刚和黄金龙签订的协议证明涉案土地包含马刚户的土地,马殿英借种过马刚的土地。(二)马刚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系行政机关颁发,具有法律效力,且该承包经营权证登记的土地与马殿英承包经营权证登记的土地存在重合。(三)村委会已经证明马殿英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系其子黄玉松篡改伪造,所填地亩数、四邻等内容未经村委会认可。(四)2014年8月11日黄金龙、马殿英的声明书上所附的马殿英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四至均为空白,说明被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四至是后补的,存在伪造情况。二、一审法院证据认证合法,认定事实清楚。一审中,马殿英和马刚分别提交的分地账册均为复印件,且内容不一致,马殿英提供的分地账册与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的���载不一致。一审法院认定该分地账册系复印件、有涂改,且不具有法律效力正确。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泗县人民政府经合法传唤未出庭,亦未发表陈述意见。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查明案件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在行政诉讼中,被告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交答辩状,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当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本案中,泗县人民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供2005年3月15日为马殿英颁发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时的证据、依据,应当认定该颁证行为没有证据、依据。马刚持有泗县人民政府为其颁发的��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且该证与和本案中马殿英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记载的土地四至有交叉重合部分,因此,马刚与被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行政登记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故马殿英认为马刚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马刚一审中提交的分地账册因系无法与原件比对的复印件且有涂改,一审法院不予认定并无不当,故马殿英认为该证据应予采信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马殿英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马殿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庆飞
代理审判员  戴宝琴

代理审判��程旭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庄明义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六条在行政诉讼中,被告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
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交答辩状,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当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