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永红与张学燕、宋继光等民间借贷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苏07民申24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张学燕,女,1970年1月21日出生,汉族,住连云港市赣榆区。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宋继光,男,1972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连云港市赣榆区。
以上两名再审申请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庆阳,江苏四季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张永红,男,1964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居民,住连云港市赣榆区。
原审被告张绪乾,男,1960年1月24日出生,汉族,住连云港市赣榆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雨,江苏华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张学燕、宋继光因与被申请人张永红、原审被告张绪乾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2015)赣民初字第05132号民事判决及本院(2016)苏07民终421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学燕、宋继光申请再审称: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二审审理中将开庭传票送达给一审代理人,张学燕曾于2016年12月底向本院递交延期开庭申请书,二审没有告知即按撤诉处理明显违法,二审法院称多次主动与张学燕联系无任何依据;一审判决认定张学燕借款不属实,虽然张学燕出具借条给被申请人张永红,但张永红并没有将款项交付给张学燕,而是交给了赣榆县恒源房地产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源房地产咨询公司),张学燕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行为应当是履行公司的职务行为,应当由恒源房地产咨询公司承担还款责任;一审法院漏列主体,应当追加恒源房地产咨询公司为被告;本案借款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宋继光对借款并不知情,张学燕并没有将该款项用于家庭生活,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判,再审此案。
被申请人张永红提交意见称,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一审法院并没有漏列主体,涉案借款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请求驳回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再审申请人张学燕向被申请人张永红借款600000元,并出具借条一张交原告持有,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双方借贷关系成立。张学燕称自己系职务行为,且公司会计已支付给张永红借款本息616980元,经查,张学燕以其个人名义向张永红出具的借条,而不是以恒源房地产咨询公司的名义出具,公司会计是否支付给张永红借款本息并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故张学燕称系职务行为的辩解无证据证实,不能成立;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中,宋继光称其对借款并不知情,张学燕的上述借款也没有用于家庭生活,自己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但其作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一方应当承担举证责任,现并无证据证明,也无证据证明张永红与张学燕明确约定上述借款为张学燕的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除外情形,宋继光的该理由不能成立;关于本案二审审理程序问题,经查,宋继光收到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虽张学燕曾在开庭前向本院寄发延期开庭申请书,但并无证据证明其有法定延期理由,也无证据证明其得到本院准许,本院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并无不当。张学燕、宋继光再审申请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学燕、宋继光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苏 宇
审判员 杜兴淼
审判员 刘 浦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记员 陈梦迪
法律条文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不成立,或者当事人申请再审超过法定申请再审期限、超出法定再审事由范围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