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与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吴锋华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605民初3224号
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罗村北湖一路圣地广场A1区八层0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6050567627098。
法定代表人:张锦先。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浩华,广东天爵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惠仪,女,1982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原告员工。
被告: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漪兴路1号405,组织机构代码:L1628522-6。
经营者:吴锋华。
被告:吴锋华,男,1978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
两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新华,男,1974年3月1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员工,被告吴锋华哥哥。
被告:吴新华,男,1974年3月18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
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以下简称锋华装饰部)、吴锋华、吴新华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宋国俊独任审判,于2017年5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浩华、谭惠仪到庭,被告锋华装饰部、吴锋华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新华、被告吴新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锋华装饰部支付货款855242元予原告;2、被告锋华装饰部以855242元为本金按日利率万分之六的标准自2016年1月24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计付违约金予原告;3、被告锋华装饰部支付税金40966元予原告;4、被告吴锋华、吴新华对上述第1项至第3项承担共同清偿责任;5、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是生产、销售铝板的供货商。2015年,被告吴新华通过朋友介绍到原告处购买铝板。2015年8月31日,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签订《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约定:工程名称为长沙地铁站、铝板单价、结算方式、交货地点、违约责任等。同日,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签订《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约定:工程名称为郑州医学院地铁站、铝板单价、结算方式、交货地点、违约责任等。2015年10月26日,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签订《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约定:工程名称为长沙磁悬浮车站、铝板单价、结算方式、交货地点、违约责任等。原告均按照上述3份合同履行完毕,但被告锋华装饰部仅支付了部分货款予原告。2015年12月17日,被告吴新华确认拖欠原告货款合计766574元(204748元+561826元,含税金5411元)。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日,原告继续向被告锋华装饰部送货102160元,后三被告支付了8081元予原告,现三被告尚欠原告货款855242元(766574元-5411元+102160元-8081元)。2017年3月10日,原告诉至法院。
三被告辩称:1、被告锋华装饰部不同意支付货款855242元及以855242元为本金按日利率万分之六的标准自2016年1月24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计付违约金予原告;2、被告锋华装饰部不同意支付税金40966元予原告;3、涉诉债务属于被告锋华装饰部的债务,与被告吴新华、吴锋华个人无关;4、《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对账单》上“吴新华”的笔迹是被告吴新华本人书写的,被告吴新华于2015年12月17日到佛山出差,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锦先宴请被告吴新华吃饭,被告吴新华酒后在没有核对该证据金额的情况下在该对账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被告吴新华对该对账单中被告方的付款金额无异议,但对工程造价有异议,原告一直无法提供该对账单中对应工程造价的图纸和送货单予被告方;5、原告提供给被告方的发货清单上收货人的签名为原告自行复制添加上去的,存在伪造嫌疑;6、原告在2015年12月17日后仍向被告方供货,故双方于2015年12月17日签订的对账单不能作为最终结算的依据。
诉讼中,原告举证如下:
1、原告《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用以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被告锋华装饰部《工商公示信息》、《组织机构代码证》打印件各1份、被告吴锋华、吴新华人口信息打印件1份,用以证明三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3、《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签订时间:2015年8月31日)原件2份;
4、《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签订时间:2015年10月26日)原件1份;
证据3、4,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分别于2015年8月31日、2015年10月26日签订《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约定了货物的单价、货款的支付方式、税金的承担、违约金的标准等内容。
5、《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对账单》原件1份,截至2015年12月17日止,三被告确认尚欠原告货款766574元。
6、《发货清单》原件20页;
7、德邦快递单原件1份;
证据6、7,用以证明原告与三被告于2015年12月17日对账后仍向三被告送货88668元,三被告至今尚未支付88668元货款予原告。
8、《广东增值税普通发票》原件24份,用以证明原告已按三被告的要求开具了金额为2708166.94元。
9、《发货清单》原件26页,用以证明原告在2015年11月7日至2015年12月12日期间向被告锋华装饰部送货情况,该证据中收货人的签名与原告证据6中“20151219送货清单”收货人的签名一致,被告已对在原告证据5中已对“20151219送货清单”收货人的签名予以确认。
经质证,三被告对原告出示的证据1-4、8均无异议;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证据5上“吴新华”的笔迹是被告吴新华本人书写的,被告吴新华于2015年12月17日到佛山出差,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锦先宴请被告吴新华吃饭,被告吴新华酒后在没有核对该证据金额的情况下在证据5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被告吴新华对原告证据5中被告方的付款金额无异议,但对工程造价有异议,原告一直无法提供证据5中对应工程造价的证明文件予被告方;证据6有异议,该证据中有部分发货清单没有收货人签名,不能证明被告方已收到该货物,有部分发货清单虽然有签名,但并非合同约定收货人的签名;证据7有异议,该证据未能反映收货人的签收情况;证据9真实性不清楚,该证据上的收货人均不是双方约定的指定收货人,原告未按合同月底及时供货,该送货单不齐全。
诉讼中,三被告举证如下:
1、被告锋华装饰部《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被告吴锋华、吴新华《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用以证明三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QQ聊天记录打印件1份,用以证明被告锋华装饰部一直与原告的财务沟通,要求其提供相关的图纸予被告锋华装饰部,但原告一直拒绝提供予被告锋华装饰部,即使后来原告提供予被告锋华装饰部的图纸和发货清单均为模糊不清,不完整,被告锋华装饰部无法核算准确的面积和金额。
3、《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11912)复印件1份;
4、《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6)复印件1份;
5、《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7)复印件1份;
证据3-5,用以证明原告提交证据6中3份《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11912、发货单号:2015121806、发货单号:2015121807)收货人处均是没有签名确认的,但原告之前提供给被告方的《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11912、发货单号:2015121806、发货单号:2015121807)复印件均有收货人签名的,且收货人的笔迹完全一样,被告方认为该签名为原告自行复制添加上去的。
6、《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2)复印件1份;
7、《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903)复印件1份;
8、《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4)复印件1份;
证据6-8,用以证明原告提交证据6中3份《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2、发货单号:2015121903、发货单号:2015121804)收货人处均是没有签名确认的,但原告之前提供给被告方的《发货清单》(发货单号:2015121802、发货单号:2015121903、发货单号:2015121804)复印件均有收货人签名的,且收货人的笔迹完全一样,被告方认为该签名为原告自行复制添加上去的;证据6与证据7除了“发货单号”不一致外,“序号”、“铝板编号”、“数量”、“图号”、“规格”、“单件面积”、“合计面积”、“颜色”、“版型”均完全一致,原告生产的定制铝板均是根据客户下单随机生产的,不可能两张发货单完全一致,该2份发货单存在伪造嫌疑。
9、《发货清单》复印件13份,用以证明该发货清单上收货人的签名非合同约定收货人的签名,且原告提供的图纸与送货清单不符,送货清单的面积均大于原告提供图纸的面积。
10、《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合同编号:2015092801)原件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了《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约定:合同签订后被告锋华装饰部先预付定金10万,货到工地累计货款达到80万结算一次(80万为一个结点),定金在最后一批货款中扣除,如到结点7个工作日内不付款,原告有权停货,由此造成原告迟延交货不视为原告违约等内容,即使按照原告证据5确认的金额766574元,被告锋华装饰部的付款条件尚未成就,不存在违约。
11、《抵账协议》扫描件1份,用以证明因原告对送货单造假,导致被告锋华装饰部被迫以73万元的价格承接了客户实际价值仅为40万元的二手车用以抵扣客户拖欠被告锋华装饰部的73万元货款,被告锋华装饰部损失33万元。
12、《铝板结算单》扫描件1份,用以证明原告的对账单金额比被告锋华装饰部与客户结算金额高了14万元。
13、QQ聊天记录打印件3份;
14、QQ邮箱邮件打印件1份;
15、QQ邮箱邮件下载附件打印件1份;
证据13-15,用以证明原告承认送货单签名造假,三被告多次要求原告提供完整图纸和送货单,原告一直拒绝提供予三被告。
16、《发货清单》复印件70页,用以证明原告提供给被告锋华装饰部的发货清单上收货人的签名为原告自行复制添加上去的,存在伪造嫌疑;合同约定在下单后7日内将货送到,但部分发货清单显示,下订单至送货的期间将近1个月,最长的达到2个月;部分发货清单显示,原告没有按照客户要求按序生产发货,多次导致客户停工等货、损耗加大、工期拖延。
经质证,原告对三被告出示的证据1无异议;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的形成时间是2016年8月4日,原告与三被告已于2015年12月17日对账完毕,但三被告在对账后一直拒绝支付货款予原告,在原告多次催促三被告支付货款时,三被告仍以要求重新提供图纸、提供发货单等各种理由拒绝支付货款;证据3-9均有异议,没有原件核对,该证据面积处有多处修改,但没有备注修改人员姓名,也没有经原告确认,即使被告方认为原告提供的发货清单没有合同约定的指定人员签名确认,但从该证据的证明内容可反映,被告方已签收了该部分的货物,也在该发货单上的面积处进行了修改;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该合同并非实际履行,原告将该合同寄给被告锋华装饰部后,双方就合同供应的货物、单价另行约定,但被告锋华装饰部并未将该合同回寄原告,后来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签订了原告证据4,双方按照原告证据4履行;证据11有异议,该证据无法反映因原告原因导致被告的损失;证据12有异议,该证据显示的签订日期为2017年1月21日,而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最后一次交易为2016年1月12日,该结算单没有可比性,原告不认识甲方签名为何人,该证据不能证明所涉项目的材料由原告提供;证据13真实性无异议,原告与被告锋华装饰部最后一次交易为2016年1月12日,但被告锋华装饰部一直拒绝支付货款,经原告多次催收后,又以要求原告提供图纸为由拒绝付款,且在合同履行期间,被告锋华装饰部从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故原告迟延交货的责任由被告锋华装饰部承担;证据14、15有异议,原告与三被告有多次邮件往来,该证据并不能反映原告造假,该证据能显示被告锋华装饰部在该期间内已收取了原告的货物;证据16有异议,该证据没有原件,发货清单以原告提供的为准,该证据也能证明被告锋华装饰部从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故原告迟延交货的责任由被告锋华装饰部承担。
经审查,对于原告出示的证据1-4、8,三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5,三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真实性;证据6、7、9,有原件,本院将结合本案案情作综合认定。
对于三被告出示的证据1,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2、10、13,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真实性;证据3-9、16,无原件,且原告不予确认,本院不予审查;证据11、12,无原件,且该证据是被告与案外人的法律关系,本院不予审查;证据14、15,为QQ邮箱邮件和下载附件的打印件,本院将结合本案案情作综合认定。
综合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采信的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2015年8月31日,原告(供方)与被告锋华装饰部(需方,签约代理人为被告吴新华)签订了《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以下简称合同一),约定:需方向供方购买铝单板;工程名称:郑州医学院地铁站;单价含税,如发票金额高出合同价,按超额部分加收5.5%;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先预付定金20%,定金在最后一批货款中扣除,货到工地7日内付至该批货款的80%,收到进度款后方可交下一批货;需方指定收货负责人:温大海;违约责任:如供方不能按合同要求交货,则视为违约,逾期每天按当批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需方;如需方不能按合同条款支付货款,则视需方违约,逾期每天按应付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供方,供货期顺延等内容。
同日,原告(供方)与被告锋华装饰部(需方,签约代理人为被告吴新华)签订了《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以下简称合同二),约定:需方向供方购买铝单板;工程名称:长沙地铁站;单价含税,如发票金额高出合同价,按超额部分加收5.5%;付款方式:此次为样板间用料,货到现场安装后,如需方认可则在7个工作日内付清款项,如由于质量不合格,需方不认可,则需方可拒付款项;需方指定收货负责人:何海柱;违约责任:如供方不能按合同要求交货,则视为违约,逾期每天按当批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需方;如需方不能按合同条款支付货款,则视需方违约,逾期每天按应付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供方,供货期顺延等内容。
同年9月28日,原告(供方)与被告锋华装饰部(需方,签约代理人为被告吴新华)签订了《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以下简称合同三),约定:需方向供方购买铝单板;工程名称:长沙磁悬浮车站(正式订单,非样板批);单价含税,如发票金额高出合同价,按超额部分加收5.5%;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先预付定金10万元,货到工地累计货款达到80万元结算一次(80万元为一个结点),定金在最后一批货款中扣除;如在7个工作日内不付款,供方有权停货,由此造成供方迟延交货不视为供方违约;需方指定收货负责人:何海柱;违约责任:如供方不能按合同要求交货,则视为违约,逾期每天按当批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需方;如需方不能按合同条款支付货款,则视需方违约,逾期每天按应付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供方,供货期顺延等内容。
同年10月26日,原告(供方)与被告锋华装饰部(需方,签约代理人为被告吴新华)签订了《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铝单板销售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四),约定:需方向供方购买铝单板;工程名称:长沙磁悬浮车站(正式订单,非样板批),中铁十六局·南站,中铁城建·机场站、榔梨站;单价含税,如发票金额高出合同价,按超额部分加收5.5%;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先预付定金中铁城建·机场站、榔梨站10万元,中铁十六局·南站20万元,两工程货到工地7日内付清该批货款,定金在最后一批货款中扣除;如在7个工作日内不付款,供方有权停货,由此造成供方迟延交货不视为供方违约;需方指定收货负责人:何海柱、辛宗卫;违约责任:如供方不能按合同要求交货,则视为违约,逾期每天按当批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需方;如需方不能按合同条款支付货款,则视需方违约,逾期每天按应付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给供方,供货期顺延等内容。
2015年12月17日,被告吴新华在《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对账单》(以下简称对账单一)上签名确认,截至2015年12月17日止,原告在郑州医学院地铁站工程中合共送货254748元(含原告多开发票税金5411元),三被告合共支付5万元,尚欠原告货款204748元(含原告多开发票税金5411元);
同日,被告吴新华在《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对账单》(以下简称对账单二)上签名确认,原告在长沙地铁站样板、长沙地铁机场站、榔梨站、南站工程中合共送货1611826元,三被告合共支付105万元(其中2015年10月21日支付10万元,2015年10月28日支付20万元),尚欠原告货款561826元。
2017年3月10日,原告诉至本院。
诉讼中,原、被告均确认被告吴新华是被告锋华装饰部的实际经营者;原告已开具金额为2708166.94元的发票予被告;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送货单收货人的签名并非合同约定的指定收货人,被告支付了8081元予原告。
另查明,被告锋华装饰部为个体工商户,登记经营者为被告吴锋华。被告吴新华与被告吴锋华是兄弟关系。
本院认为,(一)关于合同三和合同四的实际履行问题。原、被告确认合同三与合同四均针对同一交易,原告认为原告曾将合同三邮寄给被告,但后来双方对合同内容进行了修改并重新签订了合同四,但被告没有将合同三原件寄还予原告,双方实际履行的是合同四;三被告认为原告法定代表人张锦先与被告吴新华于2015年10月26日口头约定合同四的付款方式是交由原告的股东看,双方交易付款方式履行合同三,其他内容履行合同四。为此,具体分析如下:第一,从合同签订时间上分析,合同四签订在合同三之后,新合同应为实际履行合同;第二,从合同内容上分析,若被告陈述属实,原、被告已就同一交易重签合同,却将双方实际约定付款方式保留在旧合同上,又没有在新合同上对此进行明确,且新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与旧合同不符,明显不合常理;第三,从合同履行上分析,被告分别于2015年10月21日支付10万元、于2015年10月28日支付20万元予原告,与合同四的约定内容相符,而非按合同三的约定仅支付定金10万元。综上,三被告的辩解,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信,本院采信原告的陈述,确认原、被告实际履行的是合同四。
(二)关于合同效力问题。合同一、合同二、合同四符合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其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被告双方应按合同履行各自义务。
(三)关于三被告责任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九条规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的债务,个人经营的,以个人财产承担;家庭经营的,以家庭财产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与实际经营者不一致的,以登记的经营者和实际经营者为共同诉讼人。鉴于被告吴锋华是被告锋华装饰部的登记经营者,且原、被告均确认被告吴新华是被告锋华装饰部的实际经营者,故被告吴锋华、吴新华应对被告锋华装饰部发生的债务承担共同责任。
(四)关于两份对帐单的效力问题。被告吴新华确认对帐单一和对帐单二上签名为其本人签写,但认为被告吴新华于2015年12月17日到佛山出差,原告法定代表人张锦先宴请被告吴新华吃饭,被告吴新华酒后在没有核对该证据金额的情况下在两份对帐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张锦先当时称“两份对账单只是给原告的股东看的,原告一直在供货,具体数量、金额慢慢对”,被告吴新华当时答复“最终以实际的面积、数量和总金额为准”;原告对被告吴新华的陈述不予确认,认为两份对账单是被告吴新华清醒的状态下在张锦先办公室签写的。为此,具体分析如下:第一,原告对被告吴新华的陈述不予确认;第二,若被告吴新华陈述属实,被告吴新华事后一直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不合常理;第三,若被告吴新华陈述属实,被告吴新华应将其当时答复内容“最终以实际的面积、数量和总金额为准”写在对帐单上;第四,若被告吴新华陈述属实,被告吴新华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在两份对账单上签名的行为负责,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交易风险和法律后果。综上,被告吴新华的辩解,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信,本院采信原告的陈述,确认两份对帐单具有法律效力。
(五)关于货款问题。1、2015年12月17日前的货款。如前所述,被告吴新华与2015年12月17日在两份对帐单上签名确认,且原、被告确认被告在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再支付8081元予原告,故本院确认三被告拖欠原告2015年12月17日的货款为753082元(对账单一204748元-多开发票税金5411元+对账单二561826元-8081元)。2、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的货款。原告认为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送货102160元予被告;被告确认原告在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日有向被告锋华装饰部供货,但不确认供货金额为102160元。为此,具体分析如下:第一,原、被告没有就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的送货情况进行对帐;第二,被告在涉诉合同中均有指定收货人;第三,原告确认送货单收货人签名并非涉诉合同被告的指定收货人签名;第四,部分送货单上收货人的签名无法辨认;第五,部分送货单没有收货人签名;第六,被告不确认送货单上的数据。综上,被告已在涉诉合同中指定收货人,原告应严格按合同约定将货物交由涉诉合同指定收货人签收,若出现原告所述找不到相关人员的情形,原告应及时与被告取得联系解决,而非直接将货物交由工地上人员签收,鉴于原告没有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交货,而被告亦不确认送货单上的数据,且部分送货单上收货人的签名无法辨认、部分送货单上没有收货人签名,因此,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原告请求三被告支付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1月12月期间货款102160元的主张,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
(六)关于违约金问题。第一,涉诉合同约定“需方应在货到工地7日付款,逾期每天按应付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第二,被告吴新华于2015年12月17日确认拖欠原告货款753082元;第三,被告没有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已构成违约。因此,故原告请求三被告以753082元(2015年12月17日前货款)为本金按日万分之六的标准(即年利率21.9%)自2016年1月24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计付违约金的主张,没有违反双方约定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超出本院核定数额部分的违约金,本院不予支持。
(七)关于税金问题。第一,涉诉合同约定“如发票金额高出合同价,按超额部分加收5.5%”;第二,原、被告确认原告送货1861163元(对帐单一254748元-多开发票税金5411元+对帐单二送货1611826元);第三,原、被告确认原告已开具金额为2708166.94元的发票予被告;第四,如前所述,本院在本案中只确认原告的送货金额为1861163元。综上,三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多开发票税金46585.22元【(2708166.94元-1861163元)×5.5%】,原告请求三被告支付原告多开发票税金40966元的主张,没有违反双方约定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十一条、第二十九条、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吴锋华、吴新华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753082元予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
二、被告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吴锋华、吴新华以753082元为本金按日万分之六的标准自2016年1月24日起至上列第一项履行日止计付违约金予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
三、被告太原市万柏林区锋华装饰营销部、吴锋华、吴新华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税金40966元予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
四、驳回原告佛山市昕泰贸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结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7372.76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12372.76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1502.52元(受理费),三被告负担10870.24元(受理费5870.24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并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交纳。对原告已多预交的10870.24元,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经原告申请,本院退还予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宋国俊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曾敏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