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郭龙顺与陈国泉、徐洋灏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2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6民终26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国泉,男,1976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龙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雪玲(系陈国泉妻子),汉族,住福建省龙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凯雄,福建闽隆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龙顺,男,1960年1月11日出生,汉族,居民,住福建省龙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亚池,龙海市“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徐洋灏,男,1991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
原审被告:陈稳进,男,1996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龙海市。
上诉人陈国泉因与被上诉人郭龙顺及原审被告徐洋灏、陈稳进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2016)闽0681民初34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无新事实、新证据、新理由,不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国泉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郑雪玲、江凯雄、被上诉人郭龙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洪亚池、原审被告陈稳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国泉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将本可以同时审理的附带民事诉讼另定案由,与刑事诉讼分开审理,且由不同审判组织进行审理,违反法定程序;2.残疾赔偿金不是直接物质损失,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一审支持残疾赔偿金于法无据;3.郭龙顺损害与工作无关,××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而应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且郭龙顺仅为轻伤,依法也不应予以评残。一审以工伤标准评定伤残等级又不适用工伤赔偿标准错误。综上,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明显加重了陈国泉应承担的责任。
郭龙顺辩称,1.本案民事赔偿部分因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多次协商未果,影响了刑事案件审理进程,故郭龙顺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符合法律规定。陈国泉等人的行为造成郭龙顺人身损害,一审以“健康权”确定民事案件案由正确;2.本案是郭龙顺另行单独提起的民事诉讼,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支持残疾赔偿金。且残疾赔偿金体现的是定残后误工减少的收入,即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也应支持;3.鉴定机构适用的伤残评定标准有规范性文件为依据,一审诉讼中,鉴定机构也就适用的依据进行了解释,应予采信;4.陈稳进与陈国泉、徐洋灏存在合伙关系,应对郭龙顺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5.民事诉讼不同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应予支持郭龙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
徐洋灏未作陈述。
陈稳进述称,同意陈国泉的上诉意见。
郭龙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陈国泉、徐洋灏、陈稳进共同赔偿医疗费15846.3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20元(20/天×111天)、营养费3169.27元(15846.37元×20%)、误工费(计至定残前一天)28083.51元(148.59元/天×189天)、护理费16493.49元(148.59元/天×111天)、交通费2220元(20元/天×111天)、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残疾赔偿金133100元(33275元/年×20年×20%)、鉴定费1350元,合计212482.64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2月30日9时许,陈国泉的侄子陈稳进在龙海市榜山镇林业招待所门口的路上因招揽的士客人与郭龙顺发生纠纷,陈国泉驾车路过时看到便下车殴打郭龙顺,徐洋灏见状即上前伙同陈国泉一起殴打郭龙顺的头部、胸腹部等处,致郭龙顺受伤。经龙海市公安局法医鉴定,郭龙顺的伤情评定为三处轻伤二级。郭龙顺受伤后先后在龙海市第一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五医院、漳州市医院、龙海市中医院就医并二次住院治疗111天,共计支出医疗费15846.37元。出院医嘱:带药、加强营养等。诉讼中,经郭龙顺申请,一审法院委托福建寻真司法鉴定所对郭龙顺的伤残等级、误工期限、出院后护理期限进行鉴定。福建寻真司法鉴定所作出司法鉴定书,鉴定意见为:1.郭龙顺伤残程度评定为九级伤残;2.出院后无需护理,误工期限评定为受伤后120日。经陈国泉申请,一审法院委托福建寻真司法鉴定所对郭龙顺用药与伤情治疗的合理性、关联性进行鉴定。因陈国泉未按规定缴纳鉴定费用,福建寻真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10月20日将鉴定材料退回。本案争议的事实是:(一)关于陈稳进是否共同殴打郭龙顺?郭龙顺主张陈稳进与徐洋灏、陈国泉共同侵权,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经陈稳进申请调取事发当时的现场录像,根据录像显示,陈稳进与郭龙顺并未发生肢体冲突,故郭龙顺主张陈稳进共同殴打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二)关于郭龙顺左侧第7、8肋骨骨折是否系本次侵权行为所致?陈国泉、徐洋灏、陈稳进认为纠纷发生在2015年12月30日,郭龙顺2016年1月4日第一次出院诊断仅为腰1、2左侧横突骨折,2016年1月10日的检测报告又增加左侧第7、8肋骨骨折,该伤情无法认定系本次侵权行为所致。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已生效的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2016)闽0681刑初419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郭龙顺遭受的损伤中包含左侧第7、8肋骨骨折已经过法医鉴定,陈国泉、徐洋灏、陈稳进质疑该伤情与侵权行为的因果关系,但举证不能,故郭龙顺左侧第7、8肋骨骨折系本次侵权行为所致的事实可以认定。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受法律保护,禁止不法侵害。陈国泉、徐洋灏共同殴打郭龙顺致其受伤,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郭龙顺系城镇户口,其各赔偿项目按城镇居民标准核定如下:郭龙顺主张医疗费15846.37元有医疗费票据为凭,予以支持,陈国泉、徐洋灏、陈稳进辩称该医疗费中存在不合理用药,但又未缴纳鉴定费而被退回合理性鉴定申请,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220元偏高,确定为1665元(15元/天×111天);主张营养费3169.27元偏高,确定为1584.64元(15846.37元×10%);主张误工费28083.51元偏高,根据鉴定意见,误工期限确定为120天,故误工费确定为17830.8元(148.59元/天×120天);主张护理费16493.49元偏高,医疗费中包含的护理费1698元应予扣除,故护理费确定为14795.49元;主张交通费2220元偏高,酌定为1110元(10元/天×111天);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因徐洋灏、陈国泉已被追究刑事责任,不予支持;主张残疾赔偿金133100元(33275元/年×20年×20%)于法有据,予以支持,陈国泉、徐洋灏、陈稳进辩称残疾赔偿金不属于物质损失,不属于赔偿范围的辩解不予采纳;主张的鉴定费1350元属于举证费用,不予支持。综上,郭龙顺因本事故造成的损失为:1.医疗费15846.37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1665元;3.营养费1584.64元;4.误工费17830.8元;5.护理费14795.49元;6.交通费1110元;7.残疾赔偿金133100元,合计185932.3元,陈国泉、徐洋灏应予连带赔偿。郭龙顺未提供证据证明陈稳进与徐洋灏、陈国泉构成共同侵权,其主张陈稳进共同赔偿的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被告徐洋灏、陈国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郭龙顺损失185932.3元;二、驳回原告郭龙顺对被告陈稳进的诉讼请求;三、驳回原告郭龙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161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为580.5元,由郭龙顺负担65.5元,徐洋灏、陈国泉负担515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陈国泉对一审认定郭龙顺的伤残等级、伤情、城镇户籍及认定其未按规定缴纳鉴定费有异议,郭龙顺对一审认定陈稳进未与其发生肢体冲突有异议,对一审认定的其他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对没有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上述异议事实中,仅有郭龙顺的伤残等级属于与上诉请求有关的事实,其他异议事实均与上诉请求无关,依法不纳入审查范围。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陈国泉对福建寻真司法鉴定所评定郭龙顺九级伤残有异议,涉及鉴定依据即评残标准是否正确的问题。××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致残等级》代替实施,对此,鉴定机构已经具函一审法院,对《鉴定意见书》中标准引用错误之处进行更正,××致残等级》,郭龙顺也应评定为九级伤残。因《鉴定意见书》援引依据错误已得到纠正,陈国泉继续以此作为异议理由提出,本院不予采纳。关于鉴定结论的采信问题,之后还将详细论述。
本院认为,郭龙顺的损害虽系陈国泉、徐洋灏实施故意伤害的犯罪行为造成,但法律并未规定郭龙顺只能在刑事诉讼审理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郭龙顺选择单独提起民事诉讼,是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体现,本案不存在由原审理刑事案件的审判组织继续审理附带民事诉讼的问题,一审以健康权确定民事案件案由符合当事人争议的法律关系的性质,陈国泉关于一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与法不符,不予采纳。
残疾赔偿金是根据因伤致残的受害人全部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客观计算其未来的收入损失,其性质仍属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物质损失,陈国泉依法应予赔偿。一审支持残疾赔偿金符合法律规定,也与本地附带民事诉讼的审判实践相符,陈国泉关于不应支持残疾赔偿金的上诉理由与法不符,也与审判实践不符,不予采纳。
最高人民法院1999年10月印发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在要求准确把握故意伤害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标准的同时,明确指出故意伤害犯罪统一参照“工伤标准”评定伤残等级,该要求也在本省的审判实践中得到贯彻执行,××致残等级》进行鉴定正确。纪要将“重伤”与“严重残疾”对应,并将残疾程度分为一般残疾(十至七级)、严重残疾(六至三级)、特别严重残疾(二至一级),六级以上视为“严重残疾”,并未规定轻伤不予评残。至于赔偿标准,因犯罪行为是一种严重侵权行为,不改变陈国泉对造成郭龙顺的损害承担民事责任的性质,一审适用《侵权责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赔偿标准正确,亦符合本地审判实践,陈国泉关于不应采信鉴定结论及评残依据和赔偿标准错误的上诉理由均与法不符,不予采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郭龙顺对一审判决没有提出上诉,其答辩中提出陈稳进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以及应当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意见不属本案的上诉请求,本院依法不予审理。
综上所述,陈国泉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61元,由陈国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于伦
审判员  陈春生
审判员  陈育生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林延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