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桂华上诉张喜峰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 公布日期: 2016-10-2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3民终1027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桂华,女,1958年4月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喜峰,男,1959年9月10日出生。
上诉人李桂华因与被上诉人张喜峰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6)京0112民初8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9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由法官杨淑敏担任审判长,法官夏莉、法官陈茜参加的合议庭,于2016年9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桂华、被上诉张喜峰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桂华上诉请求:改判驳回张喜峰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张喜峰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张喜峰的伤情并非李桂华所致,一审法院认为殴打左脸造成左耳受伤有高度盖然性是主观臆断;一审没有划分责任比例、区分治疗费用。
被上诉人张喜峰虽表示不同意一审法院判决,但其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其针对李桂华的上诉理由辩称:李桂华的上诉理由不符合事实,其耳朵的伤是李桂华用抹砖缝的抹子打造成的,所以应由李桂华赔偿损失。
张喜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李桂华赔偿医疗费13525.61元、交通费700元、精神损失费5500元,以上合计19725.61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桂华与赵×原系夫妻关系,在2015年12月12日经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2014年10月28日8时30分许,张喜峰在其租住的北京市通州区潞城镇×村李桂华家果园内,使用李桂华家中水壶倒水时被李桂华发现并阻止,二人争抢水壶期间发生口角,李桂华先动手打了张喜峰一巴掌,张喜峰还手打了李桂华一巴掌,随后李桂华蹲坐倒地,造成腰椎骨折等损伤,经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李桂华身体所受损伤属轻伤二级。赵×因听闻张喜峰与其妻子李桂华发生冲突遂赶到院内与张喜峰争夺椅子,并将张喜峰摁倒在沙发上,致张喜峰腰椎骨折等损伤,经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喜峰身体所受损伤属轻伤一级。事发后,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张喜峰、赵×犯故意伤害罪,向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做出(2015)通刑初字第831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张喜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管制六个月”,做出(2015)通刑初字第832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管制八个月”。在上述刑事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张喜峰与李桂华就张喜峰故意伤害李桂华的民事赔偿问题自愿达成和解,赵×与张喜峰就民事赔偿问题自愿达成和解。张喜峰、李桂华、赵×签订的《和解协议》写明张喜峰不再要求李桂华赔偿因李桂华殴打张喜峰左耳部而导致的除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之外的任何经济损失。
张喜峰、李桂华、赵×发生冲突后的当天夜间,赵×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三医院(以下简称“二六三医院”)进行治疗,临床诊断为头、腰部外伤,左耳皮裂伤,并于2014年10月29日至2014年11月2日在二六三医院住院治疗,二六三医院住院病案写明张喜峰出院诊断内容为:“主要诊断:耳外伤。其它诊断:混合型耳聋,腰椎骨折”。自二六三医院出院后,张喜峰又先后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以下简称“三〇一医院”),北京德胜门中医院(以下简称“德胜门中医院”)对耳部伤情进行治疗。
庭审中,李桂华认可动手打了张喜峰左侧脸部一巴掌,但表示只是用手打,未使用工具。要求对张喜峰耳部的伤情与其动手打一巴掌之间因果关系及参与度进行鉴定,后又撤回此次鉴定申请。
经核实,张喜峰因治疗其耳部伤情产生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5743.2元、交通费5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有门诊病历、诊断证明、检查报告单、医疗费票据、(2015)通刑初字第831号刑事判决书、(2015)通刑初字第832号刑事判决书、和解协议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通过本案的审理,张喜峰、李桂华之间争议的焦点有如下三项,第一,张喜峰左耳伤情是否是李桂华打一巴掌导致;第二,刑事诉讼中双方当事人的赔偿问题是否一次性解决完毕,张喜峰还有无权利再次提起诉讼;第三,张喜峰主张的各项损失是否具有法律依据,应否得到支持。对于张喜峰、李桂华之间的第一个争议焦点即张喜峰左耳伤情是否由李桂华的一巴掌导致,该院认为,根据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及李桂华本人的陈述,可以确认李桂华在事发时打了张喜峰左脸部一巴掌这一事实,事发当晚张喜峰即就医治疗,二六三医院诊断为耳外伤及混合型耳聋。左脸及左耳作为紧密相连的人体器官,殴打左脸部造成左耳受伤从实践上看也是具有高度盖然性的。且李桂华放弃了对于两者之间因果关系及参与度的鉴定申请,仅凭医院病历上的个别用语而否定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依法认定张喜峰的左耳部伤情是李桂华的一巴掌所引起,李桂华应当对张喜峰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张喜峰、李桂华之间的第二个争议焦点,法庭依法调取的刑事案件《和解协议》中,张喜峰明确表示保留对李桂华主张因其殴打左耳部而导致的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的权利,故张喜峰此次诉讼与双方在刑事案件中达成的和解并不冲突。对于张喜峰、李桂华之间的第三个争议焦点。张喜峰为主张其医疗费损失,向法院提交了其就医产生的医疗费票据,对于其在三〇一医院、德胜门中医院支出的医疗费,法院据实计算。另,张喜峰提交了一张金额为6950元的助听器发票,对于该笔费用,法院不予支持,理由如下:其一,庭审中张喜峰自认在与李桂华冲突之前就存在耳朵背的情况;其二,并未有医院医嘱明确要求张喜峰佩戴助听器,唯一的医嘱见于三〇一医院2014年12月5日出具的诊断证明,写明“必要时可试配助听器”,而张喜峰购置助听器的发票时间是2015年9月24日,两者时间间隔过长,且该诊断证明并不表明配戴助听器是张喜峰病情所必须,基于以上理由,对于张喜峰主张的助听器费用,该院不予支持。对于张喜峰主张的精神损失费5500元,因张喜峰在被李桂华打一巴掌后也还手打了李桂华一巴掌,故该院综合双方互殴的事实及张喜峰的伤情,认定张喜峰要求精神损失费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于张喜峰要求交通费700元的诉讼请求,张喜峰虽未提交交通费支出的相关证据,但考虑到张喜峰多次就医的事实,该院对于该笔费用依法予以酌定。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李桂华赔偿张喜峰医疗费、交通费合计人民币六千二百四十三元二角,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清。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
二审中,李桂华称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部分中关于“随后李桂华蹲坐倒地”的事实认定错误,应为“随后李桂华直接倒地”。张喜峰称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部分中关于“李桂华先动手打了张喜峰一巴掌”认定错误,应为“李桂华先用抹砖缝的抹子打了张喜峰”。除此之外,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
本院二审查明,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5)通刑初字第83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2014年10月28日8时30分许,被告人张喜峰在其租住的本市通州区潞城镇×村李桂华家(女,56岁)果园内,……二人争抢水壶期间发生口角,李桂华先动手打了被告人张喜峰一巴掌,被告人张喜峰还手打了李桂华一巴掌,随后李桂华蹲坐倒地,造成腰椎骨折等损伤”。本案当事人李桂华和张喜峰所提出的上述两项异议与该生效刑事判决所确认的事实不符,且双方当事人除自己的陈述外未提出足以推翻该生效判决已经认定的事实的证据。
另查明,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张喜峰、李桂华、赵×就民事赔偿问题自愿达成和解,并签订本案所述《和解协议》。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无误,本院二审亦予以认定。
上述事实除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外,还有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结合双方当事人的上诉、答辩意见,本案在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有二:第一,张喜峰左耳伤情是否是李桂华的侵害行为所致;第二,张喜峰可否请求李桂华赔偿损失。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根据生效的刑事判决书已经认定李桂华先动手打了张喜峰一巴掌的事实,同时结合李桂华关于打了张喜峰左脸部一巴掌的陈述及张喜峰随即就医并被诊断为耳外伤及混合型耳聋的事实,能够认定李桂华的侵害行为与张喜峰的受伤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一审法院对此问题的认定,事实证据充分,本院二审亦予以认定。李桂华在本案一审和二审期间虽主张张喜峰的伤害并非其造成,但其就反驳该因果关系存在所依据的事实并没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采信,李桂华应当就其侵权行为给张喜峰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张喜峰、李桂华、赵×在刑事诉讼中达成的《和解协议》第二条明确约定“张喜峰……亦不再要求李桂华赔偿因李桂华殴打张喜峰左耳部而导致的除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之外的任何经济损失”,表明张喜峰同意赵×一次性赔偿其全部经济损失,但并未放弃向李桂华主张因李桂华殴打张喜峰左耳部而导致的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的权利,故张喜峰有权向李桂华主张因李桂华殴打张喜峰左耳部而导致的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提起本案诉讼。
一审法院结合本案案情,依据张喜峰多次就医的事实和其提交的医疗费票据,对其主张的交通费和医疗费两部分的金额予以确认,并酌定李桂华应赔偿的金额并无不当,本院二审亦予以确认。一审法院对张喜峰主张的精神损失费部分不予支持亦无不妥,本院对该部分亦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虽对张喜峰所提诉讼请求在一审法院判决书论理部分充分说明了支持或者不支持的理由和依据,但在判决主文中对未支持张喜峰诉讼请求的部分未予处理,属于遗漏判项,本院二审一并予以纠正。
综上,李桂华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6)京0112民初821号民事判决;
二、李桂华赔偿张喜峰医疗费、交通费合计人民币六千二百四十三元二角,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张喜峰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上诉人李桂华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38元,由张喜峰负担113元(已交纳);由李桂华负担2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276元,由李桂华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淑敏
审 判 员  夏 莉
代理审判员  陈 茜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钰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