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西钦州市嘉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郭新、郭汉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8-2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防市民一终字第210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广西钦州市嘉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广西钦州市丝绸总厂。
法定代表人柯根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瑜,广西政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郭新。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郭汉。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郭益。
以上三位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粒冲,广西济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第三人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那标第四村民小组。
一审第三人凌志富。
一审第三人黎选。
一审第三人黎娥。
委托代理人黄志仁。
上诉人广西钦州市嘉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嘉华公司)与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一审第三人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那标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那标四组)、凌志富、黎选、黎娥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上思县人民法院(2014)上民初字第4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嘉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瑜,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粒冲,一审第三人凌志富、黎选及黎娥的委托代理人黄志仁到庭参加诉讼。一审第三人那标四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6月1日,嘉华公司(甲方)与那标四组(乙方)签订《集体土地租用合同》一份,约定:“……一、乙方出租的集体土地的界限:以一九七七年乙方与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那标三队签订的合同书为准,面积以2007年5月20日委托上思县林业局测量的《租地面积的测定》为准。二、上述集体土地部分已承包给村民个人,现乙方已征得村民本人同意,由乙方统一出租给甲方(已承包给郭新、郭汉个人的除外),其租用费归村民个人所有。三、乙方将上述集体土地出租给甲方,租期为30年,自2007年6月1日至2037年5月31日。……”该合同的签名处有韦立恩、韦立参(叁)、韦景新、韦敏西、黄海营、唐芝律、韦厚森、唐毓良等共8人的签名和手印,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民委员会和上思县那琴乡人民政府在该合同上盖章,予以同意。同日,嘉华公司又与韦立恩、韦立参(叁)、韦景新、韦敏西、黄海营、唐芝律、韦厚森、唐毓良等八人(乙方)、那标四组(丙方)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一份,约定:“鉴于乙方为丙方的村民,依法承包丙方所有的1086.21亩山地和农用地,山地的承包期和剩余期限为63年,农用地的承包期的剩余期限为23年。2、甲方有意承租乙方的承包地。甲、乙、丙三方经协商一致,就承包地的出租事宜达成如下协议:一、乙方将承包地出租给甲方,租期为30年,自2007年6月1日至2037年5月31日。……”该合同的丙方签字栏为空白,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民委员会和上思县那琴乡人民政府在该合同上盖章,予以同意。嘉华公司为明确承包那标四组土地的面积,在签订合同前已委托上思县林业局进行测定。上思县林业局经实地测量,制作了《租地面积的测定》(含附图:《承包山地示意图》)。嘉华公司承包的土地面积为1277.85亩,其中包括农用地103亩。2012年5月8日,上思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制作《那标四队队界示意图》,与那标四组土地相邻的渠郭组、寺北组、那标三组等队的队长在《那标四队队界示意图》签名明确了各组的具体界限。《承包山地示意图》与《那标四队队界示意图》的四至界限一致,那标四组红线范围内土地面积为1277.85亩。一审法院向上思县公安局那琴派出所调取的材料显示,2007年6月1日,户口登记在那标四组的共有9户,户主分别为:郭汉、韦宏、韦立叁、覃广平、韦厚深、韦景新、郭益、郭新、覃广珍。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嘉华公司主张其已承包那标四组除已发包给郭新、郭汉、郭益外的全部山地及耕田,郭新、郭汉、郭益经营涉案争议地已侵占其承包地,要求郭新、郭汉、郭益停止侵害、排除妨害,赔偿土地租金、土地平整费等损失。嘉华公司提出该诉讼请求的前提是嘉华公司对涉案争议地享有使用权。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实其承包的土地包括涉案争议地,故对嘉华公司的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驳回嘉华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嘉华公司承担。
上诉人嘉华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上诉人已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上诉人承包的土地包括涉案争议地,对涉案争议地享有使用权。上诉人提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集体土地租用合同》及其附件已表明上诉人租用的土地范围为那标四组的全部山地及耕地(已发包给三被上诉人的除外)。上思县那琴乡人民政府及标榜村委会对上诉人租地的事实及土地的范围、面积均予认可。上诉人亦委托上思县林业局对租地范围及面积进行明确并出具《承包山地示意图》。一审判决对该示意图的效力予以认定。因此,那标四组土地界限和案涉的争议地位于那标四组土地范围内是确定的,即案涉争议地包含在那标四组的土地范围,而那标四组的土地除三被上诉人所承包的土地均已出租给上诉人。二、三被上诉人的承包地不在争议地范围内。根据三被上诉人承包的那标四组集体土地的四至界限,三被上诉人不享有争议地承包权。三被上诉人在一审是已承认其没有争议地的承包权属证明,其之所以在争议地内种植林木,只是因为响应政府号召造林,这正好说明其侵占他人土地的事实。三、一审判决将那标四组的代表韦立叁的陈述认定为证人证言错误。韦立叁作为那标四组的代表属案件当事人而非证人,其书面陈述应视为答辩而非证人证言。其提供的《关于案件事实的说明》正好反映了案件事实,应予认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三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共同辩称,嘉华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对案涉土地享有使用权,一审判决正确,理由是:一、嘉华公司提供的集体租用合同无效,根据我国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将土地发包给集体经济组织外的人员须经本村三分之二村民同意并报乡政府同意。而从案涉合同签字人数看,本案发包未经三分之二村民同意。二、本村村民对案涉土地享有优先承包权,嘉华公司没有证据证明案涉合同生效并已履行。三、嘉华公司未承包案涉土地前,郭新、郭汉、郭益已在集体土地范围内种植树木,这些树木是他们的合法财产,嘉华公司与韦立叁等签订合同侵犯了他们的权益。四、那标村委会的证明证实韦立叁不是那标四组的代表,而郭新从2007年至2010年任那标四组的队长,因2010年后那标四组村民长期外出打工,没有队长。
一审第三人凌志富述称,嘉华公司与韦立叁等签订的合同是无效的,本村村民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签订了合同。
一审第三人黎选述称,2007年时郭新是队长,嘉华公司没有找其签字,故案涉合同是无效的。
一审第三人黎娥述称,那标四组只有郭新、郭汉、郭益三户人,他们要以土地为生。郭新是队长,嘉华公司签订的合同没有经队长同意,故合同是无效的。
一审第三人那标四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视为放弃陈述、举证、质证等权利。
上诉人嘉华公司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那标四队农户出租山地水田租金分配表,证明嘉华公司已按合同约定支付了30年的租金共195517.80元。
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上思县那琴乡标榜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明郭新是2007年至2010年经生产队选举的组长,2011年以后因村民长期外出打工至今没有再组织选举组长。
经开庭质证,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一审第三人凌志富、黎选、黎娥对上诉人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没有发生支付租金的事实,分配表上签字的部分人员不是四组成员。上诉人嘉华公司对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是2015年4月28日出具的,而2007年谁任队长最有利的证据是村民签字的决议表,该表确定队长是韦立叁,并得到那标村委会及那琴乡政府的认可。一审第三人凌志富、黎选、黎娥对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提供的证据没有异议。本院认为,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中八人签名的真实性无法核实,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被上诉人郭新、郭汉、郭益提交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一审判决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嘉华公司对其请求所依据的事实负有举证责任,否则需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根据嘉华公司的诉讼请求,其需举证证明案涉争议地是其承租的土地范围。但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承租地与争议地及郭新、郭汉、郭益三户土地之间的关系,即无法证明其对争议地享有承租使用权,故其主张郭新、郭汉、郭益侵占其承包地,并要求三人返还土地、赔偿土地租金、土地平整费等损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嘉华公司的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广西钦州市嘉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佟日红
审判员  何丽敏
审判员  潘云燕

二〇一五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廖 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