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成铭与张双福、福建亨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1-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厦民终字第58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双福,男,1962年7月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刘演习、赵奔伟,福建衡兴明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亨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苏建辉,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亨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
负责人李建彬,经理。
上述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双志、王国文,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成铭,男,1976年9月28日出生。
上诉人张双福因与被上诉人福建亨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立集团)、福建亨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以下简称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原审原告成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2012)翔民初字第13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双福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演习、被上诉人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双志和王国文、原审原告成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7月11日,成铭起诉请求判决: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就张双福欠付成铭的工程款132035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09年12月26日起计至实际支付之日止)向成铭承担支付责任。
原审法院查明,2008年2月19日,亨立集团与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由亨立集团承建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的1#厂房、6#厂房和检测楼,合同价款为8962266元,后前述工程具体由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施工。2010年,向工地提供钢材的李亚葛以拖欠货款为由将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和张双福诉至原审法院。原审法院于2010年10月13日作出(2010)翔民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认定张双福系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在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的工地负责人,负责处理1#厂房、6#厂房、检测楼施工的日常事务,张双福在处理1#厂房、6#厂房、检测楼施工事务的行为系代表的是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并判决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亨立集团支付李亚葛1308124.44元。一审宣判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之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向集美区人民法院提起追偿权之诉,请求判令张双福归还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因被法院执行而超付的钢材款861941.44元及利息。集美区人民法院判决张双福应向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支付823326.44元,后张双福提起上诉,二审依法驳回了其上诉,维持原判。现张双福未履行该案判决。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检测楼工程已于2009年4月通过竣工验收。2010年7月,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与亨立集团对讼争工程进行结算,确认工程款为9142143.26元。2010年3月27日,张双福以亨立集团柯依达38亩项目部名义出具一份欠条,载明:柯依达38亩1#厂房、6#厂房检测楼防水工程材料及工人工资合计壹拾叁万贰仟零叁拾伍元正(132035)元。
2011年9月29日,成铭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亨立集团及其厦门分公司向其支付承揽报酬132035元及利息,并要求张双福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审判决驳回了成铭的诉讼请求,之后,成铭提起上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5月17日作出(2012)厦民终字第1058号民事判决,认定:张双福就柯依达工程项目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存在转包关系;成铭系讼争工程防水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并判决张双福向成铭支付132035元及利息。因成铭并未请求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在未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其承担支付义务,且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与张双福之间的工程结算尚存争议,(2012)厦民终字第1058号民事判决对此不予审查,告知成铭可另行主张。庭审中,张双福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的1%管理费予以认可。另查明,根据(2012)厦民终字第1058号民事判决所查,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提交的拨款凭证上张双福系在“收款人”一栏签名,其中劳务费均系由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转账至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因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与张双福未就讼争工程进行结算,因此,原审法院在审理中组织双方对讼争工程款项支付情况进行了对账:
一、双方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已支付以下款项的事实无争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1、2008年3月24日机砖款460000元;
2、2008年4月28日砖款217543.68元;
3、2008年4月30日钢材款655147.46元;
4、2008年6月19日劳务费230000元;
5、2008年9月12日钢材款300000元;
6、2008年9月12日劳务费110000元;
7、2008年9月27日钢材款100000元;
8、2008年9月27日劳务费146224元(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该笔款项为148000元,张双福仅部分确认);
9、2008年11月7日,商品砼120000元;
10、2008年11月17日劳务费160000元;
11、2008年11月17日钢筋款180000元;
12、2008年12月9日水泥款40000元;
13、2008年12月9日镀锌管60000元;
14、2008年12月18日混凝土100000元;
15、2009年1月6日钢材款100000元;
16、2009年1月13日钢材款150000元;
17、2009年1月21日混凝土100000元;
18、2009年1月21日铝合金205000元;
19、2009年1月22日沙176000元;
20、2009年3月9日模板195000元;
21、2009年4月22日铝型材料款480000元;
22、2009年5月15日欣成达建材电缆线250000元;
24、2009年6月17日混凝土150000元;
25、2009年6月17日水电材料款100000元;
26、2009年6月17日铝合金555000元;
27、2009年7月17日祥源兴贸易55000元;
28、2009年11月5日劳务费427600元(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该笔款项为440000元,张双福仅确认427600元);
29、2010年2月10日厦门鼎立信400000元;
30、2010年3月25日付林刚工资劳务鼎立信40000元;
31、2010年8月23日付邓强泥水班组工资40000元;
32、2010年9月3日付邓开树工资款49500元;
综上第1至32项,双方无争议的款项共计6352015.14元。
二、对双方有争议的款项,原审法院予以分析认定如下:
1、2008年9月12日水泥款103360元
对该笔款项,张双福主张其并未收到,拨款凭证的上现金是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而非张双福勾选的,张双福在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并未领取过现金;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拨款凭证上有张双福的签名,且凭证上并不是都有勾选付款方式;成铭认为拨款凭证具有申请书性质,张双福若领取的是现金,应当有现金收条。
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提供的拨款凭证虽有张双福的签名,但其主张的现金支付方式违反了有关规定,且该拨款凭证并无收据或收条相印证,且故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关于其已支付103360元水泥款的主张,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认定。
2、2008年9月12日的费用6274元
张双福主张该笔款项实际是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的费用,是公司要求其签署该项费用的拨款凭证,该笔款项并无张双福的收据进行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除付款凭证外,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未就该笔费用提供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且张双福不予认可,故原审法院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的该笔款项不予认定。
3、2008年9月27日劳务费1776元(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该笔款项为148000元,张双福仅确认146224元)
对于该笔148000元劳务费,张双福仅确认146224元,对剩余的1776元不予确认。原审法院认为,虽然张双福签名的收条金额为146224元,但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仅提供了有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也提供了时间、金额均对应的建设银行进账单,体现了由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转账至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转账148000元、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又转账给张双福146224元的过程。虽然张双福称其并无建设银行进账单(回单)中尾号为728的建行卡号,但该笔交易已经银行盖章确认,而且生效判决已确认劳务费均系由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转账至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收取一定管理费再支付给张双福的行为也符合行业管理,故原审法院对该笔劳务费支付的事实予以认定。
4、2008年10月10日劳务费193200元
同3的分析,原审法院对该笔劳务费已支付的事实予以认定。
5、2008年11月12日劳务费119000元
同3的分析,原审法院对该笔劳务费已支付的事实予以认定。
6、2008年12月9水泥款(厦门金成建材)40000元
张双福主张其未向该公司购买过水泥。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提供的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建设银行进账单及转账支票存根,可以看出该款项用途系柯依达工程水泥款,且转账支票存根所体现的出票日期、收款人、金额、用途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的主张相一致,故原审法院对该笔款项的付款事实予以确认。
7、2008年12月9水泥款(龙岩龙富水泥)100000元
对于该笔款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仅提供了有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也提供了时间、金额、用途相吻合的中国建设银行电汇凭证,故原审法院对该笔水泥款的支付事实予以认定。
8、2008年12月18水泥款(龙岩龙富水泥)100000元
对于该笔款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仅提供了有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也提供了时间、金额、用途相吻合的中国建设银行电子转账凭证,故原审法院对该笔水泥款的支付事实予以认定。
9、2008年12月30日劳务费190000元
张双福对该笔劳务费不予确认,主张劳务费都是转到其本人或者班组长的卡号,但是此笔款项是转入案外人账号,且无张双福签字确认,不能证明鼎力信已把款项支付给张双福;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称该款项收款人是鼎立信公司员工,然后直接发给班组。
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仅提供了有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也提供了时间、金额均对应的建设银行进账单,体现了由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转账至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转账190000元、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又转账给王淑卿187720元的过程。虽然收款人并非张双福,但转账支票存根内容可体现该款项用途系柯依达工程的工资,故原审法院对该笔劳务费支付的事实予以认定。
10、2009年1月6日劳务费10000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3。
11、2009年1月13日铝合金款9000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6。
12、2009年1月21日龙岩龙富水泥款10000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7。
13、2009年1月22日水泥款50000元
张双福主张其从未向福建省龙岩路达建材有限公司购买过水泥。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该款项是根据张双福的指示支付的,款项用途也是水泥款,与付款凭证相对应。故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7。
14、2009年1月22日欣成达镀锌管50000元;
张双福认为该款项拨款凭证用途是水电材料款,出具转账支票存根联是镀锌管,用途不一。支票签收人不是张双福,无张双福的签字,且无银行盖章回单证明该笔款项转账成功;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认为镀锌管款项是用于水电装修材料,支票签收人是水电班组的班组长,因此属于工程款。
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虽未就该笔款项的支付提供电汇凭证或银行进账单等,但转账支票存根中的附加信息、出票日期、金额和用途与张双福签名的付款凭证相吻合,故原审法院对该笔款项的付款事实予以确认。
15、2009年6月17日龙岩龙富水泥款10783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7。
16、2009年7月17日龙岩龙富水泥款9225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7。
17、2009年11月3日恒伟良贸易电缆费用100000元
原审法院予以认定,理由同14。
18、2009年11月5日鼎立信劳务费12400元(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为440000元,张双福只认可427600元)
张双福表示可以确认其中的427600元。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仅提供了有张双福签名的拨款凭证,也提供了对应的讼争工程各班组工人工资领取凭证,故原审法院对该笔440000元劳务费的支付事实予以认定。
19、2010年1月8日李亚葛诉讼费20000元
张双福认为与本案无关;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与李亚葛案件就是因为讼争工程款产生的。
原审法院认为,李亚葛案虽系因讼争工程钢材买卖纠纷而起,但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由张双福承担该案诉讼费并无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20、鉴定费2500元
原审法院不予认可,理由同19。
21、2010年9月9日律师代理费12000元
原审法院不予认可,理由同19。
22、2010年8月11日诉讼费16573元
原审法院不予认可,理由同19。
23、项目经理费36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未就该笔费用的发生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张双福不予认可,故原审法院对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主张的该笔款项不予认定。
24、混凝土款121732.50元
张双福主张其未在拨款凭证上签字,付款凭证存根中亦非张双福的签名,且无银行回单,故不予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拨款凭证和付款凭证存根中虽无张双福的签名,但付款凭证存根中的用途系混凝土款,且厦门建旺混凝土工程有限公司亦出具证明称其公司供给的讼争工程的砼款已全部结清,张双福未能提交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原审法院认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的该笔付款属实,应予认定。
25、2011年3月4日与李亚葛案被执行款1440244.44
张双福主张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已就李亚葛案起诉张双福,若将该笔款项计入工程款会导致重复计算。
原审法院认为,李亚葛案系因讼争工程钢材买卖纠纷而起,且钢材作为施工所需材料之一,应由张双福负责购买并支付货款,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因该案被法院强制执行1440244.44元,实属代张双福支付钢材款,故原审法院认为李亚葛案的钢材款应计入讼争工程款中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代付的款项。但对超出生效判决认定的1308124.44元钢材款部分,因无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26、营业税、城建税、教育附加税、地方教育附加税、印花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管理费共615707.80元
张双福对按照结算价计1%的管理费予以认可,对其他税收,主张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未提供已缴纳的凭据,故不予确认;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认为上述税收都是施工单位在承建工程中所应承担的,也是工程款的组成部分,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已支付了相关费用,应纳入讼争工程的支出和成本。
原审法院认为,上述税费和管理费共615707.80元,除张双福认可的91421.43元管理费之外,其余税费因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未能提交相应的缴纳凭证,故原审法院对其除管理费之外的税费应由张双福承担的主张不予支持。
27、工程前期费用
张双福主张讼争工程前期费用包括履约保函、散装水泥基金、社保费用、工人工资押金、定额测定费、新型墙体材料、综合保险等费用41万余元系由其所垫付,后又退回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原审法院认为,张双福主张工程前期费用由其垫付,但其提供的前期缴费费用清单系其自行制作,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不予认可,且张双福亦无其他证据予以证明,故原审法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第1至27项分析认定,原审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的款项中,应认定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已向张双福支付、垫付的工程款及应由张双福承担的费用为2967734.37元。
综上所述,张双福未能举证证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尚欠其工程款未付。
上述事实,有成铭、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张双福陈述在案的庭审笔录及成铭提供的(2012)翔民初字第1791号民事判决书、(2012)厦民终字第1057号民事判决书、亨立集团与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提供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柯依达建筑工程结算书、拨款凭证、银行进账单、转账支票存根、收条、电汇凭证、退场班组工资结算承诺书、(2010)翔民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2010)厦民终字第2324号民事判决书、张双福提供的(2012)厦民终字第102号民事判决书予以佐证,以上证据已经公开开庭质证,并经原审法院审核,可以采信。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1、成铭的起诉是否违反一事不二理的原则?2、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是否欠付张双福讼争工程款?对于成铭的起诉是否违反一事不二理原则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与(2012)翔民初字第1791号虽均由同一工程引发,但两者的法律关系确有不同,且成铭在(2012)翔民初字第1791号一案中并未请求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在未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其承担支付义务,(2012)厦民终字第1057号民事判决对此也不予审查,并告知成铭可另行主张。因此本案成铭的起诉并不违反一事不二理原则。对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是否欠付张双福讼争工程款的问题,根据前述分析认定,张双福未能举证证明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尚欠其工程款未付。因此,成铭主张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就张双福欠付成铭的工程款132035元及利息承担支付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成铭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41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为1470.5元,由成铭负担,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审法院缴纳。
宣判后,成铭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张双福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为:1、原审判决对亨立公司支付的混凝土款121732.5元认定错误,张双福未在拨款凭证以及付款凭证存根上签字确认,被上诉人也未能提供银行回单,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2、对李亚葛的执行款1308124.44元计入已付张双福的工程款中是错误的,被上诉人已向张双福追偿823326.44元的情况下,原审判决重复认定是错误的。3、张双福未承接讼争工程,支付了包括履约保函、散装水泥基金、社保费用、工人工资押金、定额测定费、新型墙体材料、综合保险等费用41万元,被上诉人在收回这些款项后,应当返还。综上,原审判决认定在双方争议的款项中,被上诉人已向张双福支付、垫付的工程款及应承担的费用为2967734.37元的认定违背客观事实,原审判决有误,应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答辩称,上诉人张双福的上诉请求没有相应的事实依据,被上诉人支付给张双福或代张双福支付的工程款已经超过工程结算价,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未拖欠张双福工程款认定事实正确,并据此驳回原审原告要求被上诉人在拖欠共工程款内承担责任的诉求符合事实及法律规定。被上诉人针对张双福以及原审原告在上诉状中提出异议的几笔款项回应如下:一、关于被上诉人代张双福向李亚葛支付的1308124.44元钢筋款。张双福在向被上诉人承包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1#厂房、6#厂房、检测楼工程期间,向李亚葛购买钢材用于前述工程。由于张双福与李亚葛就钢材款发生纠纷,李亚葛遂将被上诉人及张双福一并告上法院。法院认定张双福的行为代表了被上诉人,因此判决被上诉人应向李亚葛支付钢筋款1308124.44元。判决生效后,被上诉人被法院司法扣划1440244.44元用于偿还张双福拖欠李亚葛的钢材款及支付相应的诉讼费、执行费等。以上事实有(2010)翔民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及司法扣划发票为证,被上诉人代张双福向李亚葛支付的钢材款计入讼争工程款合情合理。二、关于被上诉人向张双福指定的劳务费收款单位--厦门鼎力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支付的劳务费,张双福也没有提起异议。依据厦门市相关的法律规定,建设工程的劳务部分是必须由专业的劳务公司分包的,也就是说,施工单位是不能直接将工资发放到包头或者班组长手中,而必须经过劳务公司来按实发放,以确保工人能按时拿到工资。张双福承包了讼争工程后,就指定被上诉人将讼争工程的劳务费支付给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鼎力信公司作为劳务费的接收单位,再由鼎力信公司将劳务费支付给张双福或相应的班组,张双福或相应的班组向鼎力信公司签收的收条足以证明这一事实。三、其与张双福不存在所谓的申请款项与收受款项领取程序。有关讼争工程的水泥款的支付,都是其根据张双福的指示支付至相应供应商处。四、关于张双福所谓的垫资款项。讼争工程并不存在垫资行为,张双福主张的所谓垫资款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五、实际上,被上诉人代张双福支付的款项不仅仅是一审法院认定的金额,实际上就未得到原审法院的认可的款项部分(特别是税款等),这些款项也应当计入讼争工程的工程款。综上所述,且不论被上诉人已代张双福支付或承担的部分款项未被原审法院计入工程款,单原审法院已认定的部分工程款就已经超过了发包方支付给被上诉人的工程款,更不用说超过应当拨付给张双福的工程款。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未欠付张双福工程款,进而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无误,请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张双福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原告成铭述称:原审判决认定亨立公司未欠付张双福工程款,进而驳回成铭诉讼请求,系认定事实错误。一、原审判决将亨立公司因李亚葛案件被强制执行的在李亚葛与亨立公司案中,法院判决由亨立公司向李亚葛支付货款,是基于对张双福的行为在该案中构成表见代理的认定,为此,亨立公司认为向李亚葛支付该款项是因张双福所致,并向集美法院提起追偿之诉,因此该笔款项是损失赔偿款,而不是工程款。因此原审判决将该笔款项定性为“工程款”是错误的。退一步说,该笔款项认定未工程款,亨立公司已向张双福提起追偿之诉,且经生效判决认定张双福应偿还亨立公司代其向李亚葛支付的钢材款823326.44元,且已申请强制执行。原审判决将亨立公司向李亚葛支付的钢材款计入已付张双福的工程款中,必然导致该笔款项的重复计算,故原审判决的认定是错误的。二、原审判决仅凭《转账支票存根》或《电子转账凭证》与《拨款凭证》所描述的用途或时间、金额一致,就认定亨立公司实际向被上诉人张双福付款是错误的。根据亨立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拨款凭证》仅证明张双福有申请款项的行为,不能作为张双福实际收到款项的证据。若张双福申请款项后转入第三人账户,按照惯例,张双福应在转账支票存根上签署或出具收条等凭证。亨立公司作为建设公司,也不仅承建本案讼争工程。原审判决仅以上述凭证用途或时间、金额一致就认定亨立公司有实际支付款项,明显证据不足。三、原审判决未查明厦门鼎立信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人是何方的情况下,将亨立公司支付至该公司的劳务费一概认定为已付张双福工程款是错误的。根据亨立公司提交的证据,鼎立信公司系受亨立公司委托代为支付劳务费,原审判决却将鼎立信公司的员工认定为张双福的代理人,并将鼎立信公司财务签字认领的款项计入已付张双福的工程款中,显然是错误的。四、原审判决对张双福前期垫资的事实不予调查就予以否认是错误的。张双福将所有前期垫资的付款凭证交付亨立公司,无法自行收集,且向法院申请调查,但原审法院不予查明就直接不予认定是错误的。综上,根据发包方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与亨立公司对讼争工程的结算,讼争工程款为9142143.26元,扣除管理费91421.43元后余额9050721.83元系应支付给张双福的款项,亨立公司仅支付了6352015.14元,尚欠2698706.69元未付,亨立公司应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
经审理查明,各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张双福提交了前期费用清单,拟证明其为承接讼争工程,支付了包括履约保函、散装水泥基金、社保费用、工人工资押金、定额测定费、新型墙体材料、综合保险等费用共计418871.29元。原审原告对上述证据没有异议。被上诉人认为上述证据没有原件,真实性无法确认,且这些款项都是被上诉人支付的,而不是张双福支付的。被上诉人提供了建筑业统一发票,证明其代缴税费的情况。
另查明,讼争工程已经竣工。张双福与被上诉人未进行结算。
本院认为,因被上诉人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将讼争工程发包给上诉人张双福,张双福又将工程中的防水项目分包给原审原告成铭,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故亨立集团、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将工程转包给张双福、张双福又分包给成铭均系无效法律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故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应在未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成铭承担支付义务。因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与张双福未进行工程结算,张双福对原审判决认定的工程款提出异议,本院分析如下:1、关于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因李亚葛案件被执行的1308124.44元,该笔款项已由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向李亚葛支付,虽然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向张双福主张追偿之诉,但至今张双福未向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支付相应款项,故该笔款项应计入亨立集团和亨立集团厦门分公司已支付的工程款中。2、关于《转帐支票存根》或《电子转账凭证》与《拨款凭证》所记载内容一致的情况下,因《拨款凭证》有张双福的签名确认,又与转账支票存根的附加信息吻合,张双福均未有相反的证据及合理的解释,故原审判决据此认定相应的款项符合常理。3、关于张双福主张前期支付了包括履约保函、散装水泥基金、社保费用、工人工资押金、定额测定费、新型墙体材料、综合保险等费用41万元,因张双福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上述款项由其支付,故该笔款项可以认定。综上,张双福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941元,由上诉人张双福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洪德琨
代理审判员  胡林蓉
代理审判员  章 毅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朱燕萍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