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等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2015金民终1504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金民终字第150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
法定代表人:邵建明。
委托代理人:黄健,广东华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饶婵,广东华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负责人:郭蕾,职务:行长。
委托代理人:里曼,广东泛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邓炜欣,广东泛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
法定代表人:童建辉。
原审第三人:童建辉,身份证住址:广州市海珠区。
原审第三人:陈碧珠,身份证住址:广州市天河区。
原审第三人:刘妮妮,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汕尾市城区。
原审第三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
法定代表人:陈典贵。
原审第三人:广东恒发渔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
法定代表人:童建辉。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恒发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童国育。
原审第三人:广州恒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
法定代表人:童建辉。
原审第三人:广州恒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
法定代表人:童建辉。
原审第三人:童国育,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汕尾市城区。
原审第三人:胡鹏飞,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武昌区。
上诉人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原审第三人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发集团公司)、童建辉、陈碧珠、刘妮妮、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鑫公司)、广东恒发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发渔业公司)、广州市恒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发食品公司)、广州恒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发农业公司)、广州恒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发生物公司)、童国育、胡鹏飞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4)穗越法金民初字第4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上诉人以恒发集团公司、童建辉、陈碧珠、刘妮妮、中鑫公司、恒发渔业公司、恒发食品公司、恒发农业公司、恒发生物公司、童国育、胡鹏飞欠借款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案号(2013)穗越法民二初字第294号];并在诉前提出了财产保全的申请,冻结了恒发集团公司的银行存款。原审法院于2013年11月1日作出(2013)穗越法民二初字第29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偿还贷款本金33000000元。二、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曰起10日内,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贷款利息(以本金33000000元为基数,从2012年10月19日起按照月利率1.45%标准计算至2012年11月18日止)。三、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支付逾期还款违约金[自2012年11月19日起以本金33000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计算至本判决限定还款之日止,违约金计算金额以不超过逾期付款本金为限]。四、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清偿律师费600000元。五、被告童建辉、被告陈碧珠、被告刘妮妮、被告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被告广东恒发渔业有限公司、被告广州市恒发食品有限公司、被告广州恒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广州恒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向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追偿。六、被告童国育、被告胡鹏飞对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不能从处分其持有的被告广州市恒发食品有限公司股份清偿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向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追偿。七、驳回原告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237482元、诉前保全费5000元、公告费500元,由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被告童建辉、被告陈碧珠、被告刘妮妮、被告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被告广东恒发渔业有限公司、被告广州市恒发食品有限公司、被告广州恒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广州恒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童国育、被告胡鹏飞负担。”判后,恒发集团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13日作出(2014)穗中法金民终字第8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37482元,由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2014)穗中法金民终字第89号案裁判文书生效后,上诉人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为(2014)穗越法执字第3440号。在执行过程中,原审法院扣划了中鑫公司在被上诉人处开设的账户4400中的存款20275757.59元,其中定期存款20173757.59元、孳息1053757.59元、一般存款102000元。
被上诉人以恒发集团公司、中鑫公司、童建辉、陈碧珠欠借款为由,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号(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案件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6日,被上诉人(质权人)与中鑫公司(出质人)签订了《最高额质押合同》,经办行为被上诉人。合同约定:为确保债权人恒发水产公司与质权人在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签订的借款共同的履行,出质人愿意在最高额债权额200000000元内,向质权人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质押财产为出质人在原告处存入的定期存款单,存款账号为4400,存单编号为00013076(3000000元)、00011252(2000000元)、00011269(3000000元)、00011261(2600000元)、00011290(2500000元)、00011291(2500000元)、00011317(2520000元)、00011251(1000000元)。本合同项下质权的效力及于质押财产的孳息。上述定期存单被上诉人均出具了国家开发银行定期存单确认书。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清偿贷款本金25000000元及利息、罚息、复利(截止2013年9月21日止的利息为834742.98元、罚息893050.25元、复利25650.99元;自2013年9月22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25%再加收50%计收罚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25%计收复利)。二、被告中鑫国通担保公司、童建辉、陈碧珠对上述判决主文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原告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对被告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即19120000元定期存款及孳息在最高额债权200000000元限度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四、驳回原告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75570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广州恒发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并由被告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童建辉、陈碧珠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案裁判文书生效后,被上诉人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为(2014)穗天法执字的1893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受理该执行案件后,向原审法院发出《参与分配函》。
2014年6月,原审法院作出《被执行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银行存款的分配方案》,方案载明:2014年4月28日原审法院在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扣划了被执行人中鑫公司存款20275757.59元。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民事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对其中20173757.59元(包括19120000元定期存款、1053757.59元孳息)享有优先受偿权,故应分配20173757.59元。原审法院(2014)穗越法执字第3440号案件,先行采取冻结、扣划存款的措施,故对于一般存款102000元应得到受偿。
上诉人在收到上述分配方案后,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申请书,认为原审法院执行所得款项,为上诉人先行采取冻结及扣划的存款,申请人应较其他债权人有先受偿的权利。被上诉人就此提出反对意见,认为依照(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生效判决,其对中鑫公司的质押存单对应的19120000元及利息享有质押权,故涉案的可执行的质押存单对应的19120000元及利息被上诉人享有优先受偿权。
上诉人在原审起诉时的诉讼请求为:1、对原审法院作出的《被执行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银行存款的分配方案》进行修正,确认上诉人对中鑫公司银行存款20173757.59元享有优先受偿权;2、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对中鑫公司的银行存款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优先权是债权人依法对债务人的财产享有优先于其他权利人的权利,是特种债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多份生效法律文书确定金钱给付内容的多个债权人分别对同一被执行人中请执行,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但(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民事判决书已确认被上诉人对中鑫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即19120000元定期存款及孳息在最高额债权200000000元限度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上诉人认为其对中鑫公司存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依据是其以(2013)穗越法民二初字第294号案先行查封并扣划了存款,理由不成立,故对于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驳回。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00元、公告费1500元,由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一审起诉请求对原审法院作出的《被执行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银行存款的分配方案》进行修正,确认中鑫公司银行存款20173757.59元按照上诉人优先受偿进行分配。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执行所得款项,为上诉人先行采取冻结及扣划的存款,上诉人应较其他债权人有先受偿的权利,一审法院的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应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请求对原审判决作出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起诉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行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明显是通过滥用诉权的方式拖延执行案件,阻碍被上诉人以涉案质押物实现债权。一、被上诉人作为质权人依据(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生效判决,对中鑫公司的质押存单享有优先受偿权。原审法院对《被执行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银行存款的分配方案》符合法律规定。1、被上诉人依据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生效判决,对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的质押存单对应的19120000元定期存款及慈息在最高债权200000000元限度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25日作出(2014)穗天法执字第1893号《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受理了被上诉人的执行申请,并于2014年4月24日向原审法院发出(2014)穗天法执字第1893号《参与分配函》申请行使被上诉人的优先受偿权和按比例分配被上诉人的其他财产。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第二款“多个债权人的债权种类不同的,基于所有权和担保物权而享有的债权,优先于金钱债权受偿。有多个担保物权的,按照各担保物权成立的先后顺序清偿”,同时依据第93条“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或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申请参加参与分配程序,主张优先受偿权”之规定。本案中被上诉人作为质权人依据(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生效判决,对中鑫公司的质押存单享有担保物权,因此原审法院作出的被上诉人优先受偿20173757.59元的分配方案符合法律的规定。二、本案中上诉人认为其先行采取冻结及扣划的存款,应较其他债权人有先受偿的权利的观点不符合法律规定,其行为明显是通过滥用诉权的方式恶意拖延执行案件,阻碍被上诉人以涉案质押物实现债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第一款“多份生效法律文书确定金钱给付内容的多个债权人分别对同一被执行人申请执行,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本案上诉人提出的观点只有在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情况下才成立,而本案中被上诉人依法对执行标的享有优先受偿的担保物权,因此上诉人在起诉书中提出的观点在本案中不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提出执行异议的行为阻碍了被上诉人行使担保物权,侵害了被上诉人作为担保权人的合法权益。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原审第三人恒发集团公司、童建辉、陈碧珠、刘妮妮、中鑫公司、恒发渔业公司、恒发食品公司、恒发农业公司、恒发生物公司、童国育、胡鹏飞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亦未答辩。
本院确认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是否对中鑫公司的银行存款20173757.59元享有优先受偿权。上诉人主张其先行申请原审法院冻结及扣划存款,应较其他债权人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对此,本院认为,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87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上诉人对中鑫公司提供的质押物即19120000元定期存款及孳息在最高额债权200000000元限度内享有优先受偿权,故原审法院作出的《被执行人中鑫国通担保有限公司银行存款的分配方案》认定被上诉人对其中20173757.59元(包括19120000元定期存款、1053757.59元孳息)享有优先受偿权,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的规定,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八条、第五百一十条的规定,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述主张,与上述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广州市越秀海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曾文莉
审 判 员  庄晓峰
代理审判员  吴 湛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曹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