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王岩与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确认设立垃圾场行政行为违法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2-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辽0881行初43号
原告王岩,男,1970年2月3日出生,汉族,辽宁省盖州市人,个体。
委托代理人张晓晶,系辽宁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
法定代表人付乃奇,系副书记、副主任职务。
委托代理人鲁富春,系辽宁睿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盖州市垃圾处理场。
法定代表人刘默竣,系场长职务。
委托代理人鲁富春,系辽宁睿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岩诉被告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盖州市垃圾处理场确认设立垃圾处理场行政行为违法一案于2016年8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9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王岩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晓晶,被告盖州市垃圾处理场法定代表人刘默竣,二被告委托代理人鲁富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的诉讼请求是:一、依法确认被告在盖州市团甸镇孤家子村巴岭沟设立垃圾处理场行为违法;二、将原告果园依法纳入征收范围并对原告果园依法补偿;三、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主要理由是:原告于2005年11月承包经营盖州市团甸镇孤家子村巴岭沟果园,果园占地约100亩,在原告辛勤养护下收益很大。2013年被告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在没有依法取得征地手续,没有依法选址的情况下,不顾原告及同村村民的强烈反对,于2015年8月在紧邻原告果园处强行兴建了垃圾处理场。该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及《生活垃圾填埋污染控制标准》的相关规定。由于该垃圾处理场没有进行依法征地、科学选址以及科学无害化处理,常年散发恶臭,让人无法呼吸。原告及家人每天在果园戴着口罩都经常恶心呕吐。垃圾场内的腐肉更是招来许多鸟类,大量的鸟群叼食着腐肉,长时间逗留在原告苦心经营的果树上。无论是果树上刚开的花,还是刚结出的果,或是原告一个一个套上的果袋,都被鸟一茬一茬的毁掉了。原告多次找到被告要求处理,被告一拖再拖。原告无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诉至贵院,恳请贵院依法确认被告在盖州市团甸镇孤家子村巴岭沟设立垃圾处理场行为违法,将原告的果园依法纳入征收范围并对原告果园依法补偿以维护原告合法权益。
被告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辩称:一、设立垃圾场的审批机关不是被告。被告不是国家机关,没有此项审批职权。该垃圾场是盖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申请,上级部门审批设立的。原告起诉被告设立垃圾场行为违法明显告错了对象;二、原告要求将其果园纳入征收范围,并不是被告所能决定的,显然也是告错了对象。综上,被告不是法定的行政审批机关,被告没有作出审批行为,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明显告错了对象,故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起诉。
被告盖州市垃圾处理场辩称:原告诉告主体错误。被告是一家国有企业,不是国家行政机关,没有履行或代为履行行政职权的权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被告不具备行政诉讼主体资格,所以原告告错了对象,故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起诉。
本院认为,一、原告的第二项诉讼请求不是行政诉讼的审查范围,故不予审查;二、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是依法确认被告在盖州市团甸镇孤家子村巴岭沟设立垃圾处理场行为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统筹安排建设城乡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处置设施……”,第三十九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对城市生活垃圾进行清扫、收集、运输和处置……”以及被告盖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提供的盖发改发[2012]43号”盖州市发展和改革局文件”能够证明盖州市垃圾处理场的设立不是本案两位被告依据自己的职权设立的,本案两位被告不具备设立垃圾处理场的行政职权。因此,原告诉请要求确认被告设立垃圾处理场行为违法所列被告错误。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拒绝变更被告。因此,对于原告的起诉,本院不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王岩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免于收取。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惠君
审 判 员  曹明飞
代理审判员  刘晶义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桑笑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