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万善林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14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王建安。
委托代理人顾菊芳。
委托代理人王海飞。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万善林,男,1979年1月2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
上诉人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兆公司”)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5)嘉民四(民)初字第4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万善林系本市外来从业人员。2012年4月1日,万善林进宇兆公司工作,担任电池事业部设备主管职务,双方签订期限自2012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的劳动合同,约定万善林合同期月工资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8,000元/月,甲方(宇兆公司)因工作需要,并根据乙方(万善林)的专业能力、工作能力和工作表现,在向乙方说明情况后,可以调动乙方的工作岗位和工作地点,乙方应予服从。万善林入职后,宇兆公司安排万善林至位于江苏省太仓市浏河镇福海路XXX号的江苏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万善林在电池事业部工作。2014年7月5日,电池事业部进行生产线改造。2014年9月5日,电池事业部正式停产,之后,宇兆公司总经理找万善林谈话,说明由于市场环境等造成经营困难,电池片生产车间实行停产,希望万善林到组件事业部相应岗位工作,万善林不予接受。2015年3月20日,宇兆公司总经理再次与万善林谈话,说明电池片生产车间已停产近7个月了,要求万善林体谅公司的难处,尽快去组件事业部设备管理部新岗位上岗。2015年3月25日,宇兆公司以“单位电池事业部2014年9月起停产,公司与万善林之间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为由,将万善林从电池事业部设备主管岗位调整至组件事业部设备管理岗位。宇兆公司于同日将《员工岗位通知单》送达万善林,要求万善林“在2015年3月25日下午17:00前办理完电池事业部的交接工作,2015年3月26日早8:30至新部门报到就职”,并告知“逾期未到岗或拒不履行工作职责的将视作旷工处理”。2015年3月26日,万善林向宇兆公司递交《拒绝调岗申请》,以“所调岗位与万善林最初职务相差太远、通知未明确调去岗位的具体职位、未明确体现薪资待遇的具体变化、调岗通知单收到之前未与万善林沟通进行协商”为由拒绝调岗。2015年3月26日、27日,万善林虽至宇兆公司,但未至新岗位报到工作。2015年3月31日,宇兆公司向万善林发出《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以万善林“2015年3月26日、27日、30日连续三个工作日未到岗,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为由,解除双方间劳动合同。宇兆公司为万善林缴纳了2012年4月至2015年3月间上海市城镇社会保险费。万善林离职前月平均工资8,100元。2015年4月1日,万善林向上海市嘉定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宇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8,600元等。2015年6月2日,该会嘉劳人仲(2015)办字第969号裁决书作出裁决,宇兆公司应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8,600元、2014年1天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744.83元,不支持万善林其他的仲裁请求。宇兆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原审法院。
宇兆公司诉称,宇兆公司对万善林调岗合法、合理,但万善林拒绝调岗,没有任何理由。万善林自2015年3月26日至30日连续三天未到岗,万善林虽于2015年3月27日提出3月30日休年休假,但根据宇兆公司规章制度规定,申请年休假需提前一个月提出。且万善林没有申请组件事业部负责人签批,不符合审批规定,因此,万善林该申请无效,亦属于旷工,为此,宇兆公司依法解除与万善林的劳动合同。仲裁裁决缺乏依据。现请求判决宇兆公司不予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8,600元。
万善林辩称,宇兆公司电池片生产线一直处于调试、运作的过程,暂时停产。万善林仅是未到宇兆公司安排的工作岗位上班,2015年3月25日,万善林向宇兆公司递交了于3月30日休年休假的休假单,不能认定为旷工。同意仲裁裁决。要求驳回宇兆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另查明,宇兆公司《辞职管理制度》第4.2条规定,自动离职:合同期内,员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或员工已递交《辞职报告》但未经批准就擅自离岗、或员工辞职申请虽获批准但未按照公司规定履行完毕辞职手续就擅自离岗,擅自离岗之日起连续旷工3个工作日的,按照自动离职处理。员工自动离职的管理适用有关辞退的规定。宇兆公司《考勤管理制度》第4.3.3条第(3)项规定,年假申请必须提前一个月向部门主管提出,主管批准并办理相关手续后才可以休假。
原审审理中,宇兆公司陈述,万善林于2015年3月27日将定于3月30日申请年休假的请假条在原电池事业部主管郭文林签批后当天下班时放在人事部负责考勤的杨宝文桌子上的,万善林故意将请假条上申请日期3月27日改写成3月25日。万善林陈述,其于3月25日将30日请年假的请假条交于郭文林签批后当天递交给公司人事部的,因申请日期错写成3月27日,故改成3月25日。
以上事实,有裁决书、劳动合同、停产申请、关于与万善林和汪昭辉两同志沟通、协商情况的说明、《辞职管理制度》、《员工岗位通知单》、请假条、《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为证。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劳动者不要求恢复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应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标准二倍的赔偿金。是否违纪应当以劳动者本人有义务遵循的劳动纪律及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准,违纪是否严重,一般应当以劳动法律、法规所规定的限度和用人单位内部规章制度关于严重违纪行为的具体规定作为衡量标准。另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宇兆公司于2015年3月31日以万善林3月26日、27日、30日连续三个工作日未到岗,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为由,解除双方间劳动合同,是否合法有效?首先,万善林已向宇兆公司递交了3月30日请年假的请假条,宇兆公司仍认定万善林该日无故未到岗,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尚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明显不妥;其次,宇兆公司、万善林间合同即将期满,万善林无法提前一个月申请年休假。万善林要求原电池事业部主管签批年休假虽有不妥,但宇兆公司没有及时给予指出、纠正。同时,郭文林同意签批万善林的年休假,反映出宇兆公司内部管理存在不完善的情况,据此认定请假条无效并不妥当。因此,宇兆公司尚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万善林存在连续三个工作日无故不到岗的严重违纪事实,宇兆公司解除与万善林劳动合同的依据尚不充分,应支付万善林赔偿金,故宇兆公司要求判决不予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原审法院难以支持。宇兆公司、万善林对仲裁裁决宇兆公司应付万善林年休假工资744.83元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照准。据此,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48,600元;二、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万善林2014年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人民币744.83元。
原审判决后,宇兆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宇兆公司上诉称,1、万善林2015年3月30日休年假的请假条申请日期为3月27日,万善林在原电池事业部主管郭文林签字后私自将申请日期改为3月25日,篡改原因并非万善林所称的笔误。3月25日宇兆公司已向万善林送达《员工岗位通知单》,通知其3月26日到组件事业部报到就职,故万善林此后请年休假应向组建事业部申请,因其当时拒绝了调岗安排,故在3月27日请年休假时为应对公司的管理措施,找到原电池事业部主管郭文林签批,并将申请日期改为3月25日。宇兆公司认为,郭文林并不是适格的年假签批人,且公司《考勤管理制度》规定年假申请必须提前一个月向部门主管提出,故3月30日休年假的申请无效,万善林该日未上班属于旷工;2、宇兆公司因电池事业部停产数月,经多次与万善林协商后通知其调岗至组件事业部技术管理岗位,未降低工资待遇,调岗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万善林不服从调岗决定,在2015年3月26日、27日、30日连续旷工三日,违反了公司《辞职管理制度》第4.2条规定,宇兆公司据此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无需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综上,同意原审判决第二项,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
万善林辩称,1、2015年3月25日一早其找郭文林在年假请假条上签字,下午公司才把调令贴出来。当时申请日期写了3月27日,郭文林提醒其日期写错,才改为3月25日。《考勤管理制度》其签收了,但签收时没有仔细看具体内容,公司在实际操作中没有要求员工请年假要提前一个月,故3月30日的年假请假条有效;2、其于2015年3月26日递交了《拒绝调岗申请》,当天及3月27日在原岗位上班,3月30日休年假,并未旷工,宇兆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依据,应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综上,请求驳回宇兆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中,万善林提供了1、其与宇兆公司总经理许琦之间的微信通讯记录,证明电池事业部2014年9月虽然停产了,但其之后仍然还在工作;2、请假条两张,证明其2013年12月11日申请12月10日休年假,12月14日申请12月12日至13日休年假,部门主管郭文林均予签批。经质证,宇兆公司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万善林只提供了2014年12月的记录,电池事业部虽然2014年9月停产了,12月万善林在整理库存,但万善林没有证据证明2015年后还依然在工作;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认可,公司规定请年假要提前一个月申请。
本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应就其解除所依据的事实理由以及解除程序的合法性等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2015年3月31日,宇兆公司以万善林2015年3月26日、27日、30日连续三个工作日未到岗,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为由,与万善林解除劳动合同。宇兆公司《辞职管理规定》规定,员工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等,擅自离岗之日起连续旷工3个工作日的,按照自动离职处理,并适用有关辞退的规定。2015年3月25日宇兆公司通知万善林应于3月26日早8:30至新部门上岗,并告知逾期未到岗或拒不履行工作职责的将视作旷工处理,表明宇兆公司已向万善林明确拒不到岗以旷工论处,而2015年3月26日万善林向宇兆公司明确拒绝调岗,当天及27日虽出勤但未至新岗位报到工作,违反了宇兆公司上述规定。2015年3月30日万善林休年假未上班,系经原电池事业部主管郭文林签批同意,虽然此时万善林已属于组件事业部的员工应由该部门审核签批,且其未根据公司规定提前一个月提出申请,在签批程序上确存在一定瑕疵,但此属于宇兆公司内部管理问题,不能因此否定该请假条的有效性,宇兆公司认定万善林3月30日旷工依据不足。故宇兆公司以连续三日旷工为由与万善林解除劳动合同依据不充分,该解除决定违反法律规定,应支付万善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原审法院所作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宇兆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上海宇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茅维筠
代理审判员  杨 力
代理审判员  张明良

二〇一六年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吴艳妮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