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严永宝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1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朝刑初字第238号
公诉机关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严永宝,男,1956年2月14日出生,身份证件号码为:310230195602145974,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长白新村派出所管内延安东路140弄2号402室,现住上海市普陀区宜川路宜川3村79号302室。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4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春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黄斌,上海市申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长朝检刑诉(2015)13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严永宝犯合同诈骗罪,于2015年5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张亮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严永宝及其辩护人黄斌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0月,被告人严永宝结识吉林省柳河县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孝义后,谎称能为刘孝义融资,与刘孝义在长春市吉隆坡大酒店签订《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承诺为其融资人民币1000万元。当月,严永宝将短期拆借来的人民币1000万元存入光大银行长春汽车厂支行,对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并以收取保证金为名,骗取刘孝义人民币40万元;
2013年11月,被告人严永宝又以同样手段,将短期拆借来的人民币1000万元存入建设银行柳河支行,对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骗取刘孝义融资保证金人民币35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严永宝犯合同诈骗罪的证据有:被告人严永宝的供述与辩解;证人张磊、何惠明、何吉琴、施佳伟、何惠贤、朱宝娟、王建平、胡凯、王榕、陈岗、储胜旺、吴军明、李丽清、余万信、王永刚、屠江等证言;被害人刘孝义的陈述;书证:抓获经过、公民户籍信息证明、汇款凭证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严永宝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严永宝辩称,其是为刘孝义融资,虽然没有办成,但没有非法占有故意,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被告人严永宝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严永宝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诈骗行为,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的罪名不成立。被告人严永宝与刘孝义之间属民事纠纷范畴,即便被告人严永宝履行合同有瑕疵,刘孝义一方尽可向法院提出合同撤销之诉,撤销后,被告人承担的是返还财产、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而不应以刑事处罚来处置被告人严永宝的民事责任,建议法庭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不予支持公诉机关的指控。
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被告人严永宝谎称能为吉林省柳河县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孝义融资,与刘孝义在长春市吉隆坡大酒店签订《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承诺为其融资人民币1000万元。当月,严永宝将短期拆借来的人民币1000万元存入光大银行长春汽车厂支行,对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并以收取保证金为名,骗取刘孝义人民币40万元;
2013年11月,被告人严永宝又以同样手段,将短期拆借来的人民币1000万元存入建设银行柳河支行,对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骗取刘孝义融资保证金人民币35万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将全部赃款追回,返还给被害人刘孝义。
上述事实,有在庭审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书证
1、户籍证明及前科劣迹证明,证实被告人严永宝犯罪时已成年,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无前科劣迹。
2、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严永宝系被抓获归案,无立功、自首情节。
3、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证实被告人严永宝与被害人刘孝义签订的协议内容等情况。
4、被告人严永宝出具的收条、胡凯出具的收条、王榕提供的收条,证实被告人严永宝骗取被害人刘孝义人民币75万元的事实。
5、不可撤消的承诺函等,证实被告人严永宝与被害人刘孝义签订合同时附带的相关书面材料。
6、王榕提供的空白”存单质押贷款操作协议书”,证实被告人严永宝与被害人刘孝义签订的”存单质押贷款操作协议书样式。
7、储胜旺提供的”转发存单质押担保贷款”邮件复印件,证实经储胜旺在网上传递一些涉案合同样本。
8、存款凭条、银行存款业务回单,证实被告人严永宝骗取的部分赃款流向,其中王建平3万元、屠江13万元、王建平8万元。
9、胡凯还刘孝义2万元的银行交易小票,证实胡凯于2014年8月13日还刘孝义2万元钱。10、余万信农行取款业务回单,证实2014年6月10日,余万信将25万元人民币转至刘孝义卡内。
11、严永宝姐姐的农业银行交易小票五张,证实被告人严永宝的姐姐将5万元人民币存入刘孝义卡内。
12、刘孝义农行交易明细,证实被害人刘孝义收到余万信转款25万元、严永宝姐姐存款5万元。
13、刘孝义提供的手机信息记录,证实王建平于2014年4月24日存入刘孝义卡内39万、胡凯于2014年5月18日存入卡内3万。
14、王建平提供的转账凭条,证实王建平于2014年4月24日向刘孝义还款39万元。
15、在乔文明处提取的书证一组,证实公安机关在乔文明邮箱内提取的邮件信息,与王永刚往来邮件信息。
16、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吴军明、何慧贤、何吉琴、屠江、严永宝、陈岗、刘孝义、李丽清等人银行交易明细、开户手续,证实上述人员的涉案资金往来情况。
17、个人质押贷款管理办法,证实光大银行有办理”存贷质押贷款”的资质。
18、单户查询-防伪税控核定信息,证实吉林省柳河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的纳税信息,亦可佐证该公司为合法存在的有限公司。
19、长春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在询问证人李丽清的过程中不存在非法取证的情况。
二、视听资料
审讯光盘一张,证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严永宝进行审讯的同步录音录像。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张磊:公安机关向我出示的2013年10月17日,由张磊代表中国光大银行长春汽车厂支行签字的《承诺函》一份,我看了一下,不是我代表银行签订,我签字不这样。刘孝义及柳河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的其他人员没有和我说过有这么一份《承诺函》,我也没有见过。我们银行就没有这种承诺文书,而且银行也没有所谓的”行笺”。银行有规定,我个人也不可能代表银行出具这种文书。
刘孝义、王永刚、还有一个姓黄的来核行没有办成,最基本的原因就是他们来办理存单质押借款业务,中国境内的任何一家银行的操作流程都是必须要有质押的钱或者抵押的物在银行作为质押,银行才能继续办理业务,而他们提出的方案与银行该项业务的要求是相违背的。
我们光大银行有自己的管理规定,如果办理存单质押的话,一定是把钱存到我们支行,然后我们把这笔钱冻结,这笔钱的存单入库封存。只有到了融资方把借款全部还给银行,把存单质押借款保函业务结清后,才能把这笔钱冻结后把存单返还给出资方,出资方才可以使用这笔钱。所以他们想办理这个业务还不想把存单质押在银行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们来核行是在我在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的二楼副行长室。当时我和他们讲他们的做法不符合银行操作流程的时候,他们没有要求我出示银行的文件及询问正常的流程,然后就匆忙的走了。
我认为他们应该不完全精通业务,但是熟悉银行存单质押业务的操作流程、熟悉银行办理业务的严谨性。以这种方式来核行,就是不想做成这次业务。他们在核行的时候,提出直接将钱借给融资方,然后由银行出具保函,但中国人民银行有规定,任何一家银行不能对外出具担保,所以没有这种业务。
我们的保函业务都是针对融资方出具的,没有一家银行的保函业务是针对出资方出具。借款保函的概念,是在满足银行相关规定条件的情况下,银行保证对借款人进行融资的保证,所以与出资人无关。按照到我处核行的姓黄的男子及王建平提出,让银行以借款保函的方式,保证出资方的资金不受损失,任何一家银行都没有这样的业务,所以他们说的不是银行的业务范畴,偷换了借款保函的概念,是不可能实现的。他们这样谈的目的就是偷换概念,不想办成核行业务。我们光大银行有开展办理存单质押贷款的资质。
2、证人何惠明证言:根据你们银行查询情况反映出我的身份证在光大银行绍兴支行开设了一个帐户(帐号6226622301239329)于2013年11月27日转出2000万元到何吉琴的帐户(帐号6226620803416320)内,这个情况我不知道。何吉琴、施佳伟是我女儿、女婿。
3、证人何吉琴证言:根据你们工作掌握我于2013年11月24日在长春光大银行开设帐户,帐号为6226620803416320,并且在2013年11月27日分两笔转入该帐户共人民币3000万元,2013年11月28日又转出该笔款,我知道这个情况,是我朋友王建平让我这么做的。我一个人去的长春,在长春呆了两天一夜,王建平让我在长春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开的户,他向我借钱的时候,让我先到银行开张卡,当时没说多少钱,等我回来后,他才让我存了3000万元。
在这之前半个月王建平还向我借过一笔1000万人民币,用了一天时间,是王建平和我们谈的,按每日千分之二的利息借款。他这么说就是使很短的时间,我问过他,他说时间不会长,我认为不会超过一周。他领我男朋友施佳伟去吉林省柳河建行开的户。这钱到柳河后开了两张500万元的定期存单,第二天王建平说不用了,让我把钱转走,我在潇山机场接施佳伟的时候,把这两张定期存单帐户销户了。这钱是我借给王建平的,钱是我从别人那里拆借来的,我从中挣点利息差。
4、证人施佳伟证言:根据你们调查,2013年11月11日我在建行柳河支行开设了一个银行帐户,帐号62270008672000369295,同时当天分两笔各500万元定期存单转入该帐户人民币1000万元,然后第二天又取走了,这事是我去办的。前几天,王建平找到我和何吉琴,王建平让我到吉林省柳河建行开一张卡,然后存1000万元,钱存入第一天给千分之二的利息,如果用的时间再长,第二天后每天千分之一的利息。我们以前合作过,办的是银行充量,一般是一天,最多不超过十天。王建平这1000万元用了一天,是因为什么不用了没说原因,就说让我们取走。我是第二天回的浙江杭州,我和何吉琴在萧山机场的建行把这1000万元转回我们自己账户了。王建平让我办这笔存款业务过程中,没有和我及何慧琴说过要把钱借给他人融资的事,他知道我们不办理融资业务。
5、证人何惠贤证言:我的账户内1000万元的资金,是我家和我妻妹朱伟萍的钱。2013年10月21日,我在长春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开设了一个户名为何惠贤的银行帐户,帐号为6226620803173855,将1000万元存为定期后,是我妻子朱宝娟让我在10月23日取走的,对方支付多少钱我不知道。这件事是我妻子朱宝娟让我去办的,谁和她联系的我不知道。我们不办借款和融资业务,因为六七年前,我们借钱给别人,那人拿钱跑了,1000多万元到现在也没还,以后就不办借款业务给他人。我们以前去绍兴也办过这种把钱存到自己卡中给银行充量。如果把这笔钱(1000万元)用做存单质押后借给别人,我们肯定不会办的。朱宝娟没和我提过这1000万是办存单质押借款业务,我家也不可能办。
6、证人朱宝娟证言:2013年10月21日,何惠贤在长春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账号为6226620803173855。2013年10月22日,该账户转入1000万元人民币,同日办了两张500万元定期存单,次日又通过浙江茂龙家纺有限公司POS机刷卡转走。这笔业务是我让何惠贤去长春办理的。但这笔业务是一个姓严的(严永宝)让我去办的。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以前在上海认识的,他的电话18019039767,是通过我朋友认识的,只知道他姓严,男,50岁左右,很瘦,就见过一面。
姓严的知道我手里有资金,做高利息的理财业务,所以去年十月份,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业务,需要几千万的资金做存单质押借款,我明确的告诉他我不做借款业务。
我知道存单质押借款业务的办理方法,就是把存单抵押给银行,替别人担保,银行把款借给别人,当借款人还不上的情况下,用我的存单还款。我以前被骗过,所以不会借钱给别人。后来姓严的人又说银行给我担保,如果借款人还不上,银行保证我这笔款安全,也就是银行还给我这笔款,银行给我保函。我们还没有到银行办这笔业务的时候。姓严就告诉我这笔业务不做了。让我可以把钱转走了,是何惠贤自己去的,我没有安排人去核行,也没有派一个姓郑的人去长春,因为我老公亲自去了,没有必要派人去。
2013年10月10日左右,胡凯向我借1000万元摆帐的钱,我和绍兴的施佳伟、何吉琴夫妻二人说用1000万元,用几天最多一周,第一天千分之二利息,第二天后以原来利息的千分之一。我让施继伟和我到柳河开户转款,1000万元到了以后,胡凯打电话和我讲一定要办定期存单,因为办定期存单业务非常麻烦,我问胡凯不办行不行,他说一定要开,因为要给人家办存单质押业务,不办定期人家不相信。我认为他这么做,现在想应该是骗人家信任,因为我们讲好这1000万不能借给别人、不办存单质押业务,所以他这么办只能是骗取人家信任。
7、证人王建平证言:根据你们调查的情况,我于2013年10月份、11月份分别从绍兴何吉琴、施佳伟处短期拆借了两笔分别为1000万元、3000万元的资金,这事是我做的。我向何吉琴、施佳伟短期拆借的这两笔资金,是有人向我拆借资金到吉林省柳河建行、长春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摆帐用的,摆帐就是把钱拿去给别人看看。找我办这事的人第一个是胡凯、第二个人是费文华。
我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这两个向我借款的真实目的,他们都是和我讲让我找出资人借款几个亿给吉林省人,具体是谁他们没有提到。我说借款得有银行兜底进行担保,才可以做,得和银行谈,如果银行同意,考察完借款公司资料后,我再向出资机构报告。但这两个人说必须得先拿钱,不然人家不做。我提出资金使用7天,利息为总额的百分之一。去柳河的时候没有和银行的人及借款人见面,不知道为什么,胡凯也没有见到。后来到长春的时候,和银行的副行长见面,才知道费文华、梁桥华他们是要把这3000万元资金借给刘孝义,而不是事先和我讲仅仅是摆帐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他们是在骗人家了,所以在银行谈了几分钟,我和刘孝义往外走的时候,告诉刘孝义3000万元是摆帐用的,不是借给你的,老梁他们是在骗你的,要融资找我。我确定费文华、梁桥华、胡凯他们是在骗,是因为他们和人家说给融资,而是让我短期拆借资金摆帐,让人家相信他们有钱。刘孝义和我说过被骗骗了几十万元的借款保证金,具体骗了多少我也不清楚。
2013年11月10日左右,胡凯向我借1000万元摆帐钱,是我和绍兴的施佳伟、何吉琴夫妻二人说1000万元用几天,最多一周,第一天千分之二的利息,第二天以后是千分之一。我和施佳伟到吉林省柳河建行去开户转款。1000万元到帐以后,胡凯打电话和我说一定要办定期存单,因为定期存单业务非常麻烦,我说不办行不行,他说一定要开,因为要给人家办存单质押业务,不办定期人家不信。现在想应该是骗人家信任,因为我们讲好这1000万元不能借给别人,不办存单质押业务,所以这么办只能是骗取人家信任。
我在何吉琴处短期借款用来摆帐,是余万信(男,40岁左右,杭州人,做担保、票据、拆借、资金中介这类的公司)先和我谈的借款的事,具体拆借短期资金摆帐及百分之一的费用的事,都是我和余万信讲好的。之后余万信说他去不了柳河,让胡凯到柳河找的我。到柳河存款后,我没有和建行柳河支行的工作人员谈银行保函的相关事宜,是因为我当时拉肚子,胡凯让我到建行柳河支行等着,银行工作人员和我们见的面,我去了没见到人,就到宾馆吃药了。我们一起去的还有马任远,我们在那里等着,等到很晚,银行都快下班了,也没见到银行的人。我和胡凯、余万信不高兴了。他们回来说没有协调好,还说这家银行不行,让我等等,再协调别人家。我让他协调好再打电话,余万信就让我把先摆帐的1000万元转走了。
对方给付费用一共是13万元钱,资金用7天,按百分之一收取10万元费用,3万元是经费,都是胡凯给我转帐的,这个事从始至终没见过胡凯及他们其他人,只是电话联系。
8、证人胡凯证言:2013年11月8日、9日,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的一个做融资、抵押贷款的朋友叫余万信(男,43岁左右,杭州人,电话:15382308926)让我去沈阳,说有一笔存单质押的业务,等我到沈阳让我和严永宝对质一下,核实是否有笔存单质押的业务,并说可能有一部分资金让我收一下。他和我说,如果沈阳没有这笔业务给我报出差费用,如果有业务就给我2万元报酬,如果业务谈成我可以提千分之五,1000万的业务我可以提成5万元。
2013年11月9日的晚上,我在沈阳市的辽宁大厦见到了刘孝义,严永宝介绍刘孝义是借款方,并且严永宝给我看了他和刘孝义之间签订的存单质押协议。严永宝同时向刘孝义介绍我是资金方的代表,可以调集资金借款给刘孝义。根据余万信的要求,派我去沈阳就是为了核实情况及收费用的,严永宝介绍我是资金方代表,就是为了骗刘孝义。因为严永宝在场,他这么介绍我以后,我就没反驳他。我在沈阳见到刘孝义以后,没有核实这笔业务,具体和刘孝义谈这笔业务都是严永宝去办的,我没有参与。我见到刘孝义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把协议签完了,我随后向余万信汇报的时候,都是我给余万信打的电话。电话接通以后,是严永宝向余万信汇报具体情况。
我大概是2012年通过余万信认识的严永宝和王建平,严永宝和余万信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但严永宝说过严永宝的老板和余万信关系很好。严永宝和余万信汇报以后,大概2013年11月10日,王建平在柳河建行办的这件事,王建平是余万信派去的,在柳河建行存的1000万元。王建平是余万信派去的,是因为最后收到费用以后,我按照余万信的要求,将一部分收到的费用汇入王建平的帐户了。
我一共收到35万元。2013年11月5日,严永宝是以日常花销的前期费用为名收取5万元;2013年11月11日,严永宝以借款保证金的名义收取的30万元,共计35万元。这两笔钱都是刘孝义交给严永宝以后,严永宝又把钱交给我的。2013年11月11日,我按照余万信的要求将这笔钱汇给屠江13万元、王建平13万元、XX洪3万元,另外我自己留了6万元,共计35万元。某某洪的名字我记不住了,听严永宝说某某洪是他老板。
除了这6万元,2013年11月20日至2013年12月6日期间,我以帮刘孝义借款融资的名义还向刘孝义要了8万元,后来因借款没办成,我又退还给刘孝义4万元,还欠刘孝义4万元。
我收到35万元钱以后,余万信告诉我这笔业务不能做了,并且让我按照他提供的帐户把钱分掉,刘孝义不知道我们分钱这件事情。我们分完钱的当天晚上,我和严永宝就都走了。(卷二册P145-150)
9、证人王榕证言:当时这些人来了以后,马百慧和王永刚提出先给严永宝等人10万元的来回的费用。刘孝义同意后,经我手由马百慧和王永刚一起到吉隆坡大酒店给严永宝10万元的费用,交完这10万元之后,王永刚领着刘孝义直接与严永宝谈的。
刘孝义和严永宝谈完的第二天,严永宝告诉王永刚,王永刚通知刘孝义说1000万元资金到了,让刘孝义到银行核实,刘孝义核实之后,让我交给严永宝30万元的保证金。
10、证人陈岗证言:2013年10月20日,我收到过10万元汇款,是严永宝安排人汇给我的,具体是谁办的汇款手续我不清楚。严永宝以前经常从我和我媳妇处借钱花,有时1万、有时2万,累计得欠我十多万元,他这次汇给我的10万元就是还的欠款。还款的时候,他也没说啥,就打电话问我卡号,然后就把钱汇过来了。
11、证人储胜旺证言:我是深圳远洋星投资公司的正式职工。2013年10月初的一天,黄梁辉在深圳和我说,东北有一个企业需要资金,问我能不能帮助联系,我说可以帮助联系一下。我就找到了李丽清联系严永宝(开始时我先找的吴军明,问吴军明做不做,吴军明说东北的不好做),因为我知道严永宝有资金,后来严永宝又找到吴军明。这样,李丽清、吴军明、严永宝约好了同一天去长春,我因为上班没有去。这次给刘孝义融资,通过李丽清联系上严永宝后,严永宝说要企业的六证一卡,我通过网上把六证一卡传给了他,严永宝看完之后说可以做。这样严永宝把承诺函发给吴军明,吴军明又传给我,我又传给黄梁辉,他又传给王永刚等人。通过网上传的资料有企业的六证一卡、操作协议、承诺函等文件。操作协议是存单质押贷款协议,具体内容是企业需要五个亿资金,首单先操作1000万元等内容。操作协议是王永刚提供的,承诺函是严永宝发过来的。李丽清、吴军明是以中介身份、严永宝是以资方代表去和刘孝义谈的,具体怎么谈的我不清楚。后来有一天,李丽清给我打电话说不安全,换地方住。李丽清给我打电话的第二天,王永刚给我打电话说,严永宝、李丽清、吴军明等人都跑了。我就分别给李丽清、吴军明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李丽清说是严永宝让走的,吴军明说有事就走了。这时王永刚就给我打电话,因为这事是王永刚通过黄梁辉找的我,黄梁辉不管了,王永刚就直接找我说,要么继续做,要么把收的钱退回来。这样我就继续联系吴军明,把王永刚说的话告诉了他。大约过了十多天,吴军明给我打电话,说可以继续做,让我联系企业方订机票。我给王永刚打电话,让企业给我和严永宝订机票。我和严永宝分别到沈阳后,刘孝义派司机把我俩连夜接到了通化,当时王永刚、王榕、刘孝义都在。当时是要去集安融资,因为严永宝的资金没到位,这事没做成,我们又都回到了通化。严永宝继续联系资方,大约过了几天,严永宝说又联系好了一个银主,并说这个银主可以给刘孝义的企业融资一亿,要求我们去沈阳辽宁大厦,这样我们这伙人又都去了沈阳。。到沈阳后,我们都住在辽宁大厦,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严永宝找来一个叫胡凯的人,胡自称是资方代表,刘孝义与胡凯就谈融资,胡凯说资金没问题,可以给企业融资一个亿,首笔操作1000万元,保证金3%,前期费用要求10万元,后商定5万元。当晚未谈成,因为长春第一次未做成收了40万元,所以刘孝义就没同意。第二天,我凑了17000元,严永宝凑了6000元,刘孝义凑了27000元,大家凑了5万元(因为当时刘孝义说没有钱了)给了胡凯。给了胡凯5万元后,刘孝义就和胡凯直接沟通了,我就不起作用了。大约过了一两天,银主就到了柳河,将1000万元存入银主在柳河建行开的折上,并通知胡凯收保证金30万元。在辽宁大厦,王榕把事先准备好的30万给严永宝和胡凯,严永宝给打的条,严永宝、胡凯、王榕把钱直接存入银行,存入谁的名下我不清楚,把钱交给严永宝后,通知银主核行并存入剩下的9000万元。第二天,银主、刘孝义、王永刚还有我在柳河建行等了一上午,行长也没去,所以核行没成功。之后,严永宝和胡凯都走了。我和刘孝义去了通化,后来又去了长春。通过这几件事,我感觉严永宝这个人不靠谱,严永宝提供的承诺函和操作协议是不符合银行规定,也不可能融资成功。
12、证人吴军明证言:2013年10月,严永宝去长春给刘孝义融资做存单质押贷款的事不是我介绍的。这件事开始时,储胜旺找到我,说东北有一个存单质押的生意问我做不做,我说不做。然后储胜旺又找到了李丽清,李丽清找到了严永宝,严永宝他们去长春时找到我,让我陪着去,这样我就去了长春。我们一起去长春的有李丽清、严永宝和我,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人,一共是五年人。我们五个人住在长春市吉隆坡大酒店。当时李丽清和我是中间人,严永宝自称是资方代表,。我们去长春就是用存单质押担保给刘孝义融资,当时商定的是给刘孝义融资五个亿,首单先做1000万元。去长春之前,严永宝通过网上和刘孝义签好了融资协议,我在吉隆坡大酒店时,看见这份协议是严永宝拿出来的。我一共看见了三份资料,一份是质押操作协议、一份是不可撤销的承诺函,还有一份承诺函。
我们这些人在长春,李丽清、严永宝与王永刚、王榕谈前期费用和保证金,以及核行的事,归后商定前期费用10万元,首单1000万元的保证金按3%收取是30万元,这些钱是严永宝收的。收到保证金后,严永宝就和他的老板(严永宝称朱总)联系说,保证金收到了,让对方把帐号发过来,对方把帐号发过来时,严永宝跟我说,老板把帐号发过来了,并让我看了一眼信息。严永宝收的这40万元汇给了两个帐户,是我和李丽清支渠汇的,帐号是严永宝提供的,汇款凭证在李丽清手里。严永宝收到10万元后,让银主到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开个帐户。收到30万元保证金并汇走以后,银主把资金转过来的,银主转完资金后告诉严永宝,严永宝又通知了王永刚和王榕,说钱到了,你们去查吧,之后就确定核行的时间和人员。我听严永宝说,刘孝义、王永刚、和一个姓郑的去核的行。姓郑的是收到10万元前期款后过来的,是我和严永宝到机场去接的人,严永宝称姓郑的是银主。严永宝以前帮我做过两笔融资的生意,都是因为核行没有通过没办成,一次收10万元给退了,还有一次收了18万元,到现在也没有还,是我自己垫付的。我认为严永宝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他做这些事就是为了骗钱。
13、证人李丽清证言:储胜旺找的我,我找的严永宝。严永宝当时与企业都签的文件有一份存单质押操作流程、一个是承诺函、居间协议等。这些文件都是储胜旺发给我的,具体严永宝怎么与企业签的我不清楚。我们到长春后,和融资方说,我和吴军明是中间人,严永宝是资方代表身份。谈好之后,王榕把10万元费用交给了严永宝,严永宝让我和吴军明把钱汇给了一个叫陈岗的人,账号是吴军明提供的。30万元保证金也是严永宝收的,严永宝收完之后,让我和吴军明把钱转给了一个叫林伟的人,账号也是吴军明提供的。
严永宝收完钱后,就安排资金,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都是严永宝与王永刚等人联系的。去核行的当天晚上八点多钟,严永宝到我房间说,核行没成功,行长没有签字权,我们先离开这里。这样,我和严永宝,还有一个温州人一起离开吉隆坡酒店,到了火车站,连夜坐火车去了北京。
14、证人余万信证言:严永宝在电话里接着跟我说,现在需要调集1000万资金过去,我问最长需要多长时间,他说最长使用7天,按3.5%计算费用,给我35万元费用。
因为严永宝在介绍柳河建行的业务时说过,这笔业务是1个亿的业务,现需要先调集1000万元给人家看看,证明自己有资金实力。我把这个情况就跟王建平说了,让王建平去筹集这笔款。1000万元显帐资金费用35万元,是胡凯从严永宝手中收取的。胡凯收到35万以后,问我怎么处理,我告诉胡凯给王建平13万,给我16万,给胡凯留6万。用于显账的1000万元用了两天,严永宝半夜给我打电话说,银行方面不行,业务做不了啦,可以把钱撤回来了,这样我就让王建平把1000万转走了。
15、证人王永刚证言:我是1999年开始在青岛从事金融中介业务的,主要是给企业融资,还有就是给银行充量等业务。2013年6月份左右,我通过王榕认识了刘孝义,当时他因要扩大储备粮的收储量需要大量的资金,他不懂金融方面的业务,就委托我帮助他联系融资的事。
2013年10月份,我通过网络和储胜旺联系,储胜旺和李丽清、联系了一个上海人叫严永宝的,严永宝出了三份《承诺函》、《不可撤销的承诺函》、《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的空白文本。储胜旺通过邮箱给我发过来后,我给刘孝义看了,他同意后并签字盖章。《承诺函》中银行的信息是我们写的,因为他们当时也仅仅要求把信息提供给他们而没有让银行出具正规的《承诺函》。《承诺函》中商定的是融资五个亿,《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中约定首单融资1000万元。
当这三份文书签好后,我通过邮箱给他们发过去,严永宝签字后又通过邮箱把扫描件发过来,并称可以来长春办融资的具体事。2013年10月21日,严永宝领着李丽清、吴军明来的长春,我去机场接他们,刘孝义出钱安排他们住在吉隆坡酒店,李丽清和吴军明是以中间人的身份出现的,严永宝是以资方代表身份出现的。
他们来到长春以后,没有再签任何合同等文书,因为到长春后当天晚上十点,李丽清、严永宝他们就要求先支付十万元操作费用,当天晚上没给他。10月22日中午,王榕拿十万元现金,说给的严永宝,严永宝给写的收条。严永宝称把这十万元汇给银主了,具体银主是谁严永宝没有说。10月23日上午,严永宝提出银主安排核行人员来了,让我们先把30万元的贴息(借款)保证金给他,然后就可以去核行了。当天下午,刘孝义让王榕把30万的现金给了严永宝。然后严永宝把吉隆坡宾馆资方派来的核行人员介绍给我们。
2013年11月4日,严永宝和储胜旺一起到的沈阳,融资方企业开车去沈阳把他们接到通化市。在通化市,严永宝称这次资方说要办就得办首单一个亿的融资,并称可以继续使用第一次的合同,要求按照合同先支付一个亿百分之三的保证金,也就是三百万元。我们提出已经在长春给他了40万了,只能再支付260万元,所以刘孝义就在集安开了一个共管账户把260万存到里面。
16、证人屠江证言
根据你们调查了解,林伟于2013年10月22日往我的农业银行帐号(6228480328228790775)汇款14万元,这张农行卡那段时间由余万信使用了,这笔钱怎么发生的我不清楚。他使用我的银行卡有两个原因,一是去年那段时间,余万信没有办下来第二代身份证,办不了卡,就用我的身份证办我这张卡,并由他使用。第二个原因是我去年得了中风病,不能动,就让余万信用这张卡处理了我个人的一些业务,我信得过他。这张卡在2013年11月份发生一笔13万元的往来的事我也不清楚。我做的融资业务有抵押贷款、存款充量等。我认识王建平,不认识严永宝。
四、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刘孝义陈述:我公司和严永宝签订过两份存单质押协议。第一份协议是2013年10月22日在吉隆坡酒店签订的;第二份协议是2013年11月11日在通化人大宾馆签订的。这两份协议是以王榕、王永刚为主的五个人和严永宝谈的,签订协议都是王永刚代表我公司签的。严永宝一方主要就是严永宝本人和我公司谈的,和严永宝同来的人都是配合严永宝的。
2013年10月22日,按照严永宝等人提供的何惠贤账户,我在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看到该账户显帐资金1000万元。王榕、王永刚代表我公司和严永宝达成约定并签订协议,严永宝一方让我看到显帐资金以后,我按照约定支付给严永宝的40万元借款保证金。我从我农行的账户取出了40万元现金交给王榕,在银行看到显帐资金以后,我让王榕把钱支付给严永宝了。
核行以前,我就去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咨询过,核行当天,我和王永刚、黄某、吴某都在场的情况下,该行的张行长就明确表示他可以代表该行办理这笔业务。由于黄某等人以该银行没有办理该笔业务资质为名,拒绝办理借贷保函,最终导致协议没有履行。2013年10月23日,何惠贤账户内的1000万元显帐资金转入了浙江茂龙家纺有限公司的账户内。
2013年11月11日签订第二份协议的当天,严永宝告诉我显帐资金1000万元存入了建设银行柳河支行的账户内,我通过银行工作的一个朋友确认了这笔显帐资金。我本人没有去,是通过朋友查的,账户我已经记不清了,目前无法提供。王榕、王永刚代表我公司和严永宝达成约定并签订协议,严永宝一方让我看到显帐资金以后,我按照约定支付给严永宝的35万元借款保证金。
签订第二份协议的当天,看到显帐资金以后,我让我朋友王宇在沈阳交给王榕30万元现金,然后我让王榕把钱支付给严永宝了。此后的几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在沈阳辽宁大厦又支付给严永宝5万元现金。王榕交给严永宝的30元,有谁在场我不清楚。我交给严永宝的5万元的时候,有储胜旺和胡凯在场,收条是胡凯打给我的。严永宝说胡凯很有钱,可以借款给我公司。这5万元是他提出胡凯向我要的日常花销费用,钱给严永宝以后,是储胜旺让胡凯给我打的收条。收条注明收到的该笔钱是银行借款保函操作费,也就是借款保证金。严永宝收到我给他的35万元以后,根本没有去银行核行,此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通过银行的朋友了解到显帐资金被转走了。我多次向严永宝要钱,严永宝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拒不履行协议,并且至今没有退还保证金。
严永宝等人让我看显帐资金的目的是为了让我相信他们有给我公司借款的实力,骗取我的信任,并因此让我支付借款保证金。严永宝声称胡凯有钱可以借款给我公司,目的是为了让我相信他们办成此事的能力。严永宝一直不履行借款协议,也不退钱。王永刚告诉我,胡凯答应给我公司继续办融资,但需要我先给胡凯支付13万元借款保证金,这样我就给胡凯转入了13万元。给钱以后,我一直和胡凯电话联系,胡凯根本没有给我办,现在已经不接我电话了。
关于承诺函上有光大银行汽车厂支行的地址信息,并且有该行行长张磊的签字和他本人的手机号码,当时王永刚把这份承诺书给我签字的时候,是空白的,上面根本没有银行的地址信息以及张磊的签字手机号。我签完字以后,王永刚就把这份承诺函拿走了,再以后我就没有见过这张承诺函。这上面张磊的手机号是真实的,但我从来没有找张磊签过这份承诺函,我不清楚这上面银行一方的签字是怎么回事,可以问张磊和王永刚。王永刚在让我签这份承诺函以前,我曾把张磊的手机号告诉过王永刚、乔文明,除了我和他们两个人以外,再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第一次协议没有履行,我和王永刚等人多次找严永宝。2013年11月初,严永宝答应继续履行第一份协议,第二次还是以王永刚等人为主和严永宝他们谈的,严永宝答应继续履行第一份协议,并承诺首单做1亿元借款,借款保证金按照借款金额1亿元的3%收取,即300万元,借款期限为3年,待资金到位以后我按照借款金额一次性支付18%的借款利息。胡凯答应给我公司总共办理3亿,首笔先办理1亿元借款,并且向我索要借款保证金30万元。
五、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严永宝的供述:2013年10月份,我朋友吴军明给我打电话,说长春有个单位急需用钱,想用存单抵押贷款进行融资,问我能不能找到资方(有钱的人),我问吴军明能不能搞定银行,银行是否同意出承诺函,保证存款到期能够兑现。我让他把融资企业的”六证一卡”(工商执照正副本、税务登记正副本、企业代码正副本和贷款卡)发给我看一下。我看后,把空白的”不可撤销的承诺函”、”承诺函”、”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等文件通过吴军明传给融资企业,让融资企业和银行先签。融资企业签好后再把这些资料发给我,我签完之后,再通过吴军明传给融资企业。
我是2013年10月9号从上海来的长春,是我自己来的。我是以资方代表的身份来的。融资企业是柳河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当时经营需要融资,用存单质押担保贷款,首单先做1000万元,存单定期是三年,按金额的3%收取保证金,按金额的18%收取三年期利息,保证金从三年期利息里面扣除,此外还有一些具体内容,请详见操作协议书。
我到长春后,和融资企业相关人员没有接触,因为吴军明他们不让我和融资企业人员见面。我本身没有为融资企业融资1000万元的能力,但是我能帮着介绍有钱的人。我首单融资贷款的1000万元是从浙江绍兴的朱宝娟那里借来的。当时我没明确和朱宝娟说具体借款多长时间,只是和朱宝娟说有一家企业需要钱,用存单质押借款,借款利息怎么和朱宝娟说的,我记不清了。因为银行不能给出具保函,这是一个姓郑的人去银行核行回来后和我说的,所以这笔业务没谈成。姓郑的那个人,我不认识,来长春之前,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是银主(资金方)派来的,是来核实3%的保证金是否落实,我认为是朱宝娟派来的。当时去核行的有有王永刚、刘孝义还有这个姓郑的人。资金方的资金存到银行了,当时我给朱宝娟汇了5000元作为路费,让她来长春存钱。朱宝娟派她丈夫来长春的,存完钱后,朱宝娟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告诉我,款已经存上了,并把账号和姓名一起告诉我了。然后我告诉了吴军明、李丽清等人,说钱已经到帐,可以派人去核行。之后王永刚、刘孝义来找我们去核行,那个姓郑的说人去太多了不好,让我不要去了,他跟着王永刚、刘孝义去核行就行了。
核行完之后,姓郑的给我打电话说银行那边保函的事不行,做不了,他走了,让我们也可以走了,呆在这里也没用了。姓郑的宾馆也没回,就直接去机场走了,当天晚上,我和吴军明、李丽清也一起走了。
我第一次来长春之后,分两次收的钱,2013年10月20日收了10万元定金,22日收了30万元的贴息款,一共是40万元。
我把这钱汇给了陈刚和林伟。陈刚是10万元,林伟是30万元。这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因为之前我欠他们钱,所以汇给他们是为了还债。陈刚是上海的,林伟是浙江的。
第一次来长春之后,有一次在宾馆门口,我见到了融资企业法人代表刘孝义,我说怎么和融资企业代表还不能直接见面接触。刘孝义说,是李丽清、吴军明他们不让他和我直接接触。直到第二次我来长春融资时,才真正和刘孝义接触上。
我一共给刘孝义做了两次融资。第一次融资就是上面我说的那些。第一次融资之后,刘孝义向我要第一次给我拿的40万元,我说我会继续帮他融资。大约在2013年11月初,我联系了杭州一个姓余的朋友,和他说长春有一个企业急需要钱,要做存单质押担保借款,需要资金3000万元,问他做不做。姓余的说可以做。之后,我就到了沈阳和刘孝义见面,商谈融资事宜。我到沈阳的第二天,姓余的派胡凯也到了沈阳,我们都住在辽宁大厦,胡凯的身份是银主方代表。胡凯到沈阳后,我把融资的资料交给胡凯,让他尽快熟悉业务,胡凯说需要交五万元的路费,用于给银主来核行,刘孝义凑了5万元给了胡凯,胡凯打了收条,收条当时交给了储生旺。收到钱后,胡凯调集银主资金,安排银主到刘孝义的指定银行柳河建行去存款。3000万元到帐后,银主就给胡凯打电话说钱到帐了,胡凯就和王榕说了,王榕经刘孝义确认后,将30万元的保证金以现金的形式交给了我,我把这钱直接交给了胡凯,我给王榕打了30万元的收条。收完钱的第二天。刘孝义、储生旺和资方人员去柳河核行了,资方人员是谁去的我不清楚。我和胡凯、王榕留在了沈阳。去柳河核行后,胡凯跟我说行长根本没出面,所以就没有必要留在沈阳了。胡凯和我说刘孝义打电话给他,让胡凯和我先回去吧。
第二次融资是我让储生旺去的,当时我还让刘孝义给他订了机票。我向姓余的说融资3000万元资金,没有说明资金用途、使用期限和利息。前期没有具体谈,胡凯到沈阳后,我把操作协议等文件给了胡凯。刘孝义不知道我离开沈阳。
我交给胡凯的30万元,在沈阳,胡凯给了我5000元,到了上海后,又给了我5000元,一共是一万元,都打在了我工商银行的银行卡上了,卡号是1001033601215682076,储胜旺没有得到钱。这两次融资失败,收到的75万元,刘孝义只让我归还第一次融资的40万元,第二次没向我要。因为我没有钱,钱都让我还债了。后来我和刘孝义承诺,可以帮他继续融资。我介绍了一个叫孙雪华的朋友给刘孝义,我派吴军明和孙雪华一起去给刘孝义融资,我向孙雪华要了2万元的介绍费。我是通过上海的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孙雪华,她也是搞融资的,具体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我和孙雪华根本没见过面,只是通过电话。(卷二P10-30)
以上证据,以庭审举证、质证及合议庭评议,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客观真实,应当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严永宝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严永宝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严永宝为刘孝义融资,虽然没有办成,但没有非法占有故意,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经查,被告人严永宝没有为融资企业融资1000万元的能力,首单融资贷款的1000万元是从浙江绍兴的朱宝娟处借来的,存入建设银行柳河支行是为了显帐,让融资方吉林省柳河市聚鑫源米业有限公司法人刘孝义相信其有融资能力,骗取融资企业的信任。在与签订合同过程中,谎称自己是资方代表,与融资方签订《存单质押担保贷款操作协议书》,承诺为其融资人民币1000万元,对被害人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并以收取借款保证金为名,骗取刘孝义人民币40万元。在核行没有成功的情况下,没有返还被害人的保证金,而是离开长春,并把收取的保证金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在第一次骗取刘孝义的40万元后,被告人严永宝又谎称继续为被害人刘孝义融资,将短期拆借来的人民币1000万元存入建设银行柳河支行,对刘孝义谎称该款为其融资的资金,骗取刘孝义融资借款保证金人民币35万元。综上,被告人严永宝及其辩护人的观点,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罪】、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刑期】、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第五十二条【罚金刑的裁量】、第五十三条【罚金的缴纳期限】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严永宝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16日起至2018年5月1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付忠新
代理审判员  于海江
人民陪审员  孙 蕊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朱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