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盐尽村第十五经济合作社与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行政确认一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9-01-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琼96行初183号
原告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盐尽村第十五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许亚勇,社长。
委托代理人陈尊育,男,1952年7月15日出生,广州远洋运输有限公司退休职工,现住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盐尽村二组34号。
被告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住所地:陵水黎族自治县陵城镇县政府大院。
法定代表人杨文平,县长
委托代理人周逸心,海南万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小熬,陵水黎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
原告陵水黎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陵水县)新村镇盐尽村第十五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第十五经济社)不服被告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陵水县政府)颁发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行政行为,于2016年8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同月23日向被告陵水县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法定代表人许亚勇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尊育,被告陵水县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周逸心、彭小熬到庭参加诉讼,原告申请的证人许某(又名许声贵)、崔某、梁某、宁某出庭作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被诉行政行为:被告陵水县政府于2004年12月17日给原告第十五经济社颁发了[陵集有(新)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下简称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原告认为被告给其颁发的土地证中,将土地的位置弄错了,故而造成本应属于原告所有的18.3亩土地不在该土地证的范围内,因此请求撤销该土地证,并要求被告重新进行土地确权及颁证。
原告第十五经济社诉称,被告陵水县政府给原告颁发的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被告给原告颁发上述土地证之前没有进行现场指界,被告提供的G011032、G011033号《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中许某和崔某(原第十六经济社社长)的签名并不是其本人的笔迹,属有人冒名顶替签名。而且,该《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中所加盖的第十五经济社、第十六经济社的公章也不是其法定代表人所盖。原告的村民陈理民于1988年9月1日与陵水县盐尽乡人民政府签订了《承包集体所有土地种植合同书》,承包土地面积为30亩,承包年限五十年,自1988年9月1日至2038年9月1日止,承包合同书中明确约定了30亩土地的四至范围:东至腰果树;西至水田;南至电台;北至水沟,但被告在2004年进行土地确权时,却将原告的30亩土地的位置弄错了。根据福建国佳勘测有限公司2015年12月15日按照《承包集体土地种植合同书》所标明的四至范围进行实地测量的结果,证明了被告给原告颁发的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30.99亩土地的位置及四至范围与承包合同中标注的30亩土地的位置及四至范围并不相符。因为被告颁证错误,造成原本应该属于原告集体所有的18.3亩土地并没有坐落在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中,导致原告的18.3亩集体土地被案外人占用建设厂房,案外人建设厂房的18.3亩土地完全坐落在承包合同的四至范围之内。原告为维护自己的权益,于2015年12月15日向陵水县政府提交声明书,请求县领导到现场处理未果后,又分别向海南省委、海南省人民政府、海南省纪委、海南省人民检察院诉求维权。2015年12月28日,原告的村民在维护自己的权益时,被陵水县政府抓捕了七名村民。2016年1月26日,原告向海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海南省人民政府以原告超过复议期限为由,于2016年8月10日作出[琼府复决(2016)15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159号《复议决定书》),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因此,原告请求人民法院:1、撤销被告陵水县政府给原告颁发的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2、判令被告陵水县政府根据《承包集体所有土地种植合同书》所表明的四至范围,重新对30亩土地进行指界、确权,并给原告颁发集体土地所有权证。
被告陵水县政府辩称:一、被告向原告颁发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时间是2004年12月17日,至今已将近12年,原告清楚知道自己土地的确权登记情况,如对颁证有异议,最迟应当在2005年6月17日前提起行政诉讼。原告现在才提起行政诉讼,早已超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六个月的起诉期限。原告于2016年1月26向海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海南省人民政府也以原告已超过申请复议期限为由,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二、被告给原告颁发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事实清楚。原告提交申请登记的是30.99亩土地,并明确说明权属来源为“土地改革时由政府划分,并一直管理使用至今”,原告所属的盐尽村民委员会在申请书上盖章确认。因此,被告颁证土地来源合法,权属清晰。三、被告给原告颁发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程序合法。被告受理原告提交的《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申请书》后,依法组织原告及土地相邻单位,包括陵水县三才镇农场、陵水县盐尽村第十六社、航九师八团部队以及陵水县国土环境资源局进行现场共同指界,原告出具《指界人身份证明》,指派时任社长的许某作为其法人代表参加指界。在核定土地权属界线后,土地四邻单位均在《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上签名、盖章确认。原告的法人代表人许某也在《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中签名并加盖村民小组的公章。被告依法履行了对土地登记发证的异议公告程序,公告期满后,土地四邻无异议。可见,被告根据《土地登记规则》的规定,完成了土地登记程序,给原告颁发了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四、原告主张被告制作的《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上许某、崔某的签名是伪造,没有将18.3亩土地登记在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中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不能以其村民与乡政府签订的《承包集体所有土地种植合同书》来主张土地的所有权,该承包合同所约定的四至范围也不能证明是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项下土地的四至范围,更何况承包合同中18.3亩土地的四至范围并不清楚的。原告以其原社长许某和盐尽村第十六经济社原社长崔某共同出具的《证明书》主张《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上其两人的签名是“有人代替”,但该核定书上明确盖有原告及第十六经济社的公章,即使两人的签名是造假,也不能否认其在核定书加盖公章的客观事实,且双方也都在《土地登记发证公告送达回执单》盖章。可见,原告主张被告颁证认定事实错误,要求撤销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并重新进行土地确权及颁证,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2004年期间,陵水县进行全县土地确权工作。同年8月,原告向陵水县建设与国土环境资源局(现陵水县国土资源局)提交《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申请书》,称位于盐尽村委会范围内30.99亩的土地,是土地改革时由政府划分,并一直管理使用至今,申请登记发证。同年8月,原告提交《指界人身份证明》,证明许某是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同年8月26日,被告的职能部门陵水县土地管理局(现陵水县国土资源局)组织土地相邻的单位进行现场指界。根据被告陵水县政府提交的JI至J2地段、J2至J3地段、J3至J4地段、J4至J1地段的《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中,均有原告法定代表人许某的签名及盖有第十五经济社的公章,其中还有陵水县三才农场、第十六经济社、陵水县国土资源局参加指界人员的签名及加盖的公章。原告称《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中许某、崔某的签名不是其本人的签名,但未申请笔迹鉴定。同年10月25日,陵水县国土资源局制作了宗地地类及界址点成果表,又于12月7日进行了农村地籍调查。同年12月6日,陵水县国土资源局就颁证的30.99亩土地面积、四至范围、权属进行征询异议公告,公告期满无人提出异议。之后,陵水县国土局将30.99亩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在原告名下,被告陵水县政府于2004年12月17日给原告颁发了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该土地所有权证书一直由原告保管。
还查明,原告的村民陈理民于1988年8月30日与陵水县盐尽乡人民政府签订了一份《承包集体所有土地种植合同书》,约定由陵水县盐尽乡人民政府将30亩集体土地发包给陈理民,土地的四至范围:东至腰果树,西至水田,南至电台,北至水沟,承包期限为50年,自1988年9月1日起至2038年9月1日止。双方于1988年9月1日经陵水县公证处进行公证,由陵水县公证处出具(88)陵证字第646号公证书。已查明,该承包合同中30亩集体土地的位置、四至范围与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项下的土地的位置、四至范围均不一致。2014年至2015年期间,案外人在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之外的18.3亩土地上建筑厂房,原告认为该18.3亩土地的所有权属其所有,因此向政府相关部门请求处理,未果。2016年1月26日,原告向海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海南省人民政府于2016年8月10日作出159号《复议决定书》,认为原告提起复议申请已经超过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复议期限,故而驳回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于2016年8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超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期限。据本院查明的事实,被告于2004年8月26日组织土地相邻单位对颁证的30.99亩土地进行现场指界,原告当时的法定代表人许某参加指界,虽然原告不承认许某在《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的签名,但并不能否认《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上盖有原告公章这一事实,也证明了原告已经对颁证的30.99亩土地的面积、位置、四至范围进行确认的事实。根据原告原法人代表许某(现改名为许声贵)当庭陈述的证词,许某自称收到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时间大概是2004年至2005年,原告也自认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一直保存在原告处。原告在向海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期间,其法定代表人姚太丰在听证会上自称2013年接任申请人社长职务,前任社长于2014年向其移交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上事实证明,被告于2004年12月17日给原告颁发了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后,该土地所有权证书一直由原告保管至今。因此,原告理当知道该土地证书中所记载的内容,也应当知道颁证的30.99亩土地的位置和四至范围。原告如认为颁证的30.99亩土地的位置、四至范围有误,应当自收到该土地使用权证书之日起2年期限内向被告提出异议。被告于2004年12月17日给原告颁发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至今已经12年时间,原告才认为颁证土地的位置、四至不相符而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土地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因此,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超过2年的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综上,原告以被告颁发的第0012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认定土地位置、四至范围错误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土地证,已经超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期限。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盐尽村第十五经济合作社的起诉。
原告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盐尽村第十五经济已预交的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本院退还给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本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俊明
审 判 员 姜国强
审 判 员 符敬强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法官助理 杨 智
书 记 员 程玲玲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法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
复议决定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法定起诉期限的,适用前款规定。
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一)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
(二)起诉人无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
(三)起诉人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法律规定必须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未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由诉讼代理人代为起诉,其代理不符合法定要求的;
(六)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七)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必经程序而未申请复议的;
(八)起诉人重复起诉的;
(九)已撤回起诉,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十)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的;
(十一)起诉不具备其他法定要件的。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补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期间责令补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间已经补正或者更正的,应当依法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