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2-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闽02民终191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莲花南路7号经协大厦8楼。
法定代表人:赵新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锦水,北京盈科(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住所地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太平镇葫芦山村老鼠尾(原航标站)。
经营者:林斌,男,1971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青,福建均融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十七局)因与被上诉人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以下简称尚冰沙石料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6)闽0203民初93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铁十七局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尚冰沙石料场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不符合法律规定,程序违法。1、本案一审从2016年6月17日立案到2016年12月28日审结,历时六个月零十一天,已经超过简易程序三个月的审理期限。2、本案双方对事实争议较大,且经过向南平市国税局调查取证,不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简单民事案件,一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错误。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一审法院认定《证明》符合讼争合同约定的结算单位”立方米”错误。讼争合同第一条约定”数量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收料员签认的现场过磅重量计量,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实验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物资部及尚冰沙石料场三方签认的堆积密度作为换算成方量结算,签认单作为合同附件”,该约定再一次明确了双方的结算依据是过磅单和收料单据,即使尚冰沙石料场提供了《证明》,也不能免除其应负的举证责任。2、尚冰沙石料场应当提供合同约定的结算材料,作为本案的结算依据。一审法院在尚冰沙石料场未提供合同约定的资料作为结算,直接认定《证明》作为结算凭证,对事实认定不清。3、一审法院凭税务局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的《证明》开具了相应的发票,认定《证明》可以作为双方的结算依据错误。开具发票并不意味着双方实际发生的货款是《证明》里的金额。4、一审法院对中铁十七局提交的《尚冰砂石料场支付台账》的证明效力不予认定错误。尚冰沙石料场在一审中自认已经收到了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支付的货款6803481.56元,这与《尚冰砂石料场支付台账》中最后合计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已向尚冰沙石料场支付货款6803481.56元完全一致,而且《尚冰砂石料场支付台账》完全是中铁十七局根据证据8里的《电子转账凭证》、《收款收据》制作的,尚冰砂石场对证据8里的《电子转账凭证》、《收款收据》的真实性无异议,那么《尚冰砂石料场支付台账》也是真实的,具有证明效力。5、在一审中,尚冰沙石料场雇佣的司机钟前进和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的员工岳丘山均作证证明,4号拌合站于2014年3月即开始进行拆除,并于之后停止使用,未再实际进行任何运输生产活动,但是一审法院不予确认。《砂料临时供应合同》中第三条、第四条、第十条,均表明尚冰沙石料场仅向中铁十七局二分部4号拌合站提供砂料,4号拌合站于2014年3月即开始进行拆除,并于之后停止使用,未再实际进行任何运输生产活动,按《砂料临时供应合同》的约定该合同履行完毕已经终止,2014年3月之后尚冰沙石料场不可能再向铁十七局二分部提供砂料。2014年3月之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之所以在尚冰沙石料场没有再提供砂料的情况下还出具《证明》,是因为尚冰沙石料场以部分《证明》丢失等理由,要求中铁十七局二分部重复开具部分《证明》,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的《证明》中存在很多重复与虚假的情形,其不是双方真实的结算。三、2012年和2013年的《询证函》再次证明了《证明》并不能作为双方的结算依据,《证明》里面的金额也不是双方实际发生的货款。2013年的《询证函》与2014年1月8日的《银行转账凭证》和尚冰沙石料场出具的《收款收据》相互印证,中铁十七局与尚冰沙石料场之间的货款已经结算清楚了。
尚冰沙石料场辩称:一、一审因尚冰沙石料场申请协商调解直至2016年12月16日开庭审理,中铁十七局经一审法官询问,对一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没有异议,本案尚冰沙石料场起诉时有明确的欠款证据,一审程序适用简易程序并未违法。二、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双方交易流程一审已经调查非常清楚:尚冰沙石料场运送沙石料至指定地点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过磅形成磅单交给司机,司机将磅单交给尚冰沙石料场负责人,尚冰负责人将磅单集中交给物质部代表签字确认,再由物质部进行统计核算换算成立方米,再交财务部,由财务部开具证明给尚冰沙石料场。至此,尚冰沙石料场不再持有磅单原件,而且《证明》具有物权和债权的性质,尚冰沙石料场凭《证明》找财务部支付货款并出具收款收据。尚冰沙石料场以《证明》为证据向中铁十七局索付货款合理合法。三、尚冰沙石料场不存在要求中铁十七局重开证明的事实。《证明》需经过上述四道程序才能由财务部开出,并不是随意开具,中铁十七局辩称《证明》是尚冰沙石料场欺骗开出,是用来开发票的,证据和理由不足。四、《采购付款表》和《尚冰砂石料场支付台账》系中铁十七局单方制作,没有经尚冰沙石料场签字或盖章确认,无法判断其客观真实性。该台账均是尚冰沙石料场凭《证明》向中铁十七局收款后,中铁十七局才依据程序逐级上报审批形成,而没有支付的货款当然不能在其中体现,中铁十七局以此证实采购多少沙石料不真实、不正确,只有原始磅单才能核算出真实供货量。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尚冰沙石料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中铁十七局支付货款6945032.72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7月13日,尚冰沙石料场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签订了《沙料临时供应合同》一份,约定:尚冰沙石料场向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供应河砂,实际数量以双方结算数量为准;数量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收料员签认的现场过磅重量计量,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实验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物资部及尚冰沙石料场三方签认的堆积密度作为换算比例换算成方量结算,签认单作为合同附件;供货方式及验收要求为,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通过计量部门认定的电子磅过磅重量为基数,通过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现场测定砂含水率核算实际数量,计量结果经送货人员复核无误后,现场材料负责人开具收料单据,送货人员签认,作为结算依据;货款结算方式为,每月20日为结算日期,尚冰沙石料场凭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开具的材料验收单、正式税务发票同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底单核对无误后作为当月结算依据,当月供应的材料经检验质量符合要求的,次月10日前支付货款,如中铁十七局二分部资金周转困难或其他特殊原因未能如期付款,尚冰沙石料场应同意延期支付并承诺保证期间正常供应河砂。合同还对河砂的质量、检验方法等做了相应的约定。
合同签订前,尚冰沙石料场即向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供应河砂。2012年1月至2014年12月,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先后向尚冰沙石料场出具了24份《证明》,证明格式为:”兹我部购入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供应河砂方,总金额元。特此证明。”(具体方数及金额详见附表)。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中铁十七局共向尚冰沙石料场支付了货款6803481.56元。另查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系中铁十七局设立的分支机构。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中铁十七局向一审法院申请向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国家税务局核实三份《证明》(2012年3月4日出具的金额为48511.80元的《证明》、2012年9月27日出具的金额为158734.08元的《证明》、2012年10月21日出具的金额为258720.48元的《证明》)的真实性并调查尚冰沙石料场开具发票的情况。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国家税务局向一审法院出具《情况说明》,称:尚冰沙石料场于2012年3月5日申请代开一张金额为48511.80元的发票,于2012年10月30日申请代开二张金额分别为158734.08元、258720.48元的发票;税务局在开具上述发票过程中,均要求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税务登记证副本复印件、负责人身份证复印件、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出具的所购物品书面确认证明原件,并将原件归档保存。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尚冰沙石料场提交的《证明》是否可以作为双方的结算依据?
尚冰沙石料场认为,双方之间沙石料的交易流程如下:尚冰沙石料场将沙石料运送至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指点地点(如四号拌合站、五号拌合站),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对沙石料进行过磅秤重并形成磅单;磅单一式三联,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将其中一联交给尚冰沙石料场方的运输司机,每个运输司机将磅单累计后交给尚冰沙石料场负责人,尚冰沙石料场负责人将磅单集中再交给物资部,物资部进行核实、统计、换算成立方米而开出《证明》交付尚冰沙石料场,尚冰沙石料场方不再持有磅单原件;尚冰沙石料场凭着《证明》找财务部支付货款并出具收款收据,财务部进行转账付款或者尚冰沙石料场根据财务部付款情况而出具收款收据,故尚冰沙石料场提交的《证明》可以作为结算依据,具体金额为1374851.28元(24份《证明》总额)–中铁十七局已支付的6803481.56元=6945032.72元。
中铁十七局认为,双方之间沙石料的交易流程如下:每月结算完成后,中铁十七局物资部根据当月磅单与尚冰沙石料场核对后,出具《物资材料点、发汇总表》;物资部根据当期《物资材料点、发汇总表》金额,向公司财务部门提交《材料款申请审批单》,申请公司支付当期材料款,并根据需要在《材料款申请审批单》中列明当期金额、截至当期的累计入库金额(即累计货款额)、截至当期已付款金额以及尚欠未付金额;公司财务部门根据物资部提交的《材料款申请审批单》审核无误后,制作《银行付款凭证》,将当期《材料款申请审批单》的购货金额计入与砂石场的应付账款中,并根据公司资金情况安排付款。综上,本案中铁十七局已将全部货款支付给尚冰沙石料场,具体为6939481.56元,中铁十七局已支付的6803481.56元、燃油费136000元。
对上述主张,中铁十七局提交:1《采购付款表(南平市延平区尚冰砂石料场)》、2《尚冰砂石料场采购台账》及相关记账凭证资料、3《发票》、4《尚冰沙石料场支付台账》、5《付款凭证》、6《5号拌合站过磅单》予以佐证。对此,尚冰沙石料场质证认为,1、对《采购付款表(南平市延平区尚冰砂石料场)》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表格系中铁十七局单方制作,没有尚冰沙石料场进行盖章签字确认;2、对《尚冰砂石料场采购台账》及相关记账凭证资料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均系中铁十七局单方制作,无法判断其客观真实性;3、对《发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组证据不能证明尚冰沙石料场向中铁十七局出售的货款总额为6939481.56元,而且这些单证的时间只截止到2013年12月15日,之后尚冰沙石料场仍然有向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供应沙石料,中铁十七局仅提供其中部分的数量组成该组证据;4、《尚冰沙石料场支付台账》系中铁十七局单方制作,真实性无法确定;5、《付款凭证》有原件,对真实性没有异议,尚冰沙石料场确认已经收到了中铁十七局支付的6803481.56元款项;6、对《5号拌合站过磅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中铁十七局仅列举了部分过磅单,中铁十七局开具的证明就是在过磅单的基础上计算得出的。
一审法院认为,尚冰沙石料场提交的《证明》可以作为双方的结算依据,理由如下:一、尚冰沙石料场出具的《证明》上加盖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公章,中铁十七局对该公章真实性无异议,予以确认。根据双方签订的《砂料临时供应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数量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收料员签认的现场过磅重量计量,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实验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物资部及尚冰沙石料场三方签认的堆积密度作为换算比例换算成方量结算,签认单作为合同附件”),可知双方买卖沙石料的结算单位是立方米,《证明》已把重量单位换算成方量单位(立方米),符合讼争合同的约定。二、中铁十七局提交《采购付款表(南平市延平区尚冰砂石料场)》、《尚冰砂石料场采购台账》及相关记账凭证资料、《尚冰沙石料场支付台账》均系中铁十七局单方制作的凭证,均未有尚冰沙石料场确认,且尚冰沙石料场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故对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认定,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交易的总货款金额。三、中铁十七局称尚冰沙石料场提交的《证明》仅为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出具给尚冰沙石料场用于向税务部门申报税务所用的证明,并非双方实际结算沙石方量及货款金额的依据,但根据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国家税务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尚冰沙石料场向税务局提供用于开具发票的证明原件均留存于税务局,已开具发票的三份证明尚冰沙石料场并未作为本案证据提交,且税务局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的证明开具了相应的发票,可见该证明对外具有相应的效力,税务局亦予以认可,故在中铁十七局未能提交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对中铁十七局该意见不予采纳。四、中铁十七局申请尚冰沙石料场雇佣的司机钟前进出庭作证,其陈述将河砂运至拌合站取得磅单后交给尚冰沙石料场进行结算,该事实双方均无异议,予以确认;中铁十七局申请其员工岳丘山出庭作证,因证人与中铁十七局有直接利害关系,尚冰沙石料场对该证据不予认可,不予确认,且即使如证人所述4号拌合站于2014年3月被拆除,亦不足以直接否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于2014年3月之后出具的《证明》效力。
综上,尚冰沙石料场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签订的《沙料临时供应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合法有效的合同。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出具的《证明》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可以作为尚冰沙石料场主张货款的结算依据,因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系中铁十七局的分支机构,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的付款责任依法应由中铁十七局承担。综上,尚冰沙石料场主张中铁十七局支付货款6945032.72元(1374851.28元-6803481.56元)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中铁十七局认为货款应抵扣尚冰沙石料场应负担的燃油费136000元,因中铁十七局提交的《物资材料扣款单》并没有尚冰沙石料场签字确认,且尚冰沙石料场不予认可,故对该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中铁十七局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尚冰沙石料场支付货款6945032.72元。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对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尚冰沙石料场认可本案中应当承担燃油费136000元,并同意中铁十七局在其应付给尚冰沙石料场的货款中予以抵扣。
二审中,中铁十七局提交以下证据:1、2012年《询证函》、2、2013年《询证函》,共同用于证明截止2012年12月31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欠尚冰沙石料场584708.28元,截止2013年12月31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欠尚冰沙石料场704969.76元,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的《证明》并不能作为双方结算依据,《证明》里面的金额也不是双方实际发生的货款;3、《电子转账凭证》、4、《收款收据》,共同用于证明2014年1月8日中铁十七局第二分部向尚冰沙石料场支付了最后一笔款项704969.76元,双方之间的货款(至少2013年12月31日前的)已经结清;5、《说明》,证明中铁十七局2013年度财务报表委托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审计内容包括了向尚冰沙石料场货款704969.76元及相应的询证函;6、中铁十七局项目部经理李某与尚冰沙石料场经营者林斌的录音光盘以及纸质录音内容8页,证明林斌认可中铁十七局与尚冰沙石料场货款已经结清,林斌主张多要100万元的要求,林斌陈述2张大额证明开具的过程,也承认了每次盖章的流程,两份大额的发票证明重复开具;7、证人李某的证言,用于证明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的讼争《证明》系林斌以向税务局开具发票为由而多次要求中铁十七局开具,双方货款已经结清,讼争《证明》系重复开具;8、证人陈某的证言,用于证明中铁十七局向尚冰沙石料场采购沙石料,其是中铁十七局物资员负责资料统计,尚冰沙石料场要向中铁十七局申请货款,尚冰沙石料场先把材料对好把对账单给物资部,物资部把材料统计好上报财务部,财务部向尚冰沙石料场索要发票后才会付款,物资部向尚冰沙石料场开具的证明系用于向税务局开具发票。之前有些已经开具过的证明,尚冰沙石料场没有提供发票且证明丢失,物资部又开具总额证明给尚冰沙石料场让其再去开发票。一个月的供货一般都是几十万,不会到上百万。2014年8月15日的两张证明是财务部长揭水文让其开具给尚冰沙石料场用于补开发票;9、证人龙某的证言,用于证明其负责物资部做内业资料不负责开具证明,陈某不在时陈某打电话给其本人由其开具证明。
尚冰沙石料场质证认为:一、对证据1-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关联性有异议,尚冰沙石料场起诉的都是2014年开的结算凭证,2013年的询证函不能否定2014年以后的债权债务。2014年证明中有3笔款项708010.28元、504840.6元、189600.16元在2013年12月31日前已经支付,尚冰沙石料场没有起诉,本案起诉的是4笔债务:2014年8月15日1480978.96元、4036889.88元和2014年12月24日955754.8元、429835.36元。二、对证据6质证认为:1、录音文字内容与光盘基本一致;2、对关联性有异议,录音系双方协调过程中,形成于本案一审之前,不属于新证据,中铁十七局提交明显超过举证期限;3、录音材料有被剪辑,有些话条理不清、上下不通,李某在通话中诱导林斌撤诉,对李某在录音中所说的事实不予认可;4、录音证据中只体现了证明的开具的过程,林斌没有明确或间接承认重复开具证明的事实。三、1、对李某的证言不予认可,李某陈述重复开证明,那么原来开过的证明都有记录,重开也必须重开原来具体的10张或20张,不可能开个总额,这不是叫重开;2、对陈某的证言真实性不予认可,其与中铁十七局有利害关系,所述不一定属实,尚冰沙石料场供货一直到2015年初,每次找陈某开具证明时要有对账单才能开具;3、对龙某的证言没有质证意见。
尚冰沙石料场提供以下证据:1、《证明》一份,用于证明中铁十七局财务部部长揭水文证言,至2013年12月31日止中铁十七局仍欠尚冰沙石料场货款704969.76元,而2014年结账后中铁十七局未付任何货款,经2014年结账中铁十七局应付货款8305910.04元,一审判决正确;2、《线下收尾工程施工合同书》复印件一份,用于证明录音资料中林斌称要100万元的原因是建挡土墙50万元、后坑复垦50万元。
中铁十七局质证认为:1、对证据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证明对象有异议,中铁十七局2013年之前已经结清货款,2014年之后没有再产生交易,故不存在欠款;2、对证据2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有异议,林斌也没有对合同项下的工程进行施工。
本院认证如下:一、中铁十七局提交的证据1-5、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的证据1,对方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上述证据内容只能证明2013年12月31日之前中铁十七局欠尚冰沙石料场704969.76元,该款于2014年1月8日支付,故本院对上述证据除此之外的其他证明对象不予采信;二、中铁十七局提供的证据6,系李某与林斌本人通话录音,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录音内容体现双方对争议协商过程,林斌在录音中并未认可李某所述讼争证明系重复开具的事实,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对象不予采信;三、中铁十七局提供的证据7、8、9,因李某、陈某、龙某均是中铁十七局工作人员,与中铁十七局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均不能单独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且龙某陈述讼争24份证明均不是其经手开具,开具证明的经手人陈某陈述其记不清总共开具过多少张证明及开具的时间、金额,也不清楚2014年8月15日两张证明具体与之前开过的哪一张证明重复,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不予采信;四、尚冰沙石料场提供的证据2没有原件,中铁十七局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力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一、尚冰沙石料场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签订《沙料临时供应合同》,合同签订后尚冰沙石料场供应了货物,中铁十七局支付了部分货款,双方存在真实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应受法律保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作为中铁十七局的分支机构,其民事责任应由中铁十七局承担。本案中尚冰沙石料场提供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出具的《证明》23份及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物资部出具的《证明》1份,主张中铁十七局还应支付货款6945032.72元(24份《证明》体现的总货款1374851.28元-已付货款6803481.56元),中铁十七局对24份《证明》系其单位出具没有异议,《证明》中明确载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向尚冰沙石料场采购河砂的方量及金额,故上述《证明》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二、中铁十七局主张讼争《证明》中多份系重复开具,双方之间的货款已经结清,中铁十七局应对其主张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中铁十七局一审中提供的《采购付款表(南平市延平区尚冰砂石料场)》、《尚冰砂石料场采购台账》及相关记账凭证资料、《尚冰沙石料场支付台账》均系其单方制作的凭证,没有经尚冰沙石料场签字或盖章确认,且尚冰沙石料场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故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证明力不予采信,并无不当。中铁十七局二审提供的《询证函》、《电子转账凭证》、《收款收据》、《说明》无法证明双方2014年期间的交易情况,其提供的录音资料、证人证言也无法证明尚冰沙石料场负责人林斌承认讼争《证明》系重复开具的事实。因此,中铁十七局提供的证据均无法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三、双方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31日前存在交易,在此期间尚冰沙石料场供货,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也开具相应的《证明》并支付货款,双方此交易过程足以证实尚冰沙石料场与中铁十七局二分部之间存在以开具《证明》作为双方结算凭证这一交易习惯。另《证明》中结算单位为”立方米”,与《沙料临时供应合同》约定的”数量以中铁十七局二分部收料员签认的现场过磅重量计量,根据中铁十七局二分部实验室、中铁十七局二分部物资部及尚冰沙石料场三方签认的堆积密度作为换算比例换算成方量结算,签认单作为合同附件”的内容并无矛盾。因此,中铁十七局提供的证据并不能推翻讼争《证明》的内容,一审法院依据讼争《证明》支持尚冰沙石料场的诉求,判决中铁十七局支付未付货款6945032.72元,并无不当。四、尚冰沙石料场二审中认可应承担燃油费136000元,并同意在中铁十七局应付货款中予以抵扣,属于对该事实的自认,本院予以采纳,扣除该款后中铁十七局还应支付尚冰沙石料场货款6809032.72元。五、一审法院采用简易程序审理已告知双方,中铁十七局一审中也未提出异议,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中铁十七局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因尚冰沙石料场二审自认承担燃油费的事实,导致判决结果改变,本院查明后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6)闽0203民初9392号民事判决为: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货款6809032.72元;
二、驳回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0207元,由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负担1510元,由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负担28697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0414元,由南平市延平区尚冰沙石料场负担3020元,由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负担5739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超
审 判 员  师 光
审 判 员  陈 杰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代书记员  崔新建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