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许健辉、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错误执行赔偿赔偿决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国 家 赔 偿 决 定 书
(2018)粤01委赔12号
赔偿请求人:许健辉,男,1975年2月13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州市天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婉莉,女,1964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州市越秀区。
赔偿义务机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东圃明镜路*号。
法定代表人:张坚雄,职务: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云芳,该院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文谦,该院工作人员。
赔偿请求人许健辉因错误执行申请赔偿义务机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7)粤0106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请求人许健辉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涉案决定存在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等问题。一、认定事实错误。1.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隐瞒、回避关于许健辉暂无履行能力的事实。许健辉是广州朗汇会展有限公司番禺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许健辉及该公司遭到违法行政、司法(含刑事诬告和人身伤害)窝案迫害等不可抗力、意外事件导致极度经济困难、暂无履行能力,许健辉提交了暂无履行能力的证据材料,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知悉该事实并已依法核实;2.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为许健辉“有履行能力”但“推脱不履行债务”。许健辉在涉案执行中作出分期支付、到2015年底履行一半案款的承诺,是基于许健辉认为广州朗汇会展有限公司番禺分公司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行终字第1153号案中可以胜诉并获得赔偿,正是因为对该案结果的合理期待,导致许健辉认为其将具备一定能力履行还款义务,但广州朗汇会展有限公司番禺分公司在该案中败诉,对许健辉而言属于不可抗力和意外事件,许健辉当然不应属于失信之人。而上述行政案件审理期间及判决之后,许健辉遭到刑事诬告、通缉、拘留、提起公诉,导致家庭陷入困境,许健辉在受到窝案迫害且濒临存亡的情况下未履行债务,不应属于失信的情况。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明知许健辉遭遇不可抗力、意外事件且陷入困难之中,却以“不符合日常生活常理”为由将许健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3.许健辉属于“暂未履行”而非“不履行”的情况,甚至不属于“拒不履行”的情况,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此是知悉的;4.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捏造虚假事实、诬蔑许健辉以证明执行的正当性。涉案决定中载明“许健辉到庭表示希望与申请执行人协商,但一直未将结果告知本院”属于捏造,实际上,许健辉在2015年7月26日的《执行笔录》中告知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协商结果。涉案决定中载明的“致电许健辉,其均未接听电话”则属于诬蔑许健辉的行为,即使法院确有来电,但来电时间为夜晚而非工作时间,许健辉未听见来电而漏接属于正当理由。二、适用法律错误。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修改前)第一条进行选择性适用,该法条规定如决定纳入失信必须同时满足“具备履行能力”和所列的六种情形之一,适用该法条的前提是当事人“具有履行能力”,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明知许健辉“暂无履行能力”而非“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却认定许健辉属于“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强行将许健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是错误的。综上,请求:1.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立即停止将许健辉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侵权行为,并于相应已登列、转载或以其它方式传播上述相关信息的网络平台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含经营、名誉和商誉所涉范围);2.按许健辉于2015年7月3日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起,以每日300元的标准计算赔偿损失,计至名单于各级司法系统及所有已转载和以其它方式传播网络平台的相关信息删除之日。
赔偿义务机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以下《合法性说明》:涉案执行依据是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一致意思的民事调解书,该结果系许健辉在其履行能力的判断上作出的安排,但其并未按照方案履行债务。案件执行过程中,许健辉到庭承诺分期付款,但至今自认仅支付执行款700元。许健辉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承诺每月支付500元并未超过合理范围,但其推脱不履行债务,不符合日常生活常理,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修改前)第一条第(六)项“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规定的情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按照上述规定将许健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另外,许健辉至今仍未完全履行债务,故也不符合将其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的规定。综上,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许健辉的执行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之处,许健辉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错误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为由要求删除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赔偿相关损失的国家赔偿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28日,许健辉因与苏方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2917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现已发生法律效力。该调解书中载明双方自愿达成和解协议,许健辉于2014年10月15日前向苏方林支付8000元,于2014年12月31日前向苏方林支付18874.5元。2014年12月30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依苏方林的申请,立案【案号为(2015)穗天法执字第994号】执行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15年1月20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向许健辉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许健辉在限期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15年3月16日的《执行笔录》载明,许健辉表示想与执行申请人协商解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责令其在一周内协商,并将结果告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否则将依法强制执行。同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向许健辉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表》和《限制高消费令》。2015年4月14日和2015年6月2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致电许健辉,其均未接听电话。2015年7月6日,许健辉到庭表示其与申请执行人未协商成功,其承诺在七、八、九三个月每月支付500元,十、十一、十二月可能会再支付多一点,保证在今年(2015年)年底履行本案案款的一半,否则愿意接受法院处罚。2015年7月3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穗天法执字第994号《执行决定书》,将许健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5年7月8日,许健辉支付了执行款500元,此后未支付过执行款。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穗天法民二初字第2917号《民事调解书》、(2015)穗天法执字第994号《执行决定书》、《执行通知书》、《执行笔录》等。
另查明:2017年3月13日,许健辉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收到许健辉所提交的赔偿申请后,未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审查立案,本委于2017年10月10日作出(2017)粤01委赔10号决定,指令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予以受理。2018年5月24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106法赔2号决定,驳回许健辉的国家赔偿申请。许健辉不服该决定,向本委申请复议。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修改前)第一条第(六)项规定,“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本案中,许健辉在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自愿与对方当事人达成债务履行方案并由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且在执行中又自愿作出每月支付500元的分期付款承诺,上述承诺均是其基于自身履行能力自愿作出,尤其是关于“每月支付500元”履行方案未超出一般合理范围,但之后均未如期履行,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修改前)第一条第(六)项“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情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据此认定其为失信被执行人并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符合法律规定。许健辉主张其在民事调解书中作出履行债务方案的安排是基于自身对另案胜诉可获得赔偿款项的期待,不足以作为其逃避履行债务的合法依据,对该主张不予采纳。至于许健辉关于其在2015年3月16日后将其与申请执行人协商的结果告知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并对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在2015年4月14日和6月2日曾致电其产生质疑等主张,均无证据佐证,本委亦不予采纳。综上,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将许健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属于执行错误,不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许健辉提出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并由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经济损失的赔偿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委均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7)粤0106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