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魏玲与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要求确认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京0116行初122号
原告魏玲,女,1956年12月4日出生,居民,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告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幸福西街1号。
法定代表人张俊峰,镇长。
委托代理人韩超,北京徐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魏玲要求确认被告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北房镇政府)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7年8月17日受理后,在法定期限内向被告北房镇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诉讼通知书。被告北房镇政府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答辩状及相关证据、依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魏玲,被告北房镇政府副镇长马晓利、付大刚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与委托代理人韩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7年8月11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在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梨园庄村金泽雅园张贴《通知》,要求各业主于2017年8月20日前对园区内出租、出售、非农使用、产生居住条件的设施大棚整改到位,逾期未整改到位的,区、镇两级政府将组织实施对违法部分进行强制整体拆除。2017年8月17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再次张贴通知,要求各承租人在2017年8月20日前,对建设、装修、添附及可移动物品,进行清理并处置拆除后的建筑残余、垃圾,超过期限未予清理处置的,拆除工作指挥部将作为建筑垃圾进行统一清理,不再进行保留。2017年8月22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将原告魏玲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梨园庄村金泽雅园A18号地块上的大门、围墙、大棚旁边的看护房拆除。
原告魏玲诉称,2009年3月5日,被告同意北京中瑞恒辉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瑞公司)在北房镇梨园庄村南侧(101国道南侧、环镇路西侧)土地上建设日光温室大棚,且认为符合北京市设施农业政策,符合怀柔区北房镇整体规划和梨园庄村域规划,准许中瑞公司将所建的日光温室大棚对外出租或转让。根据被告的该证明,中瑞公司将其所建的日光温室大棚及其附属设施对外出租和转让。
原告于2009年5月10日与中瑞公司签订了《土地合同》,北房镇梨园庄村村民委员会作为见证方加盖公章认可。合同约定:中瑞公司将金泽雅园A18号地块使用权及地上物所有权转让给原告,土地上建筑物为40平方米。大棚使用面积为425平方米,土地使用面积为865平方米,土地使用年限见土地使用权证书。土地及地上建筑物金额为150000元。合同附土地状况、地上物平面图和补充协议。合同签订后,原告向中瑞公司交付款项150000元,中瑞公司将标的物交付原告。
2017年8月11日,被告在原告的上述土地范围内张贴通知1份,通知载明土地内的房屋面积不得超过15平方米等内容,并责令原告于2017年8月20日前拆除,逾期未拆除,其将强行整体拆除。2017年8月22日,被告实施了行政强制拆除行为。原告认为被告的行政行为错误,一是其无执法权,二是执法程序错误,三是其无权强行拆除原告的合法私有财产。故起诉要求确认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原告魏玲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土地使用权证书》1份。证明原告对涉案土地有合法的使用权。
2、《土地合同》、中瑞公司收据各1份。证明原告通过开发商购买的涉案房屋,因此有合法的所有权。
3、北房镇政府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原告的涉案建筑合法,并且被告认可该建筑的合法性。
4、北房镇政府《北房都市型设施农业园区建设实施意见》及附件北房设施农业园区建设领导小组名单各1份。证明涉案房屋是合法的。
5、中瑞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1份。证明公司经过合法注册。
6、怀柔区北房城市农业公园开园信息的截图4份。证明涉案房屋是合法的,相关领导均出席了开园仪式。
被告北房镇政府辩称,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拆除原告违章建筑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法院应予以驳回。
一、被告具有查处乡村违法建设的职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根据前述法律规定,以及《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六十八条、《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北房镇政府具有查处辖区内乡村违法建设的职权。
二、被告依法强制拆除原告违章建筑,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按照北京市统一部署和区政府《关于开展清理整治违法“大棚房”的紧急通知》要求,依法对镇域内违章建筑进行全面检查,在检查过程中对原告的违章建筑金泽雅园A18号进行查处。2017年8月8日,被告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怀柔分局发出《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案件协查函》,经规划部门回复:“原告的工程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17年8月11日,被告作出限期拆除《通知》,要求原告改正违法行为,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并送达给原告。但原告并未按照《通知》规定时限自行拆除。因此,被告依法履行法定职责,强制拆除原告违章建筑,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第三条、第十五条之规定,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在法定期限内,被告北房镇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案件协查函》1份。证明原告所建房屋没有规划部门审批手续,属于违法建设。
2、2017年8月11日《通知》1份。证明被告依法作出限期拆除通知并依法告知原告。
3、2017年8月17日《通知》1份。证明被告于2017年8月17日再次向原告发出通知,要求其对可移动物品和自行拆除建筑垃圾进行处置。
4、2017年8月25日《强制拆除决定》1份。证明因原告限期没有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因此被告依法对原告下达强制拆除决定书并实施拆除工作。
被告北房镇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六十八条、《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十七条,证明被告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于法有据。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四条的规定,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质辩意见,合议庭对上述证据进行了评议,本院作出如下认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均具有真实性,但不能实现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提供的证据1虽具有真实性,但不能实现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提供的证据2、3、4不能证明该手续已合法向原告送达,本院亦不予采纳。
经审理查明,2008年11月5日,被告北房镇政府为落实怀柔区“两园一川”都市型农业园区总体规划,发展北房镇设施农业建设,提高镇农业生产整体水平,制定了《北房都市型设施农业园区建设实施意见》(北政发[2008]30号)。2009年3月5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出具《证明》,内容为:中瑞公司在我镇梨园庄村村南侧(101国道南侧、环镇路西侧)土地上建设日光温室大棚,该项目符合北京市设施农业政策,符合怀柔区北房镇整体规划和梨园庄村的村域规划,特准许中瑞公司将所建的日光温室大棚对外出租或转让。
2009年5月10日,原告魏玲与中瑞公司签订《土地合同》,中瑞公司将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梨园庄村金泽雅园A18号地块使用权及地上物所有权转让给魏玲使用。合同约定房屋建筑面积为40平方米,大棚使用面积为425平方米,土地使用面积为840平方米(含房屋面积、庭院、大棚面积),土地及地上物金额为150000元。2009年7月30日,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梨园庄村村民委员会为原告魏玲颁发《土地使用权证书》,载明土地使用年限为48年半。
2017年8月8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怀柔分局出具京怀北房镇协字(2017)02号《案件协查函》,该协查函主要内容为:当事人:北房镇白杨绿庭、金泽雅园、富贵园、富益园、韦里农庄、韦里生态农庄、红苹果庄园、富乐园、益农园、长丰农庄种植园业主。基本案情:2017年8月7日,北房镇政府执法人员杨新明、车永亮对北房镇白杨绿庭、金泽雅园、富贵园、富益园、韦里农庄、韦里生态农庄、红苹果庄园、富乐园、益农园、长丰农庄种植园进行现场检查。经查,以上园区部分业主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擅自于2008年至2012年在各自种植园内建设房屋,地上一层,建筑面积共计32700平方米,目前已经全部完工。协查要求:请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怀柔分局出具白杨绿庭部分业主所建设房屋是否取得规划许可的证明。协查结果:经核,上述工程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含临时)。
2017年8月11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在原告魏玲所在金泽雅园园区张贴《通知》,告知业主北房镇政府将对园区内出现出租、出售、非农使用、产生居住条件的设施大棚进行全面整治,具体整治内容包括:一、保证设施大棚农地农用,禁止出现居住、经营、休闲、娱乐等行为,耳房内禁止出现厨房、卫生间等生活设施;二、拆除空调、热水器、电视接收天线等与农业生产无关的设备及设施,清除耳房内家具、办公桌椅、字画等与农业生产无关的物品,拆除茶炉大灶等产生污染物的设施;三、大棚耳房建筑面积不得超过15平方米,大棚内、外及耳房前面不能出现硬化现象。为方便耕作,大棚内靠大棚北墙可留50厘米宽透水砖临时走道,大棚外可留一条50厘米宽透水砖临时走道;四、拆除院内凉亭、廊架,拆除大门挡板,保证视野通透;院内严禁堆放杂物,严禁畜禽养殖。责令业主于2017年8月20日前,按照上述要求整改到位,逾期未整改到位的,区、镇两级政府将组织实施对违法部分进行强制整体拆除。2017年8月17日,被告北房镇政府再次在金泽雅园园区张贴通知,要求各承租人在2017年8月20日前,对建设、装修、添附及可移动物品,进行清理并处置拆除后的建筑残余、垃圾。超过期限未予清理处置的,拆除工作指挥部将作为建筑垃圾进行统一清理,不再进行保留。2017年8月25日,被告北房镇政府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决定对上述园区内的违法建设依法予以强制拆除。
庭审中,被告北房镇政府自认于2017年8月22日对原告位于北房镇梨园庄村金泽雅园A18号地块上的大门、围墙、大棚旁边的看护房强制拆除。
2017年8月17日,原告魏玲将被告北房镇政府诉至本院,要求确认被告北房镇政府强制拆除行为违法。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北房镇政府坚持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依据上述规定,被告北房镇政府具有对本辖区内违法建设进行查处的法定职责。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和《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被告在对涉嫌违法建设进行查处过程中,应履行调查、责令限期改正、责令限期拆除、催告、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等程序,以保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应当提前5日在现场公告强制拆除决定。本案中,被告北房镇政府在实施强制拆除前未履行全部法定程序,属程序违法;另外,被告北房镇政府于2017年8月22日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但其作出《强制拆除决定》的时间为2017年8月25日,亦属于程序违法;被告北房镇政府虽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怀柔分局出具了《案件协查函》,但《案件协查函》协查要求并未涉及本案所涉建筑,被告北房镇政府据此将原告建筑视为违法建设予以拆除,属事实不清。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二○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强制拆除原告魏玲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梨园庄村金泽雅园A18号地块相关建筑物的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被告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人民政府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 军
审 判 员  李 雨
人民陪审员  于长瑜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谭 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