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郑启虎、吴炳金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07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松滋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鄂1087刑初166号
公诉机关松滋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启虎,绰号“毒药瓶子”,男,1971年1月6日出生于湖北省松滋市,汉族,小学文化,经商,户籍地湖北省松滋市,暂住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2004年9月30日因犯抢夺罪被湖北省公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7年7月10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吴炳金,男,1954年12月24日出生于湖北省松滋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湖北省松滋市。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周其龙,男,1973年1月29日出生于湖北省松滋市,汉族,高中文化,务工,住湖北省松滋市。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文明宜,男,1971年8月15日出生于湖北省枝江市,汉族,初中文化,务工,户籍地湖北省枝江市,住湖北省枝江市。1994年因犯盗窃罪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1999年11月29日因犯盗窃罪被湖北省宜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6年7月26日因犯盗窃罪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9年8月11日因犯盗窃罪被湖北省远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2012年1月6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2月20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刘士平,女,1970年10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荆州区,汉族,小学文化,务工,户籍地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住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公安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克清,湖北楚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谢朝新,男,1957年11月18日出生于湖北省松滋市,汉族,初中文化,务工,住湖北省松滋市。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辩护人蹇永贵,湖北丰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从武,曾用名朱从五、朱九州,男,1965年9月28日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汉族,初中文化,经商,住湖北省仙桃市。2014年1月13日因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被仙桃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4年1月24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2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杨剑飞,男,1968年11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枝江市,汉族,初中文化,个体养殖户,户籍地湖北省枝江市,住湖北省枝江市。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唐德满,男,1967年5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汉族,初中文化,经商,户籍地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住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2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被告人汪圣奎,男,1963年11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荆州区,汉族,高中文化,经商,住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松滋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滋市看守所。
辩护人镇高才,湖北盛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松滋市人民检察院以鄂松检刑诉〔2017〕1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朝新、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于2017年9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松滋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付鄂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朝新、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及辩护人杨克清、蹇永贵、镇高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2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郑启虎以亲戚、朋友等关系为纽带,发展形成了以其为核心,相对固定的生产、销售死猪肉的十余人犯罪团伙。在明知食用死猪肉对人体有害的情况下,从湖北省仙桃市、枝江市、荆州市荆州区等地低价购入死因不明的死猪进行屠宰加工,将死猪肉伪装成新鲜“羊肉”,销售到湖北省公安县、江陵县、荆州市沙市区、洪湖市、天门市、仙桃市、广水市等地,谋取非法利益。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郑启虎2015年冬收购死猪金额2.8727万元,加工死猪肉约4346斤,销售金额5.6498万元;2016年冬收购死猪金额7.7308万元,加工死猪肉1.1836万斤,销售金额约15.3871万元。两年累计收购死猪金额10.6035万元,加工死猪肉约1.6182万斤,销售金额21.0369万元,获取销售毛利10.4334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朝新、郑某(另案处理)、刘某3(另案处理)等团伙成员的涉案事实
2012年冬,被告人郑启虎购买砍刀、尖刀、肉勾等屠宰工具,在其位于湖北省松滋市涴市镇报德寺村19组45号的家中私设屠宰点,并从周边养殖户收购和周边沟渠内打捞养殖户丢弃的死猪,将死猪去头、去皮、去内脏、将猪脚修成羊脚外观(俗称“剐死猪”),后冒充新鲜“羊肉”销售。2013年冬、2014年冬,由于死猪货源不足,郑启虎断断续续雇用文明宜开车运输,雇用郑某、谢朝新帮其销售。
2015年冬,郑启虎广泛联系病死猪货源,逐步扩大生产规模,并制作了“新鲜羊肉,放心食品”字样的广告、销售“羊肉”的名片,大肆生产、销售病死猪肉。后因随意丢弃加工废弃物被相关职能部门发现,为逃避打击,2016年冬郑启虎将屠宰加工点迁至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蔡家嘴村文明宜家中,继续大规模加工、销售病死猪肉。
(一)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的涉案事实
2015年10月,被告人郑启虎雇用被告人吴炳金加工病死猪肉,郑启虎教吴炳金将死猪肉加工成“羊肉”外观,并按20元/头的标准给吴支付工资。被告人吴炳金明知郑启虎将病死猪肉加工后,冒充新鲜“羊肉”销售给他人食用的情况下,2015年冬在郑启虎家中,屠宰加工死猪200余头,领取工资5000元。
2016年冬,郑启虎将加工窝点迁至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镇蔡家嘴村3组文明宜家中后,再次雇用吴炳金屠宰加工。约定每个月保底工资3000元,超过150头后每多加工一头另支付20元的工资。2016年冬季吴炳金屠宰加工死猪约470头,领取工资5000元,其余工资尚未结算。
另查明,被告人吴炳金2016年冬在陪同周其龙运输死猪、死猪肉时,二人在河边捡得死因不明的死猪3头,销售给郑启虎后获款400元,吴炳金、周其龙各分得200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吴炳金2015年冬加工死猪肉约200头,领取工资5000元;2016年冬加工死猪约470头,领取工资5000元,销售死猪金额200元;两年累计加工死猪肉约670头,累计获利1.02万元。
(二)被告人郑启虎、周其龙的涉案事实
2016年冬,被告人郑启虎雇用被告人周其龙,驾驶车牌号为鄂D×××××的轻型货车运输死猪、死猪肉,约定每月工资5000元。被告人周其龙与吴炳金暂住于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镇的屠宰加工点,每天根据被告人郑启虎的电话通知,驾车至被告人唐德满、杨剑飞、汪圣奎等人处收购死猪。被告人周其龙验货后,将死猪头数及重量告知郑启虎,郑再与被告人唐德满、杨剑飞、汪圣奎等人结算。被告人周其龙将病死猪运至枝江市安福寺镇的屠宰加工点,由吴炳金连夜屠宰加工,次日早晨周其龙再将加工好的“羊肉”运至荆州市荆州区长湖苗木市场或者指定地点,交由郑启虎组织销售。
2016年11月2日至2017年1月11日,被告人周其龙运输死猪、死猪肉2个多月,领取工资5000元,其余工资尚未结算;被告人周其龙、吴炳金捡得死猪3头销售给郑启虎后,周其龙分得200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周其龙2016年冬获利5200元。
(三)被告人郑启虎、文明宜的涉案事实
被告人文明宜系郑启虎狱友,在以郑启虎为核心的生产、销售死猪肉犯罪团伙中,帮助运输、销售、处理废弃物,并积极提供场地、车辆。具体事实如下:
2012年冬,被告人郑启虎雇用被告人文明宜,驾驶牌号为鄂D×××××的小型货车,运输、销售病死猪肉。
2015年11月下旬,运输死猪、死猪肉的鄂D×××××轻型货车因故障大修,文明宜将其弟弟文海益的“东风”轻型货车(鄂E×××××)借给郑启虎,用来运输死猪、死猪肉约一周时间。
2016年3月,被告人郑启虎抛弃在湖北省松滋市涴市镇南岗村、月堤村的猪头、猪内脏等加工废弃物被松滋市畜牧主管部门发现。为逃避打击,2016年冬,郑启虎与文明宜协商,将屠宰加工点迁至枝江市安福寺蔡家嘴村文明宜的老家,并承诺冬季死猪肉加工完后,一起算账并支付租金和费用。文明宜按照郑的要求,将正在修建的储存柑桔的铁皮棚子改造成屠宰加工点,另提供一间房子供周其龙和吴炳金二人居住。2016年11月2日至2017年1月10日,被告人吴炳金在此窝点屠宰加工死猪共约470头。2017年1月11日凌晨,松滋市公安局民警对被告人吴炳金、周其龙进行抓捕时,在该屠宰点现场查获吴炳金的记账本1个、死猪肉8大块(重77.65公斤)、猪头猪内脏重60.15公斤、轻型货车1台及杀猪工具(肉钩58个、挂钩3个、铁钎1根、剔骨刀3把、砍刀1把、尖刀5把)。
2016年12月底的一天,因周其龙和郑启虎闹矛盾,周不愿意出车,郑启虎便请文明宜帮忙驾车运送死猪肉,文明宜驾驶郑启虎提供的鄂D×××××轻型货车运送死猪肉到荆州中高速公路出口附近,连车带货交给郑启虎,文明宜再驾驶郑启虎的鄂D×××××的轻型货车返回安福寺镇的加工点,吴炳金将猪头、猪内脏等废弃物搬上轻型货车之后,文明宜驾车来到长江边,将废弃物抛入长江。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文明宜2016年冬为郑启虎提供加工场所,运输死猪一次并抛弃废弃物一次,并将文海益的货车借给郑启虎,用于拖死猪约一周。
(四)被告人郑启虎、郑某(另案处理)的涉案事实
郑某系被告人郑启虎的侄儿,在明知郑启虎将病死猪加工成“羊肉”销售给他人食用的情况下,从2012年开始,加入生产、销售死猪肉团伙,郑启虎亲自传授死猪加工成“羊肉”的方法,郑某参与收购死猪、运输死猪、剐死猪和销售死猪肉。
2015年冬,郑某脱离郑启虎团伙,自己收购和在野外捡病死猪约62头(重4000斤)、雇用聂某2(另案处理)帮其加工成新鲜“羊肉”,再将病死猪肉销售到周边县市。聂显新在荆州市荆州区弥市镇新堤村家中,将郑某提供的死猪加工出约1500斤“羊肉”,郑某以12元/斤的价格销售获款1.8万元,扣除成本6000元,获利1.2万元。2016年冬,郑某收购或捡得约70头死猪,除去已经腐烂发臭的死猪,加工出约1200斤“羊肉”,以14元/斤的价格销售获款1.68万元,扣除成本1万元,获利6800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郑某2015年冬销售死猪肉约1500斤,销售金额1.8万元,获取毛利1.2万元;2016年冬销售死猪肉1200斤,销售金额1.68万元,获取毛利6800元。两年累计销售金额3.48万元,获取毛利1.88万元。
(五)被告人郑启虎、刘士平的犯罪事实。
2014年7月被告人刘士平与郑启虎相识并同居。2015年腊月,在明知郑启虎将病死猪加工成“羊肉”销售的情况下,跟随郑前往沙市、公安、潜江、荆州销售死猪肉。郑启虎驾驶鄂D×××××轻型货车,将标有“新鲜羊肉,放心食品”字样的横幅挂在车后厢,郑启虎砍肉、议价、收钱,刘士平帮助照看生意、介绍价格、牵袋子,协助郑销售死猪肉15天,以15-18元/斤的价格销售死猪肉约1500斤,郑获利约2.25万元。郑启虎按100元/天的标准给刘士平支付1500元工资。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刘士平销售死猪肉1500斤,销售金额2.25万元,获利1500元。
(六)被告人郑启虎、刘某3(另案处理)的涉案事实。
2016年冬,被告人郑启虎雇用刘某3帮助销售死猪肉,工资每月3000元,郑启虎负责砍肉、议价,刘某3负责照看生意、收钱。刘某3跟随郑启虎前往仙桃及周边集贸市场销售25天,以13元/斤(批发)、16元/斤(零售)的价格冒充“羊肉”销售共计4000余斤死猪肉,郑启虎获利6万余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刘某32016年冬销售死猪肉4000斤,销售金额6万元。
(七)被告人郑启虎、谢朝新的涉案事实。
2012年冬,被告人谢朝新为非法牟利,在明知被告人郑启虎将病死猪加工成“羊肉”销售的情况下,从郑启虎处低价购入加工处理好的死猪肉,骑摩托车在仙桃、天门、潜江、沙某等地冒充“羊肉”零售,赚取差价。销售几天后,在天门市因老百姓发现所购买的“羊肉”为猪肉后,找其退货,谢朝新便放弃了单干,转为帮郑启虎销售死猪肉,从郑启虎处领工资。
2017年1月2日,被告人谢朝新再次受郑启虎雇用销售死猪肉,2017年1月3日至1月10日,谢朝新与郑启虎一起前往江陵、荆州、天门、潜江、随州、广水等地销售死猪肉,郑启虎负责开车、议价和收钱,谢朝新负责吆喝、砍肉和称重,以18元-20元/斤的价格销售死猪肉共计约1400斤,销售金额约2.2万元,郑启虎按200元/天的标准给谢朝新支付1400元工资。
2017年1月11日凌晨,松滋市公安局民警在荆州市荆州区长湖苗木市场将被告人郑启虎、谢朝新、刘士平抓获,在郑启虎的轻型货车(鄂D×××××)上搜查并扣押无头无内脏死猪19.5头(重478.27公斤)、记账本1个、销售羊肉的名片37张。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谢朝新2016年冬销售死猪肉约1400斤,获利1400元。
二、郑启虎、郑某与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聂某2(另案处理)、王某2(另案处理)、刘某4(另案处理)、等病死猪提供者之间的涉案事实
2015年冬季,被告人郑启虎为扩大生产、销售病死猪肉的规模,通过各种途径认识了被告人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聂某2、王某2、刘某4、王某3(另案处理)等人,上述人员在明知死猪肉食用后对人体有害的情况下,为非法牟利,大肆将病死猪提供给郑启虎。
(一)被告人郑启虎、朱从武的涉案事实
2015年冬,被告人郑启虎电话联系朱从武,二人商议由朱从武以3.3元/斤的价格为郑启虎提供去头、去内脏,重量在60-100斤的中小死猪,后郑启虎将死猪肉加工后冒充“羊肉”出售。
1.被告人朱从武收购死因不明的死猪140余头
被告人朱从武为非法牟利,制作了“长期收购母猪、残猪”,名为“朱九州”的名片,大肆收购病死猪。2015年冬、2106年冬,共收购本应作无害化处理的死因不明的死猪140余头。其中:从肖某1(另案处理)处以3000元购得死猪12头、从蒋某1处以2500元购得死猪30头、从胡某2处以900元购得死猪5头、从周某1处以100元购得死猪5头、从刘某1处以400元购得死猪2头、从陈某1处以1000元购得死猪2头、从胡某3处以100元购得死猪1头、从王某1处以250元购得死猪3头、从李某1处以100元购得死猪5头、从徐某1处以100元购得死猪1头、从关某1处以1000元购得死猪3头、从胡某1处以270元购得死猪5头、从余某处以100元购得死猪2头、从曹某1处以400元购得死猪3头;其余61余头死猪系朱从武从零星农户处收购。
2.被告人朱从武将收购的140余头死猪销售给郑启虎
被告人朱从武将低价收购来的死猪,在湖北省仙桃市毛家嘴镇郭家场村的家中去头、去内脏,后加价销售给郑启虎。其中2015年冬,朱从武以3.3元/斤的价格将约20头死猪(重1400余斤)销售给郑启虎,郑支付死猪款约4700元;2016年冬,朱从武以3.3元/斤的价格将约120头死猪(重7200余斤)销售给郑启虎,郑支付死猪款2.3万元。2015年冬、2016年冬,朱从武共计获死猪款2.77万元。
3.现场查获死猪肉
2017年1月11日下午,松滋市公安局民警在朱从武家中查获死猪肉142.4公斤。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朱从武2015年冬提供死猪1424斤,销售金额4700元;2016年冬提供死猪7200斤,销售金额2.3万元。两年累计提供死猪8624斤,销售金额2.77万元,除去购猪成本1.022万元,实际获利1.748万元。
(二)被告人杨剑飞给郑启虎、郑某提供死猪的涉案事实
2015年11月,被告人郑启虎与杨剑飞商定,以2元/斤的价格,收购200斤以内的死猪。后杨剑飞大量收集死猪,销售给郑启虎。2016年冬,杨剑飞同时为郑启虎、郑某提供死猪。
1.被告人杨剑飞收集死因不明的死猪90余头
被告人杨剑飞利用曾经从事过无害化处理工作的身份和为养殖户提供牲猪保险的便利条件,以无偿或者几包卷烟作为报酬,从养殖户大量收购死猪。为了非法牟利,还从沟渠内捡得养殖户丢弃的死猪。2015年冬、2016年冬,共收集死猪90余头。其中:从胡某4处收死猪15头、从聂某1处收死猪4头、从曹某2处收死猪4头、从张某1处收死猪1头、从朱某2处收死猪2头、从郭某处收死猪2头、从胡某5处收死猪1头、从彭某1处收死猪3头、从吴某处收死猪2头、从谭某处收死猪1头、从尤某处收死猪1头、从阎某处收死猪3头、从曾某处收死猪2头、从熊某2处收死猪1头、从张某2处收死猪1头、从张某3处收死猪1头、从李某2处收死猪6头;在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沟渠内捡得养殖户丢弃的死猪约35头;另外从零星农户处收购死猪8头。
2.被告人杨剑飞给被告人郑启虎提供死猪84头
2015年冬、2016年冬,被告人杨剑飞在明知被告人郑启虎生产、销售死猪肉的情况下,将所收集的84头死猪(重约6000斤),以2元/斤的价格销售给郑启虎。2015年11月27日至2017年1月9日间,被告人郑启虎以手机转账方式给杨剑飞支付死猪款1.2万元。
3.被告人杨剑飞给郑某提供死猪8头
2016年冬,被告人杨剑飞以2.5元/斤的价格,给郑某提供死猪两次共8头(重约600斤)。郑某上门收购,并支付给杨剑飞死猪款1600元,其中微信支付300元、现金支付1300元。
4.现场查获死猪肉
2017年1月11日,松滋市公安局民警在杨剑飞家中查获死猪头1个,猪耳朵5个,重约5.25公斤。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杨剑飞2015年冬提供死猪1715斤,获利金额3430元;2016年提供死猪4885斤,获利金额1.017万元;两年累计提供死猪6600斤,获利金额1.36万元。
(三)被告人郑启虎、唐德满的涉案事实
2015年冬,被告人唐德满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的公路上遇见正在销售死猪肉的郑启虎,二人商议由唐德满以2元/斤的价格为郑启虎提供不超过200斤重的死猪。
1.被告人唐德满收集死因不明的死猪270余头
2015年冬、2016年冬,被告人唐德满为了非法牟利,共收集死猪270余头,其中:被告人唐德满在宜昌市夷陵区、当阳市的河边捡得死猪共180头左右;从范某2(另案处理)处以1500元购得死猪10头、从唐某处以400元购得死猪2头、从孟某处以250元购得死猪3头、从袁某处以150元购得死猪1头、从徐某2处以170元购得死猪2头、从陈某2处以360元购得死猪3头、从朱某1处以80元购得死猪3头、从席某1处以200元购得死猪3头、从明某处以500元购得死猪8头、从陈某3处以200元购得死猪4头、从谢某1处以50元购得死猪1头、从姚某处以40元购得死猪2头、从熊书韩处收得死猪2头、从史某1处收得死猪1头、从邹某收得死猪10头、从席某2处收得死猪2头。另通过赵某(另案处理)介绍在宜昌市夷陵区的冯万珍等人处以710元购得死猪13头,唐德满支付赵某信息费310元。
2.被告人唐德满销售给郑启虎死猪270余头
2015年冬、2016年冬,唐德满将所收集的共270余头死猪(重2.8742万斤),以2-2.2元/斤的价格销售给郑启虎。2015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9日,被告人郑启虎通过手机转账方式,给唐德满支付死猪款共计5.4483万元,扣除成本,唐德满获利3万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唐德满2015年冬提供死猪8352斤,销售金额1.6703元;2016年冬提供死猪2.039万斤,销售金额3.778万元。两年累计提供死猪2.8742万斤,销售金额5.4483万元,扣除中介信息等费用后获利3万元。
(四)被告人郑启虎、汪圣奎的涉案事实
2015年冬,被告人郑启虎通过王某3(另案处理)与从事牲猪贩卖的汪圣奎相识,之后郑启虎和汪圣奎、王某3商议以2元/斤的价格收购70-150斤左右的死猪。
1.汪圣奎、王某3收购死因不明的死猪22头
为了非法牟利,被告人汪圣奎伙同王某3,利用从事牲猪贩卖的便利条件,从荆州市荆州区弥市镇周边的养殖户处收购病死猪。2015年冬、2016年冬,被告人汪圣奎、王某3共收购死猪约22头,成本约600元,其中:从弥市镇的养殖户谢某2处以100元购得死猪1头,从黄某1处收得死猪3头,从陈某4处收得死猪3头;从零散农户收得死猪15头。
2.被告人汪圣奎给郑启虎销售死猪22头
2015年冬、2016年冬,汪圣奎、王某3在明知郑启虎制售死猪肉的情况下,将收购或捡得的22头死猪(重约2230斤)销售给郑启虎,郑以手机转账方式向汪圣奎支付死猪款22次共4448元,扣除购猪款600元,汪圣奎与王某3将钱平分,汪圣奎分得约2000元。
3.现场查获死猪
2017年1月11日,松滋市公安局民警在汪圣奎的家中查获死猪一头,共计45.9公斤。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汪圣奎2015年冬提供死猪795斤,销售金额1590元;2016年冬提供1429斤,销售金额2858元。两累计提供死猪2224斤,销售金额4448元,因汪与王某3合伙经营,除去购猪成本600元,汪与王某3每人实际获利1924元。
(五)被告人郑启虎、聂某2的涉案事实
被告人郑启虎与聂某2商议,以2元/斤的价格向其收购100斤以内的死猪。2015年冬,聂某2在明知郑启虎生产、销售死猪肉的情况下,将自家的一头病死猪和在荆州市荆州区弥市镇杨林湖村路边捡得的2头病死猪,共3头(重约302斤)病死猪销售给了郑启虎,郑上门收购并以手机转账方式给聂某2支付2次,共计604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聂某22015年冬提供死猪302斤,获利金额604元。
(六)被告人郑启虎、王某2的涉案事实
2015年冬,被告人郑启虎与王某2相识,王某2曾担任兽医,在明知郑启虎生产、销售死猪肉,人食用后会对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情况下,为赚取毒资,积极收集死猪销售给郑启虎。
2015年冬,王某2在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镇的沟渠内,先后捡得养殖户丢弃的死猪共13头,重约750斤,分四次以2元/斤的价格销售给郑启虎,销售获款1500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王某22015年冬提供死猪750斤,获利1500元。
(七)被告人郑启虎、刘某4的涉案事实
2016年11月份,被告人郑启虎与刘某4相识。刘某4在明知死猪应当进行无害化处理的情况下,为非法牟利,将18头死猪分两次销售给郑启虎。
1.2016年12月中旬,刘某4安排为其管理养猪场的堂哥刘静,将其湖北省宜都市枝城镇何阳店村养猪场内的8头死猪,以60元/头的价格销售给郑启虎。郑启虎为了生意的长久,给刘静支付了1400元,刘静将其中480元交给刘某4,另920元非法占为已有。
2.2016年12月29日,被告人郑启虎与刘某4联系收购死猪,刘某4称“宜都这边管得紧”,让郑晚上来。2016年12月30日晚,刘学春通过微信将其枝江市姚家店镇枫相树村养猪场的位置与郑启虎共享,郑启虎通过手机导航到达刘某4的养猪场。刘某4将10头死猪销售给郑启虎,获款600元。
经湖北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刘某42016年提供死猪约1300斤,获利1080元。
(八)2016年冬郑启虎在零星农户冯某1、韩某、张某4处收购病死猪共4头,支付400元。
经湖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测:涉案猪肉中含有圆环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微生物。经荆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专家认定:(1)本案涉案人销售的猪肉来源于死因不明的牲猪;(2)销售的猪肉存在重大食品安全隐患;(3)根椐湖北省出入境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查扣的涉案猪肉中含有圆环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微生物,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足以造成严重食源性疾病。
2017年4月25日,松滋市西流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对所有涉案死猪肉及废弃物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同时查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郑启虎现金11500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吴炳金退缴违法所得10200元,自愿缴纳罚金4000元;被告人周其龙退缴违法所得5200元;被告人谢朝新退缴违法所得1400元,自愿缴纳罚金3600元;被告人汪圣奎退缴违法所得2000元。
上述事实,十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表示自愿认罪,且有:一、物证:扣押郑启虎运送死猪肉的鄂D×××××、鄂D×××××轻型货车2台、印有“新鲜羊肉、绿色食品”的广告1幅、死猪19.5头、死猪肉8块、猪头、内脏、皮毛等加工废弃物60.15公斤、肉钩58个、挂钩3个、铁钎1根、剃骨刀3把、砍刀1把、尖刀5把、猪耳标133个等;
二、书证(一)案件来源:1.案件移送函;2.松滋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的现场勘验报告、现场照片;3.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4.公安部挂牌督办通知,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食药局挂牌督办通知;(二)主体身份类相关书证:1.郑启虎等10名被告人户籍证明;2.成员网络图;4.郑启虎、文明宜、朱从武犯罪前科刑事判决书,杨剑飞行政处罚决定书;5.归案情况说明。(三)郑启虎车辆通行记录:1.涉案车辆登记信息查询结果;2.涉案车辆高速路径查询结果;3.涉案车辆轨迹查询结果;4.道路卡口照片。(四)郑启虎银行交易记录:1.郑启虎建设银行、邮政银行、账户交易明细;2.郑启虎收购死猪后,向唐德满、杨剑飞、汪圣奎、聂某2银行账户汇款的统计表。(五)通话记录:1.郑启虎电话号码通话清单;2.郑启虎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朝新、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通话记录。(六)病死猪来源的相关书证:1.本案收购、加工、销售网络图;2.本案死猪来源、出肉率及销售金额明细表;3.本案死猪来源大部分已查证办案说明。(七)吴炳金加工病死猪的流水账复印件。(八)销售病死猪肉:1.侦查机关出具的《关于郑启虎销售羊肉下线的情况说明》;2.被告人郑启虎手机中储存的带“羊”的电话号码60个;3.储存的带“猪”的电话号码12个;4.被告人郑启虎与谢朝新在潜江市张金农贸市场销售病死猪肉的现场照片;5.已查证郑启虎销售“羊肉”下线金额统计表。(九)文海益鄂E×××××轻型货车车辆轨迹查询结果。(十)朱从武与死猪提供人员15人的通话。(十一)郑某微信、通话记录:1.杨剑飞与郑某微信聊天、微信转账记录;2.郑某微信转账记录;3.郑某与胡时东、杨剑飞、聂某2、吴炳金的通话记录。(十二)唐德满死猪来源:1.唐德满与死猪提供者19人的通话记录;2.被告人唐德满给郑启虎销售约270头死猪的情况说明。(十三)汪圣奎病死猪来源:汪圣奎与王某3、谢某2、陈某4、李某3的通话记录。
三、证人证言
(一)朱从武病死猪来源的证人证言:证人蒋某1、周某1、刘某1、陈某1、徐某1、关某1、胡某1、胡某2、余某、曹某1、胡某3、李某1、王某1、肖某1等14人的证言。证实:朱从武从上述14人处收购79头病死猪的事实。
(二)唐德满病死猪来源的相关证言:证人唐某、熊某1、孟某、袁某、史某1、徐某2、陈某2、朱某1、邹某、席某1、明某、席某2、陈某3、谢某1、姚某、赵某、范某1等17人的证言。证实唐德满从17人处收购70头病死猪的事实。
(三)杨剑飞病死猪来源的证言:证人胡某4、聂某1、曹某2、张某1、朱某2、郭某、胡某5、彭某1、吴某、谭某、尤某、阎某、曾某、熊某2、张某2、张某3、李某2等17人的证言。证实杨剑飞收购病死猪50头的事实。
(四)汪圣奎病死猪来源的相关证言:证人谢某2、黄某1、陈某4的证言。证实汪圣奎收购病死猪7头。
(五)郑启虎向零星散户收购病死猪的证言:证人冯某1、朝永智、刘某2、张某4的证言。证实郑启虎零散收购病死猪4头。
(六)郑启虎销售羊肉下线的证言及辩认笔录:张小凯、王某4、罗某、蒋某2、黄某2、费江波、黎某、许某、许美玉、邓某、林某、陈某5、刘某5、严某、万某、王某5、关某2、张某5、张某6、李某4、张某7、田某、陈某6、孙某、胡某6、周某2、彭某2、夏某、范某3、肖某2等29人的证言。其中胡某6辩认出郑启虎、刘士平;周某2辩认出郑启虎、刘某3;彭某2辩认出刘某3;夏某辩认出郑启虎和刘某3。范某3辩认出刘某3、刘士平。证实郑启虎将病死猪肉冒充“羊肉”销售到公安、石首、荆州、江陵、沙市、监利、洪湖、荆门、沙某、天门、潜江、仙桃、广水等13个县市区的事实。
四、鉴定意见
(一)检验检疫鉴定
1.鉴定聘请书、检验委托书。2.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验报告》。3.评估认定委托书,松滋公安局委托荆州市食药局对从郑启虎、文明宜、朱从武、汪圣奎家查扣的死猪肉进行评估认定。4.《关于“3.03”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案中涉案食品认定意见》,证实:侦查机关按照法定程序聘请专业机构,对从郑启虎、文明宜、朱从武、汪圣奎家查扣的死猪肉进行抽样检验和评估认定:1.案件涉案人销售的猪肉来源于死因不明的牲猪。2.销售的猪肉存在重大食品安全隐患。3.根据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查扣的涉案猪肉中含有圆环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微生物,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足以造成严重食源性疾病。
(二)鉴证报告
1.鉴定聘请书。2.荆州荆松会计师事务所《鉴证报告》。3.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侦查机关按照法定程序,聘请荆松会计师事务所,对郑启虎等10名被告人涉案金额分别进行了鉴证,其中郑启虎涉案销售金额约210369元。鉴定意见已依法告知。
五、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朝新、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的供述和辩解。
六、视听资料:光盘104张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公诉机关认为,一、被告人郑启虎负责病死猪收购、加工、销售,并向他人教授制作假“羊肉”方法;文明宜负责提供场所并参与运输;吴炳金负责加工;周其龙负责运输;谢朝新、刘士平负责销售;唐德满、杨剑飞、汪圣奎、朱从武负责源头上为郑启虎提供病死猪。该犯罪团伙为了非法牟利,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整个犯罪框架十分清楚。上述十被告人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郑启虎是主犯,其余被告人为从犯,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文明宜、朱从武系累犯,被告人郑启虎有犯罪前科,均应从重处罚。二、量刑建议。被告人郑启虎生产、销售金额超过20万元,属于具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余被告人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郑启虎对指控死猪肉重量有异议,不知是怎么计算得出的,但表示自愿认罪。其余九名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均表示自愿认罪。
辩护人杨克清提出如下辩护意见:辩护人对指控被告人刘士平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的罪名和事实无异议。但被告人刘士平是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刘士平是初犯,无犯罪前科,自愿认罪、悔罪。恳请对被告人刘士平从轻处罚,并免除罚金。
辩护人蹇永贵提出如下辩护意见:辩护人对指控被告人谢朝新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的罪名和事实无异议。从轻、减轻意见如下:1.谢朝新是从犯,他只是短期、间断地参与销售,只有7天,获利1400元。销售数量和获利都很少。2.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好。3.谢朝新年满六十岁,身体状况不好。其主动要求亲属退缴违法所得,并表示自愿缴纳罚金。综上,恳请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镇高才提出如下辩护意见:辩护人对指控被告人汪圣奎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的罪名和事实无异议。从轻、减轻意见如下:1.汪圣奎在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如实供述,真诚悔罪,其供述内容协助公安机关查明了案件事实,其当庭自愿认罪悔罪,应对其酌情从轻处罚。2.汪圣奎在本案犯罪团伙中作用较小,应认定为从犯,汪圣奎涉嫌的犯罪数额和赃款数额分别占团伙的收购价格和销售金额的比例极小。3.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后果和疾病后果,其构成犯罪原因主要是法律意识淡薄。4.汪圣奎积极悔罪,并要求家属积极退赃,真诚悔罪。汪圣奎一贯表现良好,无犯罪前科。综上,恳请对被告人汪圣奎从轻处罚。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周其龙、文明宜、刘士平、谢某3、朱从武、杨剑飞、唐德满、汪圣奎违反国家食品安全管理法规,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被告人周其龙、文明宜明知他人生产、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分别提供运输工具或经营场所,应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的共犯论处,以上十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均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被告人郑启虎生产、销售金额在20万元以上,生产、销售持续时间较长,应认定为“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余九名被告人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十名被告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郑启虎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余九名被告人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文明宜、朱从武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郑启虎有犯罪前科,应相应增加刑罚量。被告人吴炳金、周其龙、谢朝新、汪圣奎主动退缴违法所得或缴纳部分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十名被告人均表示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郑启虎辩护对死猪重量有异议的问题,经查证,认定死猪重量是根据被告人及相关人员的供述和证人的陈述以及行业内有专门知识的人员计算出来的。对于本案定罪量刑是按销售金额来确定的,而销售金额是根据相关证人证言以及银行转账明细、微信支付等实际收支记录统计出来的,得到了会计师事务所的鉴证,证据确凿,故对被告人郑启虎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杨克清的辩护意见,本院部分予以采纳,但其免除罚金的意见于法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蹇永贵、镇高才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二)(五)项、第三条(一)项,第十四条(二)项、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郑启虎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20年6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吴炳金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二万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6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禁止被告人郑启虎、吴炳金从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食品生产、销售职业。
四、被告人周其龙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2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文明宜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4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刘士平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1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七、被告人谢朝新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1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八、被告人朱从武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六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2日起至2018年4月11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九、被告人杨剑飞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3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十、被告人唐德满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十一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汪圣奎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1日起至2018年1月1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十二、作案工具鄂D×××××、鄂D×××××轻型货车二辆、肉钩58个、挂钩3个、铁钎1根、剃骨刀3把、砍刀1把、尖刀5把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十三、对被告人郑启虎违法所得104334元、被告人吴炳金违法所得10200元、被告人周其龙违法所得5200元、被告人谢朝新违法所得1400元、被告人刘士平违法所得1500元、被告人朱从武违法所得17480元、被告人杨剑飞违法所得30000元、被告人唐德满违法所得30000元、被告人汪圣奎违法所得20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公安机关收缴被告人郑启虎现金11500元冲缴违法所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罗 勇
人民陪审员  聂诗清
人民陪审员  刘龙兆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 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