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宋喜官与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柳德仁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6-2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西民初字第2893号
原告宋喜官
委托代理人周升华
委托代理人唐迎秋
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曲桂君
委托代理人姜晓飞
第三人柳德仁
原告宋喜官与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三人柳德仁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6日立案后,依法追加柳德仁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5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宋喜官的委托代理人周升华、唐迎秋,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姜晓飞,第三人柳德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1年5月10日在被告承包的工程处从事楼房主体建筑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口头约定每日工资为230元,工作至2011年12月20日累计126天,合计工资为28980元。被告仅支付7780元后拒绝支付剩余工资21200元,被告明知案外人沙太增和第三人柳德仁不具备施工资质,允许二人对被告承包的工程进行转包,被告应当承担违法转包的法律后果。故根据《劳动合同法》、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部《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等规定,诉至法院,请求:1、确认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2011年5月10日至2011年12月20日);2、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拖欠的工资21200元。
被告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首先,被告对原告是否真实存在及原告对代理人的授权手续是否真实存有异议。其次,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被告没有向原告支付工资的义务。原告在诉状中引用的法律依据《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不适用于本案。虽然劳动部文件“建筑企业将工程转包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人应对后者招用的劳动者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但该文件中的“用工主体责任”并非直接等同于劳动关系。人社部对于工伤管理条例的解释第七条已经说明“用工主体责任”应该是工伤保险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四项也界定用工单位承担的是工伤保险责任。再次,2012年9月18日,第三人与开发商大连运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补充协议,确认双方的工程款已经结算完毕,运腾公司已经向第三人超付344万多元,第三人在工程期间未向原告签发工资欠条,即便签发工资欠条也仅构成第三人对原告的债务,与被告无关。最后,原告要求的工资截止到2011年12月,现在才向被告提出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
第三人述称,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陈述的事实理由没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11日,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丰公司”)与案外人沙太增、大连运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腾公司”)签订《承包合同》一份,约定钜丰公司将承揽运腾公司开发建设的锦泉源五期B1区1#-5#及6#地下室工程部分施工发包给沙太增。2012年9月18日,运腾公司与钜丰公司、沙太增、柳德仁签订补充协议一份,对2011年1月11日《承包合同》达成以下协议:运腾公司应付工程款36440990.65元,运腾公司已支付30196572.07元,钜丰公司、沙太增、柳德仁以原合同约定的工程款担保累计向运腾公司借款7500000元,合计37696572.07元。扣除应当预留的工程质量保修金2186459.44元,超出应付工程款3442040.86元。钜丰公司、沙太增、柳德仁应当于2014年7月31日前向运腾公司偿还超付的工程款3442040.86元。
另查,2011年10月19日,案外人蔡昌友向运腾公司出具借条一张,内容为蔡昌友向运腾公司借款3500000元用于承包运腾公司的锦泉源工程建设,借款本息从锦泉源五期B1区施工款中扣除。2011年12月26日,蔡昌友与运腾公司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蔡昌友向运腾公司借款2000000元用于双方合作的泉水锦泉源五期施工工程。2011年12月29日,蔡昌友、柳德仁向运腾公司借款2000000元用于承包的锦泉源工程建设,以锦泉源五期B1区地下室3600㎡作为抵押。另根据第三人提交的中国银行进账单,2011年7月22日,被告向第三人转账1600000元。根据第三人提交的2011年7月22日、2012年4月26日工程款支付申请表,第三人在前述两张申请表中“项目经理”处签字,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曲桂君在“总经理”处审批签字。
在另案王大海与钜丰公司、柳德仁、沙太增案件中,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大民二终字第749号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中表述:“在二审庭审过程中,柳德仁称其享有车库处分权系依据沙太增签署的《授权委托书》,该授权书中仅记载柳德仁负责锦泉源五期B区B1—1#-6#工程项目的全过程的施工及工程结算等与该工程有关的一切事宜”,本案原告曾向本院提交过上述《授权委托书》,但在本案庭审中未作为证据出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原、被告的申请调取了大连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相关材料,其中,第三人在大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5年4月15日调查询问笔录中自述于正文等工人都是其招用的。
又查,2015年1月初,原告等人向大连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要求钜丰公司支付欠发工资,并在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填写了拖欠工资明细表。2015年6月16日,原告向大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被告支付拖欠工资,该委于2015年6月17日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于2015年7月诉至本院。
庭审中,第三人陈述其于2011年3月18日经案外人沙太增介绍负责案涉工程,其与被告未签订劳动合同,第三人有自己的会计。
本院所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承包合同、补充协议、大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通知书,被告提交的借款合同、借条、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大民二终字第749号民事判决书,第三人提交的进账单、工程款支付申请表,本院依原、被告申请调取的大连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相关材料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在案为凭,上述证据材料已经开庭质证和本院审查,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双方应当具有劳动合意,即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应当有意思一致,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应当形成工作上的隶属关系与工资上的支付关系。本案中,根据第三人的陈述及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749号民事判决书表述的内容,结合第三人招用人员实际施工并从被告处领取工程款的事实,可以认定第三人与被告之间形成工程转包关系。原告系第三人招用的,在工作中只接受第三人的管理、指挥和监督,原告的工资亦由第三人发放。被告并不知晓原告的存在,原告与被告之间没有订立劳动合同的合意,原告亦不受被告的管理和指挥,双方之间未形成工作上的隶属关系与工资上的支付关系,不具备劳动关系的一般特征,故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关于原告主张被告存在违法转包应向原告支付工资一节,因违法转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是用工主体责任,用工主体责任不等同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故原告要求确认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并要求被告支付工资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宋喜官要求确认与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之间自2011年5月10日至2011年12月20日止存在劳动合同关系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宋喜官要求被告大连钜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资21200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宋喜官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之日起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黄玉敏
审 判 员  王殿刚
代理审判员  王 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周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