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上诉人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原审第三人陕西北盛东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定作合同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6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陕05民终第2515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志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进仓,男,汉族。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麻晓妞,,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XX,陕西恒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海英,女。
原审第三人:陕西北盛东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来学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耀斌,陕西臻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集瑞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运化工公司)、原审第三人陕西北盛东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盛汽车销售公司)定作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渭南市华州区人民法院(2017)陕0503民初10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集瑞江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进仓,被上诉人恒运化工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XX、李海英,原审第三人北盛汽车销售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耀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中集瑞江公司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华州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陕0503民初107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二、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签订的合同已取消。针对案涉6台车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两份合同,第一份合同签订后并未实际履行,上诉人、被上诉人、北盛公司均以实际行为履行了后一份合同,应以后一份实际履行合同为准。2、一审法院混淆了合同相对性与第三人代为履行之间的关系。北盛公司陈述,其向被上诉人出售的牵引车、挂车不是同—家单位生产,将整车出售给被上诉人,需先行从挂车生产厂家定作。即针对案涉6台车,上诉人收取北盛公司车款、向其开具车辆发票并向其交付车辆是合理的。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被上诉人无权要求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3、—审法院仅以“完善财务手续”为由主观推定“恒运化工公司已全部支付了车款”、“中集瑞江公司也已交付了定作物”,属事实认定错误。二、一审法院认定的违约金过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9条的规定,在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的前提下,一审法院以违约金每天500元计算明显过高,应当按照年利率24%计算。三、一审法院认定的诉讼费承担错误。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524481.6元,但一审判决仅支持89500元,却判决上诉人承担4044元诉讼费,明显不当。综上,请求查明事实,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恒运化工公司答辩意见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1、本案中双方签订的两份定作合同合法有效。恒运化工公司已经实际履行了协作义务并支付了全部货款,中集瑞江公司也交付了定作物,两份定作合同已经履行完毕。中集瑞江公司从接受承揽定作到交付车辆,一直都是和恒运化工公司进行联系协商,尽管中集瑞江公司迟延违约交付了涉案挂车,但最终还是由恒运化工公司雇佣的司机对涉案挂车完成了受领交付,因此,恒运化工公司也是作为先行受领交付的买受人成为合同相对人,既是合同的签订人,又实际履行了合同,也是合同的实际权利义务人,双方的合同主体权利义务关系是清楚明确的,并不存在多重合同关系。2、一审中中集瑞江公司提供的三方协议及第三人的陈述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第三人以“完善财务手续”为由陈述的案件事实是客观真实的。二、一审认定的违约损失过低,约定的违约金明显低于恒运化工公司的实际损失,并非上诉人诉称的过高。三、一审认定诉讼费承担合法合理,并无不当。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得当,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盛汽车销售公司陈述意见:1、同意恒运化工公司的答辩意见;2、北盛汽车销售公司不是涉案六辆挂车的买方和卖方,仅是配合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办理财务手续的一方,所以本案的六辆挂车的争议与北盛汽车销售公司无关,原审判决正确。
恒运化工公司向原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为:1、判令中集瑞江公司赔偿因其延迟履行合同给恒运化工公司造成的损失431981.6元,并承担违约金92500元;2、诉讼费用由中集瑞江公司承担。
原审判决认定:2016年5月21日,恒运化工公司与中集瑞江公司签订了两份腐蚀性物品罐式运输半挂车定作合同,两份合同订单编号分别为0015867和0015869。其中编号0015867号合同定作车辆五辆,单价117600元,总货款588000元。并约定每台车交付定金2万元,2016年6月11日前交付定作物,逾期按每台车每天500元赔付损失。编号0015869号合同主体车辆为一辆,价款为186800元,约定2016年6月18日前交付定作物,违约损失等约定与编号为0015867号合同相同。合同签订后,恒运化工公司于2015年5月24日向中集瑞江公司支付定金10万元,并按合同于2016年6月10日前将用于定作所需的六个车头交付中集瑞江公司。由于恒运化工公司用于定作的六个车头系从北盛汽车销售公司购买,其购买车头和用于定作罐式半挂车的货款需在北盛汽车销售公司进行汽车消费贷款,其定作的六个罐式挂车的货款须由北盛汽车销售公司代为支付,2016年5月27日应中集瑞江公司要求原被告及第三人签订了一份三方协议,该三方协议约定定作罐式挂车的所需款项由北盛汽车销售公司支付给中集瑞江公司,由中集瑞江公司向北盛汽车销售公司开具增值税票据。2016年6月10日,北盛汽车销售公司向中集瑞江公司开具介绍信,介绍恒运化工公司彭军林前去提车。2016年7月11日,北盛汽车销售公司交付中集瑞江公司下余货款674800元。2016年7月12日,中集瑞江公司以全部货款774800元向北盛汽车销售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中集瑞江公司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将定作物交付恒运化工公司,其中编号0015867号合同约定的五台罐式半挂车延迟交付31天,按每台车每天500元违约金损失计算为77500元,编号为0015869号合同约定的一台罐式半挂车延迟交付24天,按每车每天500元违约损失计算应为5500元,两项损失共计为895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恒运化工公司与中集瑞江公司之间签订的两份定作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按照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对中集瑞江公司辩称的该两份合同定做人已变更为北盛汽车销售公司一节因与实际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恒运化工公司已实际履行了自己的协作义务和全部支付了贷款,中集瑞江公司也已交付了定作物,因此该合同已履行完毕。由于中集瑞江公司未在约定的期限内交付定作物,已构成违约,应按合同约定赔偿恒运化工公司的违约损失。对恒运化工公司诉称的驾驶员工资和出差损失因未约定的超过违约损失,本院不予支持;对其诉称的车辆营运损失因属间接损失,且真实性不能确认,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一条之规定,判决:
一、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违约赔偿金89500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驳回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044元,由陕西恒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承担5000元,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承担4044元。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恒运化工公司与中集瑞江公司之间签订的两份定作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恒运化工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已实际履行了自己的协作义务并支付了全部贷款,中集瑞江公司也已交付了定作物,该合同已履行完毕。由于中集瑞江公司未在约定期限内交付定作物,按合同约定已构成违约,原审判决中集瑞江公司赔偿恒运化工公司的违约损失是正确的。关于中集瑞江公司上诉称其与恒运化工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已取消、并未实际履行、该两份合同定做人已变更为北盛汽车销售公司、一审法院混淆了合同相对性与第三人代为履行之间的关系、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被上诉人无权要求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等理由,因二审中上诉人未提供相关证据对其主张予以证明,且所持上诉理由与本院查明事实不符,故所持上诉理由不能成应,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138元,由芜湖中集瑞江汽车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马开运
审判员  王争跃
审判员  杨 军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闵珍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