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宋雪娟、中山市大涌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民申305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宋雪娟,女,1998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
委托代理人:戴海、王锋,均系广东森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山市大涌医院。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大涌镇旗山路496号。
法定代表人:杨灿荣,院长。
委托代理人:李娟,中山市大涌医院医务科主任。
再审申请人宋雪娟因与被申请人中山市大涌医院(简称大涌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中中法民一终字第6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宋雪娟申请再审称:(一)虽然广东宏力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无法鉴定“羊水过多”与“双胎年龄<18y”书写字迹形成的先后顺序,但该书写笔画存在重叠,明显不符合正常的、一次形成的书写习惯,通过肉眼观测即可得知“羊水过多”四字明显系大涌医院事后添加。同时,大涌医院自始至终不承认“羊水过多”为高危因素,但却在《中山市孕产妇保健管理手册》第16页高危因素栏记载“羊水过多”,显然不合常理。可见,“羊水过多”四字是大涌医院事后添加,大涌医院存在篡改病历的行为。二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属认定事实错误。(二)即便“羊水过多”四字不是事后添加,大涌医院在《中山市孕产妇保健管理手册》上将羊水过多记载为高危因素,但却未告知宋雪娟该高危因素的危害及相应的应对措施。可见,大涌医院对此亦存在明显过错。宋雪娟已初步完成损害后果与诊疗活动存在因果关系的举证,大涌医院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据此,请求再审。
大涌医院提交意见称:宋雪娟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根据宋雪娟的再审申请,本案审查的问题是大涌医院是否应对宋雪娟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关于大涌医院是否篡改病历的问题。《中山市孕产妇保健管理手册》由宋雪娟保管,经一审法院委托鉴定,不能确定“羊水过多”与“双胎年龄<18y”的书写先后顺序,宋雪娟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关于“羊水过多”四字是事后添加的主张,故二审法院认定大涌医院不存在篡改病历的情形,并无不当。
关于大涌医院的诊疗行为与宋雪娟的损害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经查,宋雪娟怀孕时只有15岁,且为双胎妊娠,属高危孕妇,《中山市孕产妇保健管理手册》中的《产前检查记录表》记载了宋雪娟的高危因素及处理意见,宋雪娟并未举证证明大涌医院的诊疗行为与其胎儿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宋雪娟申请再审主张大涌医院未告知高危因素的危害及应对措施导致其损害,依据不足。由于宋雪娟未能举证证明大涌医院存在医疗过错,亦未能举证证明大涌医院的诊疗行为与宋雪娟的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二审法院认定大涌医院无需向宋雪娟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宋雪娟的再审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宋雪娟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陈志坚
审判员  王振宏
审判员  金锦城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黄妙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