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与邳州市汇鑫运输有限公司王荣鑫等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0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240民初2646号
原告(反诉被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南宾镇滨河中街56号。
法定代表人:黎群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长贵,重庆经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令,男,1978年9月30日出生,土家族,居民,住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伟,重庆律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男,1960年4月1日出生,汉族,驾驶员,住江苏省邳州。
被告:王荣鑫,男,1989年11月19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江苏省邳州。
以上二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凤启,江苏好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星公司)与被告马令、王建中、王荣鑫运输合同纠纷,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反诉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谭长贵,被告马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伟,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和被告王荣鑫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凤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泽星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钢材货款损失150246.35元及迟延付款的银行利息;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所有诉讼费用和律师费用。事实和理由:2013年7月30日,原告在重庆有钢材需运回石柱,就给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祥顺物流有限公司副经理马令打电话委托其承运。马令又联系重庆圣力物流货运部负责人胡世伟,胡世伟就安排(江苏省)邳州市汇鑫运输有限公司实际运输,汇鑫公司指派王建中驾驶该公司解放牌返空货车为原告运输,运费90元/吨,按实际吨位结算。王建中在重庆货场装载了47吨多钢材,7月31日22时左右运到石柱,由于第二天(8月1日)一直下大雨,装卸工人冒雨坚持卸货到22时过后,全身湿透及气温下降致打冷颤,身体受不了了而拒绝继续加班卸货,此时货物已卸了15吨多。后经与被告王建中商定,确定当晚22时10分由原告的两名工作人员带被告王建中驾货车到原告公司龙河大桥停车场,待8月2日继续卸下剩余的32吨钢材。可王建中在时隔3小时的8月2日凌晨1时许,将尚未卸完的32吨多价值十几万元的钢材运到千里之外的被告汇鑫公司所在地。原告多次与被告汇鑫公司和王建中协商归还钢材。被告王建中则提出要原告带钱到江苏徐州去取货,并赔偿他货车的牙包、后桥配件及修理费数万元和仓储费、上下车费、过路费、超限费、罚款、重庆—江苏、江苏—石柱的运费等费用共计十几万元。由于被告的违法行为,致原告不能履行与他人的购销合同,给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被告马令辩称,马令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黎群星系朋友关系,马令只是运输合同的介绍人,马令没有支付1000元运费、也未赚取运费差价。请求驳回原告对马令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建中辩称,1.被告王建中运输原告泽星公司的钢材系个人行为。2.原告违反了“货到付款”的约定,被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才决定对原告的余下货物(大约14吨)依法予以留置,并运至被告的住所地江苏省邳州市的明珠物流园停车场暂时停放,原告所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王荣鑫辩称,被告王建中与王荣鑫系父子关系,其只是跟车随行人员,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向本院提出反诉请求:判令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支付被告(反诉原告)运费和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3665元。事实和理由:被告承运的货物是钢材,系原告所有,承运的钢材重量是43.08吨。因原告的货物系多处装车,导致车辆超载,到达石柱县因超载无法下高速,应原告的要求在被告马令的指挥、操作驾驶下进行多次跳磅,导致被告的车辆离合器件及压盘总成、飞轮分离轴承和贯通轴及轴承损坏,花费修理费7080元,并支付1000元的拖车费。又因原告没有按照管理适用吊车卸货,强行要求被告多处卸货,强行要求被告使用车辆前后拖拽所装的钢材,因钢材戳扎导致被告的车辆轮胎损坏三只,更换轮胎花费了7500元,原告不仅违反“货到付款”的约定,在被告多次要求先付清运费而遭到原告拒绝,而且原告借口下雨无故拖延卸货,原告的行为表明即使货物卸完其仍然会拒付运费。被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才决定对原告剩余货物约14吨依法予以留置,并运至被告住所地江苏省邳州市的明珠物流园停车场暂时停放。原告所诉称的剩余32吨钢材被告运走不是事实,高速公路通行费收据可以证明除去车辆自重所载运的货物为14吨左右。被告通过电话和短信多次要求原告去邳州协调处理此事,但原告总是无理拒绝,以致在明珠物流园停车场花费了装卸费和停车费3900元。无奈之下,被告为了减少停车费的不必要支出,且因夏季天气炎热潮湿致钢材锈蚀,为将损失降到最低限度,被告将货物变卖33600元。被告除上述修理费、停车费外,原告还应承担返回途中所花费的过路费3045元和加油费7000元,因为如果不是载运留置原告的货物,按照惯例会另外配返程货物,除了过路费和加油费之外还会有一定赢利。
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辩称,原告已经支付被告运费4000元,被告主张的其他费用均应由其自行承担。
被告马令辩称,被告(反诉原告)没有要求马令承担责任,被告马令对反诉部分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王荣鑫辩称,被告(反诉原告)没有要求王荣鑫承担责任,被告王荣鑫对反诉部分不应承担责任。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泽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黎群星与被告马令熟识。原告因有钢材需从重庆运回石柱,黎群星便与马令联系钢材运输事宜,最终马令通过中介胡世伟与被告王建中商定运输事宜,并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重庆圣力货运部运输协议,协议载明:“……一、货物名称:钢材。二、重量及件数:40T左右,运价90元/T,按实际吨位算。三、付款方式:货到付款。……托运方代表:马总。中介:胡世伟(印章)。承运方代表:王建中”。7月31日20时37分许,被告王建中驾驶X号货车将原告的钢材运抵石柱收费站出口,被告王荣鑫随车而行,因擅自超限运输,被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二支队十七大队处罚500元,王建中申请当场履行处罚。8月1日,原告雇请马世雄、马世华等人进行卸货,由于天气原因至当日22时许才将型材卸货完毕,车上钢材未卸货。黎群星引导王建中驾驶X号货车运输尚未卸货的钢材到指定地点停放。8月2日凌晨1时左右,王建中驾驶X号货车运输尚未卸货的钢材离开石柱前往江苏省。黎群星只支付了被告王建中1000.00元运费。事后,黎群星与王建中通过短信的方式进行协商未果。原告泽星公司曾向本院提起诉讼,后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本院于2016年4月13日作出(2015)石法民初字第0295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其撤回起诉。
本院认为,本案有四个争议焦点,其一为:被告王建中运走的钢材重量及价值如何确定。其二为:被告王建中的留置权是否合法。其三为: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主张的33665.00元损失是否应由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承担。其四为:被告马令、王荣鑫在本案中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关于焦点一,被告王建中运走的钢材重量及价值如何确定。
被告王建中运输的货物由钢材和型材组成。通过证人马世雄、马世华的证言可以认定,型材已经卸完,而钢材未卸货。原告又举示了当时所运货物的清单,货物清单载明:“带筋钢筋47(5件)7.364吨、49(2件)2.936吨、热镀扁钢—40×3.5共3.615吨、热镀扁钢L50共2.557吨、6.5Q235高线2.005吨、8Q235高线1.880吨、螺纹钢14㎜4.890吨、螺纹钢25㎜2.180吨、螺纹钢18㎜2.265吨、螺纹钢16㎜2.200吨、元钢60共0.136吨、元钢80共0.241吨”,以上钢材共计32.269吨,以上清单被告王建中均予以认可。本院认定王建中运走的钢材重量为32.269吨。至于钢材价值的确定问题。因为,货物清单上只有部分钢材表明了价格。其中,热镀扁钢—40×3.5共3.615吨,单价为4550元/吨,价值为16448元。热镀扁钢L50共2.557吨,单价为4550元/吨,价值为11634元。元钢60共0.136吨,单价为4350元/吨(货物清单记载为4200元/吨),价值为591.60元。元钢80共0.241吨,单价为4350元/吨(货物清单记载为4200元/吨),价值为1048.35元。加之,时间跨度长,原告无法举示证据证明未列明单价的钢材的单价,本院酌定按最低单价计算未列明单价的钢材的单价,即单价为4200元/吨。故被运走钢材的价值为(32.269吨-3.615吨-2.557吨-0.136吨-0.241吨)×4200元/吨+16448元+11634元+591.60元+1048.35元=137745.95元。
至于被告王建中主张:应以石柱—冷水收费站的车辆重量减去车辆自重,计算运走货物的重量的计算方法,本院不予采信。因为,本案中存在车辆跳磅(驾驶员通过精确控制车辆的离合器、油门和刹车系统,使轮胎经过称台时产生一个加速度,利用惯性原理改变称台的受力,达到减轻轴重的一种过磅手法,是一种逃费方法)等情形,且被告王建中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车辆自重,故本院对此种计算方法不予采信。被告王建中主张货物变卖价格为33600.00元,以此计算货物损失的主张,本院也不予采信。
关于焦点二,被告王建中的留置权是否合法。
庭审中,被告王建中自认运费为3870元,且原告已经支付1000元。故原告只尚欠王建中运费2870元,而被告王建中留置原告价值137745.95元的货物明显不当,其将137745.95元的货物留置至江苏徐州更缺乏合理性,故被告王建中辩称其系行使留置权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
至于原告称已经支付运费4000元的主张,本院只能认定1000元,其余3000元因原告未举示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其三,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主张的33665.00元损失是否应由原告(反诉被告)泽星公司承担。
被告王建中主张的33665.00元损失组成为:运费及超载罚款等4140元、修理费7080元、拖车费1000元、更换轮胎7500元、装卸费和停车费3900元、过路费3045元、加油费7000元,合计33665元。其中原告尚未支付的运费2870元系合理费用,应予支持。其余费用均系运输中产生的费用,及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不当行使留置权所产生的费用,该费用应由被告王建中自行承担。
关于焦点四,被告马令、王荣鑫在本案中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马令系中间人,原告也未举示证据证明其从中获利,故马令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王荣鑫系随车人员,其不应在本案中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泽星公司主张被告王建中赔偿其损失137745.95元及资金利息的诉讼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反诉原告王建中主张反诉被告泽星公司支付运费2870元的反诉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泽星公司和反诉原告王建中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三百一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王建中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137745.95元及资金利息,资金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时间从2013年8月3日计算至兑现完毕时止;
二、原告(反诉被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2870.00元;
三、驳回原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652.00元,由原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负担137.00元,由被告王建中负担1515.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321.0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王建中负担294.00元,由原告(反诉被告)重庆泽星物资有限公司负担2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马龙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秦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