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成都广福药业有限公司、方光明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川01民终960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成都广福药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金牛高科技产业园金科南路38号2栋7楼1号。
法定代表人:谢禄云,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薇,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子辉,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方光明,男,1978年6月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辉,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成都广福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福药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方光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2017)川0106民初19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福药业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广福药业公司不支付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的工资差额39200元。事实和理由:(一)劳动争议案件以劳动仲裁为前置程序,人民法院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是不能超过劳动仲裁的审理范围。方光明在仲裁中主张的工资52800元中包含了未报销的差旅费39600元,方光明实际主张补足的差额部分仅为13200元,一审法院判决的39200元明显超过了方光明所主张的范围。同时方光明仅要求广福药业公司补足与成都市最低工资标准1500元之间的差额部分,一审法院却以3200元为基数计算工资差额,亦超过了方光明所主张的范围。(二)劳动合同未约定工资标准,广福药业公司根据方光明的实际工作情况调整工资数额不属于变更劳动合同,且方光明也同意双方对工资数额进行变更,故广福药业公司按照新的标准向方光明发放工资符合双方的约定,不应当补足差额。
方光明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广福药业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维持一审判决。
广福药业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广福药业公司无需支付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工资差额部分396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2012年,广福药业公司与方光明签订劳动合同,广福药业公司已为方光明购买社保,方光明为广福药业公司推广业务,担任大区经理。从2015年1月起至2015年5月,广福药业公司每月支付方光明工资3200元(应付工资2800元,岗位补贴400元)。从2015年6月起至2016年11月24日,广福药业公司支付方光明每月工资1000元(应发工资为1000元),又2015年6月还支付了方光明岗位补贴400元。一审另查明,方光明向成都市金牛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5年1月至2016年11月24日拖欠工资52800元;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4年6月至2015年9月拖欠提成款共计487500元。该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1月13日作出成金劳人仲委裁字[2016]第23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被申请人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支付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工资差额部分39600元;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一审庭审中,方光明明确其在劳动仲裁时所申请支付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拖欠工资应为396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焦点:从2015年6月起工资调整为1000元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的依据。成金劳人仲委裁字[2016]第238号仲裁裁决书送达后,方光明未向法院提起诉讼,视为其认可该仲裁裁决书的裁决。就方光明所主张关于拖欠提成款的申请,因广福药业公司也未向法院起诉,故本案不予处理。关于方光明在劳动仲裁时所主张的拖欠工资为52800元,并在仲裁庭审中明确包括差旅费37200元的问题,本案中方光明已明确其主张的拖欠工资为39600元。其次,该仲裁裁决书因广福药业公司向本院起诉而没有生效,可以经方光明明确后作为本案需要查明的事实。广福药业公司与方光明就方光明在广福药业公司工作,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广福药业公司所举的工资单证实了2015年6月之前广福药业公司支付方光明的工资(应付工资和岗位补贴)3200元,方光明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虽然广福药业公司与方光明在劳动合同中没有约定工资,但双方通过行为达成工资为每月3200元的一致约定。现广福药业公司从2015年6月起将每月工资3200元调整为1000元,属于劳动合同的变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本案广福药业公司调整工资未与方光明采用书面形式予以变更,故该变更的内容不发生法律效力。因此广福药业公司应按照每月3200元支付方光明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的工资,合计57600元。现广福药业公司已支付工资18400元,广福药业公司仍拖欠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的工资39200元。综上所述,广福药业公司所提无需支付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工资差额部分39600元的诉请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广福药业公司应向方光明支付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工资差额部分392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之规定,一审判决:广福药业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工资差额部分392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5元,由广福药业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且对一审认定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方光明在仲裁申请书中写明广福药业公司每月支付的工资远远低于成都市最低工资标准,并未明确表示要求广福药业公司以1500元为基数补足工资差额部分。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审的判决结果是否超出了方光明的仲裁请求;广福药业公司将月工资标准降为1000元是否有合法依据。对此,本院作如下评述:
关于一审判决结果是否超出了方光明仲裁请求的问题。广福药业公司认为方光明在仲裁中要求广福药业公司支付的工资52800元中包含了差旅费39600元,方光明实际主张补足的工资差额部分仅为13200元。对此,本院认为,方光明在仲裁中明确其请求为要求广福药业公司支付其拖欠的工资52800元,至于52800元系如何构成应以方光明最后的陈述为准,且一审判决的金额39200元未超过方光明所主张的范围,故本院对广福药业公司的该项主张不予采纳。另方光明在仲裁中仅陈述广福药业公司发放的工资远远低于成都市最低工资标准,并未表明要求广福药业公司仅补足与最低工资标准1500元之间的差额,一审按照双方以往的实际月工资标准3200元作为基数计算工资差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广福药业公司将月工资标准降为1000元是否有合法依据的问题。广福药业公司主张双方已经口头协商一致将方光明的月工资标准调整为1000元,但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且方光明对广福药业公司的该主张也不予认可。双方虽未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方光明的月工资标准,但广福药业公司之前一直按每月3200元进行发放,视为双方以实际行为履行每月3200元的工资标准。广福药业公司降低工资标准即为变更劳动合同的重要内容,应当与方光明协商一致,否则不对方光明发生效力。同时双方也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五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的规定,对工资标准采用书面的形式予以变更,且每月1000元的工资标准也低于成都市最低工资标准,应当予以纠正。故广福药业公司自行调低方光明工资的行为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并应当按照以往每月3200元的标准向方光明补足差额。广福药业公司应补足方光明2015年6月至2016年11月的工资差额39200元(广福药业公司应支付方光明该期间的工资57600元,减去广福药业公司已支付的工资18400元)。故对广福药业公司关于不支付方光明工资差额39200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广福药业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成都广福药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范艾玓
审判员  夏旭东
审判员  冯 燕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
书记员  徐益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