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俞长荣、江炘莲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闽民申247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俞长荣,男,1960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连城县。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江炘莲,女,1962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连城县。
俩再审申请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旭辉,福建正廉律师事务所律师。
俩再审申请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詹萍萍,福建正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西路9号大西洋中心25-27层。
负责人:程凤飞,该分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俞长荣、江炘莲因与被申请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2民终44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俞长荣、江炘莲申请再审称,本案生效判决认为讼争保险合同的约定明确具体,且太平洋保险公司已作了明确说明是错误的。(一)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其出具给建发公司的保险合同第十二条责任免除条款中第一、二项只是对其责任免除的列明,第一项中包含了法定的免责事项,第二项罗列了四种免责情形,包含了酒后驾车、无有效驾驶证时保险人负有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免责情形。本案中交通事故认定书、连城县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均能证明被保险人俞忠煌是因他人驾驶的车辆追尾造成颅脑损伤而死亡,且在交通事故中没有任何过错,并非其酒后驾车或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所致。俞忠煌酒后驾车及无有效驾驶证驾驶虽是违法行为,但并不是法定的免责事由。因此,在约定免责事由时,作为优势地位的保险人即太平洋保险公司应该就其格式保险条款中的违法事由与约定免责事项的关联性予以明确具体的说明。(二)本案中保险合同格式条款争议实际上是违法的免责行为与意外事故导致的死亡后果是否应当具备关联性的争议。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并非专业人士,在免责事由与违法行为之间的关联性未记载并解释明确的情况下显然存在对免责条款的不同理解。在保险合同格式条款存在争议时,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处理。原判认为本案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约定明确具体,按通常理解并无疑义并且不予适用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进行裁判是错误的。(三)从保险理论上看,保险合同的免责条款分为原因免责条款和损失免责条款。原因免责条款是指明确规定因何种原因造成的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的条款。本案中太平洋保险公司拒赔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免责条款即属于原因免责条款,该免责条款的适用前提是由损失的原因决定的,即取决于合同约定的后果的前提下,所要承保风险和承保损失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十三条规定:”保险人主张根据保险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应当证明被保险人的死亡、伤残结果与其实施的故意犯罪或者抗拒依法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的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可见,在保险人法定免责的情形下,保险人尚要对免责事由与意外事故后果的因果关系作出证明,更遑论约定的免责条款了。本案中虽然俞忠煌酒后驾车、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机动车,但这两个情形不是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与俞忠煌死亡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因此,本案太平洋保险公司不能适用上述两个免责条款。综上,俞长荣、江炘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太平洋保险公司能否依据讼争保险合同第十二条中关于酒后驾车、无有效驾驶证时保险人拒付保险赔偿金的免责条款对案涉交通事故免于赔偿。投保人建发公司在投保单”投保人声明”一栏盖章,表明太平洋保险公司已经就保险条款黑体字部分的第十二条责任免除条款中关于”二、下列任一情形下,保险人对被保险人身故、残疾不负任何给付保险金责任:……(四)被保险人酒后驾车、无有效驾驶证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期间”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结合该第十二条责任免除条款第一款”一、因下列原因之一,直接或间接造成被保险人身故、残疾的,保险人不负任何给付保险金责任”,该条有明确规定因何种原因造成的被保险人的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的条款,属于原因免责条款,其已经在讼争保险合同中单列成一款。只有原因免责条款保险公司才有必要证明承保风险和承保损失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而该第十二条第二款从条款行文上看,并不属于原因免责的范畴,而是只需满足”下列任一情形下”这一条件,即可免除太平洋保险公司的责任,而不论保险条款中的免责事由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据讼争保险合同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俞忠煌在交通事故中身故,发生在其酒后驾车、无有效驾驶证驾驶机动车期间,太平洋保险公司作出拒赔保险金的处理决定,有事实和合同依据。俞忠煌醉酒驾车和无有效驾驶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属于危险行为,其将自身置于危险状态,加大了保险公司的理赔风险,双方签订保险合同时已将该情形排除在承保范围之内。因此,原审根据讼争保险合同第十二条责任免除条款的约定,认定太平洋保险公司对俞忠煌的死亡不承担赔付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俞长荣、江炘莲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俞长荣、江炘莲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杨 扬
审 判 员  林 毅
审 判 员  刘云贞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叶玲英
书 记 员  翁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