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格尔木芳龙输送机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与冷湖滨地钾肥有限责任公司加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1-1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青民申28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格尔木芳龙输送机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住所地:青海省格尔木市昆仑经济开发区朝阳路*号,
法定代表人:徐香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拥军,青海彰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冷湖滨地钾肥有限责任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住所地:青海省冷湖镇大盐滩*号。
法定代表人:何茂雄,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格尔木芳龙输送机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芳龙输送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冷湖滨地钾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滨地钾肥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8)青28民终2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芳龙输送公司申请再审称,1、二审判决违反法定程序。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西民二初字第06号民事判决,对双方提货付款问题做出释明:”双方可在对剩余钢材加工完成的钢结构验收、提货、装车、过磅、确认重量后,另行提起诉讼或以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被申请人上诉后,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5)青民二终字第155号民事判决维持原判。(2015)西民二初字第06号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对当事双方均具有法律拘束力,但被申请人至今也末前来验收、装车、过磅、确认重量,并不具备生效判决确定的起诉条件。被申请人却诉至格尔木市人民法院要求返还钢材,格尔木市法院错误受理后判决驳回被申请人全都诉求。被申请人上诉后,海西中院改判申请人返还钢材及边角料。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因此被申请人如不服中院及高院生效判决,依法只能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无权向基层人民法院起诉。一、二审判决的处理显然是违反生效判决及法定程序的。2、原判认定事实完全错误。被申请人2017年起诉时要求返还未加工钢材280吨、已加工钢材边角料95.5吨与2013年的诉讼请求完全相同,己经构成重复起诉,该请求己经被驳回。本次判决不仅与生效判决相互矛盾,且认定返还的数量与事实完全不符。双方确认被申请人交付的钢材为3464.258吨,先后累计提走钢结构3039吨,合同约定的损耗为3%,仅已提走钢结构的损耗即达91.17吨,边角料3%为91.17吨,如果申请人未对剩余钢材进行加工,则理论上,剩余钢材最多只有242.918吨(3464.258-3039-91.17-91.17)。事实上,申请人在2013年根据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已加工了部分剩余钢材,剩余钢材数量应当核减已经加工好的刚构件数量,但加工好的构件数量由于滨地公司提走最后一车后末按约定支付加工费,双方发生诉讼,法院判决认定滨地钾肥公司违约,故剩余末加工钢材因被申请人未来提货过磅难以确定,二审判决无视海西州中级法院己经生效认定的事实和裁决结果,判令退还未加工钢材334.088吨,认定事实错误。3、原判适用法律错误。二审判决适用《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定做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定作人虽然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解除前己经加工好的东西是无法恢复原状的,定作人应当支付加工费,末加工材料才能返还,并赔偿损失,但二审无视2013年申请人己经对钢材进行加工的事实,判决返还钢材,有违法律规定,也有违常理。综上所述,二审判决违法法定程序、错误适用法律、认定事实存根本性错误,导致判决无法履行。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1、依法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2、由被申请人承担一、二审全诉诉讼费用。
关于原生效判决是否存在程序违法的问题。芳龙输送公司申请再审认为,对于滨地钾肥公司的诉求存在重复起诉的问题,原审作出判决属程序违法。经查,原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西民二初字第06号和本院(2015)青民二终字第155号滨地钾肥公司与芳龙输送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中,滨地钾肥公司起诉要求芳龙输送公司支付违约金1200150元,芳龙输送公司发诉请求为滨地钾肥公司支付加工费1157397元,支付违约金460357元。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作出了相应判决,本院二审予以维持。在上述案件审理时滨地钾肥公司并未主张芳龙输送公司返还钢材。本案中,滨地钾肥公司起诉请求:1、解除双方签订的《冷湖滨地48万吨硫酸钾加工厂区工程钢结构制作及安装合同书》;2、芳龙输送公司向滨地钾肥公司返还未加工钢材334.088吨;3、芳龙输送公司向滨地钾肥公司返还已加工钢材边角料88.43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按照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虽然本案与上述案件当事人、诉讼标的相同,但当事人的诉求不同,也不存在滨地钾肥公司诉讼请求否定前诉审判结果的情形。一二审法院对本进行审理并作出判决,并不存在程序违法的问题,芳龙输送公司对此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生效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是否错误的问题。芳龙输送公司认为,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西民二初字第06号民事判决,对双方提货付款问题做出释明:”双方可在对剩余钢材加工完成的钢结构验收、提货、装车、过磅、确认重量后,另行提起诉讼或以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滨地钾肥公司至今也末前来验收、装车、过磅、确认重量,故剩余末加工钢材因滨地钾肥公司未来提货过磅难以确定,本案二审法院判令退还未加工钢材334.088吨,认定事实错误。首先,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西民二初字第06号民事判决,对双方提货付款问题做出释明:”双方可在对剩余钢材加工完成的钢结构验收、提货、装车、过磅、确认重量后,另行提起诉讼或以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表述的前提是针对芳龙输送公司要求滨地钾肥公司支付加工费35.28万元和承担违约金的诉求,并不针对剩余钢材量问题释明当事人进行确认后另行起诉或以其他合法途径予以解决。芳龙输送公司引用生效判决的表述内容不完整,是对该释明内容的曲解。其次,对于剩余钢材的数量,双方当事人于2013年8月3日签订的《调解协议》中确认,滨地钾肥公司提供了76车钢材,实际重量3464.258吨,芳龙输送公司提供了2111.38吨加工完毕的钢结构,仍剩余1352.878吨钢材在芳龙输送公司加工厂内(不含钢结构的加工损耗,损耗率参照钢结构合同约定计算)。双方均认可2013年8月8日至2013年9月29日,滨地钾肥公司陆续提走钢结构865.86吨,并向芳龙输送公司支付了对应的款项。2013年10月12日,滨地钾肥公司提走钢结构61.76吨,应支付加工费77817.6元。芳龙输送公司不能提供已将剩余钢材加工成钢结构的任何证据,故二审法院认定除去已加工成钢结构的钢材,剩余未加工钢材为334.08吨,按双方约定的损耗率计算已加工钢材边角料应为88.43吨,应由芳龙输送公司返还,并不存在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芳龙输送公司对此的申请再审理由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再审申请人芳龙输送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格尔木芳龙输送机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祝文甲
审判员  吉素梅
审判员  王 娟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铁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