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程爱华与张帅、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衡水市分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22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113民初16134号
原告:程爱华,男,1975年2月21日出生,户籍地北京市密云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岳跃景,男,1979年11月21日出生,北京市隆祥出租汽车公司安全部经理,住北京市朝阳区,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张帅,男,1989年1月3日出生,户籍地河北省深州市,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衡水市开发区诚实汽车运输队,经营场所河北省衡水市开发区大麻森乡十二王村外环路以南,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经营者:钱朋哲。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衡水市分公司,营业场所河北省衡水市和平西路51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高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玲玲,河北中衡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爱华与被告张帅、衡水市开发区诚实汽车运输队(以下简称衡水诚实运输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衡水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衡水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程爱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岳跃景,被告张帅,被告人保衡水分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高玲玲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衡水诚实运输队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程爱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车辆修理费3710元,承包金损失3967.5元,误工费3066元,由被告人保衡水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限额内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超出保险赔偿范围部分,由被告张帅和衡水诚实运输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诉讼费由被告负担。诉讼过程中,原告程爱华撤销车辆修理费的诉讼请求,并变更承包金损失的诉讼请求为2457.17元。
事实和理由:2017年7月11日1时50分,在北京市顺义区京沈路与天纬二街交叉路口,张大盼驾驶车号为×××/×××(A车)由南向北行驶,适遇程大会驾驶车号为×××小轿车(B车)、程爱华驾驶车号为×××小轿车(C车)由南向北等信号灯,A车右前部与B车相撞,B车前部又与C车后部相撞,造成三车损坏。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张大盼负事故全部责任。
被告人保衡水分公司辩称:对于事故事实以及事故责任认定没有异议。车号为×××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车号为×××在我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5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我公司已经赔偿车辆修理费损失。对于承包金和误工费,属于间接损失,我公司不予赔偿。
被告张帅辩称:对于事故事实以及事故责任认定没有异议。驾驶人张大盼是我父亲,我是车号为×××/×××车辆的实际所有人。我通过贷款买的事故车辆,但是贷款早就还完了。还完贷款后,车辆就挂靠在衡水诚实运输队名下。程爱华的损失应由人保衡水分公司赔偿。如果保险不足的部分,我同意由我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衡水诚实运输队未参加本院庭审,但提交书面答辩状辩称:我单位不是车号为×××车辆的实际所有人。我公司与张帅签订了汽车消费贷款购车协议,张帅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我单位处购买了事故车辆。我公司作为保留车辆所有权的出卖人,不应对程爱华因交通事故主张的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发生交通事故,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因此,程爱华的经济损失应由车辆实际所有人张帅和保险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与我公司无关。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7月11日1时50分,在北京市顺义区京沈路与天纬二街交叉路口,张大盼驾驶车号为×××/×××(A车)由南向北行驶,适遇程大会驾驶车号为×××小轿车(B车)、程爱华驾驶车号为×××小轿车(C车)由南向北等信号灯,A车右前部与B车相撞,B车前部又与C车后部相撞,造成三车损坏。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认定,张大盼负事故全部责任。
事发后,程爱华将车号为×××车辆送往北京安瑞迪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修理,花费修理费3710元。人保衡水分公司表示已赔付程爱华修理费3710元,其中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金共赔偿223.26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3486.74元;该起事故造成多车损坏,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金限额已使用完毕。程爱华认可已收到车辆修理费的赔款,并在诉讼中撤销该项请求。
庭审中,程爱华认可车辆共维修6天,但因被告推诿给付车辆修理费,造成延迟至2017年8月2日提车,并主张23天承包金损失2457.17元,23天误工费损失3066元。为此,程爱华提交承包合同、劳动合同、收入证明为证。
车号为×××登记在衡水诚实运输队名下,道路运输证业主为衡水诚实运输队。×××登记在张帅名下,道路运输证业主为张帅。车号为×××的车辆在人保衡水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车号为×××在人保衡水分公司处投保了商业三者险5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人保衡水分公司主张程爱华并未受伤,程爱华主张的承包金损失和误工费属于间接损失,其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除赔偿责任,并且其公司已就免赔事项尽到提示说明义务。为此,人保衡水分公司提交投保单为证。投保单为正反面,正面加盖了衡水诚实运输队的章,反面的投保人声明后的投保人签名/盖章处没有投保人签字和盖章。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事故认定书、保险单、结算单、发票、承包合同、劳动合同、投保单等证据在案为证,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之依据。
本院认为: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人保衡水分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交通管理部门做出的事故责任认定适当,本院予以确认。
车号为×××/×××的车辆实际所有人为张帅,×××车辆登记并挂靠衡水诚实运输队名下,衡水诚实运输队应与张帅一同对程爱华的合理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人保衡水分公司主张承包金损失和误工费属于间接损失,但其提交的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处没有投保人签名及盖章,本院对其提出的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免除赔偿责任的主张不予采信。人保衡水分公司作为车号为×××的车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以及车号为×××的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按照保险合同直接向程爱华承担相应的保险赔偿责任。
对于因侵害财产权益造成的损失,属于财产损失赔偿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承包金损失和误工费为间接损失,属程爱华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范围。程爱华认可车号为×××车辆共维修6天,本院据此核算程爱华的承包金损失和误工费损失。经过庭审质证,本院审核确认程爱华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项目及具体数额如下:承包金损失641元,误工费8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害的赔偿责任分担原则应为:(一)对于受害人的合理损失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无法确定双方当事人过错的,平均分担赔偿责任。
人保衡水分公司已使用完毕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金限额,程爱华的上述各项合理损失,由人保衡水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人保衡水分公司赔偿仍有不足的,由张帅和衡水诚实运输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衡水市分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程爱华各项损失费共计一千四百四十一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二、驳回原告程爱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三十四元(原告程爱华已预交),由被告张帅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直付原告程爱华。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黄 敏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王利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