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陈某某申请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错误执行赔偿决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0-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决 定 书
(2017)湘04委赔5号
赔偿请求人:陈朝阳,男,1975年4月16日出生,汉族。
赔偿义务机关: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冯卫,院长。
赔偿请求人陈朝阳因错误执行申请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2017)湘0405法赔1号不予受理案件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请求人陈朝阳以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执行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存在明显不当,且给其造成巨大财产损失为由,向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其经济损失2052.53万元。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认为,该院执行行为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规定》第一条中“对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之情形,陈朝阳对诉争门面的权属已经依法确认,其提出的权利损害与客观事实不符,亦与该院执行行为缺乏因果关系。故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作出决定:对赔偿请求人陈朝阳的国家赔偿申请不予受理。赔偿请求人不服该决定,以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中违反法定程序,违法撤销其产权证为由,向本院申请国家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52.53万元。
经审理查明,1992年,吴友生、蔡龙伟与王湘珍三人共同出资开发衡阳市石鼓区人民路49号综合楼。1995年4月26日,三方签订《协议书》,约定第一层门面归蔡龙伟、王湘珍所有,产权各占50%。第二层和第一层东头第一空门面归吴友生所有。1997年11月25日,王湘珍将人民路49号第一层门面产权登记至衡阳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产权证号0116433,面积622.89平方米)。1998年5月19日,中兴公司以该产权作抵押向衡阳市雁城城市信用社(后更名为衡阳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雁城支行,现为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衡阳雁城支行)贷款。2003年10月30日,王湘珍以衡阳市雁海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将人民路49号104号门面(建筑面积29.1平方米)出售给江红。2007年7月1日,王湘珍同样将人民路49号102号门面(建筑面积29.1平方米)出售给贺木文,但均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
2008年6月王湘珍因病去世,同年10月31日、11月3日,衡阳市珠晖区公证处出具(2008)衡市晖证字第0392号、0396号公证书,分别就王湘珍的一层由其子廖振刚一人继承及杨政林对廖振刚享有人民币2884163.37元债权予以公证。杨政林凭公证书以廖振刚为被执行人向珠晖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同年11月4日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号民事裁定书,查封廖振刚继承的中兴公司名下位于人民路49号一层商业用房(产权证号:0116433)。查封公告后案外人蔡龙伟、商业银行雁城支行、江红、刘德祥、谭艳华、刘桂元、刘红英、王凤英、袁杏雯、张纯杏均向珠晖区人民法院提出异议。该院于2010年1月26日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案外人江红的异议理由成立;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案外人衡阳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雁城支行异议理由成立;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解除对案外人蔡龙伟所有的建筑面积311.445平方米房屋的查封;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案外人刘德祥、谭艳华、刘桂元、刘红英、王凤英、袁杏雯、张纯杏的异议。
蔡龙伟向珠晖区人民法院提出异议的次日,向衡阳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请求撤销衡阳市房产局颁发给中兴公司的人民路49号一层房屋所有权证。2009年1月15日,衡阳市人民政府复议决定撤销衡阳市房产管理局颁发给中兴公司的0116433号房屋所有权证的具体行政行为。衡阳市商业银行和中兴公司不服复议决定,均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09年8月28日作出(2009)衡中法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了衡阳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该行政诉讼审理过程中,本院多次组织案件当事人、案外人江红、陈朝阳就诉争房屋的相关情况进行协调。2009年8月15日,中兴公司、廖振刚与陈朝阳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1、乙方陈朝阳代甲方中兴公司、廖振刚偿还其在商业银行雁城支行的借款人民币1100000元;2、中兴公司、廖振刚自愿以人民路49号第一层门面部分面积(281.85平方米)的房屋作价人民币110000元抵偿给陈朝阳;3、在相关当事人达成协议约定的内容后,甲方同意按约定将房产证直接办至陈朝阳名下。同年9月10日,杨政林作为中兴公司、廖振刚的委托代理人与陈朝阳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中兴公司、廖振刚自愿以人民路49号一层门面款东端一半面积作价人民币1100000元抵偿给陈朝阳,江红的购房合同纠纷由陈朝阳负责协调。协议签订后,陈朝阳依约代中兴公司偿还了商业银行雁城支行的欠款。珠晖区人民法院依据该协议,于2010年2月24日作出了(2008)珠执字第105-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本市石鼓区人民路49号一层面积311.445平方米房屋归代位履行债务人陈朝阳所有;二、陈朝阳持本裁定到相关职能部门办理产权过户手续。陈朝阳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后,贺木文对一层门面102号房屋主张权属提出执行异议。珠晖区法院于2010年3月31日、4月16日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6、105-7号民事裁定书,查封上述已过户到陈朝阳名下的311.445平方米的房屋。同年4月30日,该院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8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案外人贺木文的异议。2010年9月29日,衡阳市公证处作出撤销(2008)衡市晖证字第0392号、0396号公证书的决定。廖振刚于2011年1月18日以陈朝阳为被申请人向珠晖区法院申请执行回转,请求从陈朝阳处执行回转已被错误执行的人民路49号的房产。珠晖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5月17日作出(2008)珠执字第105-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该院作出的(2008)珠执字第105号、105-1至105-8号民事裁定书,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市产权处撤销陈朝阳名下人民路49号一层311.445平方米房屋所有权证。同年9月29日,市房管局公告注销了陈朝阳名下的上述房产证。陈朝阳不服(2008)珠执字第105-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执行监督。本院于2014年11月19日作出(2014)衡中法执监字第1号通知,认为珠晖区法院部分执行违反法定程序,处理不当,指令该院对本案的执行行为进行纠正。
另查明,原陈朝阳名下人民路49号房屋产权,经诉讼判决,104、102号房屋权属登记至江红、贺木文名下,其余房屋登记至陈朝阳名下。蔡龙伟提起的所有权确认纠纷中,蔡龙伟、廖振刚达成调解协议,石鼓区法院作出的民事调解书确认人民路49号一层建筑面积311.445平方米归蔡龙伟所有。陈朝阳产权证被撤销后,其以所有权确认纠纷为由,以廖振刚、中兴公司为被告,江红、贺木文、蔡龙伟为第三人向石鼓区法院起诉,该院判决确认陈朝阳与廖振刚所签订的协议书涉及江红、贺木文部分的产权无效,人民路49号一层大厅面积253.24平方米的房屋产权归陈朝阳所有,该案经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赔偿请求人陈朝阳与中兴公司、廖振刚及杨政林签订《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的民事行为。不属于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范畴,协议的内容不能以裁定的方式予以确认。同时在《补充协议》约定购房合同纠纷由陈朝阳负责协调,房屋权属存在争议的情况下,珠晖区人民法院裁定包括有争议部分的房屋产权归陈朝阳所有,违反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撤销。赔偿请求人陈朝阳称,珠晖区人民法院将其列为执行回转案中的被申请人违法,撤销其名下石鼓区人民路49号一层面积311.445平方米房屋权证系侵权行为。经查,陈朝阳不是珠晖区人民法院原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其主张珠晖区人民法院将其列为执行回转案的被申请人错误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陈朝阳名下的上述房屋产权证书是依据珠晖区人民法院(2008)珠执字第105-5号民事裁定书取得的,该裁定书被撤销后,陈朝阳名下的上述房屋产权证书于法无据,应予注销。珠晖区人民法院以执行回转为由撤销上述裁定书虽有不妥,但上述裁定书存在违法问题理应撤销,故该院撤销上述裁定书不构成侵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驳回赔偿请求人陈朝阳的国家赔偿申请。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