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宋涌涛与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1-3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青金终字第31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宋涌涛。
委托代理人苏伟,山东柏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运振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建华,山东中信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宋涌涛因与被上诉人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09)南民重字第100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立杰担任审判长并主审本案、与审判员冷杰、代理审判员何宜曈共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被上诉人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宋涌涛在一审中诉称,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于2006年1月9日向宋涌涛借款人民币200万元,并收取集资款人民币15万元。2007年宋涌涛向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催要,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除以230吨PVC原料折抵部分欠款未再付款。为维护宋涌涛合法权益,宋涌涛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支付欠款55万元及利息。
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在一审中辩称,1、宋涌涛系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单位副总经理,因业务需要有条件使用公章及财务手续资料。近期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发现宋涌涛有侵占公司业务款和货主仓储货物行为,已撤销宋涌涛的职务,并将其犯罪行为向黄岛区公安分局举报。在此期间,宋涌涛为争取不被追究刑事犯罪责任而制造了所谓借条及有关材料。宋涌涛起诉所依据的借条及有关材料是假的。2、宋涌涛提交的6007306号收据存在一系列疑点,该收据相邻两份收据的填写时间为2006年10月23日,因此其形成时间并非2006年1月9日,而是近期;收据只加盖公章而无财务章,违反财务规章;人民币200万元借款既无协议又无支付方式,违反常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银行账户没有此笔款项的记录。3、宋涌涛提交的所谓抵账承诺书是宋涌涛自己制作的,公司印章有虚假嫌疑。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是物流公司,业务性质是仓储运输,宋涌涛作为公司副总经理,很清楚此笔货物的货主是齐鲁石化,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不可能拿客户存放的货物去抵债。该承诺书表述中还有扣除公司应收客户运费抵账的内容,正好反映出宋涌涛侵占公司财产的事实。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宋涌涛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事实为:1、宋涌涛曾是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环顺物流公司的副总经理。
2、宋涌涛向原审法院提交了2007年8月21日,青岛市市中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公证书内容为证明宋涌涛提交的二份材料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这二份材料一份是编号NO:6007306号收款收据,该收款收据出具时间显示为2006年1月9日,内容为“今收到宋涌涛人民币200万元整,借款,期限一年,以支票抵押,支票号:01×××60”,并加盖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字样公章。原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均表示无法提交该收据原件。另一份材料内容为“因所欠宋涌涛贰佰万元逾期不能归还。扣除其代收的孙绍友和城运车队刘永伟等应收运费后,再以公司库存齐化PVC(S-1000)三百吨予以折抵清帐。特此为据。”落款时间是2007年7月20日,并加盖“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字样公章。该材料宋涌涛提交了原件。
3、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提交收据本一份,显示编号为No.6007301-6007305的收款收据的出具时间分别为“2006年10月19日、2006年10月19日、2006年10月19日、2006年10月20日、2006年10月23日”,编号为No.6007307的收款收据出具时间为“2006年10月23日。
4、2006年6月13日,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向宋涌涛借款人民币15万元,并向宋涌涛出具加盖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一张。
5、宋涌涛收走了孙绍友等应交给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的运费,并处理了230吨左右的PVC。宋涌涛对收到的运费数额以及处理PVC的货款数额未提交证据证明。
6、宋涌涛于2006年8月30日出具借条一张,从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处借款50000元。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提交该证据证明如果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欠宋涌涛200万元,宋涌涛没有必要再向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借款。宋涌涛认为是为要回一部分欠款而出具的。
7、原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双方均知晓库存PVC货物是齐鲁石化公司的,该业务是宋涌涛代表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去做的。
另查明,山东齐鲁物流有限公司于2007年11月15日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返还齐鲁牌聚氯乙烯230.25吨或赔偿经济损失174万余元。
原审法院认为,一、宋涌涛主张债权,不仅应提交借款的合同或借据,而且还要提交资金的来源及流向用以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如提供不出上述证据,则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本案中,宋涌涛主张其分三次每次借款60万元现金给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但是却未能提交其三笔现金的银行取款证明或其他证明宋涌涛180万元现金来源的证据。而且宋涌涛也一直提交不出另一重要证据借款收据原件。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提交了与该收据前后相邻的几份收据的开据时间均是2006年10月,而宋涌涛提交的该收据的开据时间却是2006年1月,与常理不符,且该收据没有加盖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单位的财务章,而是加盖单位公章,也无收款人签字,亦不符合常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因此主张该收据是虚假的,要求宋涌涛提交原件鉴定填写时间。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的上述意见是有效抗辩,且在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提交其他收据证明宋涌涛收据存在虚假的情况下,宋涌涛应承担举证责任,提交原件。虽然宋涌涛提交了公证书以证明曾有借款收据原件,并且称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出具了还款协议而收回收据,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对此予以否认,且借款收据与还款计划并存于常理不悖,而且还款计划是2007年7月出具,而在2007年8月公证时借款收据原件还在宋涌涛处,宋涌涛将借款收据和还款计划一同做了公证,这与宋涌涛所称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出具还款计划收回收据的陈述自相矛盾。综上,宋涌涛不能举证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二、对于宋涌涛提交的还款计划,虽然加盖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单位公章,但在该计划上处理了案外人存放在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处的货物。原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双方明知该货物是他人存放的,仍将不属于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单位的该货物用于抵债,而宋涌涛也予以接受,该还款计划处分了他人货物,是无效的。而且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明知货物不属于自己,却拿来抵债,不合常理。三、宋涌涛对于200万的给付情况前后说法不一致。原审中,宋涌涛称2005年7月、2005年9月及2006年1月各给付了现金60万元,并交给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公司一辆本田CRV折抵20万元。重审中,宋涌涛又称2006年1月的这笔是宋涌涛给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揽货的回扣直接入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对于如此较大款项的交付,宋涌涛应极为慎重清楚,宋涌涛却对此模糊不清。而且宋涌涛称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曾经只给了宋涌涛一张60万的收条,并在2006年1月出具200万的收据后收回。如果真如宋涌涛所称,三次各给付60万,即使最后一笔是回扣折抵,还有一笔60万的借款,宋涌涛不要收条,显然也不符常理。四、宋涌涛主张其根据还款计划卖掉了230吨PVC并扣收了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两名客户的运费折抵160万元,但是宋涌涛没有提供证据证明230吨PVC的卖出收入额和运费数额,因此宋涌涛的该主张不能成立。综上,本院认为,宋涌涛的证据及其陈述有多处不合理之处,且宋涌涛不能提供充分、有力证据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故宋涌涛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法应予驳回。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驳回宋涌涛宋涌涛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300元,由宋涌涛负担。
上诉人宋涌涛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及证据的认定确有错误。1、原审法院对上诉人的借款事实认定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运振刚是很好的朋友。两个人之间互有很多次大额的相互借贷。运振刚成立公司时也是拉拢上诉人并借了很多的钱成立的。运振刚曾在资金最紧张的时候曾经用全公司员工的私人房产作抵押借款作为公司的流动资金。以运振刚和宋涌涛的私人关系向其借款完全显示,而且宋涌涛也可以举证其向运振刚的借款是他自己向朋友借的款项以及自由的资金。2、上诉人提交了公证书证明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借款200万元并以支票作为抵押、因逾期不能还款以应收运费及库存货物抵债。被上诉人用货物抵债了,上诉人当然应当将欠条归还,只是上诉人为了能说明当时的情况所以在归还之前做了公证,以证实当时确实有这么件事。3、被上诉人举证的收据本来的日期与上诉人无关。被上诉人在写欠条之初就抱着不想还的态度。极有可能是随手撕掉一页收据,这与上诉人没有任何关系。4、被上诉人要求将其库存的货物抵债,作为上诉人不知道被上诉人与第三方的交易,被上诉人用货物抵债再付货款也是有可能的。作为上诉人我收回欠款即可,没有理由不要。综上,上诉人能够说明款项的情况,抵债的经过。原审法院仅凭猜测就认为上诉人证据不足是错误的。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2009)南民重字第10003号民事判决书,并依法改判,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未作答辩。
上诉人宋涌涛在二审中申请证人柳某出庭作证,柳某称其曾于2005年分三次以现金方式借给宋涌涛款项共计180万元。但由于证人柳某未提供该三笔现金的取款凭证,且证人与上诉人之间系朋友关系,对于该证人证言的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宋涌涛与青岛环顺物流有限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关系。借款合同为实践性合同,不仅要有借款的合意,还需要提供实际交付款项的凭证。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借贷案件中,主张借贷关系成立的一方需提供书面借款借据和实际交付款项的凭证。本案中,宋涌涛作为主张借贷关系成立的一方,虽提交了借款借据的复印件以及证明该复印件与借款借据原件相符的公证书,但是缺乏实际交付款项的凭证,故宋涌涛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300元,由上诉人宋涌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立杰
审 判 员  冷 杰
代理审判员  何宜曈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吴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