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岑仁信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8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桂05刑初26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男,1953年12月3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廉州镇矿产公司宿舍4幢201号房。系被害人黄英忠的丈夫。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燕燕,女,1982年3月15日出生,汉族,本科文化,户籍所在地:南宁市青秀区金洲路33号。系被害人黄英忠的女儿。
被告人岑仁信,男,1954年8月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北海市海城区海南路145号海宁小区921幢605号,住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1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海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庞辉明,广西海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17〕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岑仁信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9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北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向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被告人岑仁信及其辩护人庞辉明到庭参加诉讼。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11月21日向本院申请延期审理,本院经审查,决定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北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1月12日15时许,被告人岑仁信与被害人黄英忠在本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房间内,因黄英忠向岑仁信讨债双方引发争执。18时许,争执中的岑仁信将黄英忠推出房门口时,拿起放在门口旁鞋柜上的电吹风,用电吹风的电源线绕勒住黄英忠的脖子,当黄英忠挣扎时,岑仁信用电源线再绕一圈黄英忠的脖子,将黄英忠扯倒在地上,岑仁信用双手拉住电源线继续勒紧黄英忠的脖子,几分钟后,致使黄英忠当场死亡。后岑仁信拨打110报警投案。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黄英忠符合被他人勒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列举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岑仁信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对被告人岑仁信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以岑仁信故意杀害被害人黄英忠,导致黄英忠死亡为由,请求本院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从重追究岑仁信的刑事责任,并判令岑仁信赔偿死亡赔偿金人民币566480元,丧葬费人民币49902元,误工费人民币50000元,住宿费人民币9000元,交通费人民币9650元,合计人民币685032元,并表示如果岑仁信不赔偿,请求本院对岑仁信判处死刑。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户籍证明、办理丧葬事宜的相关票据等证据以支持其诉讼请求。
被告人岑仁信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当庭表示其很后悔,自愿接受法律的制裁,请求本院给其重新做人的机会。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岑仁信表示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损失,但其本人没有能力赔偿,其今后如果有钱其愿意赔偿。
被告人岑仁信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护称岑仁信是临时起意杀死黄英忠,主观恶性较小;岑仁信作案后打电话报警,并等候公安人员到来,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构成自首;岑仁信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请求本院对岑仁信从轻、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12日15时,被告人岑仁信与被害人黄英忠在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房间内,因黄英忠向岑仁信讨债引发争执。18时,争执中的岑仁信将黄英忠推出房门口时,拿起放在门口旁鞋柜上的电吹风,用电吹风的电源线缠绕勒住黄英忠的脖子,当黄英忠挣扎时,岑仁信用电源线再缠绕黄英忠的脖子一圈,将黄英忠扯倒在地上,并用双手拉住电源线继续勒紧黄英忠的脖子,几分钟后,致使黄英忠当场死亡。后岑仁信拨打110报警投案。经法医鉴定,黄英忠符合被他人勒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上述犯罪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提交的,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110报警台接处警信息表、出警证明及到案经过,证实2017年1月12日18时57分,北海市公安局电建边防派出所接到110指令:有群众报警称其刚在北海市银海区南京路九州家园东门旁边烂尾楼处把其情人杀害,民警出警到北海市银海区南京路桐洋家园对面巷子路口,经与报案人岑仁信电话联系,岑仁信到该路口将民警带至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平房。民警发现房门附近有一名女性俯卧在地上,脖子上缠着电吹风的电线,经120医务人员确认,该女子已经死亡。报案人岑仁信称该女子系被其用电吹风电线勒死,民警遂将岑仁信带回公安机关处理。
2.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证实被害人黄英忠于2017年1月12日因窒息死亡。
3.提取笔录,证实公安人员分别对被告人岑仁信,被害人黄英忠的丈夫庞甫雄、女儿庞燕燕的血液样本进行提取。
4.手机通话清单,证实案发当天,谭宗乾、岑强才、岑文才、被告人岑仁信等人相互之间通话的情况。
5.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岑仁信作案时已达应负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6.证人李峰的证言,证实其是北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2017年1月12日20时许,其接到120通知到北海市银海区南京路九州家园小区旁边的烂尾楼出诊,烂尾楼下的过道被警戒线封锁,警戒线后面有一名约50岁的女子脸朝下趴在地上,脖子上缠着电吹风的电线。其经过检查,判断该名女子已经死亡。
7.证人谭宗乾的证言和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1月12日18点52分,岑仁信打电话给其,说为了还那女人2万元双方吵了一天,他把那女人搞死了。后其经与岑仁信的大儿子”阿强”电话联系,告诉他其和岑仁信通话的内容,让他快点去看看,”阿强”说岑仁信当天打电话给他,让他给2万元,准备在侨港租个铺面卖烧鸡。19时41分,”阿强”打电话告诉其他到了岑仁信在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的住处,看到很多民警、警车和一辆120的救护车,岑仁信应该是出事了。约20时,其到岑仁信的住处,看到很多民警在那里。其认识岑仁信所说的他搞死的那个女人,年龄约55岁,本地口音,十多年前其和岑仁信在北海地税印刷厂上班时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时岑仁信还没离婚。后岑仁信搬去其提供给他的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房子居住时,那女人也时常来找他,那女人帮他做过家务,其见过他们在那里争吵过。
8.证人岑强才的证言,证实2017年1月12日17时,其父亲岑仁信打电话叫其帮他找人借2万元,用于去侨港卖烤鸡,其说借不到。后谭宗乾打电话给其,说岑仁信好像杀人了,让其到岑仁信的住处看一下。其把这事和其妻子说了,其妻子说岑仁信在当天中午也打过电话找其,那时因其睡着了就没有让其接电话。其就开车去岑仁信的住处,到了离岑仁信的住处大概三四十米远的地方,看到岑仁信正往南京路方向步行,其将汽车玻璃窗摇下来,问岑仁信出了什么事,岑仁信边说没有事,边摆手叫其掉头回去。其就开车掉头离开,到南京路时看到警车往岑仁信的住处开。其猜出事了,就先后打电话给谭宗乾和其弟弟岑文才告知情况。之后其开车搭岑文才一起到电建边防派出所,看到谭宗乾也在那,其问民警岑仁信的情况,民警告诉其岑仁信杀人了。岑仁信在北海有一辆蓝色面包车。十几年前岑仁信在外面和一个女人好了,之后跟其母亲离婚,其和弟弟跟母亲,之后岑仁信就一直不管其家人了。
9.证人岑文才的证言和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l月12日约19时,其大哥岑强才打电话告诉其父亲岑仁信出事了。其就打电话给岑仁信,问他出了什么事,岑仁信说他没出什么事。后其感觉岑仁信隐瞒什么事,又打电话给他,但一直没人接听。其经与岑强才电话联系,得知岑仁信在北海的住处有很多公安人员,岑仁信涉嫌杀害他人。因岑仁信在外面搞外遇,和其妈妈离婚了。
10.证人陈燕的证言和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1月12日,其家公岑仁信打过两次电话给其丈夫岑强才,一次是在中午,当时岑强才在睡觉,没有接到电话,第二次是在下午5点左右,岑强才和其说岑仁信打电话向他借2万元。当晚7点左右,岑仁信的房东打电话告知岑强才岑仁信可能杀人了,岑强才听到消息就出门了。
11.被告人岑仁信的供述和辨认笔录、协议书,证实2017年1月12日下午3时,其旧情人黄英忠到其暂住处北海市银海区银滩镇和平村委会小敲蚝路村5号,让其还她2万元,其实其已还超钱给黄英忠了,但其还钱给她没有写收据,而她有其欠她钱的欠条,其也只能认了这笔数,其就说按欠条上写的每个月还500元给她,但黄英忠要其一次性还完2万元,其说没钱还,其将其车给黄英忠当是还钱她又不肯,黄英忠要现金,并说如果其没钱还,她年三十晚就到其老家找其要钱,其就怕这样会牵连到其家人的安宁。其二人继续就还钱的事争吵,其说”那只能我们一起死才能安宁”,黄英忠说”要不你打死我啊”,其就说”要是打你我就一定打死你”,她说”那我自己杀自己”,说完就在茶几上拿起一把剪刀准备伤害自己,其说”在这里不行,你死也不要搞脏我朋友的地方”,其就抢她手上的剪刀,她想抢回去,其就随手将剪刀扔到一边,然后将她推出门口,对她说”你想死还不容易”,其就在门口旁边的鞋柜上拿了一个以红色为主,有些黑色的吹风筒,用吹风筒的电源线绕着她的脖子勒住她,她用手想扯开电源线,还想抓其,其就用力将她推离其身体,用吹风筒的电源线再绕一圈她的脖子,然后将她扯倒在地上,她脸朝下趴在地上,其用脚踩在黄英忠的肩膀部位,双手扯着吹风筒的电源线用力的往后勒住她的脖子,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她没有知觉不动了。其觉得她死了,就用吹风筒电源线打了一个还是两个结,其回到房内后烧水喝、抽烟,直至确认黄英忠已经死亡了,其再打110报警称其杀人了。之后其打电话给其朋友谭宗乾,跟他说其杀了这个女人了,其已经报警。后其就在房间里等公安人员来,公安人员打电话跟其说找不到路,其就走到南京路带公安人员到现场,期间其在路上见到其大儿子,其摆手叫他走,并和他说没有事。其于当天18时左右将黄英忠勒死,其勒死黄英忠后吹风筒电源线一直绕在黄英忠的脖子上。其在当天中午联系过其大儿子,当时他在睡觉,黄英忠下午过来时,其又与其大儿子联系过,问他借钱,他说没有钱。其将黄英忠杀死后,除了公安机关和谭宗乾外,其二儿子联系过其。
其和黄英忠从2000年开始确认情侣关系,期间分分合合,一直到2013年7月才正式分手,分手后黄英忠经常上门找其要钱。2016年12月至今,黄英忠每次来都大吵大闹。其和谭宗乾是在地税印刷厂工作时认识的,其现在住的地方是谭宗乾无偿给其住的。
12.北公物鉴(法病)字〔2017〕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和尸检照片,鉴定机构、鉴定人资格证书及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黄英忠符合被他人勒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公安机关已将该鉴定意见告知被告人岑仁信和被害人黄英忠的女儿庞燕燕。
13.北公物鉴(法物)字〔2017〕23号生物物证鉴定书,鉴定机构、鉴定人资格证书及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1.疑似血迹的检材检出的STR分型与黄英忠的心血的检材检出的STR分型相同;2.黄英忠女儿庞燕燕的血痕的检材与黄英忠的心血、黄英忠丈夫庞甫雄的血痕的检材检出的STR分型符合孟德尔遗传定律。公安机关已将该鉴定意见告知被告人岑仁信和被害人黄英忠的女儿庞燕燕。
14.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现场方位、平面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证实现场位于北海市银海区南京路西面小敲蚝路村,中心现场位于北海市银海区南京路西侧的小敲蚝路村5号北面的烂尾楼内和现场的方位等概况,以及公安人员在现场发现被害人黄英忠的尸体,发现一个带电源线的电吹风和两滴滴状疑似血迹并予以提取的情况。
15.指认照片,证实被告人岑仁信指认作案现场和作案工具的概况。
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吻合,客观、真实地反映了被告人岑仁信实施故意杀人犯罪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和庞燕燕分别系被害人黄英忠的丈夫和女儿,该事实有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户籍证明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岑仁信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岑仁信犯罪后主动报案,在案发现场等候公安人员,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已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岑仁信的辩护人据此请求本院对岑仁信从轻处罚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岑仁信犯罪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予以严惩,鉴于被告人岑仁信具有自首情节,可依法对其判处死刑,不予立即执行。
被告人岑仁信的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死亡,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造成损失,依法应予以赔偿。针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赔偿项目及数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及《201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丧葬费的赔偿额为人民币30120元(5020元/月×6月);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酌情予以考虑,即支持交通费人民币400元(酌情按2人从南宁往返北海,每人200元计算),住宿费人民币1980元(酌情按2人3天,每人每天330元计算),误工费人民币776元(酌情按2人5天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日收入,每人每天77.6元计算),综上,本院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支持共计人民币33276元,其它诉讼请求因不属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及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被告人岑仁信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被告人岑仁信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岑仁信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岑仁信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共计人民币三万三千二百七十六元(该款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个月内履行完毕。逾期未履行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庞甫雄、庞燕燕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洪 祖
审 判 员  廖辉凯
审 判 员  廖 红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彭 湘
书 记 员  李立远
附:本判决书引用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独立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依照本法分则的规定。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
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