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金达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等其他执行一案
    • 公布日期: 2016-11-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京02执复125号
复议申请人(被执行人):金达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雍和大厦1号楼D单元506。
法定代表人:薛文清,董事长。
申请执行人:孔庆金,男,1965年2月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夏亚敏,北京武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金达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达公司)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城法院)(2016)京0101执异144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孔庆金依据(2016)京02民终1837号民事判决,向东城法院申请执行金达公司保证合同纠纷一案,执行案号为(2016)京0101执3014号。东城法院执行过程中,金达公司以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为由提出异议,请求法院裁定中止执行(2016)京0101执3014号案件。东城法院经审查,作出(2016)京0101执异144号执行裁定。
东城法院认为,关于双方诉争的涉案债务是否已清偿,2000万元是否因资金监管而由杜宪强账户转至孔庆金账户的事实和情节在一、二审诉讼中均已涉及并经生效判决予以确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判决亦否定了金达公司的相关的申诉请求。金达公司的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金达公司所提债务履行完毕的申请。
金达公司向本院申请复议称,请求裁定撤销(2016)京0101执异144号执行裁定,中止执行(2016)京0101执3014号执行裁定。主要理由如下:一、本案的基本事实是2014年11月4日孔庆金将2000万转给许金清,同日2000万元从许金清账户转账到杜宪强账户,杜宪强又将2000万元转账到孔庆金账户,钱最终转到孔庆金账户是否为孔庆金与许金清协商一致的监管,审判中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都是许金清否认资金监管之事,根据杜宪强的证言他认为资金重大怕操作失误于是自己做主将2000万元转给孔庆金,这说明前最终转到孔庆金账户不是孔庆金与许金清协商一致的监管,而是杜宪强的自作主张。本案重要的事实之二是2014年11月4日孔庆金将776720元转至林丽芳账户,2014年11月5日将697646.44元交税,2014年11月6日孔庆金将2657200元转至黄庆账户的行为到底履行申请人担保的2014年10月31日的借款合同,还是孔庆金与许金清林丽芳形成的新的借款法律关系。二审判决认为许金清认可了2000万元在孔庆金自己账户上监管继续履行着2014年10月31日的借款合同,一审判决认为许金清提前履行了还款义务,其后三笔款项的行为属另行发生的债务纠纷。事实很清楚:杜宪强将2000万元自作主张转账到孔庆金账户,属于第三方的原因已经将许金清林丽芳所借的2000万元款项还给孔庆金,其后三笔款项的发生属于孔庆金与许金清林丽芳另行协商的借款行为,双方已经就借款金额、付款方式、监管措施、利息等另外作了约定,如缴纳税款是孔海斌直接缴纳、监管措施是从黄庆购买的房屋购买人共同写上孔海斌林丽芳的名字、最终许金清林丽芳借款已经不是2000万元、许金清林丽芳不能自由使用2014年10月31日的借款合同中所约定的2000万元等,何来是继续履行2014年10月31日的借款合同,二审判决的认定从事实上和法律上都是错误的。二、本案最重要的事实是许金清林丽芳已经还清孔庆金的借款。我方在案件审理中提交了许金清林丽芳还款证据,并一再阐明许金清林丽芳所借款项已经还清,但二审不调查该事实,不对我方提交的证据质证。我方提交了孔庆金与许金清林丽芳债权债务往来账明细,双方共发生六千余万元的往来账,许金清林丽芳借款61951120元,还款62543420元,如申请人提交的证据2014年12月12日还款给孔庆金200万元,2014年12月16日还款给孔庆金625000元和975000元,2014年12月18日还款给孔庆金100万元,2015年2月9日还款给孔庆金80万元,2015年5月12日还款给孔庆金850万元等,这些还款虽然用不同的名义还款,但这都是双方商量的方式,申请人特地提交了一份孔庆金签署的《支付声明》,声明北京金鼎永辉商贸有限公司支付给中环吕宇科技有限公司的850万元视同孔庆金收到款项。这些证据说明最起码许金清林丽芳有还款,在2014年11月4日之后发生多笔借款和还款,还款应当视为按时间顺序还较前的借款,证据表明许金清林丽芳已经还清较前的这一千余万元的借款,但二审就是不调查该事实,不对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质证,判决书中也根本不提及。孔庆金混淆事实,提供片面证据欺瞒公证处和法院,意图获取不正当利益。综上,执行依据的二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严重违反法律程序,我方提交了大量的还款证据,许金清林丽芳已经还清本案争议的借款,现进入执行程序又要我方偿还1200余万元的款项,我方极其冤枉,请求人民法院查清事实,依法裁定先中止执行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1执3014号执行案件。
孔庆金辩称:一、金达公司复议申请事项不属于执行行为异议复议范围。二、金达公司申请内容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规定的中止执行的情形。三、金达公司与孔庆金之间的保证合同纠纷已由(2016)京02民终1837号及(2016)京民申2293号予以裁判确认。综上,金达公司申请中止执行(2016)京0101执3014号执行案件不符合执行异议复议范围,其所述事由也不属于应当中止的法定情形,请求驳回其复议请求。
经审查查明,金达公司因不服本院作出的(2016)京02民终1837号民事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民申2293号民事裁定,驳回了金达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执行过程中,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违反法律或司法解释规定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本案中,金达公司认为作为执行依据的民事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严重违反法律程序,并非针对法院的执行行为,不属于执行异议复议审查的范围。另,金达公司的再审申请已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金达公司要求中止执行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据此,东城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果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金达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1执异144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贾奕良
代理审判员  马鸿雁
代理审判员  高 明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雷 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