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李国华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吉07刑初37号
公诉机关松原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现住扶余市。系被害人臧某1女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2,现住扶余市。系被害人臧某1女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3,现住扶余市。系被害人臧某1儿子。
被告人李国华,小学文化,捕前住吉林省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因涉嫌故意杀人,于2017年3月29日被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一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经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7年4月10日由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一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松原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珊、周海涛,吉林群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松原市人民检察院以松检刑检刑诉[2017]3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国华犯故意杀人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张某1、张某2、张某3诉被告人李国华赔偿一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进行了审理,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白宝志、李鹤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张某3,被告人李国华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3月28日,被告人李国华因怀疑其前妻被害人臧某2支取其存折内350元人民币,遂怀恨在心,约定与藏井荣当面谈此事。次日8时许,被告人李国华在松原市宁江区维也纳小区东门附近遇到应邀前来的臧某1,二人发生争吵,被告李国华遂掏出事先准备的尖刀,扎臧某1头部、颈部、胸部、腹部等部位十余刀,在被他人制止后逃离现场,被害人臧某1被送往医院后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臧某1因颈部、胸腹部锐器伤致左肺、肝脏、右颈动脉破裂失血而死亡。当日10时许,公安机关在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附近玉米垛处,将喝杀鼠剂自杀未遂的李国华抓获。
公诉机关提供如下证据:物证、书证、证人张某2、滕某、聂某、李某2、刘某21等人的证言、被告人李国华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国华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国华的辩解意见:臧某1没有把钱给我。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系初犯、偶犯,被告人与被害人原系夫妻,被告人智力异于常人,请予酌情从轻处理。
经本院审理查明事实同公诉机关。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物证:
尖刀一把、存折一本、包装盒一个、空瓶一个、杀鼠剂一瓶。(二)、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及拘留逮捕等法律文书:2017年3月29日上午9时10分,张某2报案,其母亲臧景荣在江北维也纳小区东门北侧路边被扎伤,送往医院后死亡。立案后将嫌疑人李国华刑拘。
(2)提取笔录:
2017年3月29日,在李国华处提取其作案时身穿的深色休闲上衣一件,右袖子上有被害人臧某1的血迹;在李国华处提取杀臧某1的尖刀一把;在李国华处提取户名为李国华的农信信用社存折一枚。
2017年4月20日,依法在刘某21处提取李国华在其家购买的同品牌猫将军溴灭灵杀鼠剂一瓶。
2017年4月20日,刑警大队工作人员根据李国华交代,在孤山村治保主任李锋的配合下,在李国华交代的村南最前趟街玉米垛处,找到猫将军溴灭灵杀鼠剂两只空瓶记包装盒一个,与李国华购买的鼠药一致。
2017年3月30日刑警大队工作人员依法提取被害人臧某1女儿张某2的血样送交松原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作DNA亲子鉴定。
(3)归案经过:2017年3月29日上午10时50分,刑警队大队工作人员在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附近的玉米杆垛将李国华抓获。
(4)办案说明:
李国华杀人现场录像是刑警大队工作人员在楼外楼火锅店调取的。
因不掌握证人李某12的真实身份信息及联系方式,滕某至今也未找到刘占春本人,故无法调取其证言。
松原市公安局110受理单是在110指挥中心调取。
2017年3月19日,被害人臧某1,由120松至我科室时(当时不知其身份信息)其门诊手册是我大队工作人员在松原市中心医院急诊室调取。
关于嫌疑人李国华患病的诊断经过说明是我大队工作人员在松原市看守所调取。
犯罪嫌疑人李国华的农村信用社存折于2016年4月5日现金支取350元,由于信用社监控录像只保存三个月,至案发时该监控录像早已消失,无法通过监控录像辨别支取人的身份。
犯罪嫌疑人李国华与被害人臧某1的离婚调解书的复印件是我大队工作人员在扶余市人民法院调取。
犯罪嫌疑人李国华的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账号为×××,于2016年4月5日支取350元的凭证复印件是我大队工作人员在扶余市农村信用社永平信用社调取。
相关血迹提取的说明
(5)松原市公安局110受理单:2017年3月29日8:54:15,188XXXX****的电话报警,称在维也纳东门一个老爷子拿刀将老太太给扎了,已经通知120。同日8:58:09,139XXXX****的电话也报警。
(6)户籍、现实表现:李国华的户籍信息,无前科。证人、见证人等人口自然信息。
(7)松原市中心医院门诊手册一份。
(8)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一分局查询存款通知书两份及存款明细账一份。
(9)李国华患病的诊疗经过说明及松原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诊断书(复印件)、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出院小结(复印件)各一份。
(10)吉林省农村信用社取款凭证复印件一份。
(11)吉林省扶余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复印件)一份。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张某2证言证实:臧某1在维也纳小区东门北侧被李国华杀死了。知道李国华杀自己母亲臧某1是因为地保钱。李国华得过脑梗病,说话不利索。
第1份证:我母亲臧某1在宁江区维也纳小区东门北侧被李国华用刀扎了,送到医院死了。李国华跟我母亲是后到一起的,在一起生活了20多年。2016年上半年,他们俩离婚了。李国华把我母亲臧某1给杀了,据我所知,就是因为钱财的事,他俩的土地都是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土地上保险,保险公司把钱返到存折上,李国华说存折上没有钱了,就怀疑我妈把钱给支出去了。我妈和我说存折里的钱她没有支出去,不知道咋回事。今天早上8点多钟,我妈从我家在伯都讷开的杀鸡店走后,走到维也纳那里就被李国华给扎死了。我母亲上身着黄色羊绒大衣,黑色裤子,白鞋。我母亲离婚后在松江小区住,他户口是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的。
第2份证:我妈被杀的前一天晚上8点左右,我接到李国华的电话,是他儿子李某2先说的话,说直补折上没有钱了,他爸让问咋回事,我妈跟他说去年正月的时候就把折给李国华了,你看看钱是什么时候支出来的。他说是去年4月份支出来的,我妈说正月折就给你了。然后李国华就把电话接过去,跟我妈喊,我妈说:别喊了,明天到张某2家的鸡店再说。
李国华所指的钱是我们老家给土地上保险的钱,应该是两年的地保险钱,大概是350元。我妈说她没支这笔钱。钱打到农村信用社,折是李国华的名。我去辨认过,李国华杀的这个人是我妈。3月31日我妈的尸体已经火化了。
李国华在2010年或2011年得的脑梗,住了7、8天院,留下的后遗症就是说话不利索。我妈是26年前与李国华结的婚。李国华没有精神病,就是脑梗后压迫语言神经说话不利索,再没别的毛病。
第3份证:告知鉴定结论,没有异议。
(2)证人滕某证言证实:看到一个老头同老太太发生争吵,后又看到老头骑在老太太身上扎胸部和头部,自己和刘占春及聂某出来制止,老头拿刀挥我们,又站在这个老太太头上,用刀扎老太太的肚子。老头见我们制止,扔下刀就跑了。
我在维也纳小区18号高层开一家保健品商店。2017年3月29日上午9点左右在我们商店门前杀人的事我知道。当时我、我朋友刘占春还有彩票站的老板聂某去救人,没救下来,是一男一女两位老人,那个男的把那个女的杀了。当天我开店门后,和刘占春在外面唠嗑,我在南侧站着,他在北侧站着,都靠着墙,在离我们商店东南30米,这两个老人在争吵,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就听见这个老太太声音挺大的,吵了10多分钟,他们又往我们商店这边走10米那样,彩票站老板因为他俩吵的声音大就把他家门关上了,跟我唠嗑的刘占春脸冲南,他啊了一声,就往这两个老人方向跑,我回头看见老太太躺在地上,这个老头骑在她身上,用刀扎她胸部和头部,这个老太太就啊啊的喊,我俩冲到跟前,刘占春拽这个老头肩膀一下,把这个老头拽个挘斜,这个彩票站老板也出来了,老头拿刀冲我们三个人挥一下,眼神非常凶,就像杀人杀红眼了,我们就没机会上前制止他了,完了彩票站老板聂某跑回彩站。这个老头站在这个老太太头上,用刀扎这个老太太的肚子,等聂某出来时,我看见他拿个木头方子,他用木头方子怼这个老头前胸一下,把老头怼个挘斜,这老头看见我们三个人来制止他,就把刀扔到地上,顺着维也纳大门往小区跑了,聂某撵几步没撵上,我看这个老太太倒地不动了,呼吸急促,我打的110报警电话,聂某打的120电话,120来后将老太太拉走。
这两个老人都六十一、二岁那样,老头挺瘦的,矮个,戴个灰色帽子,穿深色衣服,老太太挺胖的,穿个黄色上衣。这个老太太头冲西,脚朝东,我看见的时候老头骑在这个老太太身上,用刀扎她前胸。扎人的刀是单刃的匕首,木头把的,像杀猪的刀。我看老头扎老太太挺多刀,具体扎多少刀我不清楚。
我没有刘占春联系方式,他老家是扶余市三骏乡的,在江南什么单位打经呢,在富江苑住,具体哪个楼我不知道,再碰见他我把他联系方式要来,再联系你们。
(3)证人聂某证言证实:听到嫌疑人与被害人发生争吵,后看到嫌疑人拿刀往被害人身上扎。自己拿木头方子出去制止,看见嫌疑人用刀扎被害人的肚子,自己用木头方子怼一下嫌疑人,后嫌疑人将刀扔在地上逃离现场。
我在民主街维也纳小区东门高层19号楼南开个体彩彩票站。今天早上我先听见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老头在吵吵,这个老太太跟那个老头在喊,我没听见她们俩在吵什么,她们俩吵架我怕吵我就把我们屋子门关上了,我看见我家左侧开保健品的老板腾雨和他一个哥哥奔我门前跑,我趴门一看在我店门的右侧不到20米的道上,我看见老太太脸朝上躺在地上是头朝西脚朝东,这个老头骑在这个老太太身上右手拿着刀一直往这个老太太身上扎,我就看见往脑袋和前胸的地方一顿扎。我们三个跑到老头跟前的时候腾雨的哥们怼这老头肩膀一下,然后这个老头拿刀就站起来了,拿着刀向我们挥舞,然后我突然想起来我屋子里面有一个木头方,我就跑回去拿木头方跑去了老头那里,看见老头站在老太太头上,用刀扎老太太肚子,我说怎么还扎呢,用木头方朝老头的前胸怼了老头一下把老头对了一个趔趄,他就把刀扔在地上,往维也纳小区东大门跑进小区里,我追了几步没追上,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个老头年龄大约在60岁左右,身高在170左右,上身穿个黑色的休闲服,裤子和鞋我没看清楚,还带个黑色卷沿帽子。被扎的这个老太太是中等身材,年龄在60岁左右。
老头扎老太太的刀是一把夹靶的剔骨刀,刀全长能有15厘米左右,刀让警察拿走了。
(4)证人李某2证言证实:案发前一天晚上李国华让自己打电话给臧某1,问支地保钱的事。第二天知道李国华将臧某1杀了。
我爸跟我婶臧某1他俩之间没有大矛盾,就是在我爸杀人的头一天晚上,我们都在家,他拿出一个农村信用社的存折,跟我说这不是把钱支出去了吗,我看存折上是2016年4月5号支出一笔350元钱,余额剩15块多钱,我爸就跟我说:把钱支完了存折才给我,我爸就让我给我婶臧某1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他拿他电话让我给我婶打电话,我就用我爸这个电话给我婶拨过去了,我跟我婶臧某1说:这个存折上的钱支出去了350元,现在就剩10多块钱怎么回事,臧某1说她没有支,她说要支也是我爸支的,我说我爸也不会支钱啊,我婶说:明天你上二梅子这来看看这存折是怎么回事,完了我爸把手机抢过去跟我婶他俩就喊起来了,我爸就说这钱他没支,当天晚上打完电话就拉倒了,我爸把存折拿走了,我爸跟我婶他俩就这点矛盾。第二天我爸怎么去的找我婶,怎么把我婶杀的我就不知道了,后来我才知道我爸杀人了。
当时是我爸非要让我打电话问我婶钱的事,因为他得脑血栓以后想一出是一出,竟事儿,我爸和我婶离婚也是因为我爸事多离的婚。这笔350元钱是安华农业保险理赔赔的地保险钱,也就是我爸跟我婶他俩的土地上保险,保险公司理赔的350元钱,我爸跟我说这钱他跟我婶他俩一人一半,我爸说他一分钱没捞着。我不知道这钱是谁支出去的,但是我知道我爸得脑血栓以后留下后遗症,脑袋不算太好使,他不会支钱。不知道这个存折是什么时间给我爸的。我不知道我爸这个存折密码。
26年前我爸跟我婶结的婚,当时我婶领着2个姐姐、1个哥哥,我家这面我还有个姐姐,我们共计7口人,我们姐和妹、哥兄弟关系处的好。李国华4、5年前得过脑血栓,在松原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过,留下后遗症,说话不利索,大脑不算太好使,脑袋就像一根筋似的,想咋的就咋的。我真不知道我爸找臧某1要这笔钱,早上我就上西市场鸡店做买卖了。
向其出示作案的刀,其证实这把刀是我家杀鸡用的刀。
(5)证人刘某21证言证实:我是永平乡孤山村村民,我公公张伟家在孤山村开了一个食杂店,食杂店在孤山村的主道上,南北道,东侧第一家,食杂店没有名字,基本农村需要的东西都卖,我家也卖耗子药。2017年3月29日晚上,我家食杂店来一个老头要买耗子药,问我:“有没有耗子药,多少钱一瓶”,我说有,5元钱一瓶,他又问我“耗子药好不好使啊”,我说好使。他就说买2瓶,他给我10元钱,拿着2瓶耗子药就走了。他没说买耗子药干什么用。他买的耗子药是猫将军牌的,叫溴灭灵杀鼠剂,耗子药是红色液体,外面一个纸盒,里面塑料瓶装。(出示耗子药)我看了,他在我家店里买的就是这个杀鼠剂,跟这个是一样的。我不认识这个老头,我刚结婚一年,刚到孤山1年,村里人还没认全,很多人认识我,但是我不认识他们。(出示照片)我看了,就是这个人在我家买的2瓶耗子药,这个老头个不高,挺黑的。当天他穿个深色外套,其他记不清了。他进店里就是正常买东西,我看挺正常的。
(四)、被告人李国华的供述与辩解:
2017年3月29日早上8点多钟,在江北维也纳花园小区东门,我把跟我过的那个臧某1给杀了。
我跟臧某1都是扶余市永平乡孤山村2队的,我俩结婚27年,结婚的时候办理了结婚手续,有结婚证,去年春天我俩离婚了,当时我俩在农村的地是一起的,这地上保险了,完了保险公司陪了我俩350元钱,保险公司把这350元钱打到卡里了,这卡在臧某1手里呢,但是臧某1一直没有给我这175元钱,在这之前我找她要,但是她不给我,她还说这钱已经让我支出去了,我说我没支这钱,今天早上8点多钟我上她姑娘张某2在富江苑杀鸡店找她,我走到维也纳小区东门那我俩就碰见了,见面后我俩就吵吵,她说这钱是我自己支的,我没有给她,我说我肯定没有支,要支了我能找你要这钱吗,我去要找她时我就带了这把杀鸡的刀,把刀放在上衣兜里,我俩吵吵时她就说这钱让我支了,我看她不给我钱,我就把刀掏出来了,扎她前胸两刀,把她扎倒了,完了我又扎她,可能是来了2、3个男的,他们说:你干什么玩意扎人家,其中还有一个男的用木头方怼我前胸一下,说我:你怎么还扎呢,后来我看有人来制止了,我把刀扔地上就跑了,我跑到维也纳小区里去了,从维也纳出来后我又往西南走,后来我就打了一台出租车,我说上永平,讲好价是50元,我到永平我老家孤山下的车,我就躲到一个玉米秆垛躺着,我就想听听信,如果她死了,我也自杀,不一会我就让警察给抓到了。
保险公司给的350元钱我忘了存的哪个银行,臧某1说存的我的名字,臧某1说卡在我这,但是这卡没给我。我和臧某1是二婚,我俩感情不和吵架离的婚。我昨天晚上想如果把这175元钱给我,就拉倒,如果她不给我,我就杀她,所以我早上从家走的时候带的杀鸡刀走的。早上我就想到她姑娘开的杀鸡店找她,没想到走到杀她的地方碰见她了。
我杀人的时候有人看见,我看见过来两个人要制止我,问我干啥呢,我没有回答,我就是用刀扎她,后来有一个人拿木头方子怼我前胸,制止我杀她,后来我把刀扔到现场跑了。这个人肯定是我杀的。我扎了臧某1能有5刀以上吧,我就往她身上扎的,扎哪个部位我忘了。我得脑梗已经七八年了,在县医院住院治疗过。我精神上没有病,就是得的脑梗。我儿子在市场开的杀鸡店,我到市场趁没人的时候,拿的这把杀鸡刀。这把刀木头把的,平时杀鸡、杀鹅用的,单面刃,挺快的。我杀臧某1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这一个事。我就是想杀死她。
我因为杀人被刑拘的,我这次因为后背疼住院的,什么原因我不清楚,我在公安机关交代的时候隐瞒了我吃耗子药的事,我住院的时候跟医生说我喝耗子药了。我是在2017年3月29日杀完人之后喝的耗子药,我杀完人之后在街里一个店买了2瓶耗子药,具体地点我不记得了。这两瓶耗子药是玻璃瓶装的,是红色的液体。我喝药时候没人看见,我买完后就特意躲在一辆车的后面把药喝了,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喝。我喝的这两瓶耗子药不知道具体名称。我喝完后就打车回我老家永平乡孤山了,我又在孤山老张家买了2瓶耗子药,也是液体的,一共花了10元钱,是老张家的儿媳妇卖给我的,我买完耗子药后就跑到你们抓我时那个玉米杆垛,我在玉米杆垛那把后买的两瓶药也喝了。老张家就是孤山村的,他家开食杂店的,卖挺多东西,也卖耗子药。老张家儿媳妇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她个不太高、中等身材,其他特征记不清了。我在老张家买的耗子药具体名称是什么我不知道,是液体用瓶子装的。我在孤山玉米杆垛喝药的时候没人看见。我一共就喝了四瓶耗子药,在街里买的2瓶和在老张家买的2瓶。在街里买的2瓶耗子药我喝完不记得扔哪了,在玉米垛那喝的2瓶就扔在玉米垛附近了。我喝完这4瓶耗子药没有什么反应,我被抓后没说是因为我怕把我整到医院去洗胃,把耗子药整出来去治病,我特意隐瞒的这事,我就是想结束生命。我杀完人之后就想去死,不想活了。没有人指使我隐瞒这个事,我自己是不想活了,心想喝完耗子药就死了得了。对鉴定结论没有异议。
5、鉴定意见;
(1)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尸检照片:臧某1因颈部、胸腹部锐器伤致左肺、肝脏、右颈动脉破裂失血而死亡。
证实尸表减压见左颞顶部见3.2X0.2cm创口,左额发迹处见4.2X0.2cm创口,此二创口贯通,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深达皮下,左眼上眉弓处见2.5X0.5cm左下右上斜行创口,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深入眼眶,左眼周青紫肿胀,左眼下见两处创口,大小分别为0.8X0.2cm、2.5X0.5cm,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深达骨质,右眼内侧见一1.8X0.2cm纵行创口,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深达骨质,右面部见1.0X1.0cm擦伤、左胸第四肋间距前正中线1.5cm处见3.5X1.1cm横行创口,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左创角锐,右创角钝,深入胸腔。腹部见5处创口,由上至下大小分别为3.0X0.8cm,2.3X0.7cm,2.5X0.6cm,3.0X1.0cm,2.5X0.6cm创口,创缘创壁整齐,创内无组织间桥,深入腹腔。依据创口特点可分析此凶器为单刃刺器。解剖检验左肺上叶见3.0cm、3.5cm创口,0.9X0.5cm挫伤,肝右叶见7.0cm创口,深4.0cm,腹腔积血约50ml,右颈动脉见0.5cm创口,可推断该死者死亡原因为左肺、肝脏、右颈动脉破裂失血而死亡。
鉴定意见:臧某1因颈部、胸腹部锐器伤致左肺、肝脏、右颈动脉破裂失血而死亡。
(2)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庭科学DNA鉴定书:
1、臧某1血样分型与李国华作案工具尖刀上血迹、案发现场地面血迹、李国华右衣袖处血迹STR分型一致。
2、臧某1与张某2血样检测符合单亲遗传关系。
6、勘查、检查、辨认笔录;
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一分局现场勘查卷宗:现场情况及照片。
证实现场位于维也纳花园小区18号高层与20号高层商企楼间的消防通道东侧。在该消防通道东侧5米处的地面上,在东西1.2米X南北0.5米范围内见有擦蹭血迹,在该处血迹南侧30厘米处的地面上有把尖刀。现场提取血迹及尖刀。
并附有现场平面图及现场血迹及尖刀照片。
7、视听资料:
(1)现场监控光盘1张:从监控上可以看到嫌疑人李国华先与臧某1发生争吵,后持刀扎臧某1,被几个人制止后,又上前持刀扎人的经过。
(2)讯问光盘3张;
8、被告人李国华的女儿李艳霞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申请对被告人李国华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
理由:庭前辩护人会见被告人时,被告人无法回答问题,思维不清,事情陈述不清楚。在开庭审理时,被告人对问题无法回答清楚,被告人的意识、智力等存在严重问题,为明确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能力,特申请鉴定。
9、被告人李国华在庭审中对2016年4月5日以现金的形式在扶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永平信用社支取350元的在客户签名栏的签字为其所签无异议。
(二)、民事部分:
请求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李国华赔偿原告人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抢救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人民币30万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了身份证、户口等复印件。
综上,被告人李国华对其持械将被害人臧某2杀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供述了案件的起因、作案的时间、地点、手段、使用的工具、造成的后果等事实;证人滕某、聂某证实了案发过程的情况,证人张某2、李某2证实了被告人与被害人发生矛盾的原因,证人刘某22证实了被告人行凶后购买杀鼠剂的过程。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视频等,与被告人李国华供述其持械杀害被害人的事实及滕某、聂某的证实相吻合;松原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法庭科学DNA鉴定亦佐证了被告人的供述。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并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据此,被告人李国华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认定。
被告人李国华的臧某1没有把钱给其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与被害人纷争的350元的“地保钱”于2016年4月5日以现金的形式在扶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永平信用社支取,在客户签名栏的签字为李国华,被告人李国华在庭审中对客户签名是其所签无异议,故对被告人的此点辩解意见,不予支持。
被告人辩护人的被告人系初犯、偶犯,被告人与被害人原系夫妻,被告人智力异于常人,请予酌情从轻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无前科、劣迹,被告人与被害人于2016年3月30日在扶余市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被告人智力异于常人的辩护意见无证据证实,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部分予以支持。
被告人亲属提交的对被告人进行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申请,经查,被告人及其亲属未提交任何被告人本人及其近亲属患有精神疾病的证据,故对被告人亲属的申请不予支持。
民事部分除丧葬费外,其他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国华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被害人死亡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李国华在与被害人在“地保钱”的问题上发生争执后,即持刀扎被害人十余刀,致被害人颈部、胸腹部锐器伤致左肺、肝脏、右颈动脉破裂失血而死亡的严重后果,其杀人的主观恶性较深,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判处死刑,但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纷争始于“地保钱”的给付,双方虽然已经离婚,但矛盾的性质依然属于家庭内部矛盾的范畴之内,故虽应判处死刑,可不必立即执行。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五十条第二款、五十六条、五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国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李国华赔偿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8049元;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其他诉讼请求;
四、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宜兵
代理审判员  孙洪江
人民陪审员  朱 晶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段贵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