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申请复议人(利害关系人)贺长举与申请执行人贵州科之杰新材料有限公司、被执行人六盘水顺安商砼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1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黔27执复20号
申请复议人(利害关系人):贺长举,男,1964年3月4日生,住贵州省六盘水市。
委托代理人:黄刚,系都匀政刚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
申请执行人:贵州科之杰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之杰公司),住所地:贵州龙里县谷脚工业园区,组织机构代码:68017635-9。
法定代表人:麻秀星,系该公司经理。
被执行人:六盘水顺安商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安公司),住所地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双戛彝族乡马戛村,组织机构代码:59835234-1。
法定代表人:贺长举,系该公司总经理。
申请复议人贺长举不服龙里县人民法院(2016)黔2730执异9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龙里县人民法院查明,申请执行人科之杰公司与被执行人顺安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一、二审判决确定顺安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科之杰公司货款2239104元和违约金500000元。因顺安公司未在期限内自动履行上述义务,科之杰公司向该法院申请执行。该法院于2016年3月3日受理后在执行过程中查明,2012年7月3日,顺安公司法定代表人贺长举(股东)将各股东分两期缴付的10000000元注册资金从顺安公司开设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六盘水分行的尾号为1568帐户(验资基本户)中转入到自己尾号为7944的个人银行帐户中,该法院认为该行为属于对公司注册资金的抽逃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的规定,于2016年5月11日作出(2016)黔2730执138号执行裁定书裁定追加贺长举为该案被执行人。2016年7月18日本院作出(2016)黔2730执138号执行裁定书之二追加于2015年4月15日与贺长举协议离婚的陈忠英为被执行人。因被执行人顺安公司、贺长举、陈忠英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16年7月18日,该法院作出(2016)黔2730执138号执行裁定书之三,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顺安公司、贺长举、陈忠英的银行存款2803408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2016年7月29日,该法院扣押了贺长举所有的贵XXXXXX号车辆。贺长举认为本院追加其为被执行人和扣车的行为违法,遂于2016年8月10日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
龙里县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将异议人追加为被执行人是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规定的两个条件,一是顺安公司无财产清偿债务,二是异议人作为顺安公司开办人存在投入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顺安公司应当报告其当前以及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但顺安公司并未报告。经查询顺安公司存款等财产情况,未发现其有可供执行财产。异议人未提供支持其书面异议理由成立的证据,而顺安公司所举证据缺乏真实性、合法性,亦不能证明其有固定资产10000000余元。异议人在其书面异议中认可自己有转移公司基本帐户资金的行为,申请执行人提供的顺安公司工商登记相关材料和从银行调取的顺安公司基本户进出帐往来明细清单显示,异议人作为公司股东在公司完成验资后即将10000000元注册资金转入自己的个人账户,该行为应认定为公司开办人存在抽逃注册资金行为。因异议人提供的审计报告的会计资料不规范,缺乏真实性、合法性,异议人关于其后超额补足注册资金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顺安公司举证证明该抽逃行为系其委托办理公司登记手续的中介机构工作人员所为的主张即便成立,异议人也存在出资不实的行为,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规定的适用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的规定,异议人作为被执行人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扣留、提取其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该法院扣押异议人车辆的行为未违法。综上所述,异议人关于该法院将其追加为被执行人和扣车的行为违法的异议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裁定驳回异议人贺长举的异议请求。
复议人贺长举向本院申请复议称,龙里县人民法院人为复议人把入股投资款10000000元转走属于抽逃出资,决定追加我为被执行人,该决定是错误的。公司股东协商拿出10000000元的周转资金运作,至于公司资金怎么使用与法院无关。请上级法院查明事实,撤销龙里县人民法院(2016)黔2730执138号和(2016)黔2730执异9号执行裁定,归还扣押我价值100多万元的贵XXXXXX号小车和我前妻陈忠美的汽车、房产以及存款。
本院查明,申请执行人科之杰公司与被执行人顺安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龙里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11日作出(2016)黔2730执138号执行裁定,裁定追加贺长举为该案被执行人。贺长举不服提出异议,龙里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25日作出(2016)黔2730执异9号执行裁定,裁定驳回贺长举的异议请求。
另查明,2012年7月3日,顺安公司法定代表人贺长举分两次从尾号为1568帐户(顺安公司验资基本户)将顺安公司注册资金10000000元转入到自己尾号为7944的个人银行帐户。此外,顺安公司名下注册登记有斯达-斯太尔牌等大型货运汽车58辆,其中无它项权利车辆11辆。顺安公司建有一座砼搅拌站在贵州省威宁县观风海镇,该搅拌站现出租给六盘水市混凝土行业协会,租金按每月实际生产结算数量2元每立方米计算,按月支付。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且其开办单位有抽逃出资行为,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抽逃资金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龙里县人民法院未查实被执行人顺安公司财产情况,即认定顺安公司无可供执行财产,并以顺安公司无可供执行财产和贺长举抽逃出资为由追加贺长举为被执行人,认定事实错误。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龙里县人民法院2016年5月11日作出的(2016)黔2730执138号执行裁定;
二、撤销龙里县人民法院2016年8月25日作出的(2016)黔2730执异9号执行裁定。
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审 判 长  梁作永
审 判 员  莫 波
代理审判员  刘 伦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吴美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