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梁章兵与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2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湖北省来凤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鄂来凤民初字第00815号
原告梁章兵,男,汉族,湖北省来凤县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彭铖珍,湖北鹏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来凤县翔凤镇渝鄂路17号。
负责人马新忠,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吴晓明,湖北欧兴红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卿思红。系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副经理。
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恩施市挂榜岩5号。
法定代表人陈艳林,公司董事长。
被告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李锦平,湖北联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田维林,男,土家族,湖北省来凤县人,原系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经理。
原告梁章兵诉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以下简称来凤长轿公司)、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运集团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16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吴文独任审判于2013年8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追加田维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后本院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10日、2015年12月11日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章兵及其委托代理人彭铖珍、二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李锦平、吴晓明、第三人田维林到庭参加诉讼。因该案为系列案件,本院中止审理,等待中级法院对先前判决的二案作出终审判决后再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梁章兵诉称,2010年,原告的一辆鄂Q×××××号东风雪铁龙轿车挂靠在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营运,该公司负责人使用该车办公时被该公司债权人强行扣留数月,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无钱取车,在原告处借款60000元取车,给原告出具了借条,但一直未偿还该款。2010年5月27日,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负责人田维林同意从2010年5月28日起按一分计息,期限半年,但被告来凤长轿公司仍未在约定的期限内偿还。2011年4月11日,双方约定本息合计70000元,同年6月支付,至今未付。因车辆被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债权人扣留期间不能营运损失惨重,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负责人田维林与原告协商,此期间算作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租用该车,给原告补偿33000元,出具了欠条,但该款也未支付。原告曾起诉要求二被告偿还借款,当时田维林说庭外调解遂撤诉,但至今仍未解决。因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是被告恩运集团公司的分公司,故诉请人民法院依法判令二被告偿还原告借款70000元和租车费33000元及相应利息。
原告梁章兵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原告的基本情况。
证据二、33000元租车费欠条及70000元借各一份。拟证实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欠原告租车费33000元及70000元借款。
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恩运集团公司辩称,债务系田维林个人行为,与来凤长轿公司公司无关,公章系伪造的,二被告不应承担责任,且被告的诉讼主体错误。田维林在2011年给我们提交的原告的借条和欠条没有公章,而后来起诉的条子上却有公章,不排除双方串通将个人债务转嫁给公司。第三人田维林因涉嫌伪造公章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我们要求将本案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恩运集团公司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复印件一份、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变更的基本情况。
证据二、恩运集团公司(2004)30号关于恩施自治州交运集团运输公司改制后更名为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并启用新印章的通知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彼时还没有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的印章。
证据三、恩运集团公司关于恩运集团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备案启用印章的通知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当时启用公章的印模。
证据四、承包管理合同复印件二份(乙方为马新忠,甲方为来凤长轿公司)。拟证实该两份合同书上的印章为真实的。
证据五、来凤县公安局证明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原告持有的借条上的印章为虚假印章。
证据六、关于田维林所欠债务协调会议纪要、承诺书、会议记录复印件各一份。拟证实欠邹道松等10人的债务应由案外人杨华偿还外,其他债务由第三人田维林偿还,田维林私刻公章。
证据七、来凤长轿公司承包经营者关于当事人田维林从2005年12月1日后未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投资的情况说明一份,承包管理合同一份、田维林出具借条一份。拟证实田维林从2005年12月1日起已将来凤长轿公司承包给马新忠及卿思红经营至2015年11月30日止,田维林在此期间没有管理、经营公司,也没有能力投资,故在此期间形成的债务系其个人债务,由其本人偿还。
证据八、公安机关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受案通知、立案通知书复印件各一份。拟证明田维林因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第三人田维林述称,事情是真实的,条据都是真实的,是其经手的,这是公司行为,不是个人行为。我不任经理后没有与公司办理移交。没有公章的条子是草稿。
第三人田维林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恩运集团公司对原告周文裕提交的证据一无异议,认为证据二不真实,债务是假的,加盖的公章是伪造的,收据是田维林的个人行为。
第三人田维林对原告梁章兵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原告梁章兵认为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恩运集团公司提交的证据一、证据二、证据三均与原告无关,关于证据四、五,原告认为自己对时任来凤长轿公司经理的田维林持有的公章无法甄别真伪,只能证明二被告管理混乱。关于证据六,原告认为仅是被告内部行为。认为证据七中的借条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情况说明就不是证据,只是一个意见陈述。合同只能说明是内部事务,恰好证明田维林是管理者,合同的约定不能对抗原告的诉请。关于证据八,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只是证实已立案,并不能确定田维林伪造印章的事实。
第三人田维林对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恩运集团公司提交的来凤长轿公司证据一至七无异议,对证据八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表示自己未收到这类通知书,公安机关确实找过自己,自己是凭组织机构代码证、营业执照及身份证去刻的公章,自己的行为是合法的,并说明公安机关对其已经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本院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
除二被告提交的证据七中的借条及情况说明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外,其他双方提交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并确认其证明力。
综合以上举证、质证、认证情况,结合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被告恩运集团公司的前身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于2004年1月8日下发文件成立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并任命第三人田维林为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经理。2004年6月21日,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因企业改制变更为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即第二被告恩运集团公司并下文对集团公司及下属分公司启用新名称及新印章作出通知,但并未涉及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2005年5月27日,被告恩运集团公司下文通知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的全称变更为第一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及启用相应的印模。在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于2004年1月8日成立的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之前的2004年1月1日,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客运分公司就与来凤县安捷汽车客运出租有限公司签订承包经营合同,由后者承包经营恩施州交运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长途轿车来凤客运分公司,田维林系来凤县安捷汽车客运出租有限公司经理,承包期至2007年1月1日。此后,双方均未提交有关续包合同。但从被告恩运集团提交的会议记录上可以证实承包经营合同至2011年6月17日到期,第三人田维林任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经理直至2012年4月。2005年11月14日,马新忠以内部承包方式承包经营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承包期自2005年12月1日至2007年11月30日。2007年11月18日,马新忠再次与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签定合同,承包经营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自2007年12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止。2009年12月1日,第三人田维林代表被告来凤长轿公司与马新忠、卿思红签订合同,马新忠、卿思红承包经营被告来凤长轿公司从2009年12月1日起至2015年11月30日止,同时约定双方于2007年11月18日签订的尚未到期的合同终止。2010年初,原告的鄂Q×××××号车挂靠在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经营时被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的债权人强行扣留致使原告无法营运,同时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又无钱赎车,向原告借款60000元赎车并于2010年2月22日给原告出具了借条,因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对这60000元借款未偿还,同年5月27日,原告与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负责人田维林达成协议,从2010年5月28日起按一分计息,期限半年。逾期后被告来凤长轿公司仍未偿还,原告与被告来凤长轿公司负责人田维林于2011年4月11日再次达成协议,确认此前的借款本息合计70000元,田维林在原借条上签字。在鄂Q×××××号车被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债权人强行扣留期间因无法营运给原告造成了损失,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同意以租用该车名义给予原告补偿,双方协议补偿费用为33000元,田维林于2010年4月23日给原告出具33000元欠条一份,加盖公章。二被告认为借条和欠条上的公章非被告恩运集团公司下文使用的公章,与来凤长轿公司无关,协议上加盖的公章系第三人伪造的,第三人田维林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请求将本案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另查明,原告曾于2012年7月30日就该案向本院起诉过,后撤诉。2013年9月23日,原告申请追加田维林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追加了田维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2015年4月15日,来凤县公安局对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举报田维林伪造公司印章一案立案。
本院认为,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在原告梁章兵处借款60000元,后双方确认本息合计70000元,另外同意给原告补偿33000元因车辆未营运造成的损失,来凤长轿公司给原告出具了借条和欠条,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成立。被告辩称在2011年田维林给其提供的相关材料中有欠原告债务的空白条据,说明田维林也是认可该债务的,故被告来凤长轿公司应当偿还并承担利息。关于被告来凤长轿公司作为本案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及二被告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当时第三人田维林为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经理,且借条和欠条上加盖了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的公章,作为原告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甄别公章的真伪,且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明知对方的公章是假的,原告是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田维林是代表被告来凤长轿公司签协议的,同时被告来凤长轿公司是被告恩运集团公司的分支机构,不具备法人资格,故该责任应由被告恩运集团公司承担。故二被告关于系田维林的个人行为,与来凤长轿公司公司无关,二被告不应承担责任,被告的诉讼主体错误的抗辩理由不成立。关于二被告提出要求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的问题,虽然第三人田维林因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经审查,本案不符合移送条件,本院依法不予准许并继续审理本案,被告恩运集团公司可在承担责任后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向田维林追偿。关于利息,其中的10000元本来就是利息,故只支持93000元的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梁章兵人民币103000元,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本金93000元的利息,从2010年5月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恩施州交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收款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恩施开发区支行,账号:17×××04(特别提示:用途栏务必注明系某某上诉案诉讼费并将汇款凭证及联系电话提交本院或邮寄至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吴 文
审 判 员  吴新贵
人民陪审员  徐中赋

二〇一六年九月六日
书 记 员  蒋 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