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连红霞与李宝明、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8-0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陕03民终177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连红霞,女,1974年1月1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军,宝鸡市渭滨区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宝明,男,生于1985年1月2日。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继荣,陕西华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纬二十六街福安花园1005室,组织机构代码57509117-7.
法定代表人:袁怀斌,任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树义,该公司法律顾问。
上诉人连红霞因与被上诉人李宝明、原审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简称信泰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2017)陕0303民初23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连红霞及其委托代理人魏军、被上诉人李宝明及委托代理人赵继荣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连红霞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起诉。2、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上诉人、被上诉人在一审诉讼中主体均不适格。2、一审庭审中上诉人围绕自己主张证据充分。3、一审法院程序违法,适用法律不当。4、一审法院以被上诉人主观且无其他证据印证的孤证确定劳务费数额,不符合民诉证据的规定。
李宝明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1、被上诉人诉讼主体适格。2、上诉人未能举证证实其主张,应当承担劳务费的清偿责任。3、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4、本案一审劳务费数额的确定符合法律规定。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信泰公司未到庭应诉,提交答辩状称,1、案件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适用法律不当。判决我公司将工程违法转包给不具备资质的个人从而承担赔偿责任错误。3、我公司自行垫资将任进负责的3号楼劳务费144万元全部付清。
李宝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支付原告劳务费6960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9月8日,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任进签订《分部分项工程承包合同》,该合同第一条约定:”工程名称为金陵湾二期廉租房三号楼”,第二条约定:”开工日期为2013年9月10日至工程完工”,第四条约定:”承包价:按建筑面积每平方米壹佰壹拾捌元。按图纸计算建筑面积,阳台按50%计算面积,地下室按一层计算”,第八条约定:”合同价款的支付,两个月按实际完成单项工程量造价的70%支付进度款,所有承包内容完工,达到验收条件付主体总款80%,竣工验收及社会验收二月内付总款95%,保修金在保修期满后一次性付清”,第十二条约定:”工程竣工结算时甲方(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应从工程款内按工期合同价款5%预留工程保修费质保验收合格,保修期满后结清余款”。合同签订后,从2013年年底到2014年11月,任进在金陵湾3号楼工地组织施工。在此期间,任进通过其同学即被告连红霞向其介绍农民工入场施工,后被告连红霞参与了工地管理、部分原告劳务费的结算和发放。孙乖林受连红霞的指派在金河湾三号楼工地进行管理,并负责与农民工进行劳务费的结算。在2014年6月20日,被告连红霞曾代任进领取50万元向农民工发放。
再查,宝鸡金陵湾3号楼系任进从被告信泰劳务公司分包劳务后,又将工程又分包给四个工程组和零散农民工(简称零工)进行施工。根据孙乖林工资单记录拖欠原告劳务费6960元。另外由连红霞安排徐岁虎和孙乖林在工地上进行施工管理并对农民工劳务费进行结算。
又查,2016年11月30日任进因病去世,据本院调查,任进名下未登记房产及车辆信息,其名下也未查询到银行存款。任进法定继承人有其妻子赵兰、及其与赵兰的婚生女一名(未成年)、其父任志忠、其女任洋洋(系任进与前妻所生)。现任志忠、任洋洋本院均无法联系。原告经本院释明,亦不申请追加任进继承人为本案被告。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是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是否需要向原告支付拖欠的劳务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依此规定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宝鸡金陵湾3号楼的劳务又分包给任进,违反法律规定,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按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部2004年发布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企业应将工资直接发放给农民工本人,严禁发放给‘包工头’或其他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第十五条规定:”企业应按有关规定缴纳工资保障金,存入当地政府指定的专户,用于垫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本案中被告信泰公司作为劳务承接单位,违反了上述规定,信泰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未按照上述规定将农民工工资直接支付原告本人,导致原告劳务费至今未付,其应对任进拖欠原告的劳务费承担清偿责任。被告信泰公司是否付清工程款与本案无关,故对其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是被告连红霞是否承担责任。庭审时被告连红霞出具视听资料(连红霞与孙乖林、王拉勤、王超、张爱民的录音记录)和王超当庭证言用以证明其是工程介绍人而非工程承包人或雇主。虽信泰公司与任进签订了宝鸡金陵湾3号楼的工程分包合同,但根据连红霞提供的发包方负责人张爱民录音资料可知,每次农民工的工资发放均由连红霞参与。同时根据庭审中双方的陈述也可印证,连红霞实际负责工程的进度管理、劳务费发放等工作,故其辩称她只是介绍工人到工地干活的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连红霞应与任进一起承担对原告的劳务费的支付责任。因任进已去世,原告未申请追加任进的继承人为本案被告,且经本院调查任进去世时未留有遗产,故应由被告连红霞对所欠原告的劳务费予以支付。
本案的第三个争议焦点是原告起诉拖欠劳务费的数额问题。通过庭审可知,原告与被告连红霞均认可孙乖林在工地进行管理,故根据孙乖林制作的工资单确认被告拖欠原告劳务费6960元。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宝明支付拖欠的劳务费6960元;二、被告连红霞对以上金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被告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连红霞共同承担。
本院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相同。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连红霞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依据本案查明的相关事实,任进从信泰公司处承包了金陵湾二期廉租房三号楼的屋面、砌体、内外粉等劳务作业,通过上诉人连红霞联系、介绍被上诉人等进行劳务施工,信泰公司也与任进进行了劳务费的结算。因此,任进应当对被上诉人的劳务费承担清偿责任。上诉人连红霞参与了工地管理以及部分劳务费的结算与发放,部分农民工也是经上诉人介绍入场施工,可以认定上诉人连红霞为任进的管理人员,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上诉人与任进系合伙关系,或者上诉人是涉案工程的实际承包人。被上诉人主张受上诉人雇佣,上诉人是工程的实际承包人,依据不足。因此,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据不足,应予纠正。
《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本案中,信泰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任进,应当承担清偿拖欠工资的连带责任。但鉴于本案清偿义务主体任进已病故,经查亦无明确遗产据以清偿,原审径行判令信泰公司承担清偿义务,并无不妥。其依法承担责任后,如发现任进存留有遗产,可另追偿。
关于被上诉人所主张拖欠劳务费的数额问题。依据双方陈述及上诉人申请的证人王超的证言,可以证实,连红霞作为任进的管理人员,安排孙乖林在工地上进行施工管理并对农民工的劳务费进行核算形成结算单,再由承包人按照结算单支付劳务费。上诉人及信泰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另行编制有劳务费支付表,且对被上诉人所主张欠付的劳务费已清偿完毕。因此,一审法院以孙乖林制作或签字的结算单,确认被上诉人所主张的欠付劳务费数额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连红霞关于其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判令连红霞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2017)陕0303民初233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2017)陕0303民初233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驳回李宝明要求连红霞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陕西信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承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李宝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雷
审判员 李 喆
审判员 任小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王文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