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申长廷与东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许可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2-04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鲁15行终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申长廷,男,汉族,原东阿县牛角店镇中学退休教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东阿县曙光街东段路南。
法定代表人:赵敬东,局长。
原审第三人:东阿县教育局。住所地:东阿县曙光街中段路北。
法定代表人:朱传增,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爱国,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鹿闪闪,山东胶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申长廷因诉被上诉人东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东阿县人社局)要求确认颁发退休证行为无效一案,不服东阿县人民法院(2015)东行初字第3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原告申长廷是原东阿县牛角店镇中学教师,1999年被批准退休,2008年被告东阿县人社局为其颁发了退休证。原告认为其1999年退休时的实际年龄为51周岁,尚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被告批准其提前退休的行为违法,导致其退休金与正常退休人员的退休金相比,每月少600元,于2015年7月29日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被告东阿县人社局为原告颁发退休证的行政行为无效,要求被告重新颁发退休证并补发其与正常退休人员存在的退休金差额。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于1999年被批准退休后领取退休金,被告东阿县人社局于2008年为其颁发了退休证,原告于2015年7月29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原告起诉的时间无论是距其被批准退休的时间还是距被告为其颁发退休证的时间,均已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最长诉讼保护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故其起诉应予驳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申长廷的起诉。
上诉人申长廷不服原审裁定,上诉称:(一)上诉人的《退休审批表》上填报的是虚假年龄,表面上符合法律规定的正常退休,实际上是在合法形式掩盖下办理的提前退休,其行为完全违背国家法律政策,属于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情形,因此退休审批和颁发退休证的行为是无效行政行为。原审法院没有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的规定对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或者无效进行审查判断,属认定事实不清。(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行政行为之日起计算。被上诉人东阿县人社局虽然在2008年给上诉人颁发了《退休证》,但该行政行为的内容即上诉人退休工资与正常年龄退休人员的工资是否存在差距,上诉人并不知情,直到2015年6月得知东阿县教育局于2014年9月1日作出《东阿县教育局关于提前退休人员信访事项的说明》,才得知本人退休金比正常退休每月少600元。上诉人得知了自己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随即提起了行政诉讼,并未超过起诉期限。另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上诉人自办理退休手续后,根本无从得知自己的工资待遇与正常退休的差距,故耽误的时间不应计算在起诉期限内。同时,被诉行政行为属无效行政行为,自始不发生法律效力,对其起诉不受起诉期限的限制。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东阿县人社局辩称,原审法院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上诉人为上诉人颁发退休证的行为合法、有效,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东阿县教育局述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依法予以确认。
本案经合议庭评议,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中,被上诉人东阿县人社局于1999年审核批准上诉人退休,并于2008年为上诉人颁发了退休证,原告于2015年7月29日对被上诉人为其颁发退休证的行为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了上述法律规定的五年的最长起诉期限。
上诉人称,被上诉人东阿县人社局虽然在2008年给上诉人颁发了《退休证》,但直到2015年6月才得知该行政行为的内容,即上诉人退休工资与正常年龄退休人员的工资每月少600元,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起诉期限。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五年”的期限是权利最长保护期限,在此期间无论上诉人是否知道被诉行政行为的内容,超过此期限法院即依法不予受理。况且,上诉人于1999年获准退休并领取退休金,后被上诉人于2008年为其颁发了退休证,上诉人对颁发退休证行为的内容即已知道,而上诉人主张的其退休工资与正常年龄退休人员的工资差距并非该颁证行为的内容。因此,上诉人所持上述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另称,上诉人自办理退休手续后,根本无从得知自己的工资待遇与正常退休的差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耽误的时间不应计算在起诉期限内。上诉人所持上述事由并非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自身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情形。上诉人的该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亦不予支持。
上诉人还称,上诉人起诉要求确认被诉颁发退休证行为无效,不受起诉期限的限制。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了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该法其他条款及相关司法解释对要求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起诉期限并无特别例外的规定,故上述规定对本案上诉人起诉期限的确定仍然适用。
上诉人起诉因超过起诉期限而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人民法院无需再对被诉颁发退休证行为是否合法或者有效进行审查判断。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的规定对被诉行政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属认定事实错误,是对法律规定的错误理解,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并据此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孙金昌
审 判 员  孟庆杰
代理审判员  刘 鹏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路普光